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三百零八章 谁能证明,是齐玉阁的帕子?

    兴国公府有个湖,夏日的时候种着荷花,荷叶田田之间正是赏玩的好时候,所以在湖面有几座做为观赏的楼阁。

    今天不是赏玩荷 花的时候,但楼阁上的人也不少。

    都是一些今天到兴国公府来的世家小姐和公子,这里靠外院近,有几位公子就往湖边来闲逛,遇上自家姐妹和相熟的世家小姐,于是一大群人就上了这个楼阁。

    楼阁里烧的暖暖的,又没有长辈在,大家又大多数是认识的,说说笑笑之间倒是很轻松自然。

    也不知道是谁先发现了对面的秦宛如,轻咦了一声,引得众人一起看过来。

    而更巧的是王生学这个时候居然出来了,离的远,大家听不清楚他们说什么,但看他们的样子却觉得两个人之间有事,有人轻呼了一声,立时许多人都围到了窗口,饶有兴趣的看着湖对面的一幕。

    这种事居然发生在眼皮底下,任谁都觉得搞笑。

    男女幽会,居然还被抓了个正着,这种事大家也就只是听说过,还真的没有哪位世家小姐看到过,看过来的人越发的多了。

    还有人一边看一边猜测他们是谁,远了点,一时间没认出是什么人,正在各自猜想的时候,有人突然惊呼一声:“对了,这是宁远将军府的二小姐!”

    “宁远将军府,那是谁?”有人不知道宁远将军府是哪家,诧异的问道。

    “就是之前大家传的很厉害的宁远将军府,跟永-康伯府还是亲家的那位!”有人含蓄的指了一指正和人说话的狄凤兰道。

    他这么一说,立时大家都明白是谁了。

    最近闹的纷纷扬扬的宁远将军府的两位小姐,听说都不怎么好的,眼下看起来果然是了,参加个宴会,都要和男子幽会。

    “狄小姐,你来看看,那边的小姐可认识?”有人笑着招呼狄凤兰过去。

    听到有人在叫,狄凤兰缓步走了过来,目光扫向对岸,也忍不住惊讶的低“咦”了一声。

    “怎么样,可认识?”有小姐看出端详来,凑过来问道。

    “是秦宛如!”狄凤兰很肯定的道,目光里带着几分不屑,“她这跑这里来干什么?那个男子却是不认识的,什么时候又认识了其他男人?”

    后面的话有些轻,几乎算是自言自语,但既便是这样,众人还是听得真真的,互相看了一眼之后,又有一位小姐带着几分探询发问道,“狄小姐的意思是说这位秦二小姐也不怎么样?”

    “我可没这么说!”狄凤兰矢口否认道,目光带着几分鄙夷的看向湖对面,“那个男人是谁?为什么会在内院和秦宛如私会?”

    她这话听起来象是否认,但之后的问话,却是给秦宛如的事情定了性,所谓私会,当然就是名节有亏,有这么多的小姐、公子做证,秦宛如如果不嫁给这个男人,就只有青灯古佛了。

    “这个好象是兴国公的侄子王生学!”有跟王生学相熟的年青公子一脸的看热闹不怕事大,狄凤兰这么一问,立时接了话头。

    “王生学?就是王易书的哥哥?难不成在宫里的时候王易书说的是真的,秦府的这位二小姐真的跟王易书的哥哥关系不浅?”有小姐惊讶的把事情串联了起来。

    “不会吧,这若是真的,王小姐可真是冤枉的很!”这几天大家暗中讨论的最多的就是这件事,对于王易书莫名其妙的对第一次见面的秦宛如下手,谁都觉得不能理解,这是正常人会干出来的事情吗?

    只是这事之后王易书病的起不了床,听说现在连开口都困难了,因此到现在大家都不知道真相如何!

    但如果秦宛如真的和王生学相熟,那么王易书很有可能就是冤枉的。

    “怪不得方才王生学鬼鬼祟祟的,原来是偷会佳人!”有公子调笑道。

    “对,对对,我还看到他从丫环的手中接了一块帕子,之后就匆匆的离开了的!”又有公子附和道。

    这么一说,还真是了,虽然大家觉得没亲耳听到,但也是铁证如山了!

    “看这样子可不就有关系吗!”狄凤兰冷笑甩了窗外一眼,冷笑再次下了定论道。

    大家一阵哄然大笑,都看向窗外,继续看起热闹来!

    众人忽然看到湖对面的情景变了个样,秦宛如似乎要离开,王生学要去拦她,被丫环挡住,而后秦宛如转身要跑,王生学还想去追,被那个彪悍的丫环给推的摔倒了。

    而后的事情更是让众人大跌眼镜,那个看过去娇小瘦弱的秦二小姐,居然也过去狠狠的踢了王生学一脚,之后便和丫环两个匆匆的跑了。

    而且没跑几步,丫环便大叫了起来,有经过的丫环、婆子过来一大堆人,丫环气愤的指着才起来的王生学说着什么。

    闹腾的事情大了点,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发生了什么事,发生了什么事?”有好事的公子忍不住一边说一边带着小厮往楼下跑去。

    有几位小姐互相对望了一眼,也一起跟着下了楼。

    想起方才秦宛如过来,王生学突然之间跑出来的样子,以及接下来的动作,可不象是两个人之间有什么私情。

    莫不是两个人之间又因为王易书的事情有了新的怨恨,所以才会吵起来?

    众人猜测不己,一个接一个的下楼而去。

    狄凤兰看了看湖对面的人群,又看了看一个个离开的那些公子、小姐,一时间又气又恨的跺了跺脚,居然又让秦宛如逃过这么一劫了!

    这贱丫头可真是好命!

    湖对面,秦宛如站在玉洁的身后,看着玉洁指证王生学不怀好意。

    王生学己经站了起来,看着越来越多的人,也有些慌了,但他必竟是男子,反应还算快,听玉洁说完,才惊讶的向秦宛如问道:“秦二小姐,你的丫环怎么倒打一耙的,不是你使了人把我叫过来的吗?”

    他这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怀疑的看向秦宛如。

    如果只有王生学这么一说,大家其实也并不相信多少,但是有了宫里王易书和秦宛如之间莫名其妙的恩怨纠缠,王生学这么一说,倒似乎能解释得通王易书对秦宛如的敌意由来了。

    “王公子,你和令妹一样,第一次见我的面,就说一些似是而非的话。”秦宛如虽然站在玉洁身后,长的瘦小的她气势却很镇定,目光平静的看着王生学,似乎在看一个跳梁小丑,唇角微笑,笑意冰冷。

    水眸上下打量了王生学几眼后,又道:“王公子,你让人把我骗过来,又说要把令妹污陷我的真相说出来,却原来又是想陷害我,我不知道哪里惹到了王公子兄妹,让你们一而再的不放过我?想我身败名裂?”

    “秦二小姐,你怎么能如此说话?如果不是你相约,我这个时候又岂会进来,如果不信,你可以让人去问,当时看到我接了帕子的人不在少数!”王生学气愤的从怀里取出一块帕子在手中扬了扬。

    秦宛如的目光落在那块帕子上,洁白的帕子的确很漂亮,但却不是秦宛如之前手中的那一块。

    原来这事早有后续手段,谋划之人不可谓不用心良苦!

    “王公子又怎么确定这块帕子是我的?”秦宛如不慌不忙的道,水眸微微眯起。

    “送帕子的丫环说是你的,所以我才过来的,如果是其他人的,我又岂会过来!”王生学故意往让人误会的方向引着众人的猜想。

    这话说的越发的让人觉得两个人之间有问题。

    “一个下人说是就是,王公子果然好骗!”秦宛如将脸一沉,随后冷后道,“王公子又如可证明这块帕子是我的?”

    “秦二小姐又怎么能证明这块帕子不是你的?”王生学似乎也被逼急了,反口道,伸手把手中的帕子扬了一扬之后,看向秦宛如,“秦二小姐如果不心虚,让大家也看看你手中的帕子,是不是跟我手中的这块是同样的材质?”

    “只要是同样的材质就是我的?”秦宛如冷笑。

    “能不能让奴婢看看是什么帕子?”兴国公府的一个婆子忽然从人群里挤了过来,恭敬的对着王生学行了一礼道。

    王生学点了点头,把手中的帕子扔了过去。

    婆子接过仔细的翻看了之后,带着几分不自信的呐呐自语道:“这难道是齐玉阁的帕子?”

    好的声音不高,但是足以让身边的几位看热闹的小姐听清楚了,有小姐顺手从婆子的手中接过帕子,捏了一下之后,看了看帕子的纹路,很肯定的道:“这的确是齐玉阁的帕子!”

    “既然是齐玉阁的帕子,闻说这上面都有记号的!”婆子立时接口道。

    “对,每一次售出的帕子,都有记号,而且每次是不一样的,如果想查还是能查清楚的。”拿帕子的小姐点了点头,顺手把帕子又传给了其他人。

    看到的小姐无不点头。

    齐玉阁的帕子是很有名的,所用的料子和其他的料子不同,虽然上面基本上没绣花,但细腻柔软,百且还有着特殊隐藏起来的标志,很是让京中的世家小姐推崇,但价格却极其昂贵,不是普通的人家用得起的。

    一块小小的帕子,甚至能和一件衣裳的价格相抵!

    “秦二小姐,把你的帕子拿出来看看,是不是跟这块是同一款的,就知道是不是了?”有人提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医品太子妃(百度最新章节)  医品太子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