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三百一十五章 这是亲生父母吗?

    秦宛如方才走的就是这个方向,但她不认识路,玉洁不动声色的跟几个丫环打听了后,才转到这里来的。

    站定在院门口,看着这高大而空落的院落,心头一疼,手无力的落在大门的把首上,脑海中纤瘦的身影和高挺的身影仿佛就在眼前,一起交织着送过来的感觉,让她一阵耳鸣目眩,几欲晕倒。

    “小姐!”玉洁吓了一跳,急过来伸手扶住了她。

    好半响,秦宛如才脸色苍白的抬起头,她的脸色向来红润,但这会只余下蒙蒙的白色,一张小脸惨白似雪,没有任何一丝的血色,既便是唇角也只留下那抹惨白。

    “我没事!”秦宛如的目光落在边上的两个墨桶里面,大桶的墨汁很浓随,发出书墨特意的味道。

    这种味道往日里秦宛如是喜欢的,但这个时候却觉得浓浓的厌恶。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步走了进去,她心里还有一个疑惑,一个解不了的疑惑,如果 这个疑惑解了,许多事情便算是融会贯通了。

    举步进到院子,当门 的影墙她只看了一眼,便往正对面的正屋行去。

    正屋的门紧紧的锁着,顺着正屋,秦宛如转了过去,在边上的一间厢房处停了下来,窗户虽然紧紧的关着,但看到门上的几个字,更象是书房,站定脚步,左右看了看,越发的觉得这一处是书房。

    这种不大的书房,往往是院子里的女主子用的,平日里可以看个闲书,写个字什么的,比在自己的屋子里支个书案宽敞多了。

    “玉洁,你能把锁拧下来吗?”秦宛如看着紧闭的门锁道。

    “奴婢试试!”玉洁道,她的力气向来很大,但这个锁头她还真没拧过,上前两步,伸手摸了一下锁头,忽然惊喜的道,“小姐,这锁是开着的!跟明秋师太的一样。”

    明秋师太为了怕人打扰,或者不想见人的时候,就会把锁连着锁链子搭在门把首上,这样看起来似乎是把门锁起来的似的。

    想不到这一处居然也是这样,不知道是谁弄的,但不管是谁弄的,这会倒是便宜了秦宛如。

    取下锁链子,推开门,一股子陈旧的味道对着门口冲了出来。

    玉洁想拉住秦宛如,让她稍稍等一下再进去,却发现自己拉了一个空处,秦宛如己经举步走了进去。

    屋内的一切似乎都整理过,归置的整整齐齐,就仿佛一个从来没用过的书房似的,只是看得出己经许久没打扫过了。

    书架上放着一排排书,书上积满了灰尘。

    抬脚进去,一股子发霉的味道。

    屋内的一切,原本应当布置的极其的雅致,但眼下却只看到灰败,曾经华美的窗帘,早己只剩下一些暗灰的颜色,再看不到往日的锦绣风彩。

    秦宛如咬咬唇,压下心头的悸动,左右看了看,笔直的往当中的一架书走去,那一架书之所以醒目并不在于放置在上面的书比较多,而是因为紧靠在一张大的书案前,如果往日写字、做画之类,都会直接放置在这书架上。

    书案上也是收拾过了的,笔墨纸砚都归置的很好,仿佛都象是新的一样,只是染上了灰尘的新,看起来更象是一场假象,一场让别人看到的假象罢了。

    走到书架前,秦宛如抬头取了一卷画下来,画中是一个英俊的年青男子,笑容温和,乍一眼看过去,秦宛如的心头如同划过一道闪电,一些仿佛失去的记忆隐隐约约的闪现出来。

    她眼熟,有种从心里透出来的熟悉感,这一刻,让她的眼眶红了起来,鼻子处酸涩难奈,心却疼的仿佛漏了一个大洞一样。

    儿时的记忆,太过于模糊,所有一切都想不起来,只是在看到这张画颜的时候,却觉得慢慢的有了些印象,很浅,如同淡淡的水印子落在白晰的纸面上,虽然浅,却也清晰的夺目。

    那是……父亲?

    自己记忆中的父亲吗?眼泪一颗颗的往下掉在,秦宛如下意识的把手中的画拿的离自己远一些,生怕眼泪落到纸面上,染伤了上面的画。

    两生两世,终于找到自己的父亲了吗?

    目光近乎贪婪的落在男子隐隐带着几分熟悉的脸上,既便是紧咬住唇,也忍不住有些呜咽。

    别人都有亲生父母疼爱,而自己却一直没有,命运飘浮若萍,最后被人楚琉玥和邵颜茹陷害,身首离分。

    原以为自己和邵颜茹并没有多大的仇怨,纵然她不喜自己是一个寡妇,也不会跟自己这样的小人物计较,她一个高高在上的宠妃又岂会不放过自己如同蝼蚁一般的存在。

    却原来这一切早早的便己在别人的计算中了!

    上一世的她一直生活在卑微中,见人不敢抬头,连回答的话都低低的不敢高声,可既便到了这种程度,那些人都不打算放过自己,却原来自己在别人的算计中,唯有死路一条,既便那日不腰斩,还有许多死法留给自己。

    她们就没打算给自己一条活路。

    枉自己战战兢兢的还以为只要自己少现于人前,就不会有什么事,做为宠妃的邵颜茹不会记得自己的。

    “小姐,小姐,您怎么了?”一看秦宛如哭了,玉洁慌了起来,急道。

    秦宛如摇了摇头,拿帕子擦了擦眼角的眼泪,这一世,她要坚强,没有父母疼爱的孩子必然要更坚强,才可以为自己报仇,为父母报仇。

    哭,她上一世,哭的还少吗!

    摇了摇头之后,目光顺势往下移,一枚印章,一枚兰草图纹的印章出现在画卷的最下部署名的地方。

    手微微颤抖的摸上了那枚印痕,很熟悉。

    “小姐,这不是您的那枚吗?”玉洁的目光也顺着她颤抖的小手滑了下去,这时候忍不住惊叫了起来。

    “对,就是我的那枚!”秦宛如低缓的道,声音近乎是飘忽的。

    那枚从狄氏手中得来的印章,那枚她请楚琉宸出手的印章,上一世的时候,自己只在秦玉如羞辱自己的时候看到,这一世她早早的便己取在了手中,使得狄氏母女不能按照上一世的法子来抢走自己的东西。

    这枚印章果然是关系到自己的身世。

    水眸往下滑,看到下面的一行小字,点明了年份,日子,算一下时间,离现在大约十四、五年前。

    卿华为夫所画!

    这几个字就在年份、日子的后面,虽然只是简单的几个字,但却让秦宛如如受重击,卿华?卿华郡主,瑞安大长公主的唯一的女儿,那个生下皓儿便早早离世的女子,记忆中那一抹极淡的纤影。

    那是自己的母亲吗?

    悲意再次不受控制的涌上来,但这一次被她狠狠的咬在牙底,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兴国公府里面必然有人在暗中下手,而这个下手之人最有可能的就是现在的兴国公和兴国公夫人。

    他们是最得利的两个人,原本不可能继承世子之位的兴国公,正是因为兴国公世子的死,才登上兴国公的位置。

    有着上一世的记忆,秦宛如不相信兴国公和兴国公夫人是无辜的。

    上一世,皓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出事的,下落不明,瑞安大长公主伤心过度,自请落发,而自己更是落的腰斩的下场,这所有的一切,都说明这事不简单,也不纯粹,她不相信这里面没有阴谋。

    水眸处冰寒的近乎是阴鸷的,那种嗜血的寒气让玉洁也不由的小心翼翼起来,看着有些反常的秦宛如,不敢再说一句话,只小心的侍候在边上。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头翻涌的血色戾气,长睫下水眸微微的合上,好半响才睁开眼睛,目光阴冷的落在手中的画卷上面。

    所有的一切都很完美的让人明白了什么是真相,但这个真相只有她自己知道,说出去没人会相信。

    所有人都知道前兴国公世子唯留下一个遗腹子,没有女儿,她这个女儿又是哪里来的?

    怪不得上一世的时候秦玉如在兴国公府的待遇很好,但却没有任何改变,而减少了岁数的她应当更象是前兴国公世子的女儿,之所以嫁的晚,也是因为以她减少的年岁来说并不晚,但实际上是晚了两岁。

    这一世,狄氏母女又开始算计这个“女儿”的身份了。

    这同样说明了两个最重要的问题。

    狄氏应当是知道自己身世的,或者说她应当是猜到自己身世的一部分的,当然这也可能是兴国公夫人的暗示,加上她自己知道的一些事情的结果,结合了这些事情,狄氏才有这么一个大胆的做法。

    秦玉如减少年龄,不是为了杜绝外面的悠悠之口,是为了更象,今天她身上的伤痕,也是为了让人怀疑她不是狄氏亲生的。

    这所有的一切都很完美,完美的近乎是真的!

    而更重要的是秦宛如也从狄氏母女这一系列的谋算,以及兴国公夫人的做为中,得到一个更重要的事实。

    这个最重要的事实对她很理要,看着眼前的一张画卷,慢慢恢复殷红颜色的唇角勾起一股子笑意,如同百花齐放,但又似乎恶鬼出世般让人心头发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医品太子妃(百度最新章节)  医品太子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