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三百一十八章 怀疑,是否曾经见过?

    秦宛如自打见到文溪驰的时候,一直很客气,有种莫名的亲近,既便后来文溪驰怀疑她,她也只是有意识的疏远他罢了,并没有这种刻意的拉开距离的疏冷。

    但现在却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文溪驰,这让文溪驰很不舒服,低低的咳嗽了一声,又道:“你犯得上吗?”

    “有所为,有所不为,我就是见不得有人图谋皓儿!”秦宛如一脸正色的道,那目光甚至带着几分戒备。

    这一刻,她看起来不只是一个未经世故的小少女,倒象是历经沧桑的老人,固执的守着自己心底的那一份坚定。

    那怕付出再多,也在所不惜,甚至有种悲烈的破釜沉舟之感!

    文溪驰沉默了,一向善于言辞的他,这一刻发现自己居然无话可说!只能眼睁睁的看关秦宛如带着玉洁缓缓的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

    很不舒服的感觉,仿佛有什么曾经是什么的,但现在慢慢的在自己的掌心逸淡,而后消失在空中似的……

    俊眉紧紧的锁了起来!他以前是不是见过眼前的少女?

    “人上哪了?”华美的宫室中,俊雅的美少年斜靠榻上,一袭简单的白衫披在他的肩头,屋内烧着暖炉,温暖如春,许是有些热的,胸口的盘扣没有全部扣起,露出瘦削的锁骨,长发随意的纷披着,美好的如同画中人一般。

    只是这话听起来却是浓浓的不喜。

    “听说兴国公夫人要认一位义女,之前还在秦府住过,秦府的人都去贺喜去了!”小宣子把花端到他面前的茶几上,笑道。

    “认个义女,就闹腾出这么多的事情,又不是真的!”楚琉宸淡而绝丽的唇角一勾。

    “这……可能是因为宫里的那件事情!”小宣子意有所指的道。

    “兴国公还真的以为别人都不知道!把别人当成傻子了!”楚琉宸声音轻渺中透着几分邪气。

    和他这种俊雅的表现完全不同。

    “除了王爷……可能还真的不知道!”小宣子小心翼翼的道。

    楚琉宸的身子往后靠了一靠,悠然的道:“让他闹腾着吧,这总比不闹腾的好,也免得他们一个劲的盯着本王。”

    “爷,他们现在都闹腾不起来了,您看这一个个的都伤着了!”小宣子笑了起来。

    “这样不更好吗?总得让他也跟着显山露水一番,不能总躲在我们几个后面,看起来似乎就我们几个在闹腾似的。”楚琉宸轻笑道,神情舒婉。

    有人藏身,有人隐身,想渔翁得利的人不少,这一个两个的,都得慢慢的挖出来,他不急,慢慢来…

    “爷说的是,爷都伤成这个样子了,总不能白伤着吧!”小宣子陪着笑脸,别人不知道那几位王爷怎么伤着了,自家这位看起来病弱弱的,但实质手眼通天的爷早就知道了。

    不,不能说知道,应当是早早 的就插手了。

    爷在宫门口出了这样的事情,周王逃不了嫌疑,玥王虽然没 有直接牵扯进去,但若说谁最有利,必然是玥王,至于最小的昕王,往日里也没个正形的,逗猫逗狗的一看就只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但皇家真的有没长大的孩子吗?

    太后震怒、皇上震怒,这几位又拿 不出什么证据来,最好的法子也是他们自己也遇了害,这事就算是再扯到他们的头上也不是什么大事了,于是才有了这么自导自演的刺杀,爷就只是顺势推舟了一下。

    这事情就最后落成这个样子。

    似乎是几位皇子都出了事,那最有可能得利的人就会浮出水面来,一个往日里谁也没想到的人物。

    “本王是为了那个丫头受的伤,到现在还起不来,这丫头居然还敢去给人贺喜?怎么不来看看本王!”

    楚琉宸突然有些恼怒了,一张脸沉了下来,满脸的不高兴。

    “爷,您在宫里,而且还是一个男子,秦二小姐就算是想来看您也不太方便啊,而且她现在也没权直接进宫递折子。”

    小宣子陪着笑脸解释道。

    “得有个身份是吧?”楚琉宸唇角微勾,若有所思的道。

    “最好自然要有一个身份,秦府二小姐的身份还是太低了点,您看太后娘娘的意思……”小宣子说着这里偷偷的看了看自家主子的眉眼,小声的道。

    太后娘娘虽然觉得秦二小姐不错,但应当是看低了秦二小姐的身份了,小宣子觉得太后娘娘纵然觉得要把秦二小姐许给自家爷,恐怕也只是一个侧妃或者庶妃的身份,以太后娘娘的意思,必然会另选名门嫡女。

    “皇祖母怎么还没来?”既然说到太后娘娘,楚琉宸顿了顿,侧美目看了看窗外,往日的这个时候太后娘娘总是会出现的,今天晚了一会了。

    他现在还住在宫里,这是他当初没搬出宫里居住的地方,既便他现在搬出了宫,这座宫殿依然留着,倒是方便他现在住进来,太医也可以天天过来替他诊治。

    太后娘娘每日来看他也方便的多。

    “哀家的好孙子可是想哀家了?”门口传来一个欢欣的声音,帘子一掀,太后娘娘带着一个贴身的嬷嬷走了进来,其他一应人等全留在了门外。

    小宣子急忙恭敬的向太后娘娘磕头,然后轻轻悄悄的退到一边,一副低眉顺眼的样子,早在自家主子说起太后娘娘的时候,小宣子就觉察到了太后娘娘的到来。

    连自己都查察了,主子又岂会不早早 的知道了!

    “皇祖母!”楚琉宸笑的眉眼温雅,眼中带着慕孺之意,只看得太后娘娘的心都要化了。

    走过来坐在榻上,看了看放在他案前面的药碗时,脸色微微的沉了下来:“这药怎么还没喝?”

    “皇祖母,孙儿不急!”楚琉宸笑道,苍白的脸色让他看起来越发的纯良病弱。

    太后娘娘伸手摸了摸碗,药己经放了一段时间了,有些凉,脸上做出怒意的表情:“你是不急,哀家急,还不快喝了!”

    “是,皇祖母,孙儿喝了就是!”楚琉宸乖顺的拿起手边的药碗,几口就喝了下来。

    太后娘娘拿起放置在一边的蜜饯罐子,就要替他拿一颗蜜饯。

    “皇祖母,我又不是女孩子,不要吃这种甜甜腻腻的东西!”楚琉宸皱了皱好看的眉眼,急摇了摇头道。

    手中的碗放下,拿起一边放置着的雪白的帕子,轻轻的抹了抹唇角的褐色药渍,然后优雅的放下,“皇祖母,听说兴国公夫人要认个义女了?”

    “宸儿怎么知道这事?”太后娘娘惊讶的问道,也没强求楚琉宸吃蜜饯。

    “皇祖母,我就是听说的!”楚琉宸含糊的道。

    太后娘娘伸手点了点他的额头,笑骂道:“是不是又去打听人家姑娘家的事情了?她才多大!”

    “皇祖母我病着好无聊,我都救了别人了,为什么别人不来谢我?”楚琉宸闷闷不乐的道。

    “这不合规矩,而且真的是你救了别人吗?明明是你害人家受了池鱼之祸!”皇太后笑道。

    这事皇太后和皇上都查过,怎么看都觉得这事是针对楚琉宸的,秦宛如一个才到京的深闺女子,能结什么仇,让人用这么周密的计划算计她,这种手段可不是一般的闺阁手段,分明是有着宠大的背景的。

    太后娘娘和皇上一致认为秦宛如就是一条受了祸的池鱼,这么一说楚琉宸还真的是害了人家,如果在江洲的时候不住在秦府,说不得秦府的这个女孩子就不会遭这番罪,就冲这一点上来说,太后娘娘还是对秦宛如很有好感的。

    只是身份低了点!

    秦怀永才到京城,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建树,这官职想升也不容易!

    “皇祖母,我就是救了人的,难不成被救的人都不应当来探望探望我吗?这可不是有点忘恩负义吗?”楚琉宸不满的道。

    “好,好好,皇祖母过两天召见她,让她进宫来谢谢你!”太后娘娘无奈的道。

    “多谢皇祖母!”楚琉宸笑道,温雅的眉眼染上了笑意,越发的让人觉得如玉一般。

    “现在好好休息,别想太多,那丫头还这么小,再想也没用!”太后娘娘笑道,伸手拍了拍他的头。

    “皇祖母,我没想这个,就是觉得这小丫头挺好玩的,听说还不是宁远将军夫人生的。”楚琉宸不动声色的道。

    “庶女?”太后娘娘的脸色有几分难看了。

    原本就嫌她身份低,如果只是一个庶女,既便是庶妃的位置也是给高了的,最多就是一个侍妾。

    “不是庶女,听说不是宁远将军生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孙儿在江洲的时候听人说起过,象是宁远将军的同僚的孩子,当初那场祸事的时候,父亲死在沙场之上。”楚琉宸俊美的眸子眨了眨道。

    “将士的遗孤?”太后娘娘有些动容。

    “好象是这么一说,但我也不太清楚,当初在江洲的时候稍稍打听了一下,因为跟我没什么关系,也就没放在心上!”

    楚琉宸漫不经心的道。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记心的呢,要是她真的是将士的遗孤,可不比个宁远将军府的庶女更好一些!”

    太后娘娘拍了楚琉宸一下,无奈的道,这孩子就是没什么心眼,但是看看他的身体,一时间又觉得悲从中来,这孩子所有的精力都在对抗病魔上了,哪有心力管其他的闲事。

    虽然他现在对于这位秦府的二小姐不错,怕也是看在她是个玩伴的份上,并不是真的有什么私情,那个必竟看起来才那么点。

    这么一想,原本有些梗梗的心理有些通了!

    她之前还一直觉得秦府的这位二小姐,虽然看起来小,但心计不差,居然能让自己病弱的孙子一直掂计着,应当是一个有心计的。

    一个太有心计的侧室进宸王府,并不是一件好事情,这也是太后娘娘明知道楚琉宸想见秦宛如,却没有直接召见的一个最主要的原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医品太子妃(百度最新章节)  医品太子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