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三百二十五章 嚣张,自以为是的靠山!

    秦老夫人稍稍用了一些之后,便起身告辞的,既便是兴国公夫人再怎么留,她也只说自己身子不适,要早早的回去。

    看到秦老夫人明显过于苍白的脸,兴国公夫人也就不便再留,当下让人把她们送了出去。

    秦府的众人要走了,秦玉如自然也不能留,只能跟着秦老夫人一起出来。

    兴国公府的婆子在前面引着路,一路往兴国公府的停车的空地而去,一路上秦玉如都是板着脸,对于秦老夫人的话爱理不理的样子,一看就知道恼了秦老夫人,秦老夫人心里有事,又是在外面,也不便跟她计较。

    她们是最早离开的宾客,这个时候还没有其他人离开,一路过来,只遇到几个丫环、婆子,倒是没遇到其他人。

    待到了停车的地方,却又遇到了一个难题,她们出来的太早了一些,而之前停的马车又过于的在里面,得重新调整才可以从,引路的婆子让秦府的一众人等先到边上亭子处休息,马车夫在那里缓缓把马车从最里面调度出来。

    有一辆马车忽然从马车群中挤了出去,之后在她们面前转了一个圈之后,便急急的离开了。

    方才一路过来,没有任何一个女眷比她们离开的早的,却不知道这位是谁,众人的目光不由的都落向了那辆马车!

    “母亲,好象是永-康伯府的马车!”水若兰眼尖,立时就看到了马车上面的标志,低声的道。

    “不可能的,表妹这个时候怎么会离开!”秦玉如愣了一下反口道,这会马车己经去远了,也看不出到底是还是不是。

    “是,永-康伯府的!”秦宛如点了点头肯定道。

    “怎么可能,你们一定是看错了!”秦玉如还是不愿意相信,怒瞪了秦宛如一眼道。

    “大姐方才可看到狄小姐了?”秦宛如平心静气的问道。

    秦玉如一时回答不出来了,方才她只注意兴国公夫人和她之间的谈话,哪里会在意狄凤兰。

    “之前我在院子里的时候,遇到一个小厮是来找狄小姐的,说是世子喝醉了,来请狄小姐的,之后便带着狄小姐匆匆离开了,看这样子……莫不是世子有什么事了?”秦宛如的目光看向马车行驶出去的方向,猜测道。

    “怎么可能!”秦宛如脸色苍白的否认道,手中的帕子狠狠的扯了几下,心里涌起一股子烦燥。

    对于狄岩她是越来越觉得看不顺眼了,好生生的做客,还没开宴会怎么就喝多了,居然还要让狄凤兰去服侍,可见醉的有多深了。

    “玉如,你母亲打了你了?”秦老夫人眉头紧锁,看了看左右低咳一声道,方才兴国公府的婆子一直跟着,老夫人也不便说什么。

    “我……”秦玉如的手往身后缩了缩。

    “给祖母看看!”老夫人温和的道,伸手去握秦玉如的手。

    秦玉如慌了,用力狠狠的往外一推,老夫人没提防,差点被摔个跟头,幸好秦宛如在边上手疾眼快,一把扶住。

    “大姐,你为什么推祖母?”扶稳了老夫人之后,秦宛如冷声道。

    “我……我又不是故意的,祖母,对不起,您方才的话吓了我一跳!”秦玉如也知道自己的行为不合适,忙干笑了几声,向秦老夫人道谦道。

    “玉如,你是不是给你母亲打了,而且还打的很厉害,让人猜想你母亲不是你亲生的母亲了?”秦老夫人一脸正色的看着秦玉如,脸上的神色冷了下来。

    “祖母,您说什么,我没听懂您的意思!”秦玉如装傻道,说完之后便在离得老夫人远远的一处围栏处坐了下来,目光看向永-康伯府的马车消失的方向,眉头微皱,似乎真的为狄岩担心似的。

    “玉如,你跟祖母说实话,这究竟是为了什么?”老夫人这次是没打算就这么放过秦玉如,看着她继续追问道。

    “祖母,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意思,就是我把母亲气着了,母亲随手打了我两下,又不是多大的事情,祖母怎么就拉着这点不放!”秦玉如见老夫人没打算放过她,不由的烦燥起来,转头看向老夫人不悦的道。

    “祖母,你往日里不是最关心二妹妹的吗?今天怎么就关心起我的事来了,不是什么大事,用不着在意的!”

    秦玉如满不在乎的斜睨了秦老夫人一眼,神态之间看起来多有轻慢,老夫人被气的连话都说不出来!

    “玉如,你怎么跟祖母说话的?”水若兰低斥道。

    “我怎么说话了,我说的就是事实,多大点事啊,你们还一起审问我,难不成还要让我承认我母亲把我打的很厉害,你们才满意!”秦玉如呛声道。

    这话说的不但不客气,而且还带着几分浓浓的恶意,看着这样的秦玉如,秦宛如心头冷笑,秦玉如这是觉得底子硬了,所以连这种话也敢说了。

    上一世的时候秦玉如还不是当着祖母的面,趾高气扬的欺负自己,不就是因为有了背后兴国公府的支持。

    有几次甚至还把祖母气晕了过去!

    “玉如,你……你怎么可以这么跟若兰说话!”老夫人气的连声音都颤抖起来。

    “为什么不能这样?她是谁?不过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寡妇而己,难不成我还要供着她不成,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居然还有脸进我们秦府的大门!”

    秦玉如冷笑道,她最近憋的实在厉害,这时候很有一朝翻身的感觉。

    “你……好……好好,我现在也不和你说,我和你父亲说说,看看他养的什么女儿!”老夫人被气的脸色苍白如雪。

    水若兰脸上又羞又愧,一时间也说不出话来。

    秦宛如伸手拉住老夫人的手,轻轻的在她的腕上捏了两下,而后抬起头看向秦玉如,冷声道:“大姐是不是觉得得了兴国公府太夫人的好,就觉得自己是兴国公府的大小姐了?可惜,大姐再怎么样也只能是秦府的小姐,难不成大姐还想换一个父母不成?”

    “你胡说什么?”被秦宛如那双明媚的水眸一看,秦玉如颇有一种被看透的感觉,心虚的转了转眼睛道,然后示威一般的转了转手,方才出门的时候,那对玉镯己经戴在了她的手上,一转之下发出了叮当的清脆声音。

    “兴国公府的太夫人喜欢我,是我的福气,二妹妹不会是嫉妒了吧?可就算是二妹妹嫉妒了,这事也跟你无关!”

    镯子一响,立时让秦玉如想起自己眼下的身份,等自己被兴国公府认下之后,还有瑞安大长公主府,到时候秦宛如可就被自己轻松的踩在地上,拿什么跟自己相比!这么一想,心里越发的底气足了起来。

    眼眸微挑的斜睨着秦宛如,那种挑衅的态度,实在是让人觉得难以忍受。

    只是这种挑衅落在秦宛如的眼中,只留下淡淡的疏冷:“大姐和狄夫人这里和兴国公府扯上什么关系了?兴国公夫人居然会如此高看一眼?一会儿不是狄夫人生的猜想,一会大姐还故意的报小了两岁,难不成都跟今天太夫人的青眸有关?”

    所有的谋算被秦宛如促不及防的狠狠扯开,秦玉如大惊,原本还粉色的唇角,立时变得苍白,甚至连嘴唇也哆嗦了几下:“你……你胡说什么,我听不懂你说的话!”

    这话和脸色都透着欲盖弥彰的心虚!

    老夫人的目光落在秦玉如心虚的脸上,只觉得心头沉沉的,几乎压制的她喘不过气来,眼眶微微的红了起来,有种说不出的愤怒让她几乎想狠狠的给狄氏一个巴掌,她突然明白了狄氏的图谋了,伸手紧紧的拉着秦宛如的手,手在微微的颤抖。

    她明白了,她居然一下子想明白了……

    亭子里忽然诡异的安静了下来,谁也没说话,这种安静的气氛维持到了秦府的马车从一众马车里挤了出来,马车夫过来请主子们上车。

    依然是秦老夫人和水若兰一辆车,这宾便是秦宛如和秦玉如一辆车,大家上了马车之后,马车缓缓的从兴国公府的侧门行了出去。

    前面的马车是秦老夫人和水若兰的,靠在马车壁上的老夫人自打上了马车之后,依旧一言不发,只是脸色过于的苍白了一些。

    “母亲,您没事吧?您别在意,玉如还是一个孩子,不懂事乱说的!”水若兰压下自己心头的思绪,低声安抚老夫人道。

    “若兰,你说狄氏是不是想谋夺灼灼的身世?”老夫人没说话,好半响才缓缓的道。

    “宛如的身世?母亲,您说的什么意思?”水若兰不解的问道,这事她之前也找老夫人私下里问过,但老夫人每每都把话题扯开,就是没露分毫的口风,这还是她第一次和水若兰谈成秦宛如的身世。

    “对,灼灼的身世!”秦老夫人叹了一口气,“我其实并不知道灼灼的生父生母是什么人,但却是见过他们的,可是……”

    老夫人说到这里停了下来,眼眶红了起来:“灼灼这孩子就是一个命苦的,而她的父亲却是为了救永儿死的,原以为永儿会真心的把这个孩子养大,把她当成亲生的女儿看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医品太子妃(百度最新章节)  医品太子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