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三百三十章 错综复杂,意外连连

    琼花和玉洁都急忙跑了出去,秦宛如叫了几个门口的粗使婆子半扶半抱着把水若兰弄到一边一个空着的小院子里。

    待得她躲到床上,水若兰依然是很清醒的,手还是紧紧的抓住秦宛如的手腕,只是脸色雪也似的苍白。

    “母亲,你还有我,还有肚子里的小弟弟!”秦宛如低下头,在她的耳边低声说了一句,目光坚定的看着她道。

    “我肚子……疼……”水若兰苍白的额头上己开始溢出汗珠,困难的嘶声道。

    “母亲,您放松,没事的,不会有事的,我跟明秋师太学过医术的。”秦宛如笑着柔声安抚她道,“您先闭一下眼睛,一会就好了,不会有事的!”

    她说着,伸出手去揉水若兰额头上的穴道,一边揉一边还问道,“母亲,现在可好点了,是不是没那么疼了?”

    她的声音温柔,语气和缓,没有半点惊晃,甚至还带着几分笑意,这样的感觉渲染了水若兰的情绪 ,虽然她的肚子还是隐隐作痛,但似乎没方才那么痛苦了,心也不由的放松了一来。

    “母亲,跟我着说,用力的呼吸,平心静气!”看水若兰的神色放轻松了起来,秦宛如在心里重重的舒了一口气,伸手去捏水若兰大拇指上的那处穴道,然后继续笑道。

    那双带着几分冷意的眸子在众人看不到的地方,一片寒冰,差一点点水若兰肚子里的孩子就没了,就差一点点。

    这一世,自己一直用心的维护着水若兰肚子里的孩子,几乎把所有的不利因素都想到了,但她没想到的是居然还有这个意外。

    水若兰方才的情形是特别不好的,但她不敢在脸上露出分毫,就怕吓着水若兰,这时候好不容易平息了下来。

    大夫来的很快,没多久便到了院子里,替水若兰诊治之后,留下了特意带来的滑胎药,水若兰这时候己经平稳了下来,秦宛如让琼花回去带找了空的榻过来,等一会把水若兰接回自己的院子,至于大夫留下的药,让琼花也带过去先煎起来。

    玉洁的那套针拿过来之后,秦宛如又小心的替水若兰针灸了一下,待得针灸完,水若兰脸色平和的睡着了。

    琼花带着人把水若兰抬回去,秦宛如一路跟随到了流风院,叫醒水若兰之后又让她喝了一碗煎好的药,才让她重新休息。

    待得一切忙完,秦宛如站在廊下,只觉得背心处一阵汗湿,差那么一点点,水若兰就出事了。

    水眸向着空中的某一点转过去,眸色越发的冷凝起来,母亲是觉察到了什么吗?如果只是秦玉如,她又怎么会心神如此失守,以至于一下子受了这么大的打击?

    “二小姐,要不要通知老夫人和将军?”琼花也退了出来,小心翼翼的合上门,低声问道,到现在她的脸色还是一片苍白,方才如果没有秦宛如在,琼花怕是慌得根本不知道怎么处理了!

    好在有二小姐在!

    琼花看着秦宛如的眼中多了几分感激,如果水若兰真的出了事,她们这些近身服侍的,谁也落不了好!

    “母亲现在的身体己经恢复了,先不去惊动父亲和祖母!”秦宛如的目光依旧看着书房方向,之前把水若兰送过来的时候,书房里的说话还在继续,祖母还在和父亲商量事情。

    兴国公府?瑞安大长公主府?

    狄氏和秦玉如这是己经拿这些当成她们的背景,甚至在要挟父亲了!

    “我先回去,母亲现在没什么大碍了,一会她醒了之后再用碗药,然后每天慢慢休养,这几天不宜劳心,有事情我若不在,你来禀报我就是,我这几天也会过来帮母亲针灸的!”秦宛如吩咐道。

    “是,二小姐!”琼花连连点头,方才的事情己让她对秦宛如言听计从了。

    安排好一切事宜,秦宛如带着玉洁往回行去,一路上,秦宛如一直在沉默,眼前的局面虽然被自己打破了,那对做为信物的血玉镯没了,秦玉如也暂时被关起来了,但兴国公府不会罢休。

    而狄氏母女恐怕也不会安生。

    “小姐,大小姐是不是真的能得到兴国公府的支持,还有瑞安大长公主?上次瑞安大长公主不是很不喜欢大小姐的吗?”玉洁跟着沉闷的走了几步,不解的道。

    “有可能!”秦宛如含蓄的点了点头,如果真相没有暴露出来,那么很有可能把秦玉如认定为自己,如果是这样,瑞安大长公主必然会觉得秦玉如是她女儿卿华郡主唯一的女儿,自然会站在秦玉如这边。

    有着兴国公府和瑞安大长公主的支持,秦玉如和狄氏可能会站到上一世同样的高度。

    只是她有一点不明白,上一世的时候瑞安大长公主似乎并没有认秦玉如,这也是秦玉如最后也只是以兴国公府太夫人喜欢的名义进的兴国公府,并没有“真正”的认祖归宗,这里面莫不是还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瑞安大长公主失了唯一的女儿,又岂会不认下自己唯一的外孙女,除非瑞安大长公主不认同,可什么原因让瑞安大长公主不认同?在兴国公府太夫人都认下的情况下,瑞安大长公主为什么不认?

    心头莫名一动,瑞安大长公主手里难道有一些消息?

    “小姐,那怎么办?”玉洁心有余悸的道,“如果让狄夫人和大小姐得了势,二小姐和水夫人都会遭殃的,您看看今天大小姐的凶样子,怕是想吃了您的心都有!”

    秦玉如今天是真的被气疯了,才会做出这种失常的举止,但也可以看出这种念头一直存在她的心里,而往日狄氏灌输的就是这种心理。

    “那就让她多关几天,父亲不是说让她学好礼数再出门,郑嬷嬷应当会知道什么样的礼数才是最重要的!”秦宛如忽然笑了,殷红的唇角一勾,艳若桃李。

    玉洁想了想,眼睛一亮,拍手道:“对,让郑嬷嬷去和那位黄嬷嬷说说,这事说起来黄嬷嬷也有责任,她可是大小姐的教养嬷嬷,怎么会把大小姐教成这个样子的!”

    秦宛如淡笑不语,秦玉如今天的认定就是没教养,举止失常,有失世家小姐的体统,让她好好学学规矩,这个认定其实也是大有可为的,听起来很松泛,并不算什么大事,只需好好教养一番就是,但如果教养的嬷嬷认为她的礼数一直没学好,秦玉如还是可以被关一段时间的。

    秦宛如没指望秦玉如会被一直关起来,就冲她现在是秦怀永唯一的女儿,又是狄岩的未婚妻这一点,再加上她之前说的话,就注定不可能一直监管着,但至少可以拉长这个时间,让她们觉得关的永无止境,必然会狗急跳墙的。

    秦怀永没说秦玉如关起来的时间长短,其目地当然是不会关多久,但有时候也可以理解为永远的关起来。

    自己不乱,可以让她们乱,若再在里面烧几把火,这乱起来会更大一些吧,而自己的身世应当也可以慢慢的翻出来了……

    手指无意识的划过自己袖口处的一封信,那封楚琉宸特意让小宣子送来的信,必然不只是一个封简单的信吧……

    “母亲,这事您怎么看?”看到众人离开,秦怀永伸手揉了揉眉心道,“这是兴国公府太夫人送的镯子,不管怎么样现在碎了,总是我们府里的不是,若是兴国公府拿着这事情说事,怕是玉如会受斥责,还会连累她的名声!”

    秦怀永现在真的很头疼,以至于忽略了方才水若兰出去时,稍稍踉跄的异相。

    老夫人拿起手边的茶杯喝了一口,眸色沉幽的抬起头,一张脸上露出几分深沉:“永儿,你到现在还维护着玉如吗?”

    “母亲,怎么连您也这么说,玉如的确是有不是,也的确是被狄氏教坏了,可她再不是,也是我唯一的孩子,您……您让我怎么办!况且现在还有永-康伯府,甚至还有兴国公府,我总不能把她关一辈子不嫁人吧?”

    秦怀永很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道,眉心处打结,站起身来,转出书案,走到老夫人面前深深一礼,“母亲,之前玉如的话,儿子向您道歉,儿子永远不会忘记母亲是如何把我抚养长大的,如何在父亲离世之后带着我离开,养我成人的!”

    这话说的极伤感,那么坚毅的人,眼眶都不由的红了起来,那段日子母子两个相依为命,又怕当初的事情牵扯下来,老夫人基本上不出门,只在家里请了人教养秦怀永,说起这一点,母子两个都觉得很难过。

    “永儿,这事怪不得你!”老夫人的眼眶也红了起来,伸手拍了拍秦怀永的手,声音哽咽。

    “母亲,我知道都是狄氏的错,当初就不应当娶狄氏,但是玉如终是我的女儿,又要嫁给永-康伯府,我……不能眼睁睁的把她关死一辈子!”秦怀永看着老夫人诚恳的道。

    “我知道了,那这事就按你说的做,好好教养她,这以后教养好了……再说吧!”老夫人点了点头,既便她是把秦怀永养大的,这个时候也不能说一定要处置了秦玉如。

    见老夫人不再说这事了,秦怀永才在老夫人身边的椅子上坐定,看着那几块碎玉,神色又沉了下来为:“母亲,您说这事该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医品太子妃(百度最新章节)  医品太子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