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三百三十八章 祖孙相认

    听闻秦宛如来了,瑞安大长公主特意的让高嬷嬷接了出来。

    待到了里面,秦宛如恭敬的向瑞安大长公主行了一礼之后,便闪过一边,伸手指了指自己身后的人,对瑞安大长公主道:“大长公主可认识此人?”

    瑞安大长公主抬眼,目光落在面前的中年男子身上,皱了皱眉头,时隔多年,她一时也认不出来,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几眼之下,摇了摇头。

    一边的高嬷嬷却是激动起来,忍不住颤声问道:“你……你可是邵怀?”

    “是,是奴才就是邵怀,高嬷嬷,您还认得奴才啊!”曲乐的父亲邵怀跪在瑞安大长公主面前,激动不己的对高嬷嬷道。

    “邵怀?”瑞安大长公主品评了一下这个名声,忽然脸色大变,蓦的站了起来,几步走到邵怀面前,仔细的看着他的脸,“你……你是跟着你们世子的那个邵怀?”

    “是,公主,就是奴才,奴才就是邵怀,奴才这么多年一直在找我们世子,从来没放弃过!”

    邵怀大哭起来,他这么多年飘泊流浪,无日不想着把世子找回来,就是心里有一股子信念,而今知道世子是真的己经离世了,如何不悲痛欲绝。

    他是兴国公世子的小厮,算是从小就服侍着兴国公世子,对兴国公世子向来忠心,这也是老兴国公派他去找人的一个重要的原因。

    “你……找到人了?”瑞安大长公主强忍住眼角的泪水,声音颤抖的道,目光充满期待的看着他。

    “大长公主,奴才没找到世子,世子己经没了……早早的没 了,就在那次叛乱之后……”邵怀呜呜的哭了起来,一边抹着眼泪。

    瑞安大长公主身子晃了一晃,差点摔倒,高嬷嬷急伸手扶了她一把,声音哽咽的道,“公主,公主,您别太难过……这事……当初就这么猜想的……”

    其实这么多年没消息,大家基本上都觉得前兴国公世子是不可能活了,但猜想是猜想,如此准确的得到这么一个消息,还是让瑞安大长公主心头如受重击。

    她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年青的时候没了夫婿,中年的时候丧了唯一的独女,而今就只有一个皓儿,还是她强从兴国公府抢来的,想着皓儿那天说的话,如果他的父亲还在兴国公府,又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

    兴国公府的那个老太婆欺人太甚,居然连皓儿的唯一念想也要抹杀掉,还真的以为兴国公府的长房没人了!

    “公主,奴才找到小小姐了!”见瑞安大长公主伤心至此,邵怀急忙道。

    “小……小姐?”瑞安大长公主定了定神,好不容易才站稳,而后急切的问道,“在哪,在哪?”

    这么多年,瑞安大长公主也在一直派人,总觉得或者还活着,至少那个女孩子还活着。

    “大长公主,这就是小姐,是当时世子遗下的小姐,被宁远将军收养,一直至今。”邵怀目光转过来看着秦宛如道。

    “秦二小姐?”瑞安大长公主定了定神,目光凌厉起来。

    高嬷嬷扶着她坐下。

    “你过来!”瑞安大长公主向秦宛如招了招手道。

    秦宛如点点头,缓步走过来,待到了瑞安大长公主面前,正想行礼,却被大长公主一把拉住,一双带着几分凌厉的眼睛上下打量着秦宛如,忽然之间眼眶红了起来。

    “公主,这双眼睛和郡主真象!”高嬷嬷的落下了眼泪,看着秦宛如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大长公主问道,目光微微颤抖,既期待又伤感。

    “大长公主这是我的东西,据说当初原本是娘亲带着我先走的,但被叛军冲散,娘亲不见了,父亲把我找回,之后托付秦老夫人,当时我脖子上挂着的就有这么一枚印章!”秦宛如从玉洁的手中取出一个小盒子,打开,里面一枚兰草的印章。

    “这……这是华儿的……”一看到这枚熟悉的印章,瑞安大长公主再忍不住,眼泪一颗颗的掉下来,双手颤抖的伸过来,这时候她并不是高高在上的长公主,而只是一个失去了亲生女儿的母亲。

    秦宛如把小盒子放在瑞安大长公主的手中,眼眶也微红起来,咬咬唇,压下心头的悲恸,强绽出一丝笑意,“大长公主,您看看吧!”

    印章被大长公主握在手中,上下左右的翻看着,越看眼泪越发的奔涌而出,模糊了视线,她怎么会不认识这枚印章,这是她女儿的印章,而且还是自己己故的驸马给女儿亲手刻的印章,女儿很珍惜,一直带在身边。

    若是写字、作画,要留印记的,必然会用这枚印章在上面落下一个印记。

    “大长公主,这真的是卿华郡主的印章,您看……这里,这还是郡主小的时候不小心摔的,少了一个小的角!”高嬷嬷说道这里也是悲从中来,一边哭一边指着一处小缺口道。

    秦宛如闪目看去,印章的一个边角上的确有一个小的缺口,她之前也看到过,但也没在意,想不到居然还是自己的生母小的时候摔的。

    “这是卿华的印章!还……还有吗?”瑞安大长公主抬起头,期待的看着秦宛如问道。

    “还有一个凤华琉琉盏!”秦宛如想了想,咬咬唇道。

    “在哪里,快,快拿来我看看……”瑞安大长公主激动起来,急忙道。

    “凤华琉璃盏在宸王的手里,当初在江洲的时候,宸王说要找凤华琉璃盏,说听闻我们府上有一件,之后就落到了宸王的手中。”秦宛如含糊的道。

    “去,派人去宸王府上,把那凤华琉璃盏拿过来!”瑞安大长公主激动不己,一边伸手拉着秦宛如,一边吩咐高嬷嬷道。

    “好,公主,老奴马上派人去宸王府!”高嬷嬷说着就要下去。

    却被秦宛如拦下了:“大长公主,宸王殿下现在在宫里,恐怕不在府上,您就算是派人了过去,也不可能会找到的。”

    这话提醒了瑞安大长公主,抹了抹眼泪,点了点头,让高嬷嬷过几天再去找楚琉宸拿,至此瑞安大长公主己相信秦宛如就是她的孙女了。

    既然说琉璃盏在楚琉宸的手中,必然是有的,楚琉宸可不是那种能欺瞒的人,若是胡说,别说自己饶不了她,楚琉宸那里她也过不了关。

    “宛如,苦了你了!快,快让外祖母看看,让外祖母看看清楚!”瑞安大长公主看着秦宛如迭丽的眉眼,忽然之间又控制不住的落下了眼泪,一把抱住了秦宛如。

    秦宛如这时候也控制不住,眼泪跟着落了下来,两生两世,她终于找到亲人了,这种被疼爱的感觉,既便是她早己知情,也忍不住掉起眼泪来。

    两个人几乎是抱头痛哭的。

    高嬷嬷和邵怀急忙在边上劝,好不容易才把两个人劝的停住了眼泪。

    重新坐下之后,秦宛如坐到了瑞安大长公主的身边,手紧紧的被瑞安大长公主拉着,看到秦宛如还带着几分稚气的小脸上的泪痕,一向坚强的瑞安大长公主又想掉眼泪了。

    她的外孙女,不但是兴国公府的嫡小姐,而且还是皇室血脉,却流落到了江洲,甚至还成了别人的女儿。

    她之前也关注过秦宛如,知道她不是狄氏所生,而恶毒的狄氏甚至还想暗害她,居然差人向在静心庵的秦宛如下手,准备迷晕她,把她买掉。

    当时听到这事的时候,瑞安大长公主就想为秦宛如出头的,但被高嬷嬷拦了下来,说是名不正言不顺,瑞安大长公主纵然尊贵,却也不是能随便管人闲事的,她这么伸手管这事,没有道理。

    现在想想,那可是她的亲外孙女啊,瑞安大长公主心疼的几乎想狠狠的抽狄氏几个巴掌。

    “大长公主……”秦宛如咬咬唇,抹干净眼泪,道。

    “小姐,您还叫什么大长公主,那可是您的亲外祖母,公主一直盼着能有您的消息,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放弃找过您!”高嬷嬷笑着打断了她的话,提醒她道。

    瑞安大长公主一脸期望的看着她。

    “外祖母!”秦宛如低声道,一句话叫出,心里却翻腾起巨浪,眼泪居然又忍不住了。

    瑞安大长公主也是如此,这一句“外祖母”让她心疼的又哭了起来。

    好半响,两个人才停下来。

    “宛如,你以后认祖归宗之后,也不要住在兴国公府,那个老太婆既然不喜欢你和皓儿,就一起住在我这里,以后索性也别姓邵了,全跟着我姓,楚姓是皇家,我看他们还怎么欺负你们!”

    瑞安大长公主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负气的道,自己的女儿、女婿出事,可全是兴国公太夫人闹出来的,把自己的亲侄女疼的什么似的,把卿华却当成丫环在使唤,也不看看卿华是什么身份,那个女人又是什么身份。

    每每想到这里,瑞安大长公主就心痛不己,自己千娇百媚养在手心里长大的女儿,被人这么作践,最后还不得不远避他乡,一家子的悲剧还不是那个可恶的老婆子惹出来的。

    “外祖母,你叫我灼灼吧,祖母就一直这么叫我的!”秦宛如柔声道。

    “什么!”瑞安大长公主手一哆嗦,桌上的一杯茶哐啷落到了地上,砸成了碎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医品太子妃(百度最新章节)  医品太子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