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三百六十五章 惊退几位叔祖

    当然在出院子之前,秦宛如把之前的几个婆子都留在了屋子里,说是让她们照应里屋子里的一切,暗中却让她们守在这里,不许屋子里的任何人出去。

    来的时候秦宛如就特意的让水若兰多带了几个婆子,个个膀大腰圆,想把屋内的几个人拦下,还是很方便的。

    当然这也只是一时,只是有这一时对于秦宛如来说就是够了,这接下来还需要秦玉如冲出来,戏才能演下去……

    院子里除了水若兰,对面还站着几个年纪大的男子,秦宛如不认识这些人是谁,但看得这几个人来者不善,正一脸怒气的瞪着水若兰,气势汹汹。

    好在只是言语的冲突,并没有真的闹起来,秦宛如举步走下了台阶,眸色虽然平和,大脑却在急速的旋转,秦府的后院怎么会突然之间来了几个男子,而且还都是年纪大的,这样子理直气壮的很,也不象是私自进府的。

    既然不是私自进府,那就是有理由出现在这里了,秦府的后院除了秦怀永怎么有可能还会有其他男子理直气壮的出现在这里,除非这几个人的身份不一般。

    能这么直言谴责水若兰,看水若兰脸上的神色又是委屈又是愤怒,但却是敢怒不敢言,被这几位指着,也不能辩解,很是憋屈。

    脑海中忽然灵光一亮,她知道这几个人是谁了,秦氏一族的族老!

    秦怀永最早的时候是在京城的,后来出了事才离开的京城,之后这么多年都没进过京,但这并不妨碍京中还有其他的秦氏一族的族人,今天是祭祖的大日子,原本这事跟秦府没关系,但现在秦怀永这一枝算起来秦氏一族最出息的一枝了。

    况且当初未离开京的时候,秦府这一枝还是当初的主枝,因此这祭祖就放到了秦府,方才秦宛如在里面的时候,就听到两位姨娘吩咐人照顾好这几位族老,论起身份,这几位还是父亲的叔叔辈的。

    所以才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指责母亲。

    从外面的垂花门,到这里的路程不远,这几位垂垂老亦,居然能这么快的出现在这里,果然是环环相扣。

    这么紧密的计划可不象是秦玉如自己能订出来的,唇角微微一勾,眸色寒冷,大步过来,一副不认识他们几个的样子:“哪里来的男子,来人,把他们都赶出去,我们秦府又岂是什么男子都可以闯进来的!”

    听秦宛如这么一说,有几个并不认识这几位的婆子,过来就要把人推出去。

    这几个婆子其实方才就想动手了,无奈水若兰没声音,她们也只能这么忍着,见夫人莫名其妙的被骂,都很生气。

    “大胆,我……我是你父亲的叔叔!”一个族老被婆子狠狠的一推,差点摔倒,气的吹胡子瞪眼道。

    “我父亲的叔叔?”秦宛如上下打量了他们几眼,挥了挥手,几个婆子退后。

    “对,我是你父亲的二叔,当年我还带过他一段时间!”二叔祖重重的咳了一声,扬起头冷哼一声道。

    “我是你父亲的三叔!”

    “我是你父亲的四叔!” ……

    他们其实也不认识秦宛如,但看秦宛如过来的时候,水若兰身边的丫环都叫了一声“二小姐”,立时明白了秦宛如的身份,这会一个个想拿身份压制秦宛如、

    报了身份之后,头都是仰着的,就等着秦宛如过来见礼道歉。

    “原来是几位叔祖啊……”秦宛如微微一笑。

    二叔祖斜睨了她一眼,冷笑一声没说话,他就说了,一个小丫头片子而己,能有多厉害,连水若兰都被他们唬住了,一个小丫头片子有什么用。

    “可既便是几位叔祖也不能冤枉母亲,母亲现在也是有诰命的夫人,又岂是一般人可能不问青红皂白就来斥责的。”秦宛如的面色忽然一沉,声音凌厉起来。

    “你母亲自身不正,想夺正室之位,逼死正室,就算是诰命夫人又如何?天子犯法,于庶民同罪!”

    二叔祖反应最快,立时叫嚣道。

    “对,就算是诰命夫人又如何,狄夫人也是诰命吧,她逼死正室诰命夫人,该当处死。”

    “我们秦氏一族不需要这么恶毒的女人,居然真的敢做这种事,逼死正室,想自己上位,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样的人,我们秦氏一族能不能放下!”

    三位叔祖一个接一个的道,目光鄙夷的落在水若兰的身上,比起狄氏的身份,水若兰的身份实在是低了点,更让他们不能容忍的是,水若兰还是再嫁的身份,一个寡妇凭什么成为他们秦氏一族的主母。

    这让秦氏一族都没脸。

    听着这几位叔祖的话,秦宛如眸底越发的幽冷,秦玉如的手很快,居然这么快就联系上了今天来祭拜的族老,想拿此事压制母亲,如果真的凭他们把罪名落实了,母亲绝对落不了好,甚至可能连命都保不住。

    怪不得秦玉如之前狠命的“抱”狄氏,狄氏若是死了,水若兰是百口莫辩了!

    “谁告诉你们狄夫人出事了?几位叔祖还没有进正屋吧?怎么就觉得狄夫人出事了?”秦宛如抬头,冷声道。

    这话说的几位叔祖的声音一噎,互相望了一眼,正想说话,却被秦宛如又截了话头:“三位叔祖到这里来,二话不说就指责母亲,不问事由,不问情况,甚至还拦着母亲,究其原因是来做什么的?”

    秦宛如伸手扶了水若兰一把,把她扶到一边的一张石凳前。

    早有丫环上去铺上了垫子,秦宛如扶着水若兰坐下,才一会时间,水若兰的脸色己有些发白,整个人微微颤抖,又气又恼,再加上百口莫辩,她之前有过一次,这时候如果再有一次,这肚子里的孩子还真不一定保住。

    “母亲,放心,一切有我!”秦宛如低声的安抚她道,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头。

    水若兰点了点头,努力的平息着自己心头的怒意。她也知道自己的这种情况不是很好,之前莫名其妙被闯,又气又愤还想解释之下,倒也没发现自己身子的不舒服,这时候坐下来才现整个人都很不舒服,平息了一下,才觉得好点。

    看到水若兰的脸色稍稍好了一些,秦宛如才转身,缓步走向这几位族老,身子一福,见过礼之后,抬起明动的水眸,目光中带着几分幽深的寒意,“三位叔祖有什么事不能等父亲进来说,一定要闯进后院,狄夫人现在正在休息,不方便见你们。”

    “狄夫人没什么事?”三位叔祖互相望了一眼,不太确定的道,气势也没之前的足了,秦宛如的话说他们摸不着头脑,一时间倒是有些发虚。

    之前来的人可是传话狄夫人一定会出事的,但眼前的情况是不是真的出事,还真的不知道,不是说自己这里发难,里面就一定会有人站出来,这都到院子里有一段时间了,正屋里却只出来一个秦府的二小姐。

    “狄夫人能有什么事?三位叔祖不知道?既然什么也不知道,是听了谁的话进到后院里的?后院内眷,三位叔祖这么大岁数了不会不知道吧?如果母亲真的因三位叔祖的话出了什么事,父亲绝对不会饶了你们的!”秦宛如冷声提醒他们道。

    这话说的不好听,但这话里的意思,几位族老全听懂了,看了看坐在一边轻捂着肚子的水若兰,蓦的想起这可能是秦怀永唯一的子嗣,如果真的出了事情,就算自己几个是长辈恐怕也压不住。

    况且这事情似乎也不象是自己之前以为的那样。

    几位族老的气势被压制了下来。

    “方才一个小厮说的!既然没事那就最好了!我们几个在这里也的确是不合适,方才因为听了禀报慌乱之下失了礼数。”二叔祖以前也是当官的,反应最是快,立时选出对他们几个最合理的解释,说完转身就要走。

    三叔祖和四叔祖一看情况,也想灰溜溜的跟着一起离开。

    “三位叔祖请等一下,是府里的哪个小厮,请辩认一下,总得把人认出来,看看是谁在故意陷害我母亲。”秦宛如声音稍高的道。

    “方才走的匆忙,倒是把这小厮丢了,这会不知道是哪一个!”三叔祖眼珠一转,急忙上前道。

    这意思是人走丢了,找不到。

    “无碍,我们府里的小厮不多,大多数都在服侍父亲,一会让管事的把府里所有的小厮都叫过来,三位叔祖这么多眼睛应当可以认出来吧!”秦宛如不慌不忙的道。

    三位叔祖面面相窥起来,根本没这个小厮到哪里去找,但又不能说不认识,谁也没想到狄氏没事,秦府居然还要找一个报信的小厮。

    “我们老眼昏花,怕认错人,不过如果你们一会安排好认人,我们认上一认总是可以的,这时候就不在你们后院呆着了,多有不便!”几位叔祖都在打退堂鼓,四叔祖低咳了一声,说了几句场面话之后,就想离开。

    秦宛如这次没拦着他们,看他们急匆匆的往院门口出去,水眸一转,扑闪的长睫在她凝白的肌肤上落下参差的阴影。

    几个下人想拦人,时间短一点还行,长一点么……

    “三位叔祖请留步,救救我母亲!”下一刻,尖利的声音从正屋传来,秦玉如跌跌撞撞的撞出了正门,大声叫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医品太子妃(百度最新章节)  医品太子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