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三百六十七章 好大一个局

    “什么,你胡说!”秦玉如一慌,但还是大声斥责道,伸手一指之前的大夫,“你是哪里来的草头大夫,居然敢胡说,如果不是中毒,我母亲之前为什么中毒,这位才是京中的名医,你的医术有他好吗?”

    “京中的名医?”后来的大夫挑了挑眉,看向这时候往人后缩的大夫,冷声道,“这位大夫是京有数的名医,我这里还是祖传的医术,比起这个治死过人的名医好太多了!”

    治死过人?

    “你……你胡说!”秦玉如愣住了,张口结舌的道。

    后来的大夫站起来,走到人群中把之前的大夫一把拉了出来,上下打量着他道:“想不到出了这样的事情,你居然还留在京中,之前不是说就要离开了吗?”

    秦宛如心头一笑,果然这位大夫也是有问题的,能这么配合狄氏演这么一出戏,必然不是一般的大夫愿意做的,许多大夫都是很爱惜羽毛,不可能做这种事情,除非只是一个没名气的。

    但狄氏之前请这位大夫看病,一再的表示医术很好,秦宛如早就觉得这个大夫有问题。

    这两位大夫居然还是认识的,倒是意外之喜!

    “我……我原本要走了,正巧这府里出了事……请我来的……”先前的大夫这时候横不起来了,唯唯诺诺的道。

    “身上这么重的红花味,是在身上洒了红花药末吧?给一位中毒的人看病,需要洒这么重的红花末吗?你就不怕这府里还有怀了身孕的女子,闻了你这么重的红花味,出事情?”后来的大夫冷声道。

    “我……我没想到……”之前的大夫越发的慌了起来。

    “没想到,还是想到这府里原本就有一位夫人怀着身孕?”方才进院子的时候,大夫也看到了水若兰,现在己显怀的水若兰很明显就看出身怀有孕。

    “我……我……”之前的大夫想不到居然在这里看到自己的同行,而且还是一个在京中颇有名望的同行,一时间被逼的呐呐的说出来话来,脸色涨红,急的大叫了一声,“我真的只是来看病的,事出慌乱,谁还想到这种事情!”

    “那你身上洒红花干什么?”后来的大夫没打算放过之前的大夫,厉声道。

    “我……我在家里整理药材,不小心打翻了红花末!”先前的大夫不得不答道,回答的一时间理由越来越怪异。

    “打翻了红花末?”秦怀永的声音从众人的身后传来,原本被他拉着的水若兰被他往后轻轻一推,低声道,“先去院子里。”

    秦怀永一回到府里,就听说府里出事了,狄氏因为水若兰容不下她,一时想不开上吊自杀了,这时候生死不知。

    一听这个消息秦怀永就急匆匆的过来了,他对狄氏虽然没有感情了,但如果狄氏真的死了,这事可也就麻烦了,永-康伯府的那位太夫人可不是那么好惹的,不定会闹出什么事情来。

    之前和永-康伯府谈妥的条件也会全总作废。

    急匆匆的到了玉兰阁,进门看到坐在院子里,看起来很悠闲的水若兰,秦怀永就有些生气,这事怎么说起来都是和水若兰有关,而她现在居然还这么悠然的坐在外面,没有去守着狄氏。

    秦怀永甚至怀疑之前下人传的话是对的,难不成之前的事情,真的都是水若兰暗中操作,才使得狄氏昏了头似的,一错再错,而秦玉如更是声名扫地。

    水若兰看到秦怀永过来,急忙过来见礼,秦怀永只是冷淡的哼了一声,便拉着水若兰大步往里步。

    待听到里面大夫说的话,才知道自己错怪水若兰了,来看病的大夫身上满是红花味,她根本就不能呆在屋子里。

    水若兰抬眸看了看秦怀永,伸手轻轻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眸色淡了下来,听秦怀永让她离开,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夫人,我们还是去哪里坐一下吧!”琼花低声道。

    水若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头的难受,又伸手轻柔的摸了摸肚子,往之前坐的石凳而去,就算她什么也没有了,但她还有孩子,压下心底的千头万絮,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不再受到外物的干扰。

    宛如说的对,她不能让自己的孩子有失,为了孩子,什么事不能想开呢!

    “父亲,母亲快……快撑不下去了,您来的正好,快来看看母亲……她……她怎么就这么想不开,要自杀了呢?”秦玉如一看秦怀永过来,急扑过来,一把拉住秦怀永的衣裳,大哭起来。

    她之前哭的厉害,这时候声音都有些嘶哑起来,两眼红肿着,连头发也是零乱的,整个人看起来极其可怜。

    秦怀永还从来没见过秦玉如如此模样,有些心疼,也就顺着她的意思拉向狄氏。

    秦宛如的目光落在秦怀永脸上一闪而逝的心疼,长睫缓缓的落下,眸色几乎不起一点波澜。

    然后缓缓再抬起,眸底平静。

    看到秦怀永过来,狄氏终于有了一点动作,伸手按住自己的胸口,似乎想发声,无奈喉咙处只有痛楚的“呵呵”的声音,却不能完整的说出一句话。

    “母亲……”秦玉如大哭着放下秦怀永,扑向狄氏,但在扑到狄氏的身上的时候,小心的停住,只伸手拉住狄氏的手,哀哭道,“母亲,母亲,你若是真的出了事,让玉如怎么办啊,您让玉如还怎么活啊!”

    看着秦玉如痛不欲生的样子,秦宛如心头冷笑,秦玉如果然会装,明明方才是秦玉如想下死手让狄氏一命呜呼,这时候却又摆出这样的样子,让人觉得她这个做女儿的对自己的母亲,情深义重,根本不可能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

    “你怎么样?”看到狄氏这么一副凄惨的样子,秦怀永的脸色也稍稍温和了几分,问道。

    狄氏的手从秦玉如的手中挣脱出来,伸手一把拉住秦怀永,一边哭着一边在他的掌手写了几个字。

    秦宛如看的清楚,这运手指写下的字,分明是“水若兰”。

    到了这种时候,狄氏还不忘记陷害水若兰,心中冷笑,这局应当是狄氏自己定下的,不管是中毒,还是外面找的这个大夫,都是狄氏自己的意思,听到自己和母亲过来,狄氏才上吊的。

    这么短的时候根本也吊不死人,以狄氏的意思,应当是直接装晕,到时候秦怀永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把她送出府。

    而几位族老当然也是狄氏早早的买通的,让他们一起指证水若兰,待得秦怀永回来,事情己经成了定局。

    被所有人指责,再加上大夫身上刻意的红花,水若兰又气又恼之下,是很容易出事的。

    但这个时候就算是出了事,也怪不得狄氏的身上,她自己一直晕着,就己经让她置身事外。

    果然是一局很恶毒的棋子,秦宛如甚至可以肯定,这里面不只是狄氏在布局,还有永-康伯府,才放出一天的狄氏不可能这么快就布置下这么大一个局的。

    只是她千算万算没想到,秦玉如居然想要她的命来让她得到更大的利处,狄氏死了,水若兰就算是真的无辜,这事也难善了。

    必然是一个两败俱伤的下场,甚至可能更糟糕。

    “父亲,是水夫人先下的毒,母亲先受不了自寻死路的。”秦玉如哭道。

    秦宛如上前一步,极是平静的向秦怀永深施一礼,“父亲,方才大夫查过,狄夫人之前根本没中毒,所谓中毒一说,也就是周嬷嬷所言,其他人根本谁也不知道,至于这位大夫,身上洒了红花进到府里,请父亲查清楚他身上红花的来源。”

    至于三位族老,秦宛如没提,那几个也是人老成精的,之前被自己吓过一回,这一次绝对不会轻举枉动,是属于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

    只要自己这里占据上风,这几位族老是不会冒然踏进来的。

    “没中毒?”秦怀永皱起来眉头。

    狄氏用力的摇着秦怀永的头,眼泪一颗颗的往下落,极是可怜。

    “秦宛如,你血口喷人!”秦玉如却是难说话的,伸手指着秦宛如一边哭一边斥责道。

    “父亲若是不相信,可以让人查。”秦宛如不慌不忙的道,狄氏这样的人对别人恶毒的令人发指,对自己却是下不了手的。

    “己经吐掉了,上哪里去查?”秦玉如厉声道。

    “吐了,扔哪里了?”秦宛如继续问道,眉眼平和。

    周嬷嬷急忙在一边答道,“之前夫人吐了,老奴替夫人清洗了之后倒入,用水冲洗掉了!”

    所以没有半点的痕迹留下了,听周嬷嬷这么一说,秦玉如松了一口气,心里得意,她就知道周嬷嬷当了母亲这么多年的心腹,不可能留下这么明显的漏洞。

    “二妹妹,既然己经清理干净了,你上哪里去查,又怎么去查?”秦玉如呜咽道,一脸受了极大委屈的样子,脸上的神色又气又愤。

    “都清理了?”秦宛如没理会她,又问周嬷嬷道。

    “对,全清理了,那味太难闻,老奴不敢留下来,早早的便清理了!”周嬷嬷连忙点头。

    “早,早到什么时候?”

    “就夫人吐了,老奴就处理了。”

    “狄夫人吐了,周嬷嬷就处理了,那个时候周嬷嬷知不知道狄夫人中毒了?”秦宛如继续细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医品太子妃(百度最新章节)  医品太子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