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三百七十章 母女谋划的真相

    “狄氏现在的这个样子,也是不便移动了,方才为臣己经去请大舅兄了,总是先得养好身体!”秦怀永苦笑道。

    这个时候他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把狄氏送走的,狄氏的情况看起来并不好,得需要好好的养着,贸然移动很可能要了狄氏的性命。

    至于之前和永-康伯府商量的所有条件,当然也是不做数的。

    “听闻之前有大夫用了红花,是为了你怀孕的这位夫人吗?”楚琉玥脚下不慢,却还在随意的打听道。

    这些话其实是很失礼的,谁家内院没有点事情,这种事情往往都是不便对人说的,但楚琉玥这么问了,秦怀永却不便不答。

    含糊了一下道:“应当是的!”

    “秦将军似乎膝下无子?”楚琉玥看了一眼秦怀永,又换了一个话题,这话题转的太快,以至于秦怀永到现在也没摸清楚这位到底是什么意思!

    真的只是闲话,还是想说明什么?

    “为臣的膝下空虚!”秦怀永的头低了下来,这事的确是他的一个心结,纵然他不说,心里也是极在意的。

    “这位夫人若是生下一个男孩子,就是将军唯一的子嗣了,也怪不得……”楚琉玥这话没说话,但这意思秦怀永全懂了。

    对狄氏暗算水若兰之事也越发的确定了下来,之前因为看到狄氏心里生起的一丝怜惜,立时荡然无存。

    事情的曲直在秦怀永的心里早己有了定论,也越发的对狄氏厌恶起来,居然想到这种杀人一千,自毁八百的方式对付水若兰,真是一个疯婆子,看起来自己以后更需要注意水若兰的安全,得找几个人护着水若兰。

    狄氏这么一闹,势必不能送走,留下来又怕她又生什么恶毒的心思,总得找一个地方安置她才是。

    狄氏现在的这种情况,也不能再监禁着她,总得看大夫,总得用药,总得小心翼翼的看护着。

    又得防着,又得护着,秦怀永满心满脑的头疼,至于永-康伯府那个要送来的良妾他也不要了,对于狄氏一族他也敬谢不敏,有狄氏一个就害成这样,若再来一个狄氏女,还不得把整个府给翻天了,反正狄氏眼下这种情况,永-康伯府自己也看得明白!

    不说秦怀永这里头疼的很,秦宛如随着水若兰去了老夫人的院子,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老夫人早早的己得了消息,这时候脸色不太好的坐在屋子里,听闻她们过来,急忙让人把她们请了进去。

    进去之后,问清楚狄氏事件的前前后后,老夫人忍不住眼眶也红了起来,“冤孽,冤孽啊!”

    “祖母,大姐为什么这么狠心,狄夫人难道真的不是她亲生的母亲吗?”秦宛如抬起头来,黑鸦鸦的长睫扑闪了两下,看着老夫人问道。

    自己不是秦怀永亲生女儿的事情,老夫人还没有对自己直言过,她需要从老夫人的口里听到这件事情。

    “狄氏怎么可能不是她的亲生母亲,如果狄氏不是她的亲生母亲,又怎么会为了她什么事都敢做!”老夫人叹了一口气道。

    秦宛如的水眸看着老夫人,那双明媚的大眼睛红了起来,水眸处饱含着泪水,“祖母,我的亲生母亲是谁?为什么大姐这么坏都可以有亲生母亲疼爱,而我却没有?请祖母告诉灼灼身世!”

    秦宛如说着,拉着老夫人的袍袖跪了下来,两颗珠泪慢慢的滑落嫩白的脸颊。

    “灼灼……”老夫人愣住了,她没想到秦宛如会突然之间问出这样的话。

    “祖母,您就告诉灼灼,我的生父生母是谁?满京城的人都知道我是领养的,为什么我自己不知道,人生而都有母,都有父,为什么灼灼没有,祖母,您告诉灼灼可好?”秦宛如膝行了几步,紧紧的靠在老夫人的腿边,头依了上去,眼泪一颗颗的往下掉落下来。

    长睫扑闪了一下,缓缓闭了上来,唯有雪嫩的小脸上泪水一颗接着一颗的滑下来。

    “灼灼……”老夫人一时间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水若兰的手挥了一下,所有人都退了下去,她站起身来,走到门前,把门合上了。

    走回来重新坐下,才柔声劝道:“母亲,您就跟宛如说了吧!大姐和大小姐明显也不怀好意,若您再不说,宛如恐怕连死也不知道真相,不知道自己是为什么死的!”

    这话水若兰也是有感而发,待得说完,脸上也落下了眼泪。

    秦宛如大声的哭了起来,这句话如同巨雷重击在她的心头,可不就是连死也不知道真相吗!上一世,她真的就是如此!

    死的如此凄惨不说,死的连为什么这么死都不知道!

    她的上一世何其悲惨,一步步的被人推入深渊,她却茫然无知的行走在刀尖上,最后终于落下。

    秦宛如还从来没这么大哭过,老夫人吓了一跳,急伸手拉秦宛如,水若兰也帮忙两个人一起把秦宛如扶了起来。

    “灼灼不哭,祖母都对你说了就是,不是祖母不说,是怕你小小年纪经不住,你……你……”老夫解释道,说到这里,声音也哽咽起来,话语有了破音,一时间连话也说不下去了!

    “祖母,您说!灼灼不怪您!”秦宛如抬起红红的眼眶,努力的咽下眼底的眼泪,拉着老夫人的手,乖巧的道。

    看着她明明伤心不己,却强忍下来,还要安慰自己地,老夫人的眼泪也控制不住了,一五一十的把当初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秦宛如的身世,她之所以被收养下来的原因,以及她父亲是为了救秦怀永死的,都说了个一清二楚。

    待得说完,祖孙两个抱头痛哭。

    水若兰无奈,劝了这个又劝了那个,好不容易才把两个人都劝停了下来。

    秦宛如抹过眼泪,重新坐在老夫人身边,稍稍平静了之后,才柔声问道:“祖母是说我和兴国公府有关?”

    “应当是有兴国公府的前世子有关,可能现在的兴国公夫人不喜欢你,怕你重新回到府去,对她不利!”老夫人也拿帕子抹干净了眼泪帮她分析道。

    “可我只是一个女孩子,连皓儿都可以在兴国公府好好的生活着,为什么我不行?”秦宛如不解的问道。

    “可能是另有缘由吧,听闻当初卿华郡主和现在的这位兴国公夫人多有不合,最早的时候原本是这位兴国公夫人要嫁给兴国公世子的,无奈后来有了卿华郡主,这事还是皇上下旨赐的婚,谁也不能拒绝!”

    老夫人道。

    水若兰探听来的消息不少,老夫人仔细的想过,也觉得这里面疑点重重,不管怎么看,这位兴国公夫人对秦宛如都没什么善意。

    “那大姐和狄夫人的意思是想要这个身份?”秦宛如低垂下头,想了想道。

    “狄氏和你大姐也是得了失心疯了,纵然你真的是兴国公世子的女儿,玉如又岂能混得进?她们真的当兴国公府的人都是笨的,不会查到这件事情吗?”老夫人恨铁不成钢的道,狄氏和秦玉如的想法真的是疯了,这种事也能冒认的吗!

    “祖母,如果兴国公府的人也想认大姐呢?”秦宛如柔声道。

    一句话,如同巨雷砸的老夫人眼睛蓦的瞪大,手指几乎是颤抖的握着椅栏,惊讶的失色道,“这……这……怎么可能……”

    “祖母为什么不可能?兴国公府需要一位前兴国公世子的女儿,大姐改了自己的年岁之后,基本上就符合了,而且大姐和狄氏又听话,难道还有更好的兴国公府的女儿出现吗?”秦宛如提醒道。

    这话破开了老夫人心头所有的疑虑,脸色惨白的她现在只会恨声道:“冤孽,真是冤孽啊,她们就没想过事情如果暴露出来,可是大事!”

    “祖母,您先别急,这也只是我的猜想而己,其实并不一定是真的,现在狄夫人成了这个样子,就算是想说话都不行了,必然不会再和大姐合计什么!”秦宛如见吓到了老夫人,急忙安抚她道。

    “冤孽啊,真是冤孽啊!”老夫人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整个人仿佛一下子老了许多似的,神色凄凉起来。

    “母亲,您别难过,别着急,您还有我和宛如!”水若兰也伸手拉住老夫人的一只手,安抚她道。

    “灼灼,你也别怪你父亲,他和我都一样担心你,怕你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会难过,原本这事我和你父亲都不打算说的,只打算把你当成我们自家的孩子养大,但如今,你父母的事情己有了端详,再不说倒是让人钻了空子。”

    老夫人看向秦宛如,眸色哀怜。

    “祖母,我知道!”秦宛如低下头,掩去眼底的泪意,老夫人对她的好,她一直知道,从上一世到现在,她是真心实意的把自己当成亲孙女养的,也一心一意的护着自己,想回报自己亲生父亲当年救助秦怀永之恩。

    但有些人却觉得恩情早己随着风散消了!

    “老夫人,齐大小姐和齐大公子过府来了!”门外忽然传来段嬷嬷的声音。

    齐蓉枝和齐天宇,秦宛如愣了一下,他们这个时候怎么会过来,实在是让人意外,两府现在基本上没关系了,根本不必要走的这么近。

    “将军没请齐大公子过去?”老夫人用帕子抹干净眼泪之后,问道。

    “将军有贵客,说两家是通家之好,不必太过于忌讳,因此把人请到了老夫人这里来!”段嬷嬷答道。

    通家之好?出了这些事情,两家又岂还会通家之好!

    秦宛如很诧异这种说法,但这个时候却不便提出,看了看自己有些零乱的衣裳道:“祖母,我去里面整理一下!”

    “去吧!”老夫人点了点头,看向秦宛如道,然后对着门口道:“让他们进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医品太子妃(百度最新章节)  医品太子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