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四百零九章 欺心,厚颜无耻如斯!

    “什么?居然有这样的事情,真是欺人太甚!”听见秦玉如的话,永-康伯太夫人气的脸色铁青,只觉得胸口一阵阵的发闷,强撑着说了这么一句话之后,整个人摇摇欲坠。

    两边的丫环、婆子一看不好,急过来一边扶她一边急着大叫:“太夫人!”“太夫人!”……

    “怎么回事?”永-康伯夫人皱着眉头走了进来。

    “夫人不好了,太夫人要昏过去了!”一个婆子急忙转身禀报道。

    一听太夫人出了事,永-康伯夫人急忙过来帮着众人,一起把气的差点晕过去的太夫人给叫了回来。

    待得醒过来,只觉得浑身无力,嘴唇哆嗦了两下想说什么,却发现话在喉咙处,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母亲,您先别急,让儿媳问问清楚!”永-康伯夫人一看太夫人的样子,知道情况不好,急忙安抚她道。

    太夫人这时候只觉得心口火烧火燎一般,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用力的点了点头,这事既然闹的这么大,永-康伯夫人必然也是会知道的。

    “舅母、舅母,您救救我!救救我!”秦玉如大哭着扑到永-康伯夫人的面前,“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双手搭在永-康伯夫人的膝头,眼泪就掉落了下来。

    “玉如,倒底发生了什么事?”永-康伯夫人直觉不好,脸色微微变白。

    “舅母,铖王府的贴子到了我们府里,我和妹妹一起去铖王府,路上贪看风景,就转进了园子,后来掉了一只耳坠在里面,之后出来的时候发现耳坠不见了,正巧遇到铖王和周王一起参见瑞安大长公主,听闻我的耳坠不见了,就帮我找了出来,可是……可是……”

    秦玉如说到这里哭的泣不成声,眼泪滚滚而下,竟似乎连话也说不出来了。

    “到底怎么了?”永-康伯夫人厉声道。

    “那些与会的小姐竟说我是故意往铖王和周王那边靠的,是当时铖王和周王正巧在园子里,说我故意……舅母,我和表哥己经订了亲,又岂会不知廉耻做这种事情,可是,可是众口铄金……舅母,您让我现在怎么活啊!”

    秦玉如说着越发的哭的伤心欲绝,膝行几步紧紧的靠到了永-康伯夫人的腿前。

    “她们都误会你了?”永-康伯夫人冷声问道。

    “舅母,怎么办,这可怎么办?我又不认识地方,就这么随意的走走,谁知道会惹出这样的祸 端来,早知道我怎么也不会去铖王府!”

    秦玉如大哭道,她其实也想把这事推到秦宛如的身上,只是她现在和秦宛如的关系不好,几乎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她不可能说为了去寻找秦宛如才去的园子,也不可能说是秦宛如把她引到园子里去的。

    秦宛如的行程应当是很好查的,和那些小姐们在一起,顺着人流一起去的花厅,可以给秦宛如做证的人不少,她就算是想把事情推到秦宛如的身上也不行。

    不能把秦宛如当成一个垫背的,秦玉如只能表示自己的无辜,抢在流言传出来之前让永-康伯府的人相信自己是无辜的。

    “你想想法子,给玉如正正名。”永-康伯太夫人这时候终于缓过来了,气道,“这是欺负玉如才到京城,没什么背景,把个一桩简简单单的事情说成了这种事情,玉如和我们府里己订有亲事,又怎么可能有其他的想法,居然为了在铖王面前露脸,这些小姐还真的什么话都敢说,连个闺训都不识,还枉想成为铖王妃!”

    永-康伯府这次没收倒贴子,但她们也不以为意,不是所有的世家都收到贴子了,这代表的是并没有纳入铖王选妃的范围,而这个范围并不是以官职的高低来论的,谁得了贴子,谁没得贴子也都是宫里的安排。

    得了贴子的也不一定高兴,在一些谋权人士的心中,其实并不愿意去,必竟除了铖王还有其他的几位王爷,应当也要选妃了,相比起铖王,那几位的势头可猛的多了,至少比起看起来要当一辈子闲王的铖王前程好了许多。

    永-康伯府就是这么想的,对于没有拿到贴子的事情很高兴。

    但这会太夫人却深恨自家府上没有拿贴子,否则有永-康伯府在,她就不相信还有人这么欺负自己的外孙女。

    “她们都这么认为?瑞安大长公主也是这么认为的?”永-康伯夫人沉吟了一下之后,没有直接接太夫人的话,她不是太夫人,对秦玉如没有那么多的偏爱,甚至在最早之前并没有想法让秦玉如成为她的媳妇。

    而后随着秦怀永的入职,也是不得不为之了!

    “舅母,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她们都说我,我就哭着走了,不知道瑞安大长公主有没有相信她们的说词!”

    秦玉如一边抹着眼泪一边道,她也知道永-康伯夫人比太夫人难以糊弄,一边哭一边偷偷的察看永-康伯夫人的脸色,心里惴惴不安。

    她可不敢说瑞安大长公主必然也是这么认为的,这不是让自己的谎言被揭穿了吗?但也不敢说瑞安大长公主是反对的,这种事一会传出来,就知道瑞安大长公主虽然没说什么,但这意思应当也是认同的。

    好在瑞安大长公主身份尊贵的很,永-康伯夫人也不可能直接去问,就这么模糊着就是。

    “玉如,你知道这次是铖王选妃吗?”永-康伯夫人也不是那么好骗的。

    “玉如不知,玉如怎么会知道这种事情,在府里……母亲现在这个样子,我就住在母亲那里,每日里看母亲生不如死的样子……又岂会有心其他,况且身边也没有消息灵通的人,又怎么会知道什么,只是拿了贴子跟二妹妹一起出门赴宴罢了。”

    秦玉如一边哭一边答道,雪白的脸上满脸的泪痕,两眼红肿着看起来极是可怜。

    “玉如怎么可能知道铖王要选妃,她现在在府里什么样子,怎么可能知道府外的事情,铖王选妃也只有我们这些世家知道,她一个小女孩家,也没个长辈做主,又怎么会知道!玉如,我可怜的外孙女!”

    看到秦玉如这么一个可怜的样子,太夫人的眼泪也要下来了,想起了自己还躺在床上的女儿,再看看被欺负的哭倒在地的外孙女,一时间悲从中来。

    永-康伯夫人人皱了皱眉头,直觉哪里不对,但一时间又想不出来差在什么地方,眉头紧紧的皱起,目光凌利的看着秦玉如,只看得秦玉如心头发慌,一时间不能有其他的反应,只能拿着帕子按着脸,一个劲的哭。

    “玉如,你真不知道铖王选妃之事?”永-康伯夫人又问道。

    “玉如之前不知!”秦玉如不敢把话说满。

    “什么时候知道的。”永-康伯夫人追问道。

    “就在把耳坠找了回来之后,听那些小姐们的话语里的意思才猜想到的。”秦玉如哭的越发的委屈起来,“舅母,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到了京城之后,我才赴过几次宴会,您也知道,哪里会知道一个普通的宴会里面还有这么多的事情,早知道有这么多事,我必然不会去的。”

    看她哭的可怜,说的又极真诚,想起她才到京城的确是没多少时间,之前暂居在自家府上的时候,基本上也是不出门的,之后秦府进京,才进京的她们也没多少宴会能参加,对于京城的一些事的确不太清楚。

    这么一想,也有道理。

    永-康伯夫人的脸色有些难看,这种情况下是说不清楚的了,秦玉如的名声不好,对于他们府上的名声也是有妨碍的,狄岩是要继承永-康伯之位的,秦玉如就是未来的永-康伯夫人,这还没进门就惹出这种闲话,而且还关系到铖王。

    永-康伯夫人这时候甚至是后悔的,早知道自己当初早早的把狄岩的婚事订下就是,又哪里轮到秦玉如什么事,这会秦玉如纵然发生再不名誉的事情,都跟自家府上无关。

    “你想想法子,让那些人不要胡言乱语!”永-康伯太夫人怒声道。

    “太夫人……这……这可怎么说,当时我们也不在场!”永-康伯夫人无奈的摊了摊手道。

    “无论如何也不能让玉如受这么大的委屈,这孩子己经够可怜的了,父亲不管她,母亲又这个样子,如果我们也不帮她,这还让她怎么活!”永-康伯太夫人红着眼睛厉声道,转头看向秦玉如又是一片怜惜。

    她是真心的心疼自己这个外孙女。

    “她可怜什么,都是她自己纠由自取。”门口忽然传来一声暴喝声,帘子哗拉拉的被扯落下几条,混-圆的珍珠被拉扯的断了线,在地面上各自滚了起来,脸色铁青的狄岩怒冲冲的撞了进来,走过来一把拖住秦玉如,就往外拖,嘴里还大叫着道。

    “秦玉如,这世上还有你这么不知廉耻的女人吗?先是和别的男人订亲,之后又不承认,又和我订亲,现在又嫌弃我了,想攀皇家的高枝了吗?走,你给我滚出我家去铖王府,看他要不要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医品太子妃(百度最新章节)  医品太子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