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四百一十章 秦怀永出马

    秦玉如没提防狄岩会突然之间冲进来,而且居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她拉出来,待得回神过来,己被拉到了门口,一伸手死死的抱住门框含泪道:“表哥,真的是她们误会我的,她们以为我对铖王有想法,可我己经订了亲了,我……我怎么可能……”

    说完大哭起来,委屈的仿佛她说的都是真的似的!

    “反了,反了,把人给我拉回来!”太夫人也被狄岩无礼的动作吓了一跳,这时候清楚过来,大声的拍着桌子道。

    立时有几个丫环、婆子帮忙去拉住秦玉如,有人上去把狄岩的手掰开。

    永-康伯夫人也气的站了起来,厉声喝道:“岩儿,你干什么?”

    狄岩的手被个婆子拉开,怔怔的看了看哭的萎靡在地的秦玉如,他的眼眶也红了起来,大步进来,对着永-康伯夫人道:“母亲,我不要娶这个贱人。”

    “啪!”重重的一记耳光打的屋内的众人都愣住了。

    狄岩的目光呆滞的看向往日最疼爱他的太夫人,一时间眼泪都要落下来了,好不容易压下心头的酸涩,狄岩才一字一顿的道:“祖母,是不是只有她和姑姑才是你的亲人,我和父亲、母亲都不是?”

    “你……你混说什么?你表妹也是受害的。”太夫人也愣住了,看了看自己的手,身子微微颤抖,她对于狄岩向来宠爱,这是永-康伯府未来的继承人,自然不能和其他的孙子、孙女相提并论,但方才她居然打了她最宠爱的孙子一巴掌。

    “祖母,为什么一定要让我娶这个贱人,您这是置我们永-康伯府百年的声誉于何地?她自己居心不良,却一再的牵扯别人,以前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现在满京城的人怕都要传说她不守妇道,明明己有婚约,却还去勾搭铖王,祖母,您让我还有什么脸见人!”

    狄岩气冲斗牛的道。

    他知道这件事其实也是一个意外,正巧有一位去铖王府的小姐摔了一跤,要提前离开,去接的那位正巧是她的兄长,那位小姐一路上回来,和她兄长说的就是今天这件发生在铖王府的趣事。

    待得把自家妹子送回家,这位也是和狄岩往日玩的不错的兄弟,就把这事告知了狄岩,一听这事的前因后果,狄岩哪里还忍得住,怒冲冲的去找自己的母亲,却听说自己的母亲己经到太夫人人。

    等他到了太夫人处,居然发现秦玉如居然在,不但在而且还表示出那么多的无辜,立时恶从胆边生,进来就要把秦玉如拉出去。

    “岩儿,这……这不是真的。”太夫人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什么不是真的,这就是真的,祖母,我今天就把话放在这里,我要退婚,这样的女人我不要娶,如果你们再逼我,我就离开这个家。”

    狄岩梗着脖子怒声道,说完转身就要走。

    “来人,把这个孽障给我抓住!”永-康伯夫人一看不好,急忙大声道。

    门口的几个婆子立时挡在了狄岩的面前,不让他离开。

    无奈狄岩这一次也是铁了心的要走,用力的推开几个婆子就要走,几个婆子拉着他又不让他走,一时间门口扯来扯去,挂落的珠子越发的多了起来,狄岩一脚踩上一颗珠子差点摔倒。

    这越发的激得他凶悍起来,猛的甩开一个婆子的手,又一脚踹在一个婆子的身上,就要冲出门。

    无奈前行的脚步蓦的停了下来,他看到门口外的秦怀永了,相比起秦怀永脸上的戾气,狄岩的脾气立时歇了,他之前在秦府的时候,秦怀永没少操练他,一看到秦怀永,立时就觉得两腿发软,一时间居然连脾气也退了几分。

    秦怀永看到他,也没说一句话,伸手一把拎住他的脖领子,直接就给扯了进来,狠狠的往前一推。

    狄岩倒“蹬蹬蹬”的倒退几步之后,重重的撞到了身后的一张案几上,立时疼的弯下了身子,一边的永-康伯夫人急忙伸手扶住他,恨恨的瞪着秦怀永,如果不是顾及着世家夫人的体面,她这会己忍不住大骂起来。

    秦怀永大步走了进来,向坐在首座上的太夫人行了一礼,又阴沉着脸向永-康伯夫人也行了一礼,之后便抬起头道:“请太夫人和夫人屏退左右。”

    这是有事要跟她们商量的意思。

    太夫人正六神无主,看到秦怀永出现松了一口气,急忙挥了挥手,一众的丫环婆子全退了下去。

    永-康伯夫人原是不想同意的,但看自己的婆婆己让人退了出去,想了想也只能挥挥手,跟着她过来的下人们也一起退了出去。

    “你们两个先到外面去!”秦怀永对着秦玉如和狄岩道,眸色凶狠。

    两个人不敢再多说什么,秦玉如抹了一把眼泪,站起来退到门口,看了看和她一起退出运煤的狄岩,含泪怯生生的叫了一声:“表哥!”

    这种温柔的程度和她当初到永-康伯府陪着小心的时候一模一样,只是眼下却不管用了!听说了她在铖王府行事的狄岩对她恨的牙根痒痒,又哪里会理会她的示好,冷哼一声,转身大步走到廊下的院子里,一副嫌弃的仿佛她是垃圾的样子。

    看着远远的离开的狄岩,秦玉如的心里越发的惴惴不安起来,父亲这个时候怎么来了?是秦宛如向父亲告状了吗?

    应当没事吧,谁让自己是父亲唯一的女儿的。

    可这些还不够,自己必须加大自己这边的力度,对了,兴国公府,有了兴国公府的自己就算是做错了一点什么事,永-康伯府也不会放弃自己的。

    脑海里想起之前邵洁儿说的话,牙齿狠狠一咬,点头叫过梅雪,低声吩咐了几句,梅雪应声急向外行去。

    永-康伯府她当时住进来的时候,也曾经施恩于一两个丫环,让她们送送信、传传消息比起在秦府方便多了。

    正巧自己一会就要回府去。

    她等不及了,原本邵洁儿和她订下的时间还没敲定,只说等下次她再出门的时候,再通知一声,可是这次回去,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出来,绝不能再等下去,如果没有兴国公府的筹码,自己的事情恐怕要糟糕。

    而且这个时候做这件事,还可以抵掉自己坏了的名声。

    秦玉如脑海里兜兜转转,俱是各种不同的主意,脸上的神色忽尔愤怒,忽尔得意,忽尔还露出几分阴毒,看得站在院子里的狄岩越发的厌恶起来,他这个时候是后悔的,早知道当时不会鬼迷心窍的答应祖母这桩亲事,更不会去游说母亲。

    狄岩这个时候甚至觉得秦玉如死了才好,至少可以不连累自己的名声,伸手按了按额头,只觉得眉心处火叉头青筋一个劲的在暴,不行,他今天绝对不能让步,他不要娶这么一个贱人。

    两个人各自思想,离对方站的远远的,原本是最亲近的未婚夫妇的关系,却如同最嫌恶的人一般,目光偶尔交汇之处,狄岩难掩眼底浓浓的厌恶。

    秦玉如起初是怯生生的目光,之后目光变得凌利起来,甚至还抬高了头,傲然的看着狄岩,只要她成了兴国公府的孙女,狄岩还真的不一定是自己唯一的选择,但这个时候却只能是他了,不管他愿意还是不愿意,她都得让他认下这门亲事。

    这个时候,她不能退亲!

    终于屋内有了声音,秦怀永大步的走了出来,目光冷冷的落在秦玉如的身上,只看得秦玉如浑身不由的一阵瑟瑟,冲着秦玉如冷哼一声,秦怀永转了方向走到狄岩面前,冷声道:“走,带我去见你父亲!”

    “是,姑父!”狄岩这时候也整理了心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之后,带着秦怀永离开。

    永-康伯夫人也走到了门口,透过残破的珠帘看着门外的秦玉如,眼神凌厉而厌恶,但随既用力的平息了一下心头的怒气,伸手一撩珠帘,和气的对着廊下的秦玉如招了招手:“玉如,过来,你外祖母有话要对你说!”

    一看永-康伯夫人的脸色,秦玉如大喜,急忙收敛起心头的想法,乖顺的走了过来,然后跟在永-康伯夫人的身后,进了正屋。

    正屋,太夫人依旧坐在当中的榻上,看到秦玉如进来,立时向她招了招手,秦玉如急忙过来,拉着太夫人的手就又想跪下,却被太夫人用力的拉了拉。

    “玉如,你也别哭了,这事只是传言,你舅母和舅舅是不会相信的,这以后好好的呆在府上,别出门,好好的照顾你的母亲,是非公道自在人心,纵然那些个不守闺训的说什么都是假的!”

    “外祖母……”秦玉如的眼泪又掉落了下来,拿帕子抹着眼泪又感激的转向永-康伯夫人,叫道,“舅母!”

    “好了,好了,只要我们自家人不相信就行了,你以后好好的,别再出去就行!”永-康伯夫人脸上挤出一丝笑意道。

    秦玉如感激不己的点着头,一时间泣不成声,哭的太夫人的眼眶也跟着红了起来,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好了,别哭了,既然来了外祖母家,这次就用了午膳再走了。”

    “是,外祖母!玉如都听您的!”秦玉如连连点头!眼泪一串串的往下掉,看起来越发的可怜起来,惹得太夫人一把抱住秦玉如大声的哭了起来,“我可怜的孩子!会过去的,一定会过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医品太子妃(百度最新章节)  医品太子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