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四百二十三章 故人方嬷嬷的女儿

    堂下站了两个人,两个江洲送来的下人,看清楚这两个人的脸,秦玉如的脸色大变。

    在场跟着变了脸色的不只是秦玉如一人,秦宛如的目光不动声色的扫过变了脸色的数人,眸底越发的幽深了起来。

    在场的这几个变了脸色的人,各有算计,原以为马上就要心想事成,却想不到出了一个齐蓉枝出来搅局。

    “玉如姐姐,你不会不认识她们吧!”齐蓉枝目光紧盯在秦玉如的脸上,冷冷一笑道。

    “大小姐,您不会真的不认识奴婢了吧!奴婢的娘为您使了法子把您的亲事推到二小姐的身上,奴婢偷偷的帮您给齐大公子传消息,说亲事是二小姐强抢的,您是受害的,并且暗示齐大公子为您报仇,毁了二小姐名节,奴婢和娘对大小姐这么忠心,可大小姐把我娘杖毙之后还要灭我的口!”

    跪在下面的一个女子抬起头,十七、八岁的年纪,最引人注目的是她额头上一道疤痕,从额头眉心处划落到右边的脸颊上,几乎是破了整张脸的容。

    既便是这样,依稀还是能看得出女子俏丽的眉眼。

    “你……你是习……习香……”秦玉如拿帕子捂着嘴颤抖的道。

    习香是秦宛如之前院子里管事的方嬷嬷的女儿,是秦玉如院子里的二等丫环。

    秦宛如的目光不动声色的扫过习香的脸,眸中闪过一丝嘲讽,方嬷嬷出了事之后,自己也曾想过去找方嬷嬷的女儿,想从她的口里套一些更有用的证据出来,没想到查来的消息说这个习香失足掉河里去淹死了。

    那条河水流颇急,江洲地面上的人淹死过不少,况且还只是一个二等的丫环,主家不追索这事就算是过了。

    这么巧的事秦宛如当初也是怀疑过的,但她身边得用的人实在少,一时间查不出这件事,之后便不了了之。

    现在看起来当初方嬷嬷一出事,秦玉如那边也就下了手,只是让她意外的是这个丫环居然被齐府的人救下了,看这样子齐天宇还把人带到了京城。

    当初的事齐天宇早己知道内情,却还在和秦玉如虚以委婉,却不知道又在图谋什么。

    “大小姐是不是觉得奇怪,奴婢为什么还能活着?当初大小姐使人把我骗到河边,想要了奴婢的性命,偏偏奴婢命大,居然活过来了,奴婢母女一心一意为了大小姐害二小姐,到最后却落得这么一个下场,都是报应,但大小姐就不怕天打雷劈吗!”

    习香抬头怨毒的看着秦玉如,声音不大,但字字凌利,那股子恨意几乎透着阴冷语气狠狠的砸在秦玉如的身上。

    秦玉如倒退两步,摇摇晃晃几乎站不住,脸色惨白如雪。

    永-康伯太夫人的手指都在颤抖,她虽然疼爱秦玉如这个外孙女,但也疼爱狄岩,这时候发现自己的亲外孙女居然真的和流言传出来一样,和齐府的那位大公子差一点点就成了亲,而且听这丫环的意思,两个人私下里也是极暧昧的。

    脸色先是青了,之后白了,而后又怒火中烧暴红了起来。

    她再偏心也知道秦玉如是真的和齐天宇有私情,对不住自己的孙子,原本做为秦玉如的外祖母的她,这个时候应当呵斥习香不让她说下去的,但做为狄岩祖母的那个她却很想听到事实的真相。

    狄岩和秦玉如进京之后,都 曾经向她说起过当初江洲的一段往事,都说那事是虚的,是秦宛如和齐天宇之间的一段过往,跟秦玉如没有关系,不过是有些人弄不清楚姐妹两的名字,以至于以讹传讹罢了。

    对于自己多年未见的女儿和亲外孙女,永-康伯府太夫人自然是深信不己,哪料想事实居然是这样的,想到狄岩在自己面前痛哭失声的要求退婚的事,太夫人就觉得自己对不住自己的孙子。

    手心是肉,手背也是肉,她现在不知道是阻止好还是不阻止好,只能咬着牙继续往下听,这时候脑海里想的是这事要怎么跟狄岩解释,她这时候庆幸永-康伯夫人今天有事没来,否则听上这么一耳朵,一定不会再让秦玉如进门的。

    “你……你一个贱丫头哪来的胆子敢这么污陷我。”秦玉如急的几乎喘不上气来,努力咬牙道。

    “污陷旧主,送官之后是会杖毙的!”兴国公夫人在边上帮腔厉声道。

    “奴婢己是死过一回的人了,奴婢的娘就是被杖毙的,这一切都是大小姐的厚赠,奴婢不会忘记的!”

    习香冷笑一声恨声道,眼底露出几丝血红,不管是她的话,还是她的神态,都对秦玉如恨煞。

    伸手从怀里取出一封信,“这是大小姐当时约见齐大公子的信。”

    这信其实并不是习香当时私藏下来的,是齐蓉枝这次从齐天宇的书房翻出来的,当初在江洲的时候,秦玉如和齐天宇算是两情相悦,既便是两家己有心意结鸾盟,但未婚男女也不是那么容易见面的,偷偷的私下里写一些浓情密意的信原也是正常。

    有时候避开府里的大人见面,也是写信约见的。

    当时秦玉如也是习惯性的写了约见齐天宇的信,为了怕齐天宇误会她,特意在信里就写了秦玉如的诸多不好,一方面说她极想见齐天宇,但因为秦玉如抢了她的婚事,害她一病不起,另一方面又说了她对齐天宇的想念之意。

    林林总总写了不少,字字情意,言语之间虽然没有直接怨恨秦宛如,但这话里中自艾自怨,甚至有种自抱自弃之感,暗示齐天宇,她如果嫁不成齐天宇就生无可恋,此后再难幸福快乐。

    而造成这一切的就是秦宛如!

    “太夫人,您看看这信。”齐蓉枝从习香手中接过信,颇为得意的把信往兴国公府太夫人的面前一递。

    她也没想到自己收获居然这么多。

    “太夫人,这些信都是假的,这个丫环的确是我以前的丫环,但之后却因为一件事被我责打过发买了,没曾想她居然暗恨在心,现在还污陷我。”秦玉如虽然恨不得把那封信抢下来,但也知道自己不能真的轻举枉动。

    “陷害你?玉如姐姐,你不去陷害别人就好了!我大哥的名声也被你害得一无是处!”齐蓉枝毫不留情的嘲讽道,手中的信递到了郁嬷嬷的手中。

    郁嬷嬷沉默的接过,递给了高座上的兴国公府太夫人。

    兴国公府太夫人伸手接过,仔细看了一遍之后递给了一边的永-康伯府太夫人,脸色很是难看。

    永-康伯府太夫人看过之后,脸色青一阵红一阵,羞恼交加!如果秦玉如不是她的亲外孙女,如果狄氏现在不是这样的光景,她几乎己经忍不住把书信甩到秦玉如的脸上去了。

    手指颤抖的把手中的纸紧紧的纂住,这一刻,既便见多识广的永-康伯太夫人也不知道自己要如何做才是对的,她想毁了这封信,却也知道自己这么做越发的让人觉得欲盖弥彰,自己的身份也不容许自己做这样的事情。

    侧目对站在自己身后的一个心腹婆子使了个眼色,心腹婆子会意上前一步就要把纸接过去撕了。

    主子不能撕,下人却是可以撕了,撕了之后再把事推到丫环的头上就是。

    信纸却没落在婆子手中,另一只手快速的从永-康伯太夫人的手中接过这张信纸,“太夫人看完了也让我们老夫人看看。”

    玉洁笑嘻嘻的道,伸手把手中的纸递给了秦老夫人,秦宛如早让她盯着永-康伯太夫人,就是怕她把这证据毁了。

    秦老夫人不动声色的看完,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把信纸递给秦怀永。

    秦怀永的脸色很难看,一目十行的看完,手中的信纸重重的拍在桌面上,厉声喝道:“逆女,你怎么敢这样!”

    “父亲,这信真的不是女儿写的,是有人故意冒弃我的笔迹,我……我怎么可能写下这样的信!”

    秦玉如掩面大哭了起来。

    “不是你写的?”永-康伯太夫人眼睛转了转,忽然觉得自己重新活了过来。

    “外祖母,这信当然不是我写的,我不知道蓉枝妹妹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就是因为我得了太夫人的宠吗?如果是这样,那我不认亲了就是,蓉枝妹妹就请放了我吧!”秦玉如哭着转过身,对着齐蓉枝“扑通”一声跪了下来,眼泪一颗颗的落了下来,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

    她清楚的知道这个时候是绝不能承认的,死不认帐,她就不相信齐蓉枝能拿她怎么样,信纸可以是伪造的,证人也可以是故意来陷害自己的。

    这一刻秦玉如脑子前所未有的清楚,齐蓉枝和自己最大的仇怨就是因为自己要成为兴国公府太夫人的干孙女,她怕自己抢了宠,所以才会不顾一切的把往事揭穿出来。

    她赌齐蓉枝除了这些可以伪造的证据,拿不出其他的证据。

    在场的人大多数都是向着自己的,只要自己一口咬死,她就不相信齐蓉枝还能拿自己怎么办!

    秦宛如微微低头拉了拉自己的衣角,这一幕她很乐意见到,也是她特意促成的,眼底闪过一丝幽冷,齐蓉枝或者没那么大的本事,但齐天宇可不同,早知道他留有后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医品太子妃(百度最新章节)  医品太子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