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四百三十四章 女人实在太可怕了

    御书房内下面跪着铖王、周王,楚琉宸偏着头坐在轮椅上,地面上有杯子的碎屑,屋内侍候的小太监大气也不敢出一声。

    高坐在御案之后的正是当今皇上,只是此时他气的脸色发白。

    “你真的不愿意娶亲?”皇上再一次怒声问道。

    方才铖王进来,第一句话就是说他不想再娶亲了,说女人太不安份,他的后院还是清清净净的好,况且他向来信佛,并不想娶妻生子,如果皇上担心他老来无依,他可以现在正式出家剃度的。

    铖王之前虽然也一再的说自己要出家,但都是去跟太后很婉转的表示的,还没有这么直言的撞到了御书房请旨的时候。

    对于铖王选妃的事情,皇上并没有上心,这事必竟只是小事,只要选一个能让铖王满意的就行,这事是由太后和皇后主持的。

    因为没关注,所以昨天铖王府发生的事情也没怎么上心,只听皇后说起有女子当场勾引铖王,他当时还觉得是一个风流的笑话,还说铖王虽然年纪大了,但还很得小姑娘们的欢心,没想到今天一大早就闹出这样的事情。

    “皇兄,臣弟真的不愿意娶亲,若是女子都这样,臣弟请辞出家。”铖王今天一来就跪到了皇上面前请旨,这时候听问斩钉截铁的道。

    “你之前不是也同意的吗?”皇上气愤难消的道,自己的弟弟要出家,这让别人怎么看他?史上会不会给他留下浓重的一笔。

    因为自己兄长的事情,皇上有心结,更不愿意自己的弟弟再给自己添一抹不光彩的事情。

    出家?别人不会以为铖王是心甘情愿的出家,只会以为他这个当兄长的逼迫,他这会还未立东宫太子,再加上他的皇位是从他大哥手里接来的,民间各种传闻,皇上不是不知道,如果再出了铖王的事,那话还不定得传的多么难听了。

    “皇兄,臣弟是真的见女人怕了,那个女人……居然,心性居然就这么下贱!”铖王一副敬谢不茗的样子。

    楚琉宸一只手枕的有些累了,偏过头枕在另一只手上,一袭浅荷色的衣裳让他看起来丰神如玉,但也衬的他的肤色越发的苍白起来。

    他其实就是来看个热闹的!

    铖王请了楚琉周过来,可没请他,不过他正巧有事先来了,倒是遇了个正着。

    既然遇上了,那就留下吧!歪了歪头,眼睛微微的闭了起来,整个人看起来越发的无力,越发的无害起来。

    皇上都被铖王的态度气笑了,“下贱?这和少年慕艾有什么区别,怎么就下贱了?”

    在皇上看起来,真的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女子倾慕自己喜欢的男人,想偷偷的来看看他,若是私下里能先得他的好感,到时候就可以进入铖王府。

    皇上自己宫里的女人不少,对他使用各种手段引起他注意的就更多了,皇上觉得这种事都不是什么事,愿意理她们就理理,不愿意就不理她们,又何必弄出这么一副见女人畏之如虎,谈虎色变的样子来。

    “皇兄,那个女人是订了亲的,己 经订了亲的,却还来勾搭臣弟,这样的行为怎么会是和少年慕艾一样呢?”铖王看起来也急了,大声的辩解道。

    “己经订亲的?”皇上的脸色沉了下来。

    “是的,己经是订了亲的,如果臣弟不知道真的上了心,这以后可是会夺人之妻的,到时候会闹出更大的丑闻来,皇兄若是不信,可以问周王,他当时也在场,臣弟今天请他过来就是让他当个见证!”

    铖王气愤的道。

    订亲之女就相当于己是他人妻室,这样的女子还去勾搭人,的确当得起下贱二字。

    楚琉宸的长睫抖动了两下,脸色依然平静若水,一副似睡非睡的病弱样子,他这个样子在御书房是常态,并不惹人注意,谁都知道这位宸王精神差,能撑一会己经不错,多撑一会可能就会累着。

    这么闭目养神是最好的了。

    皇上的目光转向楚琉周,眉头皱了起来,“你说说是怎么回事?”

    “父皇,这事还真的怪不了王叔,那女子的确很无耻,儿臣之前也跟父皇一个想法,以为有女子倾慕王叔,特地偷偷的跑来先引起王叔的注意,若只是如此,只能说女子大胆,儿臣不知女子的身份,派了小太监下去,那女子就让小太监传了一只耳坠上来……”

    楚琉周没有隐瞒,把当初的事情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

    铖王好不容易松口答应选妃,周王就来助阵了一下,没料想居然遇到这样的事情,投怀送抱的女人不少,但是己经订了亲的还有脸做这种事,甚至还敢暗藏一只耳坠给铖王的,实在是没有。

    这样的女子,的确是当得起“下贱”二字。

    “哪家府上的?”皇上的脸阴沉若水,如果自己的弟弟,真的是因为这个女人对所有的女人畏之如虎的,皇上斩了她的心都有。

    “宁远将军府的嫡长女,配给了永-康伯府的世子,两家原本就是姑表亲,据说这位大小姐当初在江洲的时候,早订有婚约,只是因为想攀附永-康伯府,算计了自己的二妹,把婚事赖掉了之后进京,订下永-康伯府世子的!”

    听皇上问起,铖王急忙详细的道,他昨天派人又仔细的查了一下秦玉如,简直是劣迹斑斑,让原本有心里准备的铖王也大吃一惊,那一刻,他还真的觉得女人太可怕了,居然可以可怕下贱到这种程度。

    也第一次觉得自己之前的想法是正确的。

    女人就是惹祸的根源,能不娶还是不娶的好,这里面固然有做戏的成份在,但又岂不是他心里真实的想法。

    “秦怀永不是一个很正直的人吗?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女儿出来?”对于秦怀永,皇上还是很满意的,但这会听闻秦怀永有这么一个女儿,眉头锁的越发的紧了起来,后宫的女人见得多了,但却没有听说过这样的。

    “宁远将军膝下唯有这亲生的一女,那位二小姐是战乱之中捡来的。”楚琉宸眼睛也没睁,懒洋洋的开了口。

    很好的解释了秦怀永为什么把这个女儿宠成这么一副样子的原因。

    “秦二小姐不是亲生的?”铖王愣了一下,一脸惊讶的道,他之前查了一下秦玉如,自然也知道秦宛如的。

    他当时的谋士就劝他若是一定要选,除了选定的几家外,选一些有潜力的,年纪不大的,至少可以在以后帮到他,秦宛如就是其中最有价值的一个,秦怀永的潜力有多大,现在不清楚,但看他的样子是得圣心的。

    这当然得有一个前提,就是秦宛如得秦怀永的心,可这会听起来居然不是亲生的,那不是亲生的又有多大的作用?

    铖王之前原本还觉得不能选秦宛如,有些可惜,这会倒是但舒坦了,幸好自己没有选秦府的这位二小姐,一点作用也没,不过是一个战乱中留下的孤儿罢了,运气好被秦怀永收养,秦怀永自有亲生的女儿,对一个收养的有多少感情。

    这也就解释得通了之前自己的密探得来的消息,否则秦怀永再偏心,也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大女儿毁了自己的小女儿。

    只是之前这消息并没有最终证实,眼下这是证实了?铖王纵然心里早有准备,这时候也得表现出一脸的惊讶!

    至于楚琉宸怎么知道这件事情,御书房里的人都没有怀疑,当初在江洲的那一段事情,别人不知道,他又岂会不知,应当是暂住在江洲宁远将军府的那一段时间知道的,而那段时间正是秦玉如闹退婚的事情。

    “三弟,秦府的这位大小姐是真的害自己的妹妹,之后自作自受毁了名节的?”周王转头看向楚琉宸道。

    他当时就在江洲,应当是最清楚的,往日里也不便多问,这会说起,自然就问了这么一声。

    楚琉宸点了点头,手轻轻的挥了一挥,小宣子会意,从楚琉宸的身后站了出来,把当初在江洲看到的一切,以及听到的一切都说了出来。

    从砸花轿开始,到后来查出秦玉如手中有和狄岩暗中来往的书信,两府退亲之后还不消停,秦玉如一再的害秦宛如,还有狄氏出手要劫走秦宛如……林林总总,待得这些事说完,整个御书房的人都安静了下来。

    铖王算是早早知情的,但却没有知道的这么详尽,待得小宣子说完,铖王冷静的想了想之后,忽尔满头大汗的磕头道:“皇兄,请皇兄下旨让臣弟出家吧,臣弟真的经不起这样的折腾,若这样,还不是早早 的出家干净,也免得败坏了名声!”

    楚琉周也觉得全身发冷,惊的目瞪口呆,他府里的女人也不少,往日里争风吃醋的戏码也很多,可往日他只当做情趣,哪想到这里面居然恶毒如斯,只觉得背心处一阵冷汗,蓦的想起自己府里还有女子各种“不小心”出事的,难不成都只是表面上的文章。

    这种事居然还不少,楚琉周骇的脸色变白。

    他虽然只有十五岁,但十四岁就己通了人事,皇后赐下的美貌宫人,以及他自己找来的不少,只是未曾想过这里面还有这么多的讲究。

    第一次,他忽然觉得铖王被吓得想出家也是情有可原的!女人实在太可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医品太子妃(百度最新章节)  医品太子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