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四百五十三章 冒充邵宛如的女人,旧识?

    族老们也的确不是一无是处,很快的就把和王生学幽会的女子抓住了。

    看着这个女子的面容,邵宛如觉得还真是一个笑话,眼前的这位长相秀丽的丫环,居然是上一世和这一世都跟王生学搅和在一起的宁雪青的贴身丫环,似乎叫做冬杏的。

    上一世的时候,这个叫冬杏的丫环和宁雪青一起跪在兴国公府的大堂上,当着所有宾客的面,一边哭,一边诉说她家小姐和王生学之前的深情厚谊,两个人如何的有情谊,为了对方甚至可以以死相拼,而邵宛如是如何的恶毒,看中了王生学,想法子拆散了他们这一对有情人。

    原本是有情人终成眷属的场面,但在她这里却被弄成了破坏人姻缘,明明他们两个人情投义合,两家也要合亲了,却被她破坏了。

    她这样的女子,之前破坏自己大姐的亲事,现在又来破坏其他人的亲事,心性不可谓不恶毒,有了宁雪青主仆的这一番做作,她的名声当然是更坠泥淖了。

    而今,这个叫冬杏的丫环又跪到了兴国公府的大堂上,但这会的形态和上一世完全不同,瑟瑟发抖,脸色青白,一看就知道冻的不轻,身上那一套和邵宛如相同的衣裳还挂着水滴,纵然有人扔了一条毛毯给她,还是冷的发抖。

    大堂内当中坐着的是瑞安大长公主,主客上是兴国公,族老们分两边坐着,兴国公夫人坐在兴国公的背后,她此时和冬杏的状态很想象,也是脸色惨白,混身颤抖。

    她这个样子当然不是冷的,而是心疼的。

    邵宛如亲眼看到那个院子烧毁了十之八、九,留下的就是外面的一些不能烧的框架,还真是干净,楚琉宸的火油的质量还真好,绝对不是外面随随便便就能买到的那一种火油,就冲这一点上来说,兴国公府更是难辞其疚。

    外面买不到,不代表兴国公府没有。

    邵宛如坐在瑞安大长公主的旁边,瑞安大长公主心疼外孙女,让她靠在自己的身上,感应到邵宛如单薄的身子,瑞安大长公主脸色越发的铁青起来,目光冷冷的落在跪着的一对男女身上。

    不只是冬杏,还有王生学。

    但她没说话,这个时候她是旁听,在没有足够的证据之前,她暂时并不想说话。

    “你们两个到底是怎么回事?”听了族老们的话,再看看下面跪着的一对男女,兴国公气的脸都绿了,一拍桌子怒声道。

    “二舅舅,我……我……”王生学很慌,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起了这么大的变化,明明要算计的是邵宛如,别人抓住的也是邵宛如,为什么还是冬杏这丫头,为什么邵宛如的院子那么巧会起火,而且这种时候不是应当己经梳洗过了吗,这衣裳也应当己经换下了。

    只要换下衣裳了,那话可就随自己说了。

    可偏偏起火了,冬杏不敢再往那院子而去,偏了方向,随便找了个地方窝着,准备稍干一些再跑出来看看情况,没料想这样就被抓住了,而邵宛如居然还穿着同样的衣裳从火场逃了出来。

    两件衣裳,一干一湿,又一模一样,很是明显!

    “这是谁?”兴国公压了压火气,问道。

    “我……我不知道……”王生学结巴了一下,下意识的道,他现在只想撇清和冬杏之间的关系。

    “这个女人不是我们府上的!”兴国公夫人身后传来升嬷嬷肯定的声音。

    她之所以敢这么说,是因为这事的确不是她安排的,或者说这个女人不是她安排的,她只让王生学去找一个女人来假扮邵宛如,但又不能是兴国公府的人,至于具体是什么人,就随王生学的意思。

    人是王生学带进来的,出了事也和兴国公府无关。

    “你是谁?若不明说,以偷污官眷、放火烧人之罪送到官府去。”兴国公冷声道,他圆团团的脸这时候拉长下来,带着往日没有的阴鸷,看起来极是吓人。

    族老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也不敢开口说话。

    兴国公显然是动了真怒。

    “我今天路过贵府,看着这里热闹的很,就混进来看看,没想干什么,后来用过餐之后,随意的走走,就遇到了这位王公子,谁料想他一见我就拉住我亲热,被人发现之后,我跳了湖逃了,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求求你们放过我吧!”

    冬杏大声的哭了起来,这要是以这两个罪名送到官府去,可真的就是没命了!

    “偶尔路过,混进府来?随意一走,遇上生学了?”兴国公阴沉着脸重复了一遍。

    “生学,你把她当成谁了不成?为什么没头没脑的把个不认识的女人拦住?”兴国公夫人反应很快,一抹眼角心疼出来的眼泪,厉声问道。

    把这女人当成谁了?

    长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邵宛如的衣裳和这个女子的衣裳是一样的,完全一样的刺绣,完全一样的颜色,连细节上面都完全一样,分明就是两套一模一样的衣裳。

    如果还把这个女人当成谁,除了邵宛如就没有其他人了,难不成王生学当时等的原本是这位邵五小姐?

    这么一想,似乎也有道理。

    族老们虽然碍于瑞安大长公主在,不敢乱说话,但一个个交头结耳起来。

    邵宛如心头冷笑,都这个时候了,兴国公夫人还没忘记往自己身上泼污水。

    抬起水眸,目光平静的看向兴国公夫人,“二婶,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你也不能这么污蔑我,我身上的衣裳是您送的,我之前带来的衣裳都被你让下人给污了,我今天不得不穿您送的衣裳,天下间撞衫的不少,但能撞到这么一模一样的应当不少吧,而且还是在兴国公府内。”

    她今天就是为了撕破脸来的。

    她年纪小,如果今天不把事情撕扯开来,这往后会专门被人拿捏。

    今天这事情闹的大才好,越大越好,所以还真不怕兴国公夫人污蔑自己。

    “宛如,你胡说什么!你带来的衣裳湿了,是下人们清洗院子的时候,以为是你大姐的!”兴国公夫人被邵宛如的话说的愣住了,她怎么也没想到一个十一岁的孩子,而且还在受了这么大的惊吓之后,还能说的这么有条理,特别是还联系到了之前带来的衣裳不能穿的事情上面。

    那事情做的也算是天衣无缝了,怎么就被邵宛如发现的。

    “以为是我大姐的,所以故意的把我的衣裳弄湿,弄的我没衣裳穿,那二婶能不能说说为什么有两套一模一样的衣裳?”

    邵宛如不慌不忙的问道。

    “禀报五小姐,这衣裳是老奴准备的,之前夫人说要五小姐准备几套好一点的衣裳,老奴就直接凭着眼力去成衣店里替五小姐买了几件,其中这两件很漂亮,虽然一模一样,也不同于一般,老奴想着五小姐可能喜欢,就多买了一条回来,回来之后被夫人斥责了一顿,说同样的衣裳要二套来干什么,于是这另外一套就被老奴放置在自己的屋子里了!”

    升嬷嬷上前一步,道。

    这话说的滴水不漏,所以说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一个误会而己!

    邵宛如勾了勾唇角,眼中闪过一丝阴冷,如果她不认识冬杏,说不得还真的被眼前的话给蒙哄了过去,但看族老们一个个连连点头,就知道升嬷嬷的话他们很听得进去。

    族老们虽然都比不得兴国公,但这么多人站在这里就是兴国公最大的屏障了!

    “既然这事是升嬷嬷的错,那二婶方才为什么引得王公子说他把这个女人看成了谁的话?这屋子里除了我还有谁穿着同样的衣裳?二婶想说什么就明说吧,外祖母就坐在这里,如果二婶说的对,我今天就算是以死谢罪也是无碍的。”

    这话一说,众人悚然而惊,谁也没想到邵宛如如此烈性,居然敢当着众人说这样的话,而且脸色平静的仿佛在说别人的事情,一时间族老们都犹豫了起来,下意识的觉得邵宛如并不心虚。

    难道这里面真的是兴国公夫人的手笔?

    可这怎么可能,兴国公夫人向来温和、端庄,对待族人们也和气,怎么会做出这种恶毒不堪的事情。

    兴国公夫人的脸涨得通红,怒瞪着邵婉如。

    她怎么敢说这样的话,才初次进府,居然敢当着这么一众族老们的面,说出这么斩钉截铁的话来,她就不怕最后找不到证据,要以命来填!

    用力的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手微微颤抖的扶住椅栏,到现在她还没有从院子被烧了的伤痛中缓过来。

    “宛如,是二婶说错话了,方才心急慌乱之下,受了这个女子的牵引,这事会查清楚的,你别担心!”

    这一番话说的很温柔,谁都看得出兴国公夫人眼下的情形很不好,但既便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安抚邵宛如,而且还表示自己方才的话有过失之处,不管从哪个方面论起来,眼前的兴国公夫人都是值得尊敬的,倒是这位五小姐,小小年纪对于长辈有些过份了。

    “多谢二婶体谅,我方才差一点点以为我要烧死在里面了。才找到自己的亲人,我就要被烧死在里面……”

    邵宛如眼眶红了起来,声音哽咽不能,方才的事情的确是太过凶险,她也的确是差一点点烧死在里面,这会看谁都会觉得是不是有人在害她,必竟只是一个十一岁的女儿家。

    这么一想,族老们都觉得方才她失言直指兴国公夫人也是情有可原的,必竟才这么点大的人了。

    年纪小有年纪小的好处,有些话,邵宛如现在能说的,三年后却是不能再说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医品太子妃(百度最新章节)  医品太子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