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四百五十四章 所谓多年的心血

    兴国公夫人没想到邵宛如三言二语之间,立时把族老们的观念又扭转了,看着族老们一听着她说话一边点头,神色之间充满着怜惜,兴国公夫人气的差点控制不住。

    “夫人,您稍候!”升嬷嬷低声道,目光落在冬杏的身上,这事现在也说不清楚了,纵然不能直接毁了五小姐的名节,不能要了她的命,但至少也会让人议论不干不净了,王生学可以咬死他认错了人,至于原本是谁,他当然不会说。

    不说,瑞安大长公主就不能插手,但不说大家又都看得明白,族老们这么多,传出去的话可不会好听。

    兴国公夫人点了点头,今天这事还没完,但下刻,她脸上强撑出来的平静僵住了。

    “大长公主,奴婢认识这个人!”玉洁的声音在屋内显得特别的清楚。

    兴国公夫人一把抓住升嬷嬷的手,身子微微有些颤抖。

    “夫人,就算是查出来跟我们也有关,表少爷不会说出是您的。”升嬷嬷也觉得不好,但这会不得不安抚兴国公夫人,压低了声音道。

    “这是谁?”瑞安大长公主冷声道。

    “这丫头是宁府的二小姐身边的丫环,宁府的二小姐和王公子关切密切,很是不一般,之前我们小姐在秦府的时候,因为大小姐的事情,查过宁府的事情,知道宁府有两位小姐,大小姐和永-康伯世子关系很好,二小姐和王公子关切很好,这是整个宁府周边的店家都知的事情!”

    玉洁指着冬杏大声的指证道。

    方才她己经得了小姐的暗示,让她把冬杏的身份说出来,玉洁的确是知道冬杏的,这还是之前邵宛如让她去查的时候查清楚的,方才说的一番话,也是她真正查来的,都有据可查,当时的那种情况下,因为秦玉如的关系去查宁府也说得过去。

    狄岩和宁彩仙的事情,算起来也是京中的一件大丑闻,而且还是连续的丑闻,京中几乎没有人不知道的,先是秦玉如大闹宁府,之后又有宁彩仙害秦玉如,让人败坏秦玉如的名节,又有宁彩仙跪在秦府门口求跟着狄岩为妾,之后更是被强势的送入衙门,最后宁彩仙死了,狄岩依旧跟秦玉如在一起。

    听闻狄岩对秦玉如还真是痴心一片,既便发生了秦玉如勾搭铖王的事情之后,这位永-康伯府世子还是一心一意的求娶,听说这婚期都提前了。

    当然也有人觉得狄岩真是其蠢无比,这头上也不知道己经戴了多少顶绿帽子了,居然还戴的这么严乎,也不怕天热捂出汗来。

    而这汗,当然也是绿的!

    狄岩和宁彩仙当时是不干不净的关系,那位二小姐呢,看这情形和王生学同样也是不干不净的关系了?

    有认识宁府主人的,都不由的摇了摇头,宁府的两个女儿都教养的下贱了!着实的让人看不上。

    “说说,你觉得这丫头是谁?”瑞安大长公主的目光转向了目瞪口呆的王生学,厉声喝道。

    “我……我以为是……是宁府的二小姐……”王生学满头大汗,却不得不这样说,瑞安

    (本章未完,请翻页)

    大长公主的眼神几乎带着杀气的落在他的脸上,只要他说一个对邵宛如不利的字,怕是都不会有好下场。

    原本还觉得二舅母是自己的依仗,但这会看到同样脸色苍白,微微还有些哆嗦的兴国公夫人,王生学觉得很绝望,不得不把宁雪青推出来,不敢提到邵宛如一点一毫。

    他和宁雪青的事情不难查,冬杏的身份也容易问道。

    听王生学这么一说,兴国公夫人几乎晕倒,愤恨的瞪着王生学,他没提邵宛如半句,就代表这事跟邵宛如无关,谋算了这么久,居然连邵宛如的一丝一毫都没损伤到,她不甘心。

    “既如此,兴国公送官吧!丫环冒自家主子,跟他幽会,这种事应当也很好查的吧!”瑞安大长公主抬眸看着兴国公冷声道。

    她不能把外孙女牵扯到这种不名誉的事情里来,所以只能对这此轻轻放手。

    对付王生学和一个丫环不难,就怕外孙女也扯进去,现在这事跟外孙女一点关系也没有是最好的了。

    “大长公主,这……这事总不算是什么大事,就是生学私德有亏,这丫头既然跟他这个样子了,就给他当个妾室,至地宁府的那位,也当个妾室吧!”兴国公叹了一口气,很是无奈的哀求瑞安大长公主道。

    这事没牵扯到邵宛如,严格意义上来说的确算是私事,兴国公这个长辈这么处理也是情有可原。

    纵然坐在这里的族老们也不能说什么,这事跟邵氏一族也没关系,不管是王生学,还是这个宁府的二小姐,都和邵氏无关。

    既然无关,都觉得买兴国公一个好挺不错的,当下一个个点头。

    “私德的确是亏,但是妾室就无所谓了。”“只是妾室而己,算不得什么大事,宁府的二小姐现在也只能为妾!”“聘者为妻,奔为妾,为妾可以!” ……

    邵宛如冷眼看着众人的反应,再看看瘫在地上,呆若目鸡的冬杏,忽然眸色一幽,伸手拉了拉瑞安大长公主的衣袖,撒娇道:“外祖母,你就饶了这丫头一命吧,看在她和自家主子同室为妾的份上,也得给他们留一条命!”

    同室为妾,上一世,这丫头可是帮着宁雪青把自己往泥淖里踩,这一世,她倒是要看看她再如何忠心耿耿的对侍 她那位好小姐的。

    瑞安大长公主明显听懂了邵宛如的话,伸手摸了摸她的秀女,点了点头:“就按兴国公的话去办吧,但今天你们府里放火烧灼灼的事情,可不能就这么过了,到底是谁有能力烧了灼灼的院子,方才我让人查了,里面用了火油,而且还是上好的火油,这府里可有谁能动用上好的火油,而且还神不知鬼不觉的把油洒在灼灼的院子里,只待灼灼洗澡的时候烧起来?”

    瑞安大长公主说完,重重的拍了拍桌子,脸上难掩凌厉:“兴国公府是谁要害灼灼,谁这么容不下灼灼,谁这么讨厌灼灼,甚至到想要了她的命?”

    瑞安大长公主的话一句比一句凌利,兴国公的额头上开始见汗了。

    好的火油不是一般人能用得起的,但正好

    (本章未完,请翻页)

    兴国公府有,但这种危险品也不是谁想用就能用的,除了兴国公府的几个年长的主子,既便是年少的那一辈人都是不能随便调动的。

    兴国公想回头看看兴国公夫人,但又怕瑞安大长公主发现,只能低低的咳了一声。

    “之前在宫里的时候,太后娘娘也听到了,贵府的太夫人之前可是说极讨厌灼灼的,今天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她也没出来问候灼灼一声,可见是极不喜欢灼灼,就算是烧死了,也跟她无关吗?”

    瑞安大长公主不待兴国公说话,又厉声道。

    邵宛如的身子往瑞安大长公主的怀里一伏,低低的哭了起来,任谁被自己的亲祖母讨厌,不喜到连她的安危都不顾,都会伤心委屈的。

    想想这位邵五小姐也的确可怜,没了生父生母,连亲祖母都这么慢待,再往细里想一想,立时又觉得毛骨悚然,今天火起是因为有人纵火,选的时机还极好,就是在这位邵五小姐洗澡的时候。

    火起之时,如果这位邵五小姐想活命,必然是赤身逃出来,但若是赤身逃了出来,外面那么多人,名节被毁如此,又怎么能活下来,纵然她背后是瑞安大长公主也没用,女子的名节大如天,邵氏一族更是最讲礼数、规矩的一族。

    能在兴国公府内院做到这一点的,除了太夫人似乎没有谁了,但当有人看到脸色发白的兴国公夫人之时,忽然觉得这位兴国公夫人或者也可以做到。

    兴国公的脸色大变,蓦的站了起来,冲着瑞安大长公主深深一礼:“大长公主,请慎言!”

    “怎么?做的还不能说了吗?令堂对于灼灼的恶意,连太后娘娘也是知道的,看这纵火的情形,应当是贵府的主子吧,兴国公觉得贵府的谁最有可能下手害灼灼?”瑞安大长公主一步不退的道。

    兴国公头上的汗下来了,心里暗暗埋怨自己的母亲,这种话是能在太后娘娘面前说的吗?

    “大长公主家母多年不管事务了,年岁大了,有时候有些糊涂,却不是真的厌恶谁了。”兴国公不得不解释道。

    “多年不管内务,那就是说这么多年内务一直是兴国公夫人管的,夫人告诉我,是谁有那么大的能力害灼灼,而且还对她如此厌恶,听闻当初我儿在兴国公府的时候,跟夫人就不太相合。”

    瑞安大长公主顺势把话移到了兴国公夫人的身上。

    邵宛如不由的暗暗称好,自家外祖母不愧是长公主,这话说的有气势而且凌厉,但偏偏因为她的身份,和自己眼下的情形,让她这番话说的理直气壮。

    “大长公主,我……我怎么会……”兴国公夫人大震失色的道,忽尔拿帕子一捂脸,哭了起来,“大长公主,宛如是我的亲侄女,为了她我甚至把最好的院子让了出来,就是想弥补多年的亏欠,我怎么会想烧死她,那院子可是我多年的心血。”

    伏在瑞安大长公主怀里的邵宛如心头冷笑,多年的心血!可不就是多年的心血,原本自己死了,这多年的心血还是可以留给她的大儿子的……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医品太子妃(百度最新章节)  医品太子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