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2章 初次相见【两年前启】

    《嗜血总裁:女人,你敢逃》——莫瑶

    “冥冥之中,你我都逃不掉”

    —————两年前【正文】—————

    两年前,(女主之前的名字——白可卿)

    “白可卿”

    “白可卿”

    “白可卿”

    “记住,你叫白可卿”

    诡异的声音回荡在空气中。

    一只满身裹着白纱布躺在床上的'木乃伊',只露出双紧闭的双眼和一张嘴,左手纱布上插着根输液管连接在上空悬挂着的满是淡黄色液体的吊瓶上。

    朦朦胧胧中,听到一道中年妇人的低沉声音,很模糊。

    好像在跟谁说话。

    床上的人,眼珠转动颤动着眼皮。可眼皮却似有千斤重的,怎么也睁不开,意识也迷迷糊糊的。

    用力的思索,头却越来越疼,宛如被电钻钻动一样的疼。

    疼痛过后它又再次进入昏睡。

    *

    次日

    “白可卿”

    “白可卿”

    “醒了吗?白可卿”

    “可卿,可卿~~~”

    诡异的声音再次传来,比之前的那次情绪更加强烈,听得怪慎人的。

    床上白色纱布包裹着的人,眼皮一跳,依旧没睁眼。她在努力撑开眼皮,但她还是做不到,意识依然迷迷糊糊。

    到底是谁在说话?在跟谁说话?为什么老是重复的说那几句话?

    说话的人似乎一直在刻意的强调'白可卿'这三个字。

    *

    第三日

    输液瓶滴水声音“滴答……滴答……”非常有规律的回荡在死一般沉寂的病房中。

    一位四十岁上下的中年妇女,穿着简约干练。不急不慢走向病床。后又慢条斯理开口:

    “白-可-卿”

    “白-可-卿”

    “白可卿”

    “……”

    低沉的声音再次回绕在空气中,好似童话里魔法高深的女巫在念着什么恐怖的咒语,诡怪如魔音,飘入'木乃伊'的耳朵里。

    每一句‘白可卿’都着了魔似的重叠音,在她的脑子里不止不休回荡。

    “白白~-可可~-卿卿卿~~”

    “白白~-可可~-卿卿卿~~”

    “你你~-叫叫~-白白白~-可可可~-卿卿卿~~”

    一遍又一遍

    这次中年妇女加了一句

    “白色的白,可爱的可,倾心的倾”

    复读机一般重复了几次后。

    床上的人,头微微动了动,眼皮颤抖不停,干巴的嘴唇似乎也在费力的张开。

    妇女见她有了动静,嘴角上扬,迫切道:“可卿,醒了吗?”

    随后她又调整了下情绪,一字一字缓声“告诉我,你-是-谁?”

    问完,她屏住呼吸,弯腰附耳贴到床上人的嘴边,很有耐心的等待着。

    片刻过后

    床上的人嘴巴驽了弩,艰难的吐出一个沙哑低轻的字音“白…”。

    妇女一喜“白什么?”

    “可……可,倾”床上人再次吃力咬字,声音粗哑。

    妇女欣喜不已,随后快速离开。

    *

    一袭白大褂的顾成来到高级vip病房给病床上白色纱布包裹着的人听心跳。

    “嗵嗵嗵……”很有规律的跳动着,正常。

    他摘下听诊器,瞅着床上沉睡着的‘木乃伊'。

    权啊贵啊,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

    哎,可怜的女孩。

    他不敢想像当她恢复记忆看着镜子里自己,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之后,妇人依然每天都会回来给床上的人念咒。

    因为药物的辅助作用,‘白可卿'这三个字在她脑子里慢慢地扎了根。

    数日后

    妇人与顾医生一同来到豪华病房。

    妇人贴近病人轻声的问“你叫什么”

    很快,‘木乃伊’发出低沉的声音“白-可-卿……我叫-白可卿”

    见此,顾成两人对视一笑,走出房门。

    顾成:“病人脑部意识已经渐渐清晰,她已经认定了自己的名字”

    妇人叹了口气:“希望这个名字会在她脑子里根深蒂固吧”

    顾成:“不出意外的话近两天她就会醒过来,明天就可以拆纱布。我还是挺期待自己成果的”

    梅姨仅淡淡的笑笑。

    ***

    白可卿睁开眼后,感觉头很痛,像是被砖头砸着头,一阵一阵的发作。看着天花板上暖色水晶大吊灯,她定定神。

    清醒一会儿后。

    她吃力的坐起身,环顾四周。

    随即,瞬间愣住了,她想不起来这是什么地方,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更吃惊的是她竟然想不起任何东西。

    她只记得自己叫,白…可卿。

    越想头就越痛。

    白可卿咽了咽口水,嗓子又干又涩疼的厉害。

    她从床边桌子上端起似早就准备好的一杯水,大口喝完。

    她掀开被子挪下腿,下地时差点瘫下去,她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这么无力。

    因为没看到鞋,她光脚抚着床沿费力的站稳。

    只觉四肢软绵无力,是打了麻药还没缓过劲来?

    她作力打算出去找人,刚迈开腿。

    房门'砰'一声巨响。

    一个没站稳,整个人被惊倒在地。

    她惊愕不已,抬头看向门口处。

    一个身着简约黑色丝质衬衫,套着件立体剪裁湛蓝色西装外套,领口处扎着条平整的黑色领带笔挺垂下。身高1米85左右,28/9的青年男子。

    那人面容俊逸非凡,魅惑人心,世间少有的好看。只是那双深邃冷艳的俊眸,似散发出一股莫名的怒火,此刻正蠢蠢欲动,有点令人不敢直视。

    白可卿仰望着那人,陷入沉思。

    “啊呀,你怎么下床了,没摔疼吧?”一个中年妇女急忙冲过来,扶起她坐在床沿。

    白可卿一脸茫然的看着这位身穿黑色西装外套,头发半白的妇人。

    她礼貌的回:“我没事,谢谢!请问你是?”

    沙哑的几个字刚说完,就感觉喉咙如撕扯般地疼,她抬手压了压咽喉。

    “应该是躺太久的原因,多喝点水就没事了”妇女又道“可卿,我是梅姨”

    “梅姨?”白可卿疑惑又欣喜。

    “医生说你头脑受了伤,丧失了些记忆。不过以后会想起来的,你只要乖乖听医生的话”梅姨关心。

    白可卿急忙问:“哦!那,你们是我什么人?还有,我为什么会受伤…”

    话音未落,不远处的男人突而沉闷毫无感情的一声冷喝“梅姨,你先出去!”

    梅姨见莫少爷意料之外的反应,很是担忧:“少爷,她现在刚醒身子还不稳定,你还是…”

    “出去!”男人再次低喝。

    随即,梅姨带着一抹慌张和困惑离开。

    病房内很快安静下来,接着,却是许久的…沉寂。

    白可卿莫名的感觉,周围空气好像被冰冻了一般。身子颤了颤,她抬眼看向一直立在门口处的男人,刚好对上他似要喷出火的红眸。

    白可卿别过头,下意识的直起身向后挪了挪。似乎这样,才会让自己的畏惧感减轻一些。

    许久后

    她忍不住开口:“你…你认识我?”

    见他只冷冷的盯着自己没有回应,又问:“你叫什么名字?我们以前认识吗?…我以前,欠你钱吗?”

    真的好讨厌此刻的感觉,战战兢兢的浑身不自在。

    男人依然没反应。

    “…你一直站着不累吗,要不要坐坐?”拜托,有话坐下来好好说,没话就走吧。

    她不耐烦了

    不会是仇家找上门了吧,她再问:“你怎么不说话?真是要债的?”

    男人寒眸眯了眯,依然无动于衷。

    如此两道冷冽的目光死死的锁住自己,白可卿觉得自己快被看出内伤。

    这里实在呆不下去了,感觉都快窒息,她必须出去。

    鼓起勇气,白可卿深吸一口气,缓缓,起身。手脚很不灵活的摆动着,慢慢的挪,慢慢地走,一步,一步。

    经过男人身边时,她特意牟足劲加快脚步,可实际上也没快到哪里去。

    她走到门口,抬手握住门把刚要扭动。

    忽而手臂被一股大力抓住,随后被一拽,踉跄几步,身子往一侧倒去,猛地贴近一个健硕的胸膛。

    整个人被箍在男人身前,她还未反应过来。

    “你是谁?”男人低沉很有磁性的声音吼道。

    “……啊?”

    “我问你是谁?”男人声音再次从头顶传来。

    “我是白可卿”

    “说实话!”

    “……”越听越糊涂“我就叫白可卿啊,白色的白,可爱的可,倾心的倾”

    莫擎苍一征,倏而把她从怀里扒开,又猛的抓起她的手腕反复的看了看。随后俯身,定定的在她脸上打量一圈,而后眯着眼锁住她的眸。

    女人被盯得浑身打颤,难道他也失忆了?

    男人怒目而视,猛的五指掐住她纤细白皙的脖颈:“你到底是谁?你们这样做究竟什么目的?”

    白可卿懵了,拼命掰扯脖子上男人的手:“我说了…我是…白可卿…你…放…放手”

    他眯眼看着她,默了片刻缓缓收回手,这女人这么倔。

    白可卿后退了几步紧靠着墙重重的咳了几声,气愤不已:“你问我是谁,我还想问你是谁,你这个神经病,你到底要干嘛,我都不认识你……”

    他无视她的话:“他给了你多少钱?”

    白可卿困惑:“他?谁?什么钱?你能把话说清楚吗?莫名其妙,我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你要我怎么样。就算我之前欠了你钱,那你……把欠条拿来给我看,等我找到家人拿到钱还你就是”

    “不记得?你在这里装失忆是吗?贱人”

    “喂,我说你这个人是不是有毛病,谁会这么无聊装失忆啊?看着你正义凌然风度翩翩的样子,竟然会骂人,你个死变态”白可卿恼了,头还不争气的疼了起来。

    “你说什么?”莫擎苍怒火冲天,一声怒吼,震动了整个楼层。

    医院某个角落的梅姨和顾医生,听此动静,加快脚步在医院过道上穿梭……

    白可卿嗤笑一声:“…又粗口又欺负女人的,不是变态是什么。我说你就是个变态,大变态,死变态,死变……唔”

    后面的话被突如其来的狼吻,堵住吞没。

    白可卿瞪大眼珠,呆了两秒才反应过来。她锁眉,凝神屏气,用力咬了一口覆在自己嘴上的冰唇,接着便一股腥甜味扑鼻而来。

    ——————

    作者有话:

    如果喜欢这本书。

    求5星,5星,5星

    求好评,好评,好评

    求推荐票,推荐票,推荐票

    重要的词说三遍!!!

    如果不喜欢,请高抬贵手,不要拉低分,谢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嗜血总裁:女人,你敢逃(百度最新章节)  嗜血总裁:女人,你敢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