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2章 素时锦言(1)

    辰星最近接了一部电影,导演和编剧都是业内赫赫有名的人物,声誉很高。之前听说这一对最佳拍档要拍一部新戏的时候,很多艺人都通过各种渠道想在这部戏中争取到一个角色,其中不乏演艺圈里的大牌明星。但不久之后,就传出制片方的单方面声明,说这部戏完全是为时璟言量身打造的。

    开始时,时璟言并没有立刻应允,他对剧本和摄制组的要求都很苛刻,经纪人陆世钧把关也严,虽然近几年他的作品很少,但每一部都非常成功,极有影响力。

    公司高层为此召开了几个紧急会议,老总也将时璟言叫去办公室谈话,后来不知道是哪一点说服了他,时璟言终于答应出演。

    得到这个消息后,制片方那边很高兴,导演甚至又拨出了一个小角色给辰星。虽然戏份不多,但因为是名导演、大制作的电影,即便只是在戏中露个脸,也有不少人挤破头想要争取。

    所以,当颜若冰得知自己要去《一鸣惊人》试镜女配角的角色时,异常兴奋。

    试镜安排在下午两点,摄制组要求艺人素颜,所以在打扮上没有花费太多时间。下午一点左右,锦欢跟在颜若冰身后上了保姆车。

    没想到一同前去的还有沈玮君,颜若冰上车的时候明显愣了一下。

    自从上次耳光事件后,两人的气场明显不和,只是碍于Melody在场,也算相安无事。

    锦欢和沐非坐在一起,她发现沐非今天好像很高兴,看着她的时候都是笑眯眯的。

    锦欢挑眉无声地询问:怎么回事?

    沐非见其他人都在各忙各的,凑到锦欢耳旁,声音带着压制不住的雀跃,“今天时璟言也会在。”

    原来如此,锦欢恍然大悟地点点头。

    沐非是时璟言的脑残粉。

    不知颜若冰是不是听到沐非的话,转过头问Melody:“Melody姐,时先生也在场吗?”

    Melody点头,“张导这次给足了辰星面子,让Stephen参与选角,虽然你们试镜的是女配角,不过Stephen很有可能会看你们的表演。”

    “天!真的吗?”颜若冰比方才的沐非还要激动,“我进公司这么久,都没有见过时先生呢,今天终于能亲眼见到偶像了。”

    Melody身边的助手问:“颜颜也是Stephen的粉丝?”

    “当然!五年前看了时先生演的《火影》之后就迷上了,我们班同学也全部都是时先生的粉丝呢!”提到时璟言,颜若冰一脸的向往和崇拜,“说实话,时先生不仅是我的偶像,也是我的目标。若是我将来的成就能有时先生一半,也就心满意足了。”

    “Stephen如今的成就的确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有目标是好事,不过我更希望你们能脚踏实地,先好好配合公司的安排,成名是必然的事情。”Melody看了一眼颜若冰,意有所指地说。

    “Melody姐,我会努力的。”说完,颜若冰也不再说话。

    车内一时间变得很安静,锦欢和沐非对视一眼。这时,察觉到一道视线落在自己身上,锦欢抬起头,恰好看到沈玮君正冷冷地看着自己。

    锦欢不自然地对着她微笑,后者干脆别过头,不予回应。

    颜若冰从试镜的房间里走出来时,脸色不太好。

    锦欢赶忙站起来,但眼前突然一黑。折腾了一早上,早餐也没来得及吃,想必是低血糖的毛病又犯了。她扶着墙闭了会儿眼睛,稍稍缓解后,将外套披在颜若冰身上,轻声问:“表现怎么样?”

    “还好。”颜若冰叹了一声,“时先生根本没在里面,我还以为今天终于可以见到他了呢。”

    锦欢从来没有追过星,除了小时候放学在家等爸爸带着小吃回来时会很迫切之外,她从没有经历过这么想见一个人,所以也无从安慰。

    “我看沈玮君表演的时候,导演一直在点头。锦欢,你说我会不会被刷下来?”颜若冰惴惴不安地问。

    锦欢笑着摇摇头,“不会的,你一定会争取到这个角色的。”

    颜若冰听后轻松了一些,对着锦欢绽出笑容,“锦欢,你真好,我都不知道没有你我该怎么办。”

    半小时后,Melody这边得到了最终的结果。导演很喜欢沈玮君的表现,但编剧和投资方却喜欢柔弱动人的颜若冰,后来经过磋商,将戏中另外一个角色交给颜若冰,这对辰星来说简直就是买一送二的大便宜。

    得到上面的指示,Melody在楼中楼订了一个包厢,投资方、导演组和辰星这边的人都去了,而最大的惊喜莫过于时璟言也会到场。听到这个消息,在场所有的女性都尖叫起来,包括颜若冰,包括沐非。

    坐在包厢的角落,锦欢第一次深刻理解了“鹤立鸡群”这个成语的含义。在场的除了Melody带着她们这几个女将之外,剩下的是清一色的男士,尤其以不惑之年的中年男士居多,所以在这群人之中,时璟言完全是引人注目的焦点。

    锦欢将自己藏在角落里,视线却忍不住飘向餐桌另一端的时璟言身上。今天时璟言穿着白色的休闲西装,整个人显得一尘不染,精短的黑发荡在额前,始终慵懒地半垂着眉目,偶尔与一旁的张导交谈一声,然后便沉静下去。

    与时璟言的安静不同,陆世钧为人圆滑世故,同张导倒是交谈甚欢,两人时不时碰碰酒杯,痛饮一番。

    身边的人越是热闹,锦欢就越觉得时璟言有些格格不入,好似身边这些人的笑声都无法融入他的世界,他只是很安静地坐在那里。但不可否认,即便他一言不发,仍能将所有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

    一旁的沐非正大快朵颐,突然凑近锦欢,嘻嘻地笑着,“怎么,你这最后一片纯洁的阵地,也终于沦陷在时璟言发射的无敌魅力炮火之中了?”

    锦欢忍住笑,瞪了沐非一眼,“你文学造诣什么时候这么高了?夸张比喻用得真贴切。”

    沐非没注意到锦欢说了什么,只觉得这一眼瞪得自己浑身酥麻。她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蓦地拍了下眼前的桌子,“太风情万种了!妖孽,才一杯黄汤下肚你就现出原形了,让老衲收了你!”说着,沐非就朝锦欢伸出了爪子。

    此时包厢里尽是交谈碰杯的声音,她们几个小助理坐得又偏远,所以谁也没有注意到这边。

    锦欢被沐非搔痒,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不知是不是酒精的缘故,脸颊升起潮热。她一边笑着轻喘,一边躲着沐非的魔掌,“好了,法海大师,我错了还不行吗?”

    沐非也喝了点儿酒,玩性大起,一把搂住她,伸出食指挑起锦欢的下颌,笑得像个强抢民女的淫贼,“小妞儿,暂时先饶了你,晚上回家非把你折腾到求饶不可!”

    沐非开了黄腔,虽然都是女人,但锦欢在家可是个乖孩子,哪里经过这些?

    一旁的徐露也笑起来,“沐非你个伪男,看把我们锦欢臊的,脸都红了!”

    周围几个年龄相当的女孩都笑起来,锦欢只觉得自己的脸越来越热,似带娇嗔地瞪了沐非一眼,拍开她的手,“懒得理你!”

    此话一出,又引来几个人的笑声。

    锦欢端起面前的果汁掩盖自己的窘态,抬起头,撞进一双幽深沉静的黑眸之中。

    时璟言正安静地看着她。不知是不是因为距离太遥远,锦欢看不出他眼中的情绪,只觉得那双眼睛很黑很深,自己稍不留神便会陷入到万劫不复的境地。

    她急忙别开视线,再也不朝那个方向看。

    这一餐吃得实在困难,沐非和几个小助理是铁了心要闹她,锦欢忙着应对,却也不忘时刻观察颜若冰的需要。可显然,颜若冰也正疲于敷衍一个投资商献的殷勤。

    沈玮君对这样的场合似乎早已习以为常,频频向张导和另一位有头有脸的人物示好,只是那两人不太买她的账,于是,沈玮君又将注意力放在另一位中年男人身上,也就是一直缠着颜若冰要喝酒的那个人。沈玮君腻了过去,颜若冰不着痕迹地松了口气。

    沈玮君似乎明白这个中年人的心思不在自己这里,娇笑着攀到那男人怀里咬耳朵,不知她说了什么,中年男人眼中划过诡光,拍着沈玮君的手,口中一直说好好好。

    颜若冰见沈玮君将自己的风头抢走,似乎又不甘心,于是也娇滴滴地靠了过去,美人在怀,左右逢源,那中年商人脸上的笑容就没消失过。

    在座的人对这样的情形也见怪不怪,只要当事人乐意,他们也觉得无伤大雅。调笑间,中年商人也退了席,和他同来的几个男人心照不宣地点点头。过了会儿,沈玮君悄悄塞给颜若冰一张房卡,又附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听了她的话后,颜若冰脸上的表情实在称不上好看。

    锦欢始终在观察这边的动静,从沐非几个人的玩闹中抽身,见颜若冰脸色不佳,担心地问:“是不是不舒服?”

    颜若冰深深地凝视锦欢,片刻,倏地尴尬一笑,“喝得有点多了,锦欢,你陪我上个卫生间。”

    锦欢点点头。

    从卫生间里出来,颜若冰的脸色这才稍缓,她突然拉住锦欢,锦欢不明所以地看着她,颜若冰说:“沈玮君说Melody姐在楼上的套房给我们准备了礼物,算是为了庆祝这一次我们两个都被选中,可我喝得实在没有力气上楼,锦欢你帮我拿下来好不好?”

    锦欢不疑有诈,大方点头,“好。”

    颜若冰一笑,抱住锦欢,“锦欢你真好!”

    楼中楼是典型的中式风格建筑,共有七层,底下的三层都是饭店和包厢,只有四到七层才是客房。锦欢按照房卡上的房间号上了七楼,用房卡刷开门。房间里很黑,打开门灯,借着这一束昏暗的光线,才发现这间房的装潢虽十分高雅,但没有客厅,一目了然。

    锦欢没发现有什么礼物,刚要转身想下楼再问一下颜若冰,忽然有人从身后将她抱住。锦欢被吓得尖叫一声,同时闻到背后那人身上浓重的酒气。

    她奋力挣扎,那人死活不放手,甚至箍得她越来越紧,难闻的气味熏得锦欢作呕,她尖叫:“放开我!你放开我!”

    那人的笑声很熟悉,“冰冰,我年纪大了,你这么闹我可没体力陪你玩,我还要保存一些待会儿好好伺候你呢!”

    锦欢听到“冰冰”俩字就知道这人是谁了。那男人的小手指留着指甲,她挣脱的时候手臂被划了一道很深的红痕,渗出血来。但她这时候根本感觉不到疼,只是因为害怕全身发软,但还是在奋力挣扎着。

    “我不是颜若冰,放开我……”锦欢心脏跳得猛烈,觉得心口随时会炸裂开。

    听到她的声音,那人愣了一下,虽然酒醉但也察觉出几分不对劲来,钳住锦欢双臂将她扭转过来,眉目凛冽,脸色刹那间变得很恐怖。

    “怎么是你?颜若冰呢?”那人生气地将锦欢推开。

    锦欢没料到他会这么做,脚下一个踉跄,直直倒向一旁的鞋柜。

    “唔!”锦欢只觉得额头被撞得很疼,眼前一黑,模模糊糊什么都看不到。但心里明白这是她逃跑的最好时机,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她猛地推开那人,打开房门跑了出去。

    她没敢等电梯,怕耽搁哪怕一秒钟都会被那人捉回去。她奋力地向楼梯间跑,一边大口喘息,脚下也不敢停,摔了几次,膝盖火辣辣地疼,有几次小腿磕在楼梯的边缘上,她甚至觉得小腿骨在一瞬间也变得粉碎,但仍是咬着牙爬起来。她很怕,真的很怕,就连这一刻都似乎还能感觉到那人的手在自己身上游移,还有那种恐怖的气味……

    锦欢不敢再想,咬着下唇直到流了血,尝到满口的血腥味还是一直跑。跑到三楼的转角处,她看到一点猩红的亮光就在不远处。不知怎的,她忽然想到曾经看过的一部恐怖片,女主角在一个暗无天日的山洞跑啊跑,终于在精疲力竭之前看到了一点亮光,她以为那是山洞里的出口,重燃希望向那点亮光跑去,但跑到最后她才发现,那不是代表出口的阳光,而是恶魔的眼睛。

    锦欢打了一个冷战,刹那间止住脚步。与此同时,声控灯蓦地亮了起来。

    她没有看到恶魔,只看到了一个男人的身影,正斜斜地倚靠在墙边,嘴角叼着一根香烟。

    那一点红光,正是点燃的香烟。

    听到声响,男人也向她这边看了过来,在看到她的一瞬间,那双漂亮又深邃的眸子闪过一抹极淡的错愕。

    锦欢从未像现在这样,欣喜于时璟言的出现。她松了口气,身体险些瘫倒下去。

    时璟言上下打量她一遍后,眉宇间的褶皱更深了。

    “对不起,打扰你,我马上就走。”看出他的不悦,锦欢立刻说。

    她一步步走下楼梯,双腿在打战,只好用手死死地攥着扶手,以防摔跤。走到时璟言身边时,她闻到了那阵淡淡的烟味,忽然觉得这个味道很有安抚人心的作用,至少在这一刻,她忘记了在房间时令人作呕的酒糟味。

    忽然,手臂被一把攫住。

    锦欢不明所以地回过头,时璟言那张好看到过分的俊颜近在咫尺,他的视线落在她的脸上,却没有直视她的眼睛,好像在盯着她额头的某一处。

    黯黑的眸子终于转向她,时璟言波澜不惊地开口,“别动。”

    锦欢看着粉色的薄唇在面前一张一合,懵懵地点点头。

    “留在这里别动,我马上叫人过来。”说完他就要走。

    锦欢这时将理智从他的唇上收回。这一次,换作她拉住他的手。他的掌心有些冰,却很柔软,沁凉的触觉穿透她的指尖,异常舒服。

    “不用麻烦了,我自己回去就好。”

    时璟言看了看她的手,又看了看她的脸。

    锦欢注意到那张漂亮的唇又在动了,只是她突然感觉到很晕,脚下更像是在踩着棉花,听不清他说了什么。

    “我头好晕……”

    锦欢毫无预警地向前倒去,一个有力的怀抱恰好接住她,她只感觉到刚刚被磕到的地方此刻又疼了一下。

    时璟言皱眉,肩胛骨被撞得生疼。

    模糊中,锦欢隐约听到低沉的嗓音在耳畔响起,“我在三楼的楼梯间……对,叫上你的小师妹……我喝了酒,不能开车……”

    声音稍歇,周围又恢复了寂静。一只微凉的手掌忽然抚向她的额头,锦欢为这舒服的触感呻吟了一声,那只手把她的额头稍稍垫了起来,刚刚那种刺痛很神奇地消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许我一世清欢(百度最新章节)  许我一世清欢(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