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3章 素时锦言(2)

    她奋力眨了眨眼睛,视线仍不怎么清晰,但眼前这人肩膀上刺目的一抹红让她吃了一惊,“你流血了?”因为是白色的衣服,所以看起来更加触目惊心。

    时璟言语速很缓慢地纠正她,“是你流血了。”

    锦欢抬起头看他,似乎在消化这句话,过了一会儿,才哦了一声。

    没多久,楼梯间的铁门被人踹开,声音弄得很大,紧跟着锦欢听到了沐非的尖叫声,“锦欢,你怎么搞成这样?!”

    时璟言这时向后退了一步,拉开距离。没了依靠的锦欢,被沐非的尖叫声弄得很难过。她蹲下身子将头埋进膝盖,喃喃道:“头好疼……”

    沐非抱着锦欢,眼泪啪嗒啪嗒落了下来,比那些演员哭得还要快。

    陆世钧走过来,皱了皱眉,也问:“怎么弄成这样?”

    时璟言看了一眼蜷缩成一团的锦欢,语气始终清冷,不见半点起伏,“她从楼上跑下来的时候就已经这样了。”

    “算了,这件事我来处理。沐非,打电话给前台,让他们派辆车过来,咱们直接去医院。Stephen,你外套上沾了血,赶紧脱下来。张导那边……”

    “我会处理。”

    “好。你不能喝酒,待会儿我会打电话给Melody,让她多担着点儿。”

    “嗯。”

    锦欢再醒来时已经在医院里了,坏消息是医生说她有轻微的脑震荡,需要留院观察几天,而且身上的伤口有很多,这段时间都要注意不能碰水;不过好消息是她额头的伤口并不大,日后留下的疤痕也不会很明显。这期间,颜若冰派人送来了花篮,陆世钧也来看过她一次,大致问了一下发生了什么事,锦欢语带保留,陆世钧也是明白人,说了一句好好休息,便再也没有来过。

    她不知道公司是怎么将这件事平息下来的,虽然受伤的是她,但毕竟她只是一个小小的助理而已,有什么委屈也只能往肚子里咽。

    听到锦欢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语气,沐非就气不打一处来,“沈玮君这么做,明摆着是报复你和颜若冰!锦欢,有时候我真不想在娱乐圈混了,虽然可以接触形形色色的明星,可我看到的肮脏事也不比见过的明星少,在这个圈子混得久了,我都快忘记正常人是怎么生活了。”

    说是这么说,但锦欢知道,沐非从很早就希望将来有一天能做和陆世钧一样的王牌经纪人,这是她的梦想。

    独自办好出院手续,锦欢拎着一个轻便的包离开医院,一路走了回去,打算安安稳稳地睡个好觉。

    中午的太阳有些毒辣,光线让人睁不开眼睛。医院门口停靠了不少出租车,尾气也多,这气味不比医院里消毒水的味道好闻多少。

    锦欢打消了坐车的念头,心里盘算着散步回去,正好也可以利用紫外线,杀杀身上从病房里带出来的细菌。

    拎着包沿着马路刚走几步,一辆黑色的轿车忽然停在身边。阳光勾勒着车体流畅的线条,黑漆也被照得闪闪发光。

    锦欢停下脚步,看着车窗摇下。

    “叶小姐,先生让我来接你。”司机徐毅一板一眼地说。

    看到这张脸,不,是看到这辆车的时候,锦欢那一点点悠闲的好心情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车窗外的风景迅速掠过,锦欢却已经失了欣赏的心情,这一路也显得格外漫长。

    车子驶入车库,徐毅帮锦欢打开车门,拎着她那个不算重的小包,乘电梯上了楼,打开公寓的大门后,将包放在玄关。

    “叶小姐好好休息。”

    “等等。”

    徐毅回过头望着她。

    锦欢犹豫了一下,问:“他什么时候回来?”

    “先生现在在柏林,一个星期内都会在那边。”

    “谢谢。”

    “不客气。”

    一路走回卧室,地毯淹没了她的脚步声,这也是她最不喜欢的一点。因为每次他回来的时候都没有声音,直到他靠近了她才能发觉。

    不过他今晚不会出现,锦欢倒是可以安安稳稳地睡个好觉。

    只是可惜的是,她好像永远也没有睡觉睡到自然醒的好命。睡得朦朦胧胧,就接到了沐非的电话,还没来得及开口,首先就听到杀鸡一样的尖叫。

    “锦欢,你怎么不说话?我说的话你听到了没?”

    “我只听到你一直在尖叫。”睡得不好,锦欢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

    “我那是高兴,替你高兴呢!陆哥今天跟我说,你的工作被调动了一下,以后你不用跟在颜若冰身边了,而是跟在时璟言身边做助理!怎么样,想不想尖叫?!”电话另一端的沐非像是打了鸡血,又开始叫起来。

    锦欢怔了怔,才明白过来,问:“时璟言不是不喜欢助理吗?”

    “是啊。所以陆哥跟我说你要去跟时璟言的时候,我都跌破眼镜了!”

    锦欢眉头轻蹙起来,只是问:“你哪来的眼镜,不是说双眼五点零吗?”

    沐非在那边咬牙,“叶锦欢,你非要这么泼人家冷水吗?!”

    两个星期的休假结束后,《一鸣惊人》也正式开拍。锦欢没有赶上那个隆重的开机仪式,却赶上了剧组最繁忙的时期。好多大牌艺人开始陆续进组,锦欢跟在陆世钧身边和摄制组的人不停地进行接洽,仗着时璟言的身份和地位,沟通并没有那么困难,剧组为时璟言安排了最好的酒店房间,是可以观海的那一种,连小灶的菜单也都是全组之中最好的。

    陆世钧告诉她,以后这些工作都是她要做的,一定要每时每刻为时璟言争取最大利益。锦欢第一次接触这么快节奏、高强度的工作,她懵懵懂懂地点头,将陆世钧说的所有话都记了下来。

    一切准备妥当后,时璟言也进组了,这是自她受伤后,第一次见到他。陆世钧说他刚从柏林回来,正值倒时差的艰难时期,剧组特意批了两天假期给他,让他好好休息。时璟言的房间是套房,锦欢就住在隔壁的小卧室。陆世钧因为还要带其他艺人,所以不会时常来这边,锦欢忽然觉得身上的担子一下子变得很重。

    下午三点,时璟言还在睡,锦欢刚从剧组得到通知,第二天上午十点要拍时璟言的第一场戏。陆世钧特意打电话来让她叫醒时璟言,省得现在睡足了,夜里睡不着,明天要顶着两个黑眼圈上镜。

    锦欢站在门边有些犹豫,她听说很多人都有起床气,睡不好就会发脾气。时璟言这种超大牌明星,脾气会不会也比其他人要大很多?

    然而她还没来得及做出决定,卧室的门忽然打开,她下意识地抬起头,瞬间愣在原地。

    时璟言站在门口,身上只穿着一件浴袍,明显刚从浴室里出来,额前那一缕发上的水珠悬悬欲坠,浴袍的带子系得松垮,露出大片蜜色的肌理结实的胸膛。他将短发随意拢在脑后,所以衬得那一双眼珠异常黑亮。

    锦欢红着脸,立刻将头转过去。

    而时璟言在看到她时也微微一怔,不过很快恢复平常。

    “待会儿吃什么?”

    锦欢被这句话惊醒,险些忘了自己的职责,她说:“我待会儿叫餐厅送份菜单上来,还是时先生想下去吃?”

    时璟言走到开放式厨房,打开冰箱拿出一瓶矿泉水,拧开盖子喝了几口。落地窗外海天一色,金灿灿的阳光洒在海面上。此刻时璟言站的位置极好,那光从落地窗渗透进来,将他的侧影镀上一层让人无法逼视的金色。

    连喝水的姿势都那么优雅,像是事先排练了无数次一样。锦欢想,怪不得他的前助理单靠他的生活照就能发财,若是她的道德意识再薄弱一些,恐怕也禁不住做出同样的事来吧。

    时璟言看来是渴极了,一小瓶矿泉水在无声无息中全部被喝光了,空瓶画出一道弧线落进垃圾箱。他抬起头,那双漂亮深邃的眼睛看向她,忽然问:“会做菜吗?”

    锦欢似乎被这双眼睛诱惑,怔怔地点头。

    他微勾下唇角,“那就做菜给我吃吧。”

    为这一个笑容,锦欢跑到距离酒店五站地的超市买了最新鲜的食材。她的厨艺虽称不上精湛,但跟着厨师爸爸时间久了,还是学到了点皮毛。为怕有油烟,她特意换上一件宽大的T恤,这件T恤领口已经被洗得毫无弹性,甚至她微微低头,领口会歪到另一边。只是她忽略了这里是高级酒店的高级套房,厨具自然也高级到不会让油烟在精装修的房间里乱窜。

    几道菜上了桌,时璟言也换了一身家居装。黑色宽松的针织衫穿在他身上,同那天白色西装带给人的感觉又不相同,之前是出尘高雅,此刻又是不羁放荡的雅痞相。

    这个人似乎有很多面,怪不得每个角色都能被他演得出神入化。

    时璟言注意到锦欢还站在一旁,挑了挑眉,“坐下一起吃。”

    “不,我……”

    “平时盯着我的人就够多了,我不希望吃饭的时候还要被人监视。”

    锦欢被这一番话堵得无言以对,随手解开扎着长发的头绳,在他的对面坐下。

    时璟言吃饭时优雅得像个绅士,虽然没有出口夸赞,但不难从他的神情看出,他很喜欢。锦欢心里一暖,这一刻觉得他似乎也并不是那么难相处。

    吃着吃着,锦欢忽然察觉到一片阴影覆了过来,时璟言的手带着淡淡的烟草味,混合着皂香,向她的脸伸过来。锦欢讶异地抬起头,却因他处在背光的位置而看不清他此刻的眼神。

    沁凉的指尖轻轻拨开她的刘海儿,锦欢的身体僵得更加笔直。

    须臾,飘来他低低的声音,“疤痕不深,但让人看了还是不舒服。”

    他的手离开,锦欢才得以呼吸。

    时璟言的第一场戏便是和沈玮君合作,为了让时璟言更快适应剧组进度,导演特意做了安排,这场戏并不需要时璟言花费大力气去揣摩人物心理,台词也只有一句,而且还是和自家公司的新人合作,可见导演真的对时璟言照顾有加。

    开拍以后,沈玮君一改平时带给人的冷艳女形象,迅速进入角色,哭得歇斯底里。而一旁民国时期装扮的时璟言只是默然站着,淡漠冷酷,眼神带着锋利和鄙夷,漂亮的粉色薄唇微抿,整个人似乎被一片冰寒笼罩。

    沈玮君扮演的是被时璟言抛弃的糟糠之妻,剧中这位从来不曾哭过的坚强女人得知丈夫即将离开,首度哭得这般撕心裂肺。她跪在地上,拉着丈夫的衣角不肯松手。沈玮君低头哀求的同时,时璟言眼底深处迅速划过一抹黯然和心痛,快得让人来不及捕捉。

    时璟言终于开口,语气是冷静的、压抑的、无情的,“我们,再也回不去了,婉之。”几个字,代表了太多太多。

    沈玮君哭声渐歇,像是被定格,整个人趴在地上神情恍惚,眼眶仍挂着泪。

    离去前,时璟言深深地看了沈玮君一眼,这一眼之中有无数情绪闪过,让一旁的锦欢都深深感到心痛,沐非更是死死掐住自己的手,眼眶已经湿润。

    片场一片安静,直到导演一句“Cut”,才将所有人从戏中拉回。

    锦欢没想到,只是这么简单的一幕,却让他们尝到了无数滋味。

    “为了国家,男主角想要英勇赴死,又怕连累妻子,才做出休妻的决定,硬生生把两个相爱的人给拆散了。其实,我多想跟编剧吐槽,这剧情简直太狗血了!”沐非抹了抹眼睛说,“可是,我还是希望最后能是个好结局,只可惜,唉,男主角在战争中死掉了。”

    锦欢也觉得惋惜。时璟言此刻正同导演一起看回放,一身华服、盘着发髻的沈玮君走了过来,沐非递上纸巾,沈玮君却向锦欢瞄了一眼。

    沐非显然也注意到,立刻对锦欢说:“你快去看看时先生有什么需要吧。”

    锦欢说:“好。”

    刚要离开,沈玮君却忽然将她拦下,对沐非说:“去帮我拿瓶水来。”

    沐非没有动,沈玮君被画得有些浓黑的眉毛皱了一下,锦欢对沐非点点头,沐非这才离开。

    沈玮君看了锦欢一会儿,慢慢地吐出几个字,“那晚的事……对不起。”

    锦欢十分讶然地看向沈玮君,过了一会儿才若无其事地说:“我早就忘了。”

    沈玮君挑眉望她,随后笑了笑,“你是个聪明的人,锦欢,我可以这样叫你吧?”

    “当然。”

    “其实你应该想到了,想害你的人并不是我。”

    锦欢抿唇不语。

    沈玮君继续说:“我不否认,那房卡是我给颜若冰的,我希望看到她也躺在那些男人的身下受受折磨。凭什么我付出这么多——身体、尊严,还不如她得到的多。但锦欢,你不是我的目标。颜若冰这招用得好,一石二鸟,既不用献身又不用得罪投资方,只是你倒霉,被她利用。而我,自然也没从中捞到什么好处。”沈玮君忽而又叹了一声,似是在自言自语,“这圈子里就是这样,有的人不劳而获,有的人辛辛苦苦一辈子,什么都失去了,却什么也得不到。可这名利就像是鸦片,沾上了,你就戒不了。”沈玮君的眼神徐徐飘向远方,隐约带着一丝悲凉和欲语还休。

    锦欢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这一刻觉得这个女人很值得同情。

    忽然,熟悉的味道欺近,锦欢被人拉住了胳膊,拽到身后。

    “你这个助理可真称职,还需要我亲自来找你。”时璟言看了眼沈玮君,对锦欢说,“跟我去化妆间卸妆。”

    沈玮君看着时璟言和锦欢的背影,渐渐出神。

    锦欢的手臂被时璟言攥得有些疼,直到进了休息室,他才放开她。

    年轻的化妆师一身森女打扮,长长的绿花布裙子格外惹眼。时璟言落座后,闭目将头微微后仰,化妆师取来化妆棉开始为他卸眼妆。

    锦欢知道下了戏他通常要喝杯水,取来特意为他准备的国外矿泉水倒进杯子里,放在前方的桌上。

    时璟言因为闭着眼睛,只能伸出手摸索,不敢动作太大,怕不小心将杯子扫到地上。锦欢在一旁心惊胆战地看了一会儿,终于无奈地叹息一声,握住他的大掌将杯子放在他的手心。

    顿时,时璟言轻蹙起浓眉,“手怎么这么冰?”

    锦欢微愣,意识到他是在问自己,下意识地将手藏在背后。

    没得到锦欢的回答,时璟言睁开眼睛,摆了摆手,化妆师后退一步,也一齐看向锦欢。

    “她跟你说了什么?”他直直地望着她,尽管卸了妆,但眉眼仍十分好看。

    锦欢抿了抿唇,才说:“跟我道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许我一世清欢(百度最新章节)  许我一世清欢(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