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6章 满地梨花(1)

    站在别墅门前,锦欢再一次低头审视自己的穿着。之前为了工作方便,她的衣服都是T恤长裤,所以今天一早特意去逛了一下商场。礼服太正式,也显得过于刻意,于是她选了这件蕾丝的长裙,裙摆盖过小腿,能将她纤长的线条凸显出来。

    陈炳然打开门,见到锦欢眼睛一亮,又露出那种温和的笑容,“来得很准时。”

    锦欢略带紧张地笑了一下。

    陈炳然的别墅同时璟言的比起来更加豪华,远远地就能看到那面醒目的电视墙,偌大的客厅金碧辉煌,水晶灯剔透晶莹。不知是否心理作用,锦欢却觉得这里太过压抑。

    “之前在电话里,我好像已经简单地跟你介绍了一下你要出演的角色吧?”

    陈炳然倒了两杯酒,将其中一杯递给锦欢。她接过,没有喝,很认真地听陈炳然讲话。

    “其实这个角色很简单,表面上是一名妓女,但真实的身份却是特工。她为了得到敌人的情报,不惜委身日本人,舍生取义。这个人物的精髓就是一个字——媚。”陈炳然喝了一口酒,抬起头来问:“这个角色你有把握吗?”

    锦欢没有说话,她毕竟是第一次演戏,又没有看到剧本,要演活一个人物并不是这么简单,她无法轻易承诺。

    陈炳然思索片刻,决定,“这样吧,你来演一演。就在这儿,把我当成那个日本人,想办法让我对你感兴趣。”

    她一怔,“在这儿?”

    陈炳然的脸上又出现了那种很敦厚的笑容,但语气严厉,“演戏就是要不分地点和对象,排除一切干扰,立刻投入到角色中。如果你连这一点都做不到,干脆就不要入这一行。”

    锦欢攥了攥拳头,深呼吸,再松开时已经变成了另一副模样。她将手里的酒放在一旁的茶几上,缓慢向陈炳然走去。

    陈炳然面带微笑,双臂伸展搭在沙发上,等着看她如何应变。

    锦欢面对着陈炳然坐在他的腿上,纤纤十指如玉,在男人的腰间跳跃,如同弹奏钢琴一般,缓缓向上游弋,一分轻浮,二分娇嗔,七分诱惑。

    “你这是在勾引我?”陈炳然问。

    锦欢一笑,忽然猛地攫住他衬衣的衣领,逼他靠近自己。她浅浅一笑,媚眼如丝,樱桃红的唇瓣微微开合,“勾引你又怎样?”

    眼前明明是一张素颜,却仿佛散发着一种说不出的风情。

    陈炳然喉间一紧,倏地翻身将锦欢压倒在沙发上,“今晚你跟了我,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锦欢的心跳快了半拍,但因为还在戏中,只好忍着将他推开的冲动。

    “哦?我想要什么?”她笑着反问。

    “名?利?女二号?只要我高兴,我可以让你一夜成名。”

    锦欢终于察觉到不对劲,原来从一开始,陈炳然就对她另有所图。

    否则怎么会不让她去公司试镜,反而来他的家?她真是迟钝,竟然现在才发现。

    在陈炳然低头吻上她的前一刻,锦欢迅速推开他,退到门口。

    “你无耻!”被她如此看重的机会,其实这么肮脏,锦欢说不清此刻自己是失望还是气愤。

    陈炳然还是笑,“别装清纯了,你在这行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以为天上真的会掉下来一块馅饼到你嘴边吗?懂什么叫‘一夜成名’吗?你给我‘一夜’,我让你出名,明白了吗?”

    锦欢转头就走,因为她怕再晚一刻,自己会冲上去撕烂陈炳然那张伪善的嘴脸。

    手刚碰到门把,身后又响起陈炳然凉凉的声音,“想做这一行,走这一步是迟早的事。你不卖给我,早晚有一天也要卖给别人。你再考虑一下,我随时欢迎。”

    “随时欢迎”这四个字真的恶心到她了,锦欢夺门而出。

    上一刻还放晴的天,突然下起细密的雨来。凉凉的雨水打在身上,冰寒彻骨。

    这里是高档住宅小区,极为重视隐私,出租车根本无法进来。锦欢全身已经湿透,长裙紧紧地贴在身上,每迈出一步都要比平时多花费些力气。她精心挑选的衣服,没想到这时倒成为了累赘。

    她拨开粘在脸颊上的长发,自嘲地一笑。

    也许是她太天真,却不知普通人的生活都过得战战兢兢,更何况这浮华虚荣的娱乐圈?每一步更是要走得惊险万分。

    其实时璟言的公寓距离陈炳然的别墅更近,可她还是选择回到和沐非一起租的宿舍。

    见她这么狼狈,出租车司机都不想做她的生意。一步步走回宿舍,锦欢觉得双腿都是软的,刚进门就一头扎到了床上。

    她们租的公寓不大,这种黄金地段的房租贵得惊人,像她们现在住的这个老楼已经有些年头,甚至房顶还有几处脱了皮,门窗也都是锈的,到了夜里只要刮起风,就会吱吱呀呀地响个不停。

    没过多久,她就觉得不舒服,胡乱翻出两颗感冒药和着水吞下,可情况还没有好转。天气不配合地由细雨转成了大雨,雨滴打在玻璃窗上,声音沉闷,无休无止。

    锦欢开始做梦,梦得乱七八糟。先是梦到了楼中楼的那次,陌生男人的触碰让她作呕,甚至都能清晰闻到那人身上可怕的酒味。他抱着她不肯松手,口中一直叫着“冰冰、冰冰”,像是一个咒语。好不容易逃脱那人的控制,却在楼梯间看到了陈炳然的笑脸,他远远地对她说:“你不卖给我,早晚有一天也要卖给别人。”她捂着耳朵,拼命地摇着头。再睁开眼睛时,眼前已经换成了另一幕场景。

    仿佛回到了小时候,爸爸坐在门口发呆,瘦削的脸上那两只眼睛黑洞洞的,透露着病态。院落外种着的梨树落了一地梨花,白白的一片。

    她就站在他的身后,爸爸没有回过头来,对着山头那棵柳树傻傻地一笑,“不知道在我死前,还能不能见你妈一眼。”

    “不,不要死,爸……”

    锦欢像是陷入梦中出不来,拼命在床上挣扎,可那种恐惧还是笼罩着她,像是一张随时都在收紧的网,她被勒得喘不过气来,泪珠混着汗水浸湿了整个枕头。

    其实她已经醒了,只是刚刚梦中的感觉太强烈,以至于此刻她都分不清自己是在虚幻还是现实。黑暗中她摸索到床边的手机,想要打电话给沐非,可眼眶里的水雾氤氲了视线,辨识不清,她的手指颤抖,毫无力气。

    电话响了几声接通了,她的声音轻得连自己都听不见,带着颤抖,“沐非,我好怕……”

    她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只是听到那边安静了许久,才传来一道低沉沙哑的声音,“你在哪儿?”

    那声音,似乎带着安定人心的魔力。

    手机脱离了手心,她环抱着自己,将头埋在膝间。

    剧组将宴会办在了他们入住酒店的中餐厅,席开十桌。之前也有演员杀青离组,但都没有这一次隆重。开席前半小时是采访时间,请来几家电视台进行直播,导演、制片方和几位主演坐在一桌,轮流开始讲话,最后张导做总结,作秀才算结束。

    深知时璟言酒量不好,公司特意派来两个助理为他挡酒。剧组那里提前打过招呼,敬时璟言酒的人不算多,可投资方派来的人能见到时璟言的机会千载难逢,统统把交情摆在酒桌上。纵然有人在前边挡着,时璟言还是喝了不少,脸越喝越白。

    眼见两个人又倒了杯酒过来,恰在此时,时璟言放在助理那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时璟言将手机贴在耳边,揉了揉太阳穴,神情略带倦意。

    助理在一边小心翼翼地照看着,只见时璟言的神情渐渐肃穆起来,下巴紧绷,浓眉蹙在一起。

    挂上电话,时璟言对面前两人一笑,“不好意思,临时出了些状况,我得先走一步了。”转身又对助理交代,“张导那边替我说一声,改天我亲自致歉。”

    公司下过命令,今天这个宴会时璟言必须全程参加,毕竟还有十几家媒体在场,他提前离席,明天报纸上不知又要闹出什么新闻来。可助理还来不及阻拦,眼前早已不见时璟言的身影。

    时璟言来到锦欢的宿舍时,因为这里的恶劣环境皱了一下眉头。将不大的公寓翻了个遍,最后才在浴室里找到蜷缩成一团的她。

    锦欢的头很沉,原本想洗个澡,至少不想让时璟言看到她现在如此狼狈,否则知道了她是不顾他的警告去找陈炳然才落得这个下场,指不定要怎么嘲笑她呢。可是她好不容易走到浴室,却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连重新再回到卧室的床上,都力不从心。

    听到开门声,锦欢才缓缓抬起头。她首先看到了那双定制的高级黑色皮鞋和笔直修长的双腿,再然后……因为她实在没力气仰起头,只好又恢复之前的姿势,将头埋在双腿间。不过即使没有看到来人的脸,她也知道是谁。

    “你骂我吧,我去找了陈炳然。他想让我演女二号,条件是要我陪他睡一晚。”她有气无力地说,“时璟言,你说我怎么会那么傻,觉得娱乐圈里除了你,剩下的都是好人?”

    锦欢以为他会回以她一番嘲笑,或者一顿臭骂,但是等了许久都听不到他的声音。他俯下身将她从浴缸里抱了出来,她安静地将头枕在他的胸口,如一只柔顺的小猫偎在他的怀里。这是她首度觉得他身上的烟草味道还在可以容忍的范围内,而她一直排斥的怀抱竟然也有这样舒适温暖的时候。

    终于又回到干净柔软的床上,她打了个滚,把被子都缠在身上,这才觉得有点安全感。

    “淋雨了?”他站在床边看她幼稚的举动,眉头一皱。

    她点点头,终于看清了他的脸。时璟言背光而立,半张脸藏在阴影里,颀长的身材此刻更加彰显,在她这个角度看来他就像是个巨人。不用猜也知道他又喝了酒,脸色恐怕比她这个病人还要苍白,短发有一丝凌乱,透着慵懒随意,而眼底却泛着浅浅的疲倦。

    锦欢坐起身,已经干透的长裙皱皱巴巴地贴在身上,她忽然伸出手臂环住时璟言窄窄的腰身,“我准备好了。”

    时璟言微微一震,她的头发透过衬衣扎着他的肌肤,轻微的刺痛。

    如此没头没尾的一句话,他却清楚地明白她的意思。

    锦欢不知道是怎么开始的,但是她却知道,此时此刻,哪怕这个怀抱只能给她一点点的温暖和慰藉,她都会像溺水者寻到浮木一样,死死地抓住不松手。

    陈炳然的话像是复读机一样在她的耳边响个不停,可他不知道,她早已经出卖自己,把自己卖给了时璟言。她一直好奇这个男人为什么会对自己感兴趣,她自认没有电影小说里女主角的特色,即便她真的美若天仙,但在娱乐圈里,以时璟言的身份地位,什么样的女人得不到?

    但从签订契约的那一刻起,她就失去了想要追根究底的勇气,她要成功,而他能给她这个机会,何乐而不为?如果她真的要委身给不爱的男人,那么她宁愿那个人是时璟言,至少他的触碰不会让她觉得那样难以忍受。

    时璟言的吻不算粗暴,舌尖伸进锦欢的口中,临摹画作一样地认真。属于男人的气息瞬间包围了她,那样强势而霸道。同时,她尝到了他口中甜涩的酒香。从没有体会到过这样的感觉,只是一个吻,就好像要吸尽她的全部灵魂。

    他的掌心热得像是着了火,一颗颗解开她长裙的纽扣,沁凉的微风瞬间侵袭进来,冰火两重天的温度折磨着她。锦欢微微挣扎,他腾出一只手来将她的手腕扣在头顶,唇一路向下,短发在她的颈子上搔痒,而更让她难耐的是他的吻所到之处,都像是被烙上了专属他的印记,她的每一根神经都弥散起酥麻。

    他将全部重量都压在她的身上,锦欢的背部紧贴着柔软的床,密密的汗沁出,床单被汗水浸透。陌生而又隐秘的快感一寸寸吞噬她的理智,她只能无助地抓扯身体两侧的床单。

    他褪尽彼此的衣服,她在迷迷糊糊中不由自主地弓起身体迎合着他,两具身体紧紧地贴合在一起。她被折磨得香汗淋漓,乌黑的长发凌乱地铺陈在白色的床单上,形成鲜明的视觉冲击,经他润泽过的红唇宛若初开的桃花,娇艳妩媚。时璟言的眼神越发狂野起来,更加深邃的情绪在眼底凝聚成狂风暴雨。

    在他终于冲破阻碍进入的那一刻,他感觉到她明显的颤抖,可能是因为疼痛,秀气的眉拧在了一起,缠在他腰身的双腿想要闭合,最后还是被他用双手扳开。他低头咬住她敏感纤细的锁骨,想要借此分散一些她的注意力,直到她的眉头渐渐舒展开,他才继续攻城略地……

    也许是因为出了汗的缘故,锦欢的头没有那么疼了,但浑身上下像是散了架,连小拇指都懒得动一动。

    她偎在时璟言的怀里,脸贴着他胸口火热的肌肤,自那里传来规律沉稳的心跳声,竟然成了最佳的催眠良药。隐隐地,她听到打火机发出叮的一声脆响,空气中飘散起香烟的味道。

    锦欢原本就要入睡,忽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强迫自己睁开眼睛,半起身盯着眼前激情过后显得越发性感的男人,“你刚刚喝了酒?然后自己开车来的?”

    他呷了一口烟,眯起眼睛,缓缓地吐出白雾,“怎么了?”

    这时候她还不忘助理的职责,“怎么了?你要是被警察逮到,我们都吃不了兜着走,明星酒后驾车,你不知道这样的后果有多严……”

    没等她说完,时璟不耐烦地掐灭了香烟,伸手捏住她的下颌堵住她滔滔不绝的小嘴。他将未吐出的烟渡到了她的口中,锦欢猛地推开他,呛人的味道引发她剧烈的咳嗽。

    末了,她看向他的眼神带了些哀怨和娇嗔,泪珠挂在睫毛上悬悬欲坠,一张脸涨得通红。

    时璟言眼神一黯,重新将她压倒在身下。

    《一鸣惊人》的拍摄结束后,时璟言又马不停蹄地赶到了香港。

    因为那边有陆世钧,所以锦欢并没有跟着一同前往。时璟言提前离组,他住的房间一直没有退房。这两天闲下来,锦欢回到酒店收拾行李。中午,顺便约了沐非和几个同行一起吃饭。

    几个女人凑在一起,话题向来不离男人。拜时璟言所赐,锦欢成为了几人中的焦点。

    “锦欢你那天没在,你不知道杀青宴上时先生有多帅,谋杀了记者不少胶片呢。不过他中途离席倒是挺遗憾的,剧组为他准备的蛋糕都没吃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许我一世清欢(百度最新章节)  许我一世清欢(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