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五十二话 矫情公子的粗野小食

    另一碗看起来也是一样的五花肉片,但是肥肉部分更为晶莹透亮,下面的不是梅菜而是细细的豆沙。

    “梅菜扣肉和甜烧白。”宁轻轻说,“看起来容易但要做得好却很不容易的猪肉料理。”

    “不错,按说你这个年纪应该不懂得甜烧白,你却能知道。”赵三勺说,“你们两人吃吧,我把剩下的狮子头吃掉。”

    公孙易的家仆再次出现,重演了之前的流程,不过这次托盘上准备了两份餐具,因为他家公子要吃的是两道菜,要用不同的筷子。

    宁轻轻没打算给他留多少,吃得风卷残云,很让赵三勺满意。大黑狗子咬着一颗狮子头,还不住地望着宁轻轻。

    “我这畜生,嘴刁得很,只吃我做的东西,现在连你的狮子头也吃,可真给你面子了。”

    明少真有面子,连狗都吃他的东西。宁轻轻想,“赵老师,您这两道菜我也要做吗?”

    “老规矩,两周后带来。”

    宁轻轻为难的神色一闪而过,公孙易尽收眼底,“赵老师,这梅菜,我看两周之内,高徒应该做不出来。”

    “梅菜我可以给你。”赵三勺说,“腌制需时,等我下次腌的时候你来看着,日后就由你来腌制。”

    天哪,说得这么长远,能蒙混到什么时候。宁轻轻欲哭无泪。

    公孙易和带着一包梅菜的宁轻轻向赵三勺告别,走出院门,前后根本找不到家仆的踪迹。

    “想不到公孙公子愿意行走这又崎岖又长的石子路。”宁轻轻没话找话。

    “访亲顺便探幽,颇有情致,为何不行?”公孙易说完,对空气说了句,“帮轻轻小姐拿东西。”

    家仆神奇地现身,接过了梅菜,又消失了。

    公孙易摇扇,“看你方才食得未能尽兴,不如随我去一处所在,尝些粗野小食?”

    虽然不怎么相信他会吃粗野小食,宁轻轻还是答应了,有吃的当然要先去看看。

    好容易走出石子路,家仆和车已经停在那里等候。这完全是养小鬼吧?他怎么能神不知鬼不觉比我们还早地离开石子路的?宁轻轻一路都在观察,后视镜里可以看到家仆的脸,是常人无异,应该只是被他家公子教得像小鬼而已。

    车来到众多画廊酒吧聚集的秀湖路,停在一间装修得很有格调的餐厅旁边。

    我就说他不会吃什么粗野小食。宁轻轻知道这家店,量少价高吃不饱出名。

    “请往这边。”公孙易抚平长衫下摆,往餐厅前面的小巷子走去。

    难道他以为他是公众人物,要从后门进去?宁轻轻跟在后面。

    公孙易穿过小巷子,转到一条稍微宽一点的弄堂,旁边的路标写着饮马百丈弄,弄堂里清一色的白墙黑瓦小院子。

    其中一间院子的门开着,门口摆了个面摊,两口锅,一对老夫妇用长筷子拨着面。另有四副桌椅,看似宁静的弄堂,桌椅边却坐得满满的,客人各自埋头吃面,顾不上聊天。

    公孙易行至老夫妇旁,老大妈到一边搬了张折桌,支在一边,见他还带了个人,就支出两张椅子。

    “厉伯,厉婶,今日带了位知交,就照我的样子,多做一份。”

    他不能不要一口一个知交吗?我有名字给他叫啊。宁轻轻望了望那副桌椅,简陋得很,甚至都没摆平,公孙易竟然毫不介意,略整衣衫,就坐下了,“这副桌椅是两老给我预留的。只有我来才打开。”

    “为什么要给你留?你给他们钱,包了位置?”

    “非也。包位置这太俗气,不过是因为他这后面的院子,是我家的,先父遗命免收租金。”

    “那你在这里吃东西,岂不是不用付钱?”

    “胡诌!不付钱岂非恶霸?”

    “我看这面摊没有菜单,连个写着菜名的木板都没,却还有这么多客人,可见好吃。更重要的是,连公孙公子都肯来吃。”

    “我家中厨师的手艺没这么淳朴,精巧东西吃多了也腻。粗野小食,甚是爽快。”

    说话间,厉婶端了两只碗来,和别桌的客人一样,都是陈旧的土瓷碗,还有裂纹。公孙易的家仆没有出现给他换餐具,他熟练地拿起筷子搅了搅面条,不以为意。

    面条是扁形细宽面,上头只洒了点葱,什么料都没有,原来是最普通的小葱拌面。

    “怎么这香油的味道这么诱人?浓郁而不刺鼻。”宁轻轻也拌起了自己的面。

    “这面摊的秘诀之一就在香油,二老每天自己在院子里拿石磨现磨的芝麻。”

    果然是什么料都不需要,只靠这香油和一点醋一点酱油就很鲜美。宁轻轻吃了几口,“莫非这葱也是自己种的?感觉比外面卖的细一些,嫩一些,辣一些。”

    “正是,就在后院地里种着,量不多,所以葱若是用完了,今天也就收摊了。”

    宁轻轻吃完之后,觉得碗里还散发着葱拌香油的味道,“除了这两样作料,面条本身也煮得滑润却有嚼劲,条条分明并不会黏在一起,所以每条都能充分裹上香油。”

    “因此我说,吃这个来换换胃口很是不错。”公孙易说,“你如今是赵老师的高徒,这点东西对你来说不在话下。我那梅庄后院,也拿了个盆子种了葱,我家的厨师也会磨香油,但是我不愿让家仆踏足别业。上次你去的时候,未能把茶言欢,不如明日到庄上一聚,我亲自备茶,烦请你按这个面的样子也做两碗。当然,东西我都会俱备。如何?”

    别逗了,看起来简单的东西特别难做,因为没有复杂的味道掩盖手艺的缺陷。我煮泡面都没成功过,这种面条煮下去,不是变成面糊就是咬不动。宁轻轻忙推辞,“明日我有事在身。”

    “无妨。下周你无需上赵老师家,必然有空,可约在那时。”

    “这……”宁轻轻犹犹豫豫。

    “莫非你看不上眼?嫌弃拌面有辱你的手艺?”

    “不,不……”

    “想必你有更高明的秘藏面食?越发令人期待。”

    “我不大煮面……”

    “南方确实更兴米食。无论什么,赵老师高徒的手艺总是好的,你想做什么?我备下料,届时让我全程观摩,顺便一谈厨房的雅事。”

    “其实……”宁轻轻说,“我……”

    “看你这神色,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不会做菜。”公孙易摇着扇子,轻描淡写地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惟美食与轻不可辜负(百度最新章节)  惟美食与轻不可辜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