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864章 荣寻拜师

    黑眸里荡起一圈浅光,温亭湛蹲下身,与荣寻齐平:“为何想拜我为师?”

    “我要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荣寻挺起小胸脯,很自信的与温亭湛对视。

    六岁的孩子,站在他认为大元朝最睿智的人面前,如此铿锵有力的说他想拜师的理由,是因为他想要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这份信心,这份胆气,这份勇气,都让人震撼。

    温亭湛低低的笑了,他伸手摸了摸荣寻的头:“可我对弟子极为苛刻和严厉。”

    “严师出高徒。”荣寻一点也不怕,反而跃跃欲试。

    站起身,温亭湛看着荣朔南:“景阅,你的儿子可放心交给我雕琢?”

    温亭湛和荣朔南这一来二去,也算是极其熟悉,虽然荣朔南比温亭湛大了六岁,但每每畅聊都是颇为志趣相投,因此私下都已经以表字相称。

    荣寻是个机灵鬼,一听温亭湛这话,就知道温亭湛是愿意收下他,生怕他爹不同意,小手揪着父亲的衣袖,轻轻的摇晃着,露出了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爹爹……”

    无奈的笑了笑,荣寻对温亭湛道:“这是他的福泽。”

    “老师!”荣寻生怕温亭湛反悔,连忙就端端正正的跪下。

    正要叩首的时候,温亭湛抬手将他扶起来:“拜师岂能这般草率,改明儿让你师娘算个好日子,老师再请些人做见证。你放心,老师既然答应了,断没有反悔之理。”

    荣寻这才笑颜逐开,欢欢喜喜的跟着爹娘回去。

    温亭湛目送着他们上了马车,一转头看着小妻子若有所思的摸着下巴:“摇摇?”

    “阿湛,我怎么觉得这画面如此熟悉呢?”夜摇光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

    “熟悉?”就连温亭湛都没有反应过来。

    “你要对付黄家,你收了黄彦柏为徒。现在你要对付荣家,你又收了荣寻。你可真喜欢收敌人的儿孙为徒。”夜摇光掰着手指头道。

    “巧合罢了。”温亭湛牵着夜摇光的手往里走,“收彦柏是因为伽羅,收荣寻,是为你。”

    “为我?”夜摇光眼睛睁大。

    “我知道你喜欢这个孩子,你我都是重情之人,莫要说你,便是我自己在看到他的模样,和聪明机灵之后,都会时常恍然。既然上一次他们已经选择了荣寻下手,只怕下一次未必不会,不如将他留在你我的眼皮底下,也免了他受苦。”温亭湛解释道。

    也许荣寻有个三长两短,温亭湛可以狠下心,但温亭湛知道夜摇光是狠不下心。只要能够救得了他,哪怕再艰难,夜摇光都会拼劲全力。

    毕竟明光不是死在他的怀里,他能够想到明光生命消逝的时候,夜摇光明明就在身侧,却束手无策的无力和绝望,这样的事情她无论如何都不希望在荣寻的身上发生。

    “其实,摇摇你把荣寻当做了明光的转世在看。”温亭湛戳破了夜摇光的想法。

    在郭媛媛出现之前,温亭湛其实是不太相信什么轮回转世,但温亭湛相信源恩大师绝不会说谎,既然郭媛媛能够是郭媛,那么荣寻为何不能是明光的转世呢?

    荣寻六岁是虚岁,明光死于五年前。

    “我只是心里对明光的一份寄托。”夜摇光也不得不承认。

    人都是移情动物,当一份纯真的感情成为了执念,再遇上个人性格相似也好,容颜相似也罢,都会情不自禁的产生感情,因为这些相似会在一个不经意间勾起太多美好的记忆。

    “那就把他留在身侧吧。”

    这一刻,温亭湛下定决心,不论日后荣家和他会闹到哪一步,他都会将荣寻护在羽翼之下。

    因此温亭湛给荣寻举办的拜师礼很隆重,将苏州府的大小官员都请了来,荣家那边荣国公亲自带着荣朔南夫妻来参加,荣寻这个六岁孩子拜师温亭湛的事情很轰动。

    很多人其实都知道温亭湛来江南是为什么,但温亭湛却如此高调的收荣寻为徒,不免都在揣测温亭湛的用意,到底是也打算和荣家你好我好大家好,还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毕竟像夜摇光所言,黄坚的前车之鉴还在呢。

    不过也有人艳羡,尽管黄坚被温亭湛逼死了,可温亭湛为了黄彦柏给了黄坚一个风光大葬,做尽了坏事还能够落得一个好下场,且黄家没有这样倒下去,尽管黄仞上书分权,黄家的势力大不如前,可一个野心勃勃的人能够保住这样的家业,那真是祖坟冒青烟了。

    按照温亭湛这样贤名在外的人行事作风,不论他对不对荣家下手,荣家都不会被打落到尘埃里。一下子,开始对荣家保持距离的一些人,又活泛起来。

    “侯爷,养虎为患。”

    等到宴会结束,所有人都已经离开,包括荣家的人,可许久没有露面,来参加宴席的单久辞却迟迟没走。

    站在石桥之上的单久辞,完全不避讳夜摇光在场。

    “多谢三公子提醒。”温亭湛语气听着很谦逊,可字眼却极其猖狂,“但温某还是有些许自信,我既能令其狂,便能令其亡。”

    “荣家,我做了一年多的姑爷,也没有看清楚过,每一个人都仿佛极其神秘,又好似每一个都是极其普通之人。”单久辞眸光倒映着碧湖,散开一片深绿色,与他一袭墨绿色长袍交相呼应,“就连荣寻这个小孩子都是让人捉摸不透,温夫人可莫要被纯真所蒙蔽。”

    这是让她提防荣寻?

    “三公子费心,我会当心。”事实上荣寻扯上了血咒,夜摇光一如既往的疼惜还是疼惜,但她也没有心软到这个地步,就算荣寻是无辜,可难保荣寻不会不知情下成了棋子。

    单久辞便不再多言,而是从宽大的袖袍之中取出了一份艳红色缎面鎏金的喜帖:“绾绾和黄家的婚事,定在今年腊月,我正好去了一趟青海,就顺手替温大人将喜帖送来。”

    “有劳三公子。”温亭湛将之接过。

    单久辞目光在夜摇光高挺的小腹上顿了顿,终究什么都没有问就告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神棍夫人:夫君,要听话(百度最新章节)  神棍夫人:夫君,要听话(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