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879章 五行诗

    单久辞有意避讳,这么多人在场,尤其是文人不少。夜摇光也不好趁势追问,只能以后再寻机会问个明白。

    之后荣沫漪也安安分分没有找茬,大家聊了些不着边际的随意话题,就在月渐西移的时候散了会。

    夜摇光和温亭湛回到落脚处时,就听幼离说两个小家伙已经被宣开阳和荣寻哄着歇下,四个孩子躺在床榻上,小的两个在中间,大的两个两边。

    夜摇光洗漱之后悄无声息的走进去,就看到这么温馨的画面,心不由微微一软。

    “都已经入眠。”夜摇光回到自己的房间,温亭湛正好洗了澡出来。

    披散着一瀑还散着水汽的长发,看着他的架势也没有打散擦拭,着了一袭宽松的寝衣,执起夜摇光的手,去了屏风外的书案之前,将一幅画展开在夜摇光的面前:“这是我今年说画,你的生辰礼。”

    温亭湛答应过夜摇光,每一年为她画一幅画作为生辰礼,这幅画就是那日夜摇光布阵之后,一袭白衣站在桃花树下,桃花纷飞,她侧身而立,抬头仰望,指尖花瓣飘落的画面。

    “喜欢。”夜摇光是真的喜欢,纵使温亭湛每年都给她画一幅,不是因为每年都不一样,而是每一年他都这样用心,这份坚持,这份不变的情,让她无法不喜欢。

    温亭湛唇角微扬,他挽手研磨,在夜摇光的期待好奇的目光下,将墨研好之后,提步沾墨,在空白处毫不停滞的落下四行字:

    花落风无声,

    叶飞不染尘;

    化泥总护春,

    一生守一根。

    “摇摇,我愿化作树,花叶凋落只为你守护,万古轮回,也只在你身侧。”

    融融的烛光之中,夜摇光双手圈着温亭湛的脖子,脚缓缓的踮起来,柔软如桃花瓣的唇,轻轻的印上。

    月华似练,夜深情浓。

    距离文赛还有几日,但几乎参赛的人都已经到齐,几大书院轮番举行小型文会,明面上是赛前预热,以文会友,互相切磋,但实际上已经暗中开始争锋相对。不过无论如何的波涛汹涌,都是君子动口不动手,也就无伤大雅。

    三日后,温亭湛收到了小乖乖的回信,关昭并没有深入,成功的撤退出来,已经远离了魔窟,这让古灸也放下心来,将陛下吩咐的画全部绘制完成,交给使官之后,就安心的陪着夜摇光和温亭湛夫妇畅游太湖。

    温亭湛也是在夜摇光坐月子的时候,就将两省的大事情都已经做了安排,基本有地方官在坐镇是出不了岔子,这几日三个大人四个孩子可是玩的痛快,吃的惬意。

    五月十日,文赛正式开始,上午的时候温亭湛带头他们需要拜孔子等一系列的开幕式,然后是温亭湛的宣讲,夜摇光没有去凑热闹,而是带着两个孩子在院子里。

    下午的时候就有一个预热塞,是诗赛。

    作为开场赛,既不会让学子感觉到紧张,也是文人学子大多都喜爱的项目,并不需要每个参赛学子都参加,只需要一个属于一个任意代表便是。

    由温亭湛出题,温亭湛也是个随性的,他给了四个字:就地取材。

    也就是让学子随便用现场看得见的人物,花鸟,甚至是气候都行,自由发挥。

    夜摇光午睡起来之后,也跟着去看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她自己还是有些墨水,作诗赋词虽然都是弱项,但能够体会意境,知道诗的意思,还是能够听出优劣。

    这次来的不愧是顶尖学子,出场得都是绝对的饱读诗书,大多数做出来的诗都能够让人耳目一新,有些甚至能够令人惊艳。

    日头渐落,江苏学政大人正要起身宣布今日赛事到此结束之际,一道洪亮的声音响起:“我也有一首诗特意要赠给明睿候温大人。”

    这声音揉着五行之气,夜摇光目光一凝,就连一直慵懒坐在轮椅上的元奕也不由直了身体,因为五行之气的扩散,所有人瞬间被吸引力目光,那人就那么坦然的走到了高台上。

    夜摇光的修为竟然看不清他的容貌,很明显他的修为在夜摇光之上。

    “诸位,在下是一游方人,听闻江南文赛,对明睿候温大人钦慕已久,今日特意来此,不为与诸位一较高下,在下只会打油诗,难登大雅之堂,但也想献与温大人。”

    话音一落,他一个纵身而起,雪白的布挂在高台之上,鲜红如血的字在白底的布帛上看着格外的刺目,尤其是那白布上所谓的打油诗:

    金枪散血雾,木箭枯白骨;

    水花溅鱼腹,火龙吞幼足;

    土布埋尸毒,阴阳合双珠;

    一杀一止步,金木水火土。

    这打油诗的一字一句都和那字迹一样读者鲜血淋漓。

    尤其是这个时候,斜阳突然被大片云雾遮挡,天空瞬间暗了下来,更是令人心一沉。

    而那人却眨眼间消失无踪,一瞬间在场之人都是炸开了锅,纷纷心里有不祥之感。

    好好的气氛,霎时间就完全被破坏的一干二净。

    两省的学政都是镇得住场子之人,纷纷起身先后发言,再加上各大书院的山长配合,秩序倒是被维持了下去。

    “温大人,当心。”等到散场之后,元奕路过温亭湛身侧,特意说了五个字。

    他一副好整以暇的模样,让夜摇光看得浑身不舒服。明明知道这是有妖道作怪,他完全没有正统修炼之人的自觉,竟然是做看好戏的架势,让夜摇光倒足了胃口。

    夜摇光倒不是因为这是冲着温亭湛而来,元奕作壁上观而反感,而是这世间太多像元奕这等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罪恶就在眼前发生,只要没有波及到自己,都可以视若无睹。

    “摇摇,我们没有资格要求每一个人都有做人的正直。”温亭湛看得出夜摇光的不虞,低声安抚,“事实上,一个人不兴祸乱就是本分。其他,有与无任何人都无权去苛求。”

    “我知道,他可以不管,但还要幸灾乐祸,就是没品。”夜摇光气的是这一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神棍夫人:夫君,要听话(百度最新章节)  神棍夫人:夫君,要听话(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