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027章 好戏开锣

    “多谢。”夜摇光感激道。

    这个消息夜摇光还真不知道,温亭湛竟然也没有提醒她,也许温亭湛看来萧又姝不足为惧,的确夜摇光也觉得不足为惧,可是膈应啊,夜摇光提前知道她来了还可以做个心理准备。

    “曹布德郡主也来了。”尚玉嫣又说了一句话。

    既然是特意的提醒,尚玉嫣不会知晓夜摇光对曹布德到底是喜欢厌恶,那定然是要让夜摇光知晓曹布德的来意,算算年岁曹布德应该要逼近双十年华了吧,出了嫁的女孩克松王子应该不会带着她来,那就是曹布德还没有出嫁,没有出嫁被带到这里来的意味就很值得推敲……

    尚玉嫣这先提醒她萧又姝来了,后又提醒她曹布德,曹布德不可能想要嫁给温亭湛,温亭湛又曾经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在陛下面前立誓此生不二色,那就只有一个可能,萧又姝为了膈应她,要把自己的继女送到温亭湛的床上,萧又姝哪里来的自信?

    想明白的夜摇光真是气乐了,原本不想早点去宴会的夜摇光,还真不想耽搁了,除了夜宴的时候萧又姝能够见到温亭湛,只怕再也没有机会,那她定然是要在今晚做些事儿。尚玉嫣消息灵通,肯定是听说了些才会提醒她。

    虽然萧又姝想要算计温亭湛,那是她自己痴人说梦,但夜摇光还是心里不舒服。

    夜摇光要去,担心夜摇光受委屈的喻清袭自然是要去给夜摇光撑腰,夜摇光不在宫里,没有人比喻清袭更清楚那些个宗亲内眷是多么的烦人,毕竟她已经和她们打了好多年的交道。当夜摇光真的见到萧又姝之后,才发现她的变化很大。

    她的肌肤变得没有以往那么白皙水嫩,应该是草原风沙不习惯。虽然她上了精致的妆容,可也掩盖不了她的憔悴,双方互相见了礼,萧又姝竟然没有当年的尖锐与傲慢,不过她看着夜摇光的眼神极力的隐藏依然被夜摇光捕捉到了痛恨。

    “怎么没有见到曹布德郡主?”喻清袭在内命妇这一块看了半晌,也没有看到曹布德的身影,不由开口问了问。

    “小丫头生性跳脱,在草原之上便是这般时常寻不到人。不过她极是有分寸,我与她说了开宴的时辰,一会儿便会回来。”萧又姝回答。

    喻清袭皱了皱眉,萧又姝这是先说了曹布德不安份,明明知道曹布德是来联姻,这样一说还有哪个敢娶?而且这里是皇宫,能和蒙古草原比较?曹布德不见了她竟然一点不着急。也不怕曹布德犯了事儿,她也吃不到好?

    看她这副气定神闲的模样,夜摇光冷笑不语,只怕是笃定曹布德不会连累她。

    “宜薇,你去问侯爷,就说曹布德郡主不见了人,以免郡主迷了路,怎么说当年我与郡主也有过一面之缘,我倒是觉得郡主纯真善良,爽利率性,让侯爷告知太孙,派人找找。”夜摇光当着萧又姝的面吩咐宜薇。

    萧又姝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最后却什么也没有说,而是眼底冷锐的光一闪而逝。

    内命妇这里气氛一下子就变得尴尬起来,很明显萧又姝被喻清袭带头的人给排斥,虽然现在帝心越发的飘忽不定,可皇太孙不是他们可以招惹,还是顺着喻清袭疏远了萧又姝。

    心里暗恨,面上不显,就等着夜摇光苦的萧又姝并不知道大臣们那边的情况。自然也不知道温亭湛将被他打晕的曹布德亲自交给了克松。

    “曹布德这是怎么了?”克松的脸色很难看,虽然曹布德晕了过去,不过脸上不正常的潮红他如何看不出来。

    “回去问问你哪位好母亲。”什么时候他成了女人在他面前宽衣解带,他就会顺势而为,甚至不惜在宫里发生丑闻的饥色男人?萧又姝竟然给曹布德下了药,又怂恿曹布德拉着他询问古灸,让曹布德在他面前药性发作,真是幼稚,若非他想知道是谁给萧又姝这个胆儿,他都不屑顺着这么一个蠢女人的计,“我已经运针给曹布德逼出了毒素,不过这戏还没完……”

    “阿兄……”曹布德幽幽转醒,摸着泛疼的后脑勺,“我这是怎么了?”

    “你……”

    克松正要说话,温亭湛抬手阻拦了他:“你们先躲到假山里去。”

    克松不疑有他带着曹布德就立刻躲藏起来,这会儿匆忙的脚步声急切而来,竟然是兴华帝的贴身大总管福禄,福禄特意目光扫了扫才行礼:“侯爷,陛下召见。”

    “大总管请。”温亭湛从容淡定的随着福禄去了帝王的寝宫,就看到萧又姝的父亲越郡王躬身站在一旁,他目不斜视的上前行礼,“微臣叩见陛下。”

    “免礼。”兴华帝苍老的声音很冷淡,等到温亭湛站起身,才让一个小太监将一样东西递到了温亭湛的面前,“温爱卿啊,你看看这是否你今日佩戴之物?”

    温亭湛定眼一看,是一条湛蓝色的穗子,还真是他的东西,低头看着玉佩还在,但是玉佩下的穗子竟然不见了,这种掉了半截留了半截,他就算不想承认都不行:“回陛下,此物确系微臣所有。”

    关键是温亭湛自己竟然当真不知道是何时丢失,今日他根本没有碰到人,他竟然在不知不觉之下,被人隔空取物了?

    “温爱卿,可知朕是如何得到此物?”兴华帝语气严厉的询问。

    “回禀陛下,微臣不知。”温亭湛如实回答。

    兴华帝看了温亭湛一会儿,才对越郡王道:“你来告诉他。”

    “是,陛下。”越郡王行了礼,才对温亭湛道,“侯爷,本王今日和几位宗亲闹了不愉快,欲寻一僻静之处清静。此物是本王在宮宴的花园所拾到,本王亲眼看到你将曹布德郡主打晕抱走,正欲追寻之时见到侯爷身上落下此物,侯爷武状元出身,本王已经年迈,又不善言辞,唯恐与侯爷发生误会,只能急急来寻陛下奏明此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神棍夫人:夫君,要听话(百度最新章节)  神棍夫人:夫君,要听话(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