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168章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夜摇光的心漏掉一拍,好一会儿才平复,不敢和温亭湛对视,走到屏风之后的床榻边坐下:“我还能和自己的女儿吃醋不成?”

    “那可未必。”温亭湛站起身,追了上来,坐在她的身旁,双手握住她的肩膀,“我若待一个人好起来,摇摇不是最知道是如何?我这辈子只想尽全心待你一个人好,正如你所言,父母,兄弟姐妹,儿女都会离我而去,只有夫妻是一辈子紧密在一起,我自然要待你最好,谁也超越不了,哪怕是我们的女儿也不行。”

    人这一生会有很多牵挂,每个人在心中的地位分量都不一样,但是人就会偏心,总会有所偏重。其实温亭湛并不是这么固执的人,也并非是要用这样苛刻的法子来证明他对夜摇光的情深和忠贞,而是他没有告诉夜摇光,除了夜摇光,他对任何女人,哪怕是自己的亲骨肉也有一种无法过分的亲昵,面对这么小的桃桃,他也心疼到了骨子里的桃桃,他愣是无法亲一亲她的小脸。

    他觉得他得了一种非夜摇光不可的病,尽管有些难以启齿,甚至有些莫名其妙,也许这是一种心理的作用,但他不排斥这种病。

    “那我们女儿岂不是很可怜?”夜摇光听完之后,不承认她心里还是莫名甜的不行。

    “她长大以后,自然会有个超越父亲般疼爱的人。”温亭湛眸光微深,“我这个做父亲的以身作则,正好让日后想要迎娶我们女儿的人看着,我是如何为人夫,若是做不到就趁早歇了心思。”

    “……”夜摇光先是一阵无语,而后呐呐道:“我觉得,我们女儿会嫁不出去的……”

    这世间有一个温亭湛就够了,他竟然要用他自己作为选女婿的标准!

    “只要足够情深,没有什么不能。”这是温亭湛的亲身体验。

    爱的够深,可以为对方做到极致,也许因为他很早就父母双亡,和夜摇光是相依为命的缘故,他们很早以前就把对方视作生命的唯一。

    “可我也情深啊,但我……”夜摇光有些无措的看着温亭湛,她做不到温亭湛这一步。

    她承认,温亭湛在她心中最重要,也是无可代替,但她却总觉得温亭湛爱她,比她爱温亭湛要多,她也做不到不和儿子女儿亲昵。

    “摇摇,难道我让你感觉到负担和沉重了么?”温亭湛将夜摇光的身子掰过来,和她面对面,哭笑不得的看着她,“你和我纵然是夫妻,纵然心意相通,但到底是两个人,两种心思,两颗脑袋在想事。自然是有所不同,我这般是我自身认为这般是对的,是我自己的想法。并不意味着你要与我一样,且你待我的心,难道我会感受不到?我不计较你对桃桃和叶蓁亲近,并非是宽容大度,而是因为这是你们母子的天伦,我难道在你心中就成了个要以己度人的刻板之人?”

    “好吧,是我想歪了,那你不吃醋?”夜摇光审视着这个小心眼的男人。

    握着她的手,温亭湛低声道:“若哪一日,我感受到你在乎他们超过了我,我才会吃醋;可现在我依然感受到,你的心里和我一样,我的地位无人能及。”

    情意,并不是一些举动就能够反映出来,要用心去感受,只要还是那个最重要,无可代替的人,只要没有人拥有和自己拥有同样的感情,其余的为何不能爱屋及乌一并接纳?

    “肉麻!”夜摇光一把将手给抽回来,为了散去这甜腻的气氛,她又言归正传,“你说伊迅背后有人,那这个人一定是朝堂中的人。单久辞已经被发配,元奕那骄傲的个性,绝对不会和亓联手,那么又是谁能够许他一个布政使之位。”

    夜摇光实在是想不出谁还有这个本事,除非是萧士睿,但萧士睿不可能寻个人来对付夜摇光和温亭湛,难道是兴华帝?江南都还没有完全复苏,兴华帝就算是要卸磨杀驴也早了点。

    “瘦死的骆驼,总是比马大。”温亭湛也一瞬间恢复那运筹帷幄的雍容清雅,“摇摇觉得亓是恰巧撞上来?”

    “不是巧合,难道是商量好了?”夜摇光皱眉。

    “这也不是他们第一次合作。”温亭湛唇角微扬,凝了一点冷光。

    “不是第一次……”夜摇光瞬间回想到了去年,福安王的事情,就是亓和福安王联手策划,如果不是中间插了单久辞,温亭湛只怕都会遭了道,“你是说,伊迅背后的人是福安王?”

    当初福安王的‘狸猫换太子’事件,最后他把单久辞推出来当了替罪羊,兴华帝对他却没有任何惩处,但这一年夜摇光从喻清袭那里收到的信也能够读出来,陛下这一年几乎把福安王当做一个透明人,就连他的岳丈中书令虽然没有被革职,却是三五不时的被痛斥。他的不得圣心已经众人皆知。

    又因为他把跟随他多年,为他可以说是鞠躬尽瘁的单久辞舍弃了寒了不少人的心,许多为他效力的人都已经离他而去,他现如今都已经是个空架子,可伊迅竟然还是选择了和他一起报复温亭湛,这里面福安王这瘦死的骆驼有分量,亓这个神鬼莫测的高人也有分量。

    如果伊迅知道他们是联手的情况下,选择和他们一起拼搏这场富贵,倒也是情理之中。

    毕竟,富贵险中求。

    “那他会把福安王供出来?”夜摇光知道温亭湛这一次是要一次性把福安王连根拔起。

    上一次没有达到目的,是因为单久辞替他挡了灾,而他毕竟是单久辞的旧主,单久辞在那次事件之中,也是帮扶了他们一把,既然连单久辞都要最后保全他一次,他们如何也要看在单久辞的情面上收手,因此最后温亭湛给广安王施以教训,却没有对福安王做什么。

    这一年他安安分分,夜摇光还以为他学乖了,原来是他们想多了,他这是在等待一个将温亭湛弄死的最好时机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神棍夫人:夫君,要听话(百度最新章节)  神棍夫人:夫君,要听话(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