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210章 只有她的夫君

    “难怪他会叮嘱我,夜摇光夫妻不好对付……”看着手握长绫,飞旋如舞,纤柔之中透着无尽刚强的夜摇光,一瞬间就到了正中心,金朱尼的眼里其实划过了一丝激赞。

    抬手,金朱尼左边的女子地上一只紫竹笛,笛子通身紫的发黑,泛着幽幽的光。眼底划过一道玩弄的光,金朱尼将紫竹笛横在了唇边,只用诡异来形容的笛音飘扬开来。

    随着地狱魔音一般穿耳的旋律如冤魂一般在天空之中盘旋,两边悬崖的树木之中飞出一只只漆黑如乌鸦的鸟,这种鸟比乌鸦还小,却有着尖锐的喙和锋利在日光下会反光的爪。

    它们是顺着下方的气旋逆袭而上,夜摇光自己在这一股股刚猛的气流之中应付起来就极其的吃力,却没有想到这东西好似完全不受影响,黑压压的一片,从两边朝着一股股聚拢而来。

    五行之气奔涌,夜摇光握着长绫的手旋身一阵翻飞,原本拧成一条线的长绫,在她飞舞间瞬间铺开,朝着左边的黑鸟抛过去,舒展的长绫轻柔婉转而美,却带着刚劲的力道,一展开就将当先一批黑鸟全部包裹住,她双脚又是一转,轻纱裙摆飞扬,裹着黑鸟的手臂朝着右边挥开,拿下包裹住的黑鸟全部与右边飞过来黑鸟撞在一起,夹杂着刚猛的五行之气,身子一弯一翻,长绫又在半空之中划过半弧,如同狠狠的一巴掌,将左边第二批涌进的黑鸟扇飞出去。

    夺得了喘息之机,夜摇光立刻飞旋朝着前方的同时,身上的神丝长绫一边松又一边紧,缠过她的腰身,从两臂延伸出去,双手一捏,将两边飘垂的长绫握紧,她身子不断的旋转,两头飘旋的长绫不断的飞旋,五行之气萦绕,随着长绫舞动,在她的周身荡出一圈圈的光,把她保护的滴水不漏。

    见此,金朱尼目光渐冷,轻哼一声,她的指法一变,笛音一转,那些黑色的鸟仿佛受了极大的刺激,全部疯狂的朝着夜摇光撞过去,那速度快得宛如流星。

    只听到砰砰砰的一阵阵沉闷之音,半空之中就出现了一个黑色的球体,那是一只只黑色的鸟撞上去贴在了夜摇光舞动出来的护体屏障之上,密不透风,夜摇光的视线一下子暗下来。

    她催动五行之气,想要将之震开,却发现它们宛如铜墙铁壁,而且它们扑腾的翅膀竟然将她的五行之气一层层的打薄,长此下去她的护体之气必然会被这些鸟给击碎,到时候就不知道这些黑鸟会不会吃人,不然她的肉身就别想要了。

    夜摇光明白了,自始至终金朱尼想要的是她的元神,金朱尼想要将她的元神提炼出来,融为卡鸠法师新肉身的筋脉,连接由魔蛊催发出来的根骨,如果这个时候夜摇光选择元神出窍,无疑就是自投罗网。她的元神会落入金朱尼的手中,而她的肉身就成了这些黑鸟的美餐。

    一再的运气,试图睁开这些黑鸟,夜摇光却发现她被包裹的越来越紧。

    就在夜摇光准备用天麟将这些黑鸟强行劈开,如此势必要被那些气流划伤的时候,又是一道笛音传来,这道笛音和金朱尼吹的曲子是一样,就在这一瞬,紧紧包围夜摇光的这些黑鸟发出了刺耳的尖锐声,它们时而松时而紧,好像有两个力量在牵动指挥着它们,完全不知道听谁的话。

    原来夷舒和温亭湛翻到了双崖峰断裂的根部,也就是这座山的正中心,以为金朱尼的人是在这里使坏,却没有想到根本不是,金朱尼应该是早就防备着夜摇光还有人捣乱,她催动气流的人都在两边崖的边沿,真要算起来,是在每一遍崖壁的中心点,距离两边崖相连的地方,还有很短的距离,夷舒和温亭湛都试图提气跃上去,可惜这下方的气流也在逆转,强行冲上去必然是爆体而亡的结果。

    既然这里没有办法,夷舒和温亭湛便商量分开行动,温亭湛顺着夜摇光这边去帮助夜摇光,而夷舒更危险,顺着金朱尼那一边上去从后方偷袭他们,沿途必然危险重重。

    苗族的人修炼的术法和修炼者不一样,可以说离开了蛊虫他们最多就是个武林人士,杀伤力和攻击力都不可能和修炼者相提并论,但他们的炼蛊之术又将他们的能力提升到和修炼者同等高的地步,但温亭湛的身体里拥有了桑·姬朽给的蛊皇,这些蛊虫对他而言就是形同虚设,在这样的情况下,苗族的人来追杀温亭湛,自然不是温亭湛的对手,毕竟温亭湛的功夫距离宗师也就是临门一脚,再加上天光剑,就更是所向披靡。

    因此他很快就杀了上去,在半道上就看到那些黑压压一片的黑鸟,虽然因为距离的问题,他看不清夜摇光在何处,可这些鸟为他锁定了夜摇光的位置,明知道夜摇光现在处境危险,他却不动了,他沉下心,闭上眼睛,不受任何干扰,仔细的聆听金朱尼笛音的每一个音节。

    他知道这种控制活物的乐曲,半个旋律都不能出错,等到听了一半之后,温亭湛完全复制了金朱尼的笛音,而接下来他不得不一心二用,一边复制金朱尼已经吹奏出来的旋律,一边仔细记下金朱尼吹奏的新的曲调。

    这才造成了那黑色的鸟儿,完全寻不到方向,它们是特意养出来的傀儡一样的活物,这种东西是没有任何自己的思维,它们只听特定的指挥。

    夜摇光索性不动了,其实在黑鸟松开的时候,她如果运气强行挣开,未必不可行,但现如今她已经没有了储存五行之气的珠子,就只能最大程度的保存体力,接下来还有恶战。

    后起的笛音,不用猜也知道是温亭湛。

    只有她的夫君,才能够这样的过耳不忘。

    只有她的夫君,才能够一心数用。

    只有她的夫君,才能够这样解救她于任何危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神棍夫人:夫君,要听话(百度最新章节)  神棍夫人:夫君,要听话(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