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64.第 64 章

    此为系统防盗章, 全文购买未满70%,在72小时后才能购买观看  这样的一幕让屋子里更加疯狂, 仿若被激怒一般。屋子里开始响起尖叫嘶吼声和婴儿啼哭声, 电锯声切割的声音更是响起。

    由远至近,总总声音融合在一起, 尖利直戳人心。

    有东西正缓缓逼近。

    容黎手中的招魂铃摇得更快了。

    很快那个东西出现了,它宛若孩子胡乱拼在一起的娃娃,长着六颗头颅,躯干明显出自不同的人, 硬是拼凑成人形,却长着七只手和四条腿。

    全都出自不同的人, 还有拼错, 将腿放到手的位置上, 看着极为怪异。衔接处还流着鲜血, 每走一步都是鲜血淋淋。

    六颗头颅的眼球全都充了血, 红通通一片,直勾勾的盯着容黎, 好像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要将人吞噬。

    它的几只手也没有闲着, 一路走一路吸着附近的物品朝着容黎砸来,却全都被容黎红伞撑出的结界给挡住,让它愤怒不已, 六颗头颅朝着全都张开血盆大口嘶吼。

    “滚出去, 滚!”

    六颗头颅同时发出撕裂般的声音叠加在一起, 杀伤力直接实体化,如同尖刀一样朝着容黎射来。

    容黎微微转动手里的定魂伞,将这些声波完全弹飞。

    手腕上的银镯如同箭一般射出,围绕着那东西转了几圈,变成了一把鞭子寄回到容黎手中。容黎抓住长鞭把手,狠狠的抽打那东西,引来一阵阵惨叫。

    一鞭鞭抽下去,那东西完全没有反抗之力,只剩下嚎嚎惨叫,和凶猛的出场架势完全不同,狼狈不堪。

    原本因为胡乱拼凑,而比普通人高大的身体被鞭子抽打渐渐缩小,多余的手和腿被抽走,血污也逐渐消失,没多久就成了一个五六岁模样的孩童,粗粝的嗓音也变成了奶声奶气的哭嚷声。

    屋子里这时候也恢复了原状,只是阴气散去不少。

    “我不敢了,我不敢了!救命,救命,这里有人虐待儿童,呜呜呜——我刚刚是闹着玩的。”

    那‘东西’害怕极了,全身颤抖着,想要逃走却动弹不得,只能承受来自灵魂深处的鞭打。再继续下去,它肯定会魂飞魄散。

    它忍着疼痛,努力将话说明白:“姐姐,饶了我吧,我从来没有干过坏事!我,我还做过好事呢!”

    容黎将手里的鞭子一挥,鞭子如同灵蛇一样将那东西缠绕住,紧紧的捆绑起来。

    “蛊惑人心,害人丧命。鸠占鹊巢,独占生人屋,这是好事?”

    那东西虚弱的躺在地上,身体逐渐变得透明起来,吓得那东西一把鼻涕一把泪。顶着人类孩童的模样,弱小可怜又无助。

    容黎不为所动。

    这并不是孩童魂魄,而是阴体。

    阴体在阴邪之地产生,大多是没有形态的极阴之气,没有意识也没有其他能力。只是生人沾染上,身体的阳气会被消耗,注入阴邪之气,而导致体虚。

    厉害的也可能会将人间接致死,可像眼前这个竟能成形,还拥有自己独立意识,能主动攻击人的,极为罕见。

    这样的阴体也被称为阴灵,多出自类似战场等屠杀之地。这个宅子虽然发生过极为残忍的命案,阴气极重,却也无法形成这样的阴体。

    惨死的一家人虽然冤枉,但早已经魂归归处,留下的怨气有限,更是难以形成有灵智的阴灵。

    阴邪之地形成的阴灵是无法离开生成的地方,它需要靠那里的阴气滋养,否则很快就会消散。

    所以,也不会是外来的。

    小阴灵睁着大眼睛,眼泪汪汪道:“这是我的家,那些擅闯的人,我也就是吓一吓。而且我也没干什么,就跟平常一样看看电视,玩个玩具,刚才那样还是第一次呢。”

    还失败了。

    “我暂时相信你。”

    被勾魂索捆着,它不敢撒谎,刚才的攻击也确实不值一提,都只是幻象罢了。容黎弹了弹手指,勾魂索松了松,那小阴灵没有继续消散。

    “之前户主一家是怎么回事?”容黎问。

    勾魂索稍稍放松,让小阴灵不再有撕裂感,求生欲让它更积极开口:

    “那不关我的事,是他们自己有问题,我不过让他们藏在心底的恶念摆在明面上。”

    小阴灵那个时候还没有成型,只是有着朦胧的意识。阴灵会影响人的意志,却无法改变一个人的想法,只是会让心底的欲望和恶念更加难以掩饰和压制,变得更加赤——裸裸。

    上一个户主的男主人购买这套房子就不怀好意,他并不是贪便宜,而是就冲着凶宅的名头来的。

    “那个男主人可坏了,他靠着女主人才有了富贵,结果现在就瞧不上女主人了,还想要吞掉所有财产。他想要把女主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杀死,所以才故意买了这里。”

    小阴灵愤愤不平道,他当时虽然混沌,可记性却很好。

    男主人一直悄悄给女主人下□□,因为每次药剂非常小,日积月累会把身体搞垮,平常根本看不出来。

    买下凶宅,就是为了让女主人‘有理由’的死去——自己吓自己,精神衰弱,身体就不好了。

    男主人不信鬼邪,没有想到自己会被阴灵影响,很快就暴露出了自己的狼子野心。

    “他们的孩子说是领养的,其实是男主人自己在外头和别人生的。那个孩子知道自己的身份,亲妈就是女主人的闺蜜,被女主人悉心带大,结果就是个白眼狼!跟着自己的亲生父母一起欺瞒女主人,啊——”

    小阴灵愤愤不平,连身上捆着勾魂索都忘了,直接从地上弹起,结果又被狠狠勒住,差点就给消散了。

    无辜的双眼望着容黎,一副欲哭又不敢哭的样子,跟个小可怜似的。

    容黎将手中的定魂伞朝着那个方向轻轻一扔,伞落在了小阴灵的旁边,罩着它的身体。

    小阴灵原本临近透明的身体渐渐的恢复的原状,让它惊喜不已,这个人讲理、有本事!

    它继续积极的讲述当年的故事,希望能得到宽大处理。

    男主人原本处心积虑,谋划多年,精明的女主人完全不知晓。可进入了这个房子之后,他的伪装难以控制的变得越来越拙劣,很快就被女主人知道了。

    男主人并不是精神恍惚想要撞死女主人,而是内心真的想要这么做。平常只是想想,可被阴体的影响下,一时冲动赋予了行动。

    不过因为精神恍惚做出的错误判断,并没有让女主人受伤,反倒因为那股狠劲让女主人生疑。

    “女主人后来渐渐知道了,她没有直接暴露出来,是因为还要处理财产上的事。”

    女主人不想自己的财产落到居心叵测的丈夫和那白眼狼养子身上,因此一直在暗中谋划。将计就计,将一切的离奇归于这个凶宅。

    男主人被鬼宅弄疯了,将小三勒死;养子也被凶宅影响,性情大变,捅了人进了监狱。

    女主人虽然成了最大赢家,可身体还是那些□□而受损,变得病恹恹的,难以恢复以前的康健,不过也因此让人不会怀疑到她的头上。

    这套别墅因此被传得玄乎其乎,加上之前发生的惨案,成了著名的凶宅。

    “那个误闯到这里而暴毙的人呢?”

    小阴灵小脸鼓鼓的,表情变得洋洋得意:“这就是我做过的好事,那个人是个坏人!”

    暴毙的男人几年前将一个好友推下了河里,眼睁睁的看着对方被淹死。大家都以为是那个人溺水身亡,并不知道是这个男人所为,让他逃避了法律的制裁。

    小阴灵将他内心最黑暗的世界暴露出来,使得男人来到这里产生了幻觉,看到了好友回来跟自己索命。因为做贼心虚,哪怕离开这里,身上带着小阴灵释放的阴气,也会觉得被好友魂魄纠缠着。

    恐惧让他精神恍惚,不小心就给摔死了。

    “其他偷偷闯进来的人,我也没有害过他们。沾染上阴邪气也不是我的错,这又不是他们家,换别的地方还得进警察局留下案底呢,我就是让他们病几天而已。”小阴灵很是理直气壮。

    “我还守着这个宅子,没有让孤魂野鬼给占了,你不知道这里多紧俏,我都不知道赶走多少恶鬼了。要是被他们得逞,这就变成真正的凶宅了。作死的人特别的多,好多人都喜欢到这探险。”

    小阴灵每次觉得自己把人吓跑了,应该就不会有人敢来。没想到反倒更让一些人觉得刺激,经常有人过来找虐。小阴灵只当是跟他们玩游戏,却没有加害过,和自带阴气会影响人就不是他能控制的了。

    “你说的都是真的?”

    小阴灵的脑袋点得跟捣蒜似的,发誓道:“我要是说假话,就咒我魂飞魄散!”

    容黎微微晃动手腕,勾魂索自动解开,变成一只银镯飞缠绕到她的手腕上。

    小阴灵舒了一口气,从地上爬起来还煞有其事的拍了拍身上莫须有的灰尘。

    “你是怎么来的?”容黎很是好奇,这里的阴邪之气这么厉害,她都看不出来?

    小阴灵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我完全不记得我生前是什么样子了,也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不过我给自己起了一个名字,叫小超,我是根据超级飞侠取的哦,我超级喜欢看,你喜欢……”

    容黎的眉头微微皱起,吓得小超一阵哆嗦不敢再多话。

    “你不知道你自己是阴体?”

    “啊?”小超眨巴眼,一脸茫然。

    “你不是人死后的鬼魂,而是阴邪之地生出的阴体。你在阴间没有登记在册,所以没有被勾走。”容黎给小超科普,小超的脸直接垮了下来。

    “我,我不是人?”

    “你从来都不是人。”

    这个认知让小超大受打击,他一直以为他以前是个人,还因为没有记忆,还给自己编了很多身世和死亡原因。他没办法离开别墅,以为自己要等到家人找到,才能像电视里说的那样,可以重新投胎成人。

    结果,他竟然从来都不是人?!

    它并不是鬼魂,也无法再次投胎。

    “那,那我该怎么办?”小超沮丧极了,不知道何去何从。

    “我打开阴阳大门的时候,可以送你去阴间。”

    阴体虽然是人间孕育而生,可体质更适合阴间。

    “那边有电视吗?能不能看动画片?宫斗剧?要不,抗战片、婆媳剧也是可以的!”

    容黎:“……”

    “我只是个看门人,没去过那里。”

    “看门人?”小超好奇。

    他看不出容黎的身份,只是知道非常厉害,而且和那些道士和尚什么的路数不太一样。

    “差不多这个意思吧。”

    小超看她含糊其辞,以为是不想说明自己身份,也就没有继续追问。

    “我能不能留下?”小超扑闪着大眼睛,可怜兮兮的哀求,“我很听话的,不用吃饭还能看家护院,有我在没人敢进来,非常的有用!”

    容黎沉默,她有些好奇小超的由来。

    这里总给她一种古怪的感觉,并不是单纯的阴气重,却又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对劲。

    小超的诞生,就是最好的证明。

    老族长做事,果然从来不会无的放矢,这屋子应该有蹊跷。

    阴灵只要不在人间为恶,阴阳两界都有其生存的空间。只是如果不走明路,也得不到保护,就跟黑户似的。不管是被人奴役还是打散,都不会有人负责管理。

    留下小超,可以方便她查明真相。

    “好……”

    容黎话没说完,小超就兴奋的转圈圈,整个人飘在空中飞舞,若是被人看见肯定会被吓死。

    “哇呜,我就知道你是好人!那我可不可以看电视?电视花不了多少电费的,我保证!”

    容黎看了他一眼,小超顿时老实了,乖乖的站在容黎面前,低着大脑袋聆听教诲。

    “想要留下,必须跟我签订契约。”

    陆怡婷将自己的担忧跟她说起,王梅听了心里也有些不安。虽然对方是陌生人,可同理心还是有的。

    “应该没事的吧,那些不好的事都是小概率的,应该没有这么倒霉。”

    “我也希望是这样,可……”陆怡婷刚想说些什么,手机就响了,是容黎借了电话报平安。

    陆怡婷听容黎的声音很平稳,和之前一样,语气非常的轻松,不像是有什么事的样子,她这才放了心。可很快她才发现,事情没这么简单。

    第二天,两条新闻刷爆了网络。

    一条令人觉得痛快又想笑,另一条则令人非常的气愤。

    午休的时候,陆怡婷的同事们都在谈论这两个新闻,只有陆怡婷因为忙着处理休假期间堆积的工作,对此一无所知。看到几个同事笑得前俯后仰,好奇不已。

    “你们说什么呢这么热闹?”

    “你没看新闻啊?昨天晚上有个网约司机想要对女乘客图谋不轨,结果把车子开到荒山野岭,想要搞事情的时候,jj竟然被不知道哪里窜来的蛇给咬了!哈哈哈哈,特么的我快要被笑死了!”

    “据说还是很毒的银环蛇,这家伙虽然命保住了,可也折腾得够呛,听说jj都被割了!现在还所有人都知道他变成太监了,简直比死了还惨,这真是我最近听过最爽的新闻了!”

    “这件事告诉我们,野战什么的果然不靠谱啊!”

    “恶有恶报!说起来那女孩真是幸运,要不是那男的倒霉,她肯定就要惨了。”

    因为没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恶人还当场得到了惩罚,所以大家在这嘻嘻哈哈觉得有意思,可只要细想,就觉得非常的恐怖。

    那个司机是有预谋的,车子后备箱有绳子和刀,要不是遇到这倒霉事,那个女孩肯定凶多吉少。那歹徒被咬了之后叫了救护车,救护车到那的时候,发现女孩被绑得结结实实的,才知道这事不简单。

    现在大家经常出门打的或者是网约车,代入自己就觉得毛骨悚然,毕竟这种奇葩好运比遇到坏人还难碰到。

    陆怡婷不知怎么心底一跳,她打开手机,根据新闻里的描述,那些地点和时间,越看越觉得不对劲。

    心里正在想某种可能,她被警察找上门了,让她帮忙协助调查。

    陆怡婷从警察局回来,整个人是恍惚的。

    那个司机是根据约车平台上她的头像相片,以及其他司机对她的外貌评价接单的,和新闻上说的一样,是早有预谋的。

    如果当时不是因为容黎,受害者肯定就是她了。她会不会有容黎这样的运气,可就不好说了。网约车或者出租车出事已经不是第一次,往往劫色不够还杀人。

    如果她当时是一个人,很有可能现在已经遇害了,是容黎代替她遭了罪。

    她去警察局的时候没有遇到对方,只是从警察那里知道容黎并没有事,情绪也很稳定,非常有条理的说清了当时事情的经过,没有因为这件事受到身体乃至心灵的伤害。

    事发之后陆怡婷接到过容黎的电话,确实从声音里根本听不出发生了这么大的事,非常轻松和淡定,不像是装出来的。想到那张让人产生保护欲的脸蛋,真是让人难以相信对方会是这么强大的人。

    另一个被刷爆的新闻,依然和容黎有关。两件事放在一起,这让陆怡婷心底有种说不出的微妙感。

    有人将那天大妈占座的视频发到了网上,虽然打了马赛克,看那嘴脸和说话的语气,引起了网友们的不满和热议。

    大家都看不惯倚老卖老道德绑架的行为,这样不守规则,还把人骂一顿的无赖嘴脸,实在让人看着很是气愤,全都在谴责这个大妈。

    有些激动的网友甚至还想要人肉,一时间闹得沸沸扬扬,很多人都在关注这个事件,成了当前热门话题之一。

    很快就有爆料说大妈最近身体不好,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

    网友们却都不相信,觉得大妈是因为这件事闹大了,所以故意卖惨求同情。之前看视频,明明还好好的,说话中气十足,能连续跳好几个小时的广场舞。还有现场的人爆料,那个大妈插队挤火车那叫个勇猛,一般男的都不是她的对手,根本不相信真的就给病了。

    可陆怡婷相信了,因为她看到了采访视频里大妈的现状,简直不敢认。

    大妈的头发变得花白,不过短短几天,就瘦了一大圈,这个时候没有打马赛克,可以清楚的看得出气色非常的差,整个人明显老了一圈,脸上的皱纹比之前多了很多。

    陆怡婷跟大妈坐了一路的火车,期间还说了好几次话,她记得非常清楚大妈之前的样子,和现在完全判若两人,至少老了十多岁。整个人病恹恹的,完全没有了精神。这个样子别说插队挤火车了,怕是走两步都不行。

    采访里,大妈说自己是因为年老多病,所以那天才会占座的,还似模似样的道了歉。

    很多人并不买账,觉得她是因为事情闹大了故意卖惨,之前就有类似的事件,导致当事人一定时间内不能再坐火车。现在又闹大了,肯定是怕承担责任,所以才会故意编排了这一切。

    陆怡婷一向不喜欢道德绑架,尤其那天大妈的态度非常的嚣张跋扈,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让人心生厌恶。可现在看到大妈这个样子,心里说不出的古怪。

    后来有传言那大妈瘫了,不过大家的注意力已经放在新的事件上,不怎么再关注。只是偶有人提起,那天大妈说自己病了,没想到真的病了。

    两件事都透着离奇,让陆怡婷越想越觉得不是巧合那么简单。

    那天那个女孩很古怪,不管是穿着还是气质都透着不同。原本以为是美女和普通人的天然屏障,现在回想总觉得没有那么简单。

    陆怡婷在云山县旅行的时候,就听说过很多当地的传说。不少都是关于深山里的居民的,说他们神秘又可怕,会一些神神鬼鬼的手段。她当时住在民宿,那老板让她不要往没开发的深山里跑,要是坏了那里人的规矩可就麻烦了。

    这些传说在很多地方,尤其是少数民族集聚地非常多。陆怡婷之前并不相信,现在她有些动摇了,那个女孩真是越想越觉得神秘。

    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以后会不会再相见。

    此时的容黎,正撑着红伞漫步烈日下,好似一道清风透着凉气,和燥热的环境格格不入,走过身边好像都能感受到一丝丝凉气。

    她来到手机卖场,这年头没有手机还是太不方便,既然已经出山要融入现在的社会,还是得跟上时代的步伐。

    虽然口袋里的钱不多,容黎还是决定先买一部手机。不管是找阿爸还是接业务,也能方便些。

    走进店里,容黎刚流露出要购买手机的意图,就被推销员热情的介绍各式新款手机,机身漂亮拍照功能强大,都是现在女孩最喜欢的。

    当然,价格也非常漂亮。

    容黎一听价格摇了摇头:“我只需要一款可以发微信、价格在一千以下的手机。”

    推销员愣了愣,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女孩穿得这么有范儿,看周身气质是个不差钱的主,原来是徒有其表。

    她的表情一下子就垮了下去,原本的如沐春风一下子就变成了冰天雪地,撇了撇嘴很不想搭理,整个人懒洋洋的指着一处:“我这边没有这么便宜的,你去那边找吧。吴姐,你过来一下。”

    那个被叫做吴姐的人很快走过来了,非常自然的接手,很明显经常做这样的事,而原先那个推销员则又换了一个目标。

    “我们这每个人负责不同款的手机,请你别介意。”吴姐为之前的女孩解释道,接着为容黎热情的介绍:“现在的一千块的智能机已经可以做得很不错了,不管是功能、质量还是外形,都不差的,你看看这款很多年轻女孩子都很喜欢,在我们这卖得很好,性价比很高。”

    容黎点了点头,她并不挑剔,对她来说能用就行,觉得差不多就买下来,还办了一张电话卡。吴姐知道她从来没有用过手机,虽然诧异可面上却并没有流露出异样,还非常热心的教她怎么使用。

    “谢谢你,这是送你的。”容黎临走前将一根红绳编织的手链系在吴姐的手腕上。

    吴姐还没反应,手腕上就多了一条手链,连拒绝都来不及说。她看这根红绳虽然编织很漂亮,不过材料并不贵也就没有拒绝。

    “您不用这么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要是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来找我。”

    刚才吴姐教容黎使用微信的时候,两个人互加了好友。

    容黎别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你也是。”

    容黎离开之后,原先把容黎推给吴姐的女孩周小云走了过来:“吴姐,要不是我让给你,你也没这一单,你得有点表示吧?”

    旁边有人听不过去:“明明是你不想接待,嫌弃单子小才推给吴姐的。现在跑过来占功劳,有你这样的吗!”

    “我跟吴姐说话有你什么事啊,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周小云嗤笑。

    眼看两个人就要吵起来,吴姐连忙上前将两个人分开:“和气生财、和气生财,还有客人呢。”

    看到有客人目光投过来,站出来说话的人这才没有继续怼下去,白了周小云一眼就离开了。

    周小云冷哼一声,依然不忘道:“吴姐,我知道你跟那种忘恩负义的小人不一样,对吧?”

    这话说到这份上,吴姐也不好拒绝。况且这单子确实是周小云推给她的,没多少提成也是个心意。于是答应这周午饭她全包了,周小云这才满意的离开。

    谁也没有发现,有一道黑气从吴姐脚底下溜走,窜进了周小云的身体里。

    自从谢铎南开通微博亲自承认自己有个女儿,且现在已经十八岁了之后,原本热度就居高不下的他,再次成为热搜上的最爱。

    谢铎南虽然没有再次发言,团队也不再做任何回应,可并不能阻挡大家看八卦的热情。只是关于谢铎南女儿的信息实在太少,想要挖掘从前,却一无所获。

    这个女孩就好像凭空出现一样,没有一点线索。至于女孩的母亲,更是查不到半点消息。

    谢铎南就好像在大众中丢了一个深水鱼雷,然后就消声灭迹了,让大家牙痒痒。

    不过很快又有一则消息窜入大家的眼睛,是关于谢铎南的女儿容黎的。

    #惊,谢铎南的女儿惊现碎尸凶宅,谢影帝竟是神秘买家?”

    报道里还贴心的将21号别墅的故事再一次呈现在大家面前,这下不仅吸引了关注娱乐圈的人,还吸引了不少吃瓜路人,毕竟这凶宅的名声太大了。

    “谢影帝不会是想要害死自己女儿吧?那么多房子为什么偏偏买了这一套?”

    “这套别墅好像前一阵就卖出去了,当时一群人还嘲讽贪便宜不要命。”

    “谢铎南保密工作做得真好,要不是无意中拍到,根本不知道是他买下的,之前一点风声都没有。”

    “谢铎南的女儿也太大胆了吧,这种凶宅也敢住,还是她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

    “……”

    网上议论纷纷,使得原本就出名的凶宅,因为谢铎南知名度更高了。

    剧组里的人也看到了,大家看容黎的眼神更加复杂了。

    容黎来到剧组也有好一阵,之前露的那一手大家都有目共睹,虽然没有传了出去,却也知道她有些本事。而且自从她出现之后,剧组就不再出现奇奇怪怪的事。

    虽然没有明说,大家都觉得和容黎有着莫大关系。她不经常和人接触,整个人非常的安静,每次到片场就把自己当做隐形人,坐在旁边观看谢铎南表演。不过谁也不觉得她是隐形人,反而觉得更加神秘。

    现在知道她竟然住在这么出名的凶宅里,觉得瘆得慌的同时,又觉得没什么奇怪的。

    “你真的住在21号别墅吗?”姜超磊鼓起勇气问道。

    容黎的随口一提给姜超磊带来了机会,而他出乎意料的是个非常有天赋的人。因为表现不错,加上形象又符合,被张安森看上,安排他饰演谢铎南身边的小角色。

    虽然没有什么台词,可能站在主角旁边,露脸机会也就跟着多起来,姜超磊非常开心。不过他并不敢跟容黎套近乎,谢铎南女儿的光环太大了,怕别人说他别有居心。

    不过私下的关心不少,对容黎的帮助一直铭记于心。

    “怎么了?”

    姜超磊担心她不知情,将这套别墅的故事科普了一遍:“你住在里面没什么问题吧?”

    “不用担心,就是个房子而已。”容黎表情很轻松。

    姜超磊沉吟片刻,最终开口问道:“你是不是懂一点‘那方便’的事?”

    接二连三的事,让姜超磊觉得容黎神秘又厉害。

    之前放话要让容黎好看的高毅,现在出事了。他莫名其妙的疯了,一直念叨着有个女人跟着他,那个女人是他以前沾染过的女孩。很多人都说是那个女孩当年被他害死,过来找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神棍的道系日常(百度最新章节)  神棍的道系日常(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