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211章 真假混乱

    王壑虽一直关注李菡瑶(其实是观棋),眼下却也没空儿女情长,他盯着简繁呢。

    潘梅林和陈飞能纵横江南官场、做下这桩惊天大案,仅凭他们两个如何能做到?

    在江南,有多少同党?

    简繁要如何处置这些人?

    王壑看着简繁,心道:“你既然选择了,若不能利落处置,白得罪人不说,还错过了立威的机会。”

    他认为,简繁不会这么蠢的。

    这正是立威、震慑的好时机!

    果然,接下来简繁开始追究地方官员勾结、失察之罪:三江口县令周华被罢官,临湖州府城所在地的县令、知府被革职查办,临湖州按察使被革职查办……

    一时间,众官员纷纷请罪。

    简繁拍着桌子,凛然训斥:“江家几百口人被灭,凶手有几百人,这得多大的动静!地方官若无勾结,如何能任凭这些人来去自如、如入无人之境?”

    临湖州按察使跪下求饶。

    简繁道:“你身为临湖州按察使,掌管临湖州刑法之事,事前不能觉察,事后未能追查,难辞其咎!”

    临湖州知府、县令喊冤。

    简繁诘问:“冤?江家被灭后,只剩下孤儿寡母。这时毛强上门,逼江大太太抵押船厂。案子尚未查明,如此蹊跷之事,你们竟然居中做见证,公然助纣为虐,助陈飞霸占江家产业。难道这也是本官冤枉你们?”

    那两人浑身筛糠,说不出话。

    其他未被当场革职查办的官员也不敢侥幸,心里算计着,等一退堂,便去找门路,寻出路。

    简繁没有赶尽杀绝,不就是给他们奉承、讨好他的机会么。官场上遇见这类事情,没有人会赶尽杀绝,一般是打压一批、震慑一批,再拉拢一批,方是生存之道。简繁打压了潘家的爪牙,震慑了趋炎附势之辈,现在是拉拢、收服人心的时候了,大家都心知肚明。

    他们都是人精,知道该找谁。

    宁致远,其父是简繁的好友,算一个;方家,忠义公府,找方砚出面是条路;王壑,王相和梁大人的儿子,最佳人选;张谨言,玄武王世子,必须找!

    至此,王壑才稍稍放心,也有闲心看李菡瑶了。准确地说,是留意观棋、假李菡瑶。

    观棋没看他,他很理解——案子虽然告破,凶手伏法,可是江家人再也活不过来了,这样的失利,对李菡瑶来说,是耻辱,也是无法弥补的伤痛。

    这时候,她心情必定不好。

    他十分担心她,怕她想不开。

    他看着她,期盼她回头。

    回头看见他关切的眼神。

    他希望自己给她慰藉。

    可是,观棋一直未看他一眼。

    最后,简繁宣李卓航父女上前,对他们道:江家只剩下一个孤女,一应善后事宜还需李家从旁协助,案子了结还需时日,让他们随时听候衙门通传。

    李卓航父女忙答应。

    接着,简繁便宣布退堂。

    李菡瑶随李卓航谢恩后,下堂。走出来,便看见方逸生、刘嘉平等人站在外面,正等着他们。

    因这次公审是方逸生和刘嘉平联络众商家争取来的,又多方为李家奔走,李卓航便上前向他们道谢;还有王壑和张世子在暗中援手,也要道谢。

    观棋也跟着李卓航答谢。

    她终于跟王壑对上了。

    王壑神情淡然。

    观棋客气有礼。

    两人见礼后,王壑无法淡然了——他没能从观棋的眼中看到期待的东西,觉得观棋看他的眼神与看其他少年没有两样,平淡且毫无波澜。

    怎会这样呢?

    他认为不该这样。

    他不奢望她能像当日在锦绣堂,看他的眼神春意盎然,但也不该这么平静无波;他以为他们之间是心有灵犀的,应该是目光相接,彼此心颤。

    然而,他是心颤了。

    她却这般若无其事!

    正不自在,就见观棋转向张谨言,微微屈膝,谢他从陈飞手中救了自己。虽未说什么,微红的脸颊出卖了她的尴尬。她掩饰地垂眸,连看也不敢看世子了。

    张谨言也想起两人在河堤下翻滚的情形,还有自己不小心那一撑、撑在她胸口,柔软的感触还很清晰,并未因时间过去而模糊,不由也局促起来。

    王壑看得心中狐疑万分——这两人是怎么回事?

    他有了不好的预感。

    李菡瑶见他盯着观棋,而观棋不大敷衍他,生怕被他看出破绽,忙微笑跟他招呼,“王少爷。”

    王少爷被假李菡瑶和张世子之间的微妙吸引了,随意扫了她一眼,胡乱回应道:“观棋姑娘。”

    李菡瑶见他不大理会自己,也不好怎样,加上她还有一身的事要回家安排,也顾不得儿女情长了,便悄悄碰了碰观棋,观棋忙向郭晗玉等女告辞。

    李卓航也向众人告辞。

    王壑目光不由自主地追随假李菡瑶,百般揣测她的心思,忽然一片阴影挡住目光——

    定睛一看,是湖州巡抚。

    湖州巡抚堆起一脸笑,满脸欣赏地打量王壑,道:“久闻王相之子年少有为,今日得见,果然不凡。”

    王壑忙拱手道:“大人谬赞——”目光不着痕迹地越过他肩膀,看向他身后,只看见一群后背。

    他目光一闪,回到巡抚的脸上。

    湖州巡抚保养的很好,三缕美髯,肌肤也算光滑,可是对王壑毫无吸引力,他脑海里印着李菡瑶娇俏的笑容、忽闪的杏眼,想着如何约她会上一面。她今天的反应让他很不安,急切地想见她并弄清楚:到底是因为江家被灭门闹得她没心情呢,还是别的原因?若是案子闹得,那她面对谨言为何那般羞涩尴尬?王壑心如乱麻。

    情敌是落无尘,他不怕。

    情敌若是张谨言……

    王壑暗自掂量,自己跟张谨言,谁更讨女孩子喜欢一些。按说他聪慧机敏,更讨女孩子喜欢才是;可也不一定,谨言憨厚寡言,更容易得女孩子信任。

    王壑心不在焉地和巡抚寒暄,就见湖州按察使、布政使、景泰知府、霞照县令都过来了;再然后,临湖州的地方官也来了,团团将他和张谨言围住。

    王壑不得不打起精神应付,礼数尽了,便果断撤退,道:“各位大人公务在身,小子们不便打扰,告辞。”说罢一拉张谨言、方逸生,转身就走。

    众官倒没纠缠,任他们去了。

    就算有求人家,也不该在这县衙的大堂外拦住人家不放,众目睽睽的,太扎眼了,还是等回去后,先派人递帖子,或者约在酒楼,或者上门拜访,才妥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日月同辉(百度最新章节)  日月同辉(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