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065章:【加更】成熟的男人,有成熟的处事手段。

    念清出院以后,照常回顾氏上班。

    她的上司苏眉,开了一张旷工单,让她到财务部扣掉这几天的工资,没有提前向公司请假,任谁都要扣钱,顾氏对员工要求,很严格。

    念清拿着旷工单,便去了财务部,和那里的同事明情况,做了一些登记,很快就扣掉四天工资,这个月的全勤也泡汤了。

    尽管这样,念清还是很心甘情愿的枧。

    心里,反而松了一口气。

    一视同仁很好,也就,顾清恒不会再给她破例,她和他,重新回到两条线上,各走各。

    中午,午休时间。

    念清给宴子发了个QQ,约她等下一块儿去吃午饭。隔壁一同事,突然探出头,一副八卦脸:“快过来看,又有大新闻。”

    休息时间,大家都很放松,这层办公室里又是女性居多,都挺热衷八卦的,很快,大家往那同事的办公桌靠拢。

    因为,就在念清隔壁,念清转了下椅子,也凑过去瞥上一眼——【官少砚被爆在外有私生子。】

    新闻几个大咧咧的标题,映入念清眼中,她轻轻蹙眉,起身过去,对那同事:“点开视频看看。”

    那同事回头,看了她一眼,便点开了视频,八卦不嫌人多。

    视频中,是一个记者招待会,一群媒体争先访问一名哭得暴雨梨花的女子,这名女子,念清认得——是箐箐。

    “怀孕三个月,真的假的?”同事怀疑地道。

    另一个同事看得细心,道:“好像有官少砚的证据在手里,不然,她能这么胆肥?”

    念清听着,若有所思询问:“这个记者招待会,什么时候开的?”

    “我看看——”同事点着鼠标拉扯新闻专题:“今天早上10点开的。厉害,短短两个多时,三十多万点击,官少砚当之无愧是清城第一的纨绔公子。”

    另一同事打趣道:“不知道他的未婚妻看到这则新闻后,会怎么想?当初,举行了那么盛大的仪式,现在,打脸了。”

    念清笑着,脸,早就被打惨了。

    桌上的手机,响了下,短信的声音,念清拿起来看,宴子让她下去,她便默默退出八卦,不参与同事口中被官少砚负了心的未婚妻。

    ***

    餐厅里。

    宴子的黑色细跟高跟鞋,一下下跺着地板,满腔气愤:“你看了官少砚的新闻没?他真是个混蛋,在外面乱玩女人就算了,现在,人家挺着肚子上门冲你示威来了,以后,你脸,往哪搁!”

    念清用勺子,轻轻敲了敲碗,蹙眉:“脸早就没地方搁了,我恨不得箐箐能闹个天翻地覆,这样,也许,她能让官少砚跟她奉子成婚。”

    这,可是一则上流圈的丑闻,而且,官少砚在清城里,很出名。

    也正因如此,官少砚的父母,一直严苛要求她低调,免得她失了他们儿子的身份。

    订婚的一年中,她仅出席过三次关于官少砚的场合,不是很多人知道她。

    念清为此,庆幸。

    “官少砚不会又上门找你发疯吧?”宴子担心,上次的事,没有顾清恒的话,可真危险。

    “不会。”念清淡淡摇头,鉴于之前顾清恒的花边新闻,她猜测道:“我估计他现在,要被媒体烦疯了,不会有时间找我麻烦。”

    “媒体不会将你这未婚妻,挖出来吧?”宴子觉得,媒体疯起来,比警察还厉害。

    念清曲起手指,叹气:“真到那时候,再吧。”

    她觉得官少砚,应该有别的公关对策。

    “话回来,这箐箐蛮有手段的,记者招待会开就好,恐怕早想好要一朝野鸡变凤凰。”宴子颇为鄙夷这种,靠卖靠骗靠挂着别人名字上位的女人。

    念清拿起水杯,思索了一下:“官少砚应该是得罪了人。”

    宴子看着她,笑得阴阳怪气:“顾清恒?”

    念清霎间喉咙一紧,差点噎着水,咳了声:“不知道,反正,这不是我们能管的事。”

    用完餐后,回到公司,念清趴在自己的工作

    tang位上,利用午休时间浅眠一下,她的头,很疼。

    苏眉刚刚从顾清恒的办公室下来,看了眼趴在桌上歇息的念清,叫了声她:“念清,你跟我进来一下。”

    念清抬头,应了声好,起身,跟着苏眉进了办公室,顺手,把门关上。

    苏眉坐在办公椅上,长腿一翘,将手上的单子往桌上一放,看着念清道:“这是顾总给你的药费单,钱,会在你这个月的工资上扣。”

    念清看了一眼总结算,扣完后,她这个月的工资,也就一点没剩了,很拮据。

    她微微一笑,用一个月的工资,还清一段不该有的关系,很划算。

    “好的。”她应道,笑。

    “你和顾总,认识了多久?”苏眉突然问话题以外的话。

    “……不久。”念清答,稍稍迟疑。

    她之前在学校的时候,和顾清恒,没什么交集,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她和他,突然就交集上了。

    还好,现在,都回归正常。

    出去的时候,念清有留意到,苏眉看她的眼神,略古怪,她很莫名。

    回到自己的工作位上,念清倚着椅子,手,放到额头上,敲了下,从刚才提到顾清恒开始,她就一直心不在焉,在走神。

    “是不是被苏眉鱼骂了?放宽心,她对谁都这样。”一同事看念清脸儿郁郁,安慰她道。

    一段时日相处下来,办公室里的同事,对念清的成见,渐减。虽然,是走后门进来,但待遇跟他们一样,该扣她钱的时候,公司还是一分不少地扣了,她不是特别的。

    念清笑了笑,她心很宽,不怕弄不走一个顾清恒。

    午休时间结束前,念清的手机,响了。

    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后,秀眉紧蹙,拿起手机,走出办公室,不敢在这里接听。转弯,进了一旁的封闭楼梯,下了半楼,她才将电、话接起。

    念海不悦的声音,从话筒传出:“你这几天干嘛去了?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

    “出了点意外,人在医院里,昨天才刚出院。”念清一语带过,不提细节。

    “今晚回家。”念海命令式的口吻,并不问念清出了什么意外,人没死,就成!

    “爸,今晚恐怕没空,我需要一点时间。”念清轻声推搪。

    现在回去念家,她会很难过的,顾清恒和官少砚的事,就够她受了。还有金泰湾的项目,念海一直念念不忘。

    得拖。

    “需要点时间做什么?你能向顾清恒要到项目吗?”念海对念清,已经没有耐心。

    “总要尝试一下的,你再给我点时间。”念清笑着,心里想法,则不然。

    她不会去尝试的,最后,即使拿不到项目,也不能全怪她,只能,念家的规模比不上远辉。

    念海那边,低吟片刻,改变主意——“顾清恒对你没性、趣的话,要不,你给他送个别的女人。”

    念清唇上的笑,一止。

    ……

    ***

    数日后,有一件喜事,宴子三个月的实习期结束,总算成为顾氏集团的正式员工。

    当晚,宴子便拉上念清,叫上一群大学同学去酒吧庆祝。

    即将到毕业季,这种同学聚会,聚一次,少一次。

    其他人喝得嗨时,念清微笑,给他们倒酒,自己也地喝了两杯,不喝多,很谨慎。结束后,她得保持清醒,带宴子回家。

    杯中的冰块,在渐渐融化,念清看得出神,在想,念海对她的话。

    拉皮条这种事,她绝对不想做,特别对象,还是顾清恒,这得多勇气可嘉才能完成?

    不敢想象。

    “你的酒不喝,我来喝。”突然,一只手伸过来,要拿走念清手中的酒杯。

    念清反应过来,便缩了下手,顺便拍了对方一下:“这杯我喝过的了,桌上还有,你自己拿。”

    对方,被拒绝,青涩的面庞在酒吧昏暗的灯光上,

    尴尬起来。

    一个女同学“哧——”地笑出声:“你看不出来吗,他就是想喝你喝过的酒。”

    念清这才抬起头,正眼看向对方——其实,这群同学都是宴子的朋友,她不是那么熟。

    对方,是个男的,个子高高,念清对他唯一的印象是——大三那一年,她被他的篮球砸到,后脑勺肿了一块,半个月才消肿,事后,他给她送了一箱牛奶,让她补脑。

    其他,真的不熟。

    念清不知道什么。

    对方,支支吾吾地了些话,但酒吧里,很吵闹,念清听不清楚,便问:“你什么,能不能大声点?”

    “我喜欢你!!”男生把话开了个头后,下面的,就更有勇气了:“念清,我喜欢你,那个篮球,我是故意的!!”

    对方,这次的声音,很大,大到几乎半个场子都能隐约听到他的表白。

    念清一愣,被尴尬到了。

    ……

    ***

    同一个酒吧里。

    顾清恒冷冷地收回一直注视的目光,眼前,是一座几层高的香槟塔,很奢华,贺东林要的。

    倾身,伸手,抽走,最底下关键的一杯,整座香槟塔轰然倒下,噼里啪啦地碎了一地,很壮观。

    旁边的贺东林,差点被溅一身。

    “抱歉,拿错了。”顾清恒淡淡道,眸色冷冽。

    贺东林让酒吧的人清理环境,免得有人滑到,被玻璃弄伤。他看了眼气压很凌厉的顾清恒,又看了看不远处的一桌,懂的。

    年轻伙子的表白,气焰很高,他这边,都能听到。

    皱了皱眉头,贺东林走向那一桌,近近的时候,他听到念清,在拒绝。

    “嫂子,你怎么一个人在这边玩?清恒在那边等你,过来一起玩。”

    念清看着突然出现的贺东林,紧紧蹙眉,顺着他指的方向,顾清恒冷冽的眸子与她对上。

    心跳一顿。

    “……你认错人了。”念清声音干干地道。

    成熟的男人,有成熟的处事手段,贺东林笑着,扬手,一个字:“请。”

    盛意拳拳。

    念清看向身旁已经微醺的宴子,不用指望她帮忙,轻轻叹气,起身,跟其他人含糊地了一下,便跟着贺东林,过去。

    走近时,念清看到顾清恒那一范围,地上全是玻璃渣子,几个服务生正在清扫着。

    挑眉,念清顺理成章避开那个范围,不走,走向另一边偏离顾清恒一点的沙发,正要坐下——

    “坐这里。”顾清恒淡淡开腔,指着自己身边近近的一个位置。

    念清抿了抿唇,迫于不好在顾清恒朋友面前拒绝他,硬着气走过去,忐忑,坐下。

    顾清恒的手,随之缠上她的腰身,紧紧的,亲密。

    有他慑人的气息,有酒的气味,还有淡淡的烟味,以及,和陆川相似的味道……

    念清轻轻蹙眉,手,搭上顾清恒搂着她腰身的大手,犹豫着,要不要扒下来……

    他到底想干嘛?

    “你在那边和他们玩得很开心,那男的,话很大声。”顾清恒晃动手中唯一的一杯香槟,其它的,全砸烂了。

    他浅尝一口,口感微甜,适合女性喝。他递给了身边的念清。

    念清拿着了,不敢喝,知道,顾清恒在向她表白的那男生。

    “他喝醉了酒,的话都乱来的。”念清向他解释,不知为何要解释。

    着,她将顾清恒喝过的香槟,还给他道:“还是你喝吧,我刚才在那边,喝了两杯,已经有点晕了,不能再喝。”

    顾清恒低下眸子,直直地看着念清,莞尔勾唇,没强迫她。只是大手,握上她拿着酒杯的手,就着她的手,将酒杯中的香槟,一饮而尽。

    喉结,微微咽动,性感。

    念清垂下目光,不敢看,要不是手一直被顾清恒

    握住,她,早吓得弹开了。

    “好喝。”顾清恒心情颇不错,眼神迷人。

    念清干笑,迅速将酒杯放下,手,仿佛麻了一样。

    顾清恒心情好,喝的酒也多了,和贺东林,以及,其他的几个朋友,喝了几轮。念清在他身边,或笑着,或看着,手里,是一杯别的调制饮料。

    其实,她想叫他,别喝那么多,但是想想,也不关她的事、

    一直到凌晨三点。

    念清心里叹气,明天一早,她还要上班,他们,是打算要喝通宵?

    想了想,念清忍不住扯了扯顾清恒的衣角,询问他:“不回家吗?”

    顾清恒侧头,看念清,眼神渐迷——家,很具诱惑。

    手上的酒,撒了,他搁下酒杯,俯下身倚着念清,唇,微烫:“嗯,回家。”

    念清僵了一僵,差点被顾清恒身上的酒气,给醺醉。

    他这次,是真醉了。

    贺东林,以及,其他的几个朋友,也喝高了。偏偏,顾清恒还没让人备车接他,幸好,贺东林给他备了车和司机,不然,打车会很麻烦。

    好不容易将顾清恒送上车,念清出了一身汗,也不知道是热的,还是怎么了。她对贺东林的司机:“你送他回去吧。”

    司机不可思议地看着她:“姐,我只是司机,送不了顾先生上楼的。”

    念清一滞,那她,要跟着?

    ***今天,还有一章更新。求月票,求订阅,求红包,求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暗恋成婚,总裁的初恋爱妻(百度最新章节)  暗恋成婚,总裁的初恋爱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