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079章:顾清恒很在意,在意到,吃醋。

    念清哭笑不得,头疼着。

    被宴子的短信,弄得更忐忑。

    孤男寡女在酒店,开一个房间,不曖昧,是假的。

    偏偏,她又不能立刻离开。和顾清恒独处得越久,感觉,就越不可控制狸。

    从来,都不是她掌握他的。一直,都是他将她,掌握得牢牢。

    念清蹙眉,看了眼床上属于男人的衣服,浴室里,传出淅淅沥沥的水声——顾清恒在里面,洗澡?

    感觉,很不妙。

    心,更乱了。

    念清踌躇地站起身,走近房间出口——房门,就在眼前,要不要偷偷走人?这酒店,有没有后门,或者,其它可以离开的出口?

    心思,在疯转。

    念清稍稍上前一步,手,并未伸出,浴室的门,“哒——“地一声,打开。

    顾清恒赤着上身出来,用毛巾擦拭头发,目光,转到念清身上,一沉:“想去哪?”

    念清迅速理智,回笼。

    不可以偷偷走人的,躲得了今天,躲不了明天。她还得回去公司上班,还是有机会见到顾清恒的,到时候,被提问为什么要偷偷离开,不是更难为情。

    “没想去哪。”念清摇头,弯下身,顺手,将地上她弄掉的衣服,捡起——里面,是顾清恒的西装外套。“你的衣服,掉了,我捡回来而已。”

    “要还我的?”顾清恒挑眉问。

    “是啊——”念清转过身,抬头的一瞬,吓得声音噎住,僵着,不敢动。

    顾清恒,没有穿上衣服,精壮的上身,水珠顺着肌肉纹理,往下滑,可以看到,西装裤的皮带,已经解了,露出若隐若现的男士内、裤,边缘。

    念清默默垂下眼,靠边站,声音,微颤:“……不过,还没洗。”

    “那洗好,再还我。”顾清恒走到床旁,坐下,擦了几下头发,挑起眼,看念清仍旧站得远远,短裙下的白皙腿儿,绷得很直,感觉,很柔韧。

    确实,非常柔韧。

    顾清恒微微沉下眸,喉结在咽动:“过来,站这么远,不好话。”

    念清依言走了过去,硬起头皮,直视顾清恒,没穿衣服,他脖子上的痕迹,更明显,浅红,很情慾的样子。

    念清其实,很想叫顾清恒穿上衣服,但也真的不敢,在这种敏感地方,提这种敏感话题。

    刚才的吻,已经让这个男人,变得,有点不太正常……

    念清走近过去,坐到一旁的沙发上,与顾清恒,隔着不远的安全距离。

    他沉着的目光,一直在她身上打转,不知为何。她,没魄力太过认真打量他。

    两个人,在房间里,无事可做,太过安静,不太好。

    念清挑起了个不算敏感的话题:“官少砚的父亲,找你是有什么事吗?”

    刚才,顾清恒和官镰的对话,她听得模模糊糊的,也不是很清楚,大概,是太紧张了。

    顾清恒看着她道:“昨天晚上,好像发生了点事,他想找我帮忙。”

    念清挑眉,有点头绪的。

    现在,官镰最需要帮忙的事,应该就是官少砚外面的私生子。

    是要找箐箐吗?

    念清看向顾清恒,若有所思。见他已经擦好头发,扔下毛巾,转眸,对上她的眼,含笑,似在等她继续问下去。

    念清,没打算深问。

    感觉,再问顾清恒,她就成了官少砚那边的人似的,不好。当然,她也不是顾清恒这边的人。她,还是想跟以前一样,一直,置身事外。

    “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走?”念清想了下,找了个理由,婉转地道:“我今天有约了朋友,时间,不好耽误太长。”

    事实上,她肯定是赶不上宴子和同事的聚会的,她只是想能够早一点离开。和顾清恒一直独处一室,真的,需要很大的勇气。

    顾清恒淡淡蹙眉,目光,慢慢扫过念清白皙的腿儿,问她:“穿这样去见朋友?”

    念清有点尴尬。<

    tang/

    她这种穿着,其实,没有多大的问题。但顾清恒注视的眼神,却让她意识到,有很大的问题。

    手,想遮住自己的腿。

    但,又太过欲盖弥彰。

    “去见,很重要的朋友吗?”顾清恒又提问,俊颜表情,很轻淡。但,已经站起身,走向念清。

    念清一愣,蹙眉,心里的感觉,很奇怪。

    顾清恒已经走近她面前,好看的大手,如他的目光一样,抚着她的脸。低着声音,第三次提问她:“比我,还重要?”

    念清下意识摇头,心里,隐约懂得是什么意思。

    只是,一味在极力否认。

    顾清恒,很在意……在意到,吃醋?

    念清,不敢相信,却见顾清恒,已经缓和了俊颜,坐落在她身边,她刚想起身,他的手,就缠上她的腰,将她,往他怀里带。

    几乎,肉与肉的镶贴。

    “你今天约的人,是我。”顾清恒轻抚过念清腰上的曲线,感到她身子微僵,莞尔挑眉。

    “……约你的人是念海,我只是负责传个话。”念清声地解释,觉得,有必要向顾清恒讲清楚。

    今天的事,与她无关的。

    “每次,利用完我,就想置身事外?”顾清恒低下头,盯着念清的脸儿问,眼眸,划过厉色。

    是生气了?

    念清紧张得不出话。

    利用两字,太重,她可不敢用在顾清恒身上。他,也不可能任她利用,要讨代价的。

    “嗯?”尾音稍长,是在问。

    手腕,已经被顾清恒掌握在手里,对他而言,很纤巧。

    念清立刻就怂了:“……是我约了你。”

    顾清恒愉悦勾唇:“那你今天,好好陪着我。”

    念清不敢好。

    在房间里,床,就在眼前,要她好好陪他?怎么陪?陪他,上、床?

    “陪我睡觉。”顾清恒闲适道,手,执着念清的手,捏了几把,好。

    念清猛地抬头,瞪着他的眼,不知道他是戏谑她,还是,认真?

    “我今天有点累了,要休息一下。”着,顾清恒看见念清张着嘴儿,欲言又止,挑眉问她:“或者,你想做点能让我提神的事?比如——”

    “你睡吧!”念清立即打断,怕顾清恒出那两个字,她心脏承受能力,有限的。“我……不困,我看着你睡就好,到时间,我再叫醒你。”

    顾清恒低低垂下头,俊脸,几乎埋在念清的手里,宽大的肩微微颤动,是在失笑。

    念清心悸地咬唇,有点难为情。

    半晌。

    顾清恒才恢复如常,看着念清,眼神溺人:“行,两个时后,叫醒我。你要是无聊,就看电视,冰箱里有零食,别离开、房间。”

    “好。”念清应道,看着顾清恒,放开了她的手,起身,走向床……直到他躺下休息,她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冰箱里有零食,顾清恒,一开始就为她准备好了?

    ……

    ***

    久久。

    床上的男人,似是睡了,侧颜平静而俊逸,呼吸缓和,如他的人一样,是温润的。

    念清不敢走近去看他是不是真的睡了,心里,止不住地胡思乱想。

    感觉,真的很奇怪。

    顾清恒就是这么样在她面前,睡了,她看着他,以什么身份和立场,去看着他?

    他对她,一点防备也没有,好像,她是他的女人一样。

    念清收住思绪,攥住手,一下下轻敲额头——告诉自己,醒醒。

    她和顾清恒做的事情,本身,就不该发生。这些想法,更不该有,都是他传染给她的。

    打住,打住。

    念清深呼吸,拿起手

    机,调了个两时的闹钟,接着戴上耳机,听歌,等到钟点后,就叫醒顾清恒,然后,离开。

    一切,如常。

    冰箱里的零食,她不会碰。

    无事可做,时间过得慢。

    念清看了下时间,给宴子发了条短信,让宴子好好去玩,不用等她了。宴子也断断续续地回了她几条短信,无非,是调侃她现在的窘况。

    不多时。

    宴子那边的聚会,已经开始了。念清没再给她发短信打扰她,一边听着歌,一边打量床上的顾清恒,恐怕,只有在这种时候,她才真的敢肆无忌惮地去研究他。

    忽然,注意到桌上的一样东西,香烟,是顾清恒的。

    念清挑眉,好奇地拿起,抽出一支,碰着鼻子,闻了闻。顾清恒身上的烟味,都是淡淡的,这支烟的味,要浓郁得多,但味道,不难闻,是极好的烟,不觉呛人。

    念清没有抽烟的经验,也没兴趣去尝试,现在无聊,拿了一支出来,研究。想起以前,陆川也抽烟,但在她面前,他极少会抽,只不过他身上,总有着很淡的烟味。

    她一直没搞清楚,陆川,有多大。

    直到现在,他,依然是一个谜。

    研究了半晌,念清想到个事儿,看着床上的顾清恒,起了坏心思。

    她轻手轻脚地倒了一杯水,将烟盒里的烟,全倒出来,泡过水,甩干,然后再装回去。好像,潮湿过的烟,抽起来,味儿会特别呛。

    不知道是不是真。

    反正,她正无聊着,就试试看,看能不能呛到顾清恒,她很好奇。

    弄好后,念清将香烟,摆放回原位,擦干净桌上的水渍,若无其事。

    ……

    ***

    两个时。

    手机闹钟,响起。

    念清关了,走到床旁,推了推床上的男人:“顾清恒,醒醒。”

    顾清恒一向浅眠,几乎一碰,即醒,睁开眼的一瞬,看到身旁的念清,却有一种坠入中的错觉。他伸出手,想要捉住这个,将她,一直,永远留在自己身边。

    哪儿,也不让她去。

    可她,总是溜得很快,在看到他醒来的一瞬,就溜了。

    也是,太过机灵。

    念清看着俊颜慵懒的顾清恒,询问:“你休息够了吗?”

    “嗯。”顾清恒应了声,转眸,凝视她,唇在淡笑:“我刚才到你了,很有意思的。

    ……在他床上,到她,会是什么,可想而知。

    “我们……能走了吗?”念清装什么都没听到,心情,很忐忑。

    怕顾清恒又给她出什么暗示,或,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她,应付不住他的。

    “等一下,我先打个电、话。”着,顾清恒下了床,开始穿整衣服。

    念清只看了一眼,立刻就拿起手机,目不斜视地消遣着,不敢乱瞟,男人穿衣服,打领带,以及,套上皮带的过程,太具有挑战性,她无法装若无其事。

    穿整齐后,顾清恒拿出手机,查看一下,有几个未接来电,掠过一眼,是江晚。蹙眉,略过来电记录,顾清恒拨了个号码,是端午的。

    手机,很快接通。

    他吩咐着对方:“你打电、话告诉他,人找到了,约个地点,让他去。无所谓,随便找个人,就让他白走一趟。嗯,支开他就行。其他的,你不用负责他全部。就这样。”

    结束通话。

    顾清恒瞥了眼手上的表:“10分钟后,可以下去。”

    念清点头,看到顾清恒走了过来,微微倾下身,拿起桌上的一盒香烟,眸子,闪烁一下。

    顾清恒抽出一支香烟,习惯性,去一旁抽烟,点燃后,吸了一口,蹙眉,第二口时,他嗯了一声,稍稍迷惑,目光,随即转到念清身上,审视。

    念清搁下手机,起身,边走边:“我去洗手间。”

    顾清恒没话,

    深吸了一口烟,猛然几步跨上前,捉住想要溜走的念清,对准她的嘴儿,狠狠吻下去,将满口的烟,喂给她。

    下一秒,便分开,唇与唇之间,却缠绕着丝丝缕缕的白烟,仿佛,密切得再也分不开。

    “咳咳咳——”念清这次,是真的被狠呛到了,攀着顾清恒的臂膀,咳个不停,脸儿涨红,眼睛蒙上水汽。

    “你不是想尝一下烟的味道吗?”顾清恒微笑地问,温文尔雅。

    念清摆手,使劲地摆手,差点没背过气去。

    “不是的话,你动我的烟是为什么?”顾清恒给念清,稍稍抚顺一下气息,看她吐气如烟的模样,很漂亮,不禁,上了瘾——“来,第二口,会舒服很多。”

    念清刚刚稍微缓过一下劲儿,下一刻,又被顾清恒吻住,又喂了她一口烟,这次,把她的眼泪都生生逼出来了。

    “我错了,我错了,我下次……再也不捉弄你了……”念清咳着烟,白皙的手,揪着顾清恒的衣领,整个人软在他身上,可怜。

    “以后,乖一点。”顾清恒莞尔笑着,唇,落在她的眼角,吻去上面的泪,很着迷。

    念清迷迷瞪瞪的,也不知道顾清恒在她脸上,吻了多久,好一会儿,才缓过劲儿。

    只听他对她:“记住烟的味道,以后,别再碰。真想碰,可以找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暗恋成婚,总裁的初恋爱妻(百度最新章节)  暗恋成婚,总裁的初恋爱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