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080章:念清22岁,在这之前,遇到过的男人,很少。

    烟的味道,念清是刻骨铭心地记住了。

    潮湿过的烟,果真是很呛,偏偏,被呛到的人是她,不是顾清恒。她,反而被顾清恒捉弄了一把。

    离开了房间。

    念清被顾清恒紧紧牵着手,进了电梯,里面反光的镜面,清楚映出他们之间的身高差距狸。

    念清有意地瞥过一眼,镜面中的女人,脸儿桃红,眼眸水光潋滟,唇,也是红的,站在顾清恒身边,关系,很显然,撇不清的曖昧。

    两个多时,在房间里,可以做很多事。

    但其实,她和顾清恒,没做过什么,可她现在这样子,怕是要让人误会,她是顾清恒的……女人。

    念清暗自纠结,也是后悔。

    下次,再也不敢对顾清恒有坏心思了。

    这个男人,太精明,样样都比她强,她的心思玩不过他。

    电梯下到1楼,“叮——”地,缓缓开门。

    大气的大堂上,寥寥坐着几个入住的客人,念清匆匆扫过几眼,没见到官少砚的父亲在这蹲人,应该是被顾清恒,支走了。

    顿时,松了一口气。

    心里,很怕自己这模样,被认识的人瞧见,有点狼狈。

    办退房手续,很简单。

    前台接待的姐,对顾清恒的态度,很笑容可掬。

    他是这里的常客,时常会过来他们酒店的餐厅,用餐。或是他自己一个人,或是和男助理,也带过几个女人来过,但从不开、房间,都是用完餐,就离开的。

    唯独今次,不但开了房间,还带了个年轻女孩进房间。

    低头,尊敬地接过顾清恒的房卡,她有意识地看了眼他另一只手,正紧紧握着身边的女孩,很亲密。

    两人是什么关系,很浅而易见。

    了然的目光,扫过。

    念清蹙眉,有感到别人,对她的打量,尴尬。

    被执住的手,动了下,想收回,但顾清恒不放开。

    念清轻咳了几声,顾清恒一蹙眉,便放开了,好看的手,抚上她的背,以为她还在呛着,转而,又搂住她的腰,低头,很认真地询问她:“是不是不舒服?”

    眼中的关切,很浓。

    念清卡了一下壳,摇头:“……不是。”

    她只是想他,放开她的手。现在,手是放开了,腰,却正被他搂着。

    可他……

    抬头,对上顾清恒关切的眼神,念清心里划过异样触感,没拿开腰上搂着她的大手。

    “不舒服,要告诉我。”确定念清不是还在呛着后,顾清恒仍旧不放心地叮嘱她。

    “嗯。”念清垂下眼应道。

    “顾先生,手续已经好了,这是您的卡,以及,发票。”前台接待的姐,一直在耐心等待,看顾清恒瞥过眼来,便笑着将东西递给他,眼扫过他身边的念清——是第一次,所以,不舒服?

    ……

    ***

    离开酒店。

    代泊车的服务员,已经将顾清恒的车,驶好出来。是之前,和念清搭过话的男服务员。

    他,还认得念清,瞥到,亲密搂着她腰的顾清恒,顿时懂的。

    为他们打开车门,将车钥匙,还给顾清恒。

    念清想坐后座,可对方,已经替她打开副驾的车门,蹙眉,只能上去,顾清恒的手,一直搂着她,直到她坐好,才收回,像是在妥善地保护她。

    她不懂,她和他之间的关系,没深到这程度。

    也许,顾清恒对每一个女性,都这么有风度。

    念清看顾清恒,低下颀长身躯,想帮她系上安全带,吓得连忙摆手——她只是呛着两口烟,又不是身体不适。

    “我自己来就行。”念清轻声道。

    顾清恒稍稍挑眉,没强求。

    上车,离开。

    车

    tang,在路上行驶,不知道要开去哪里。

    念清想回家的,但开不了口,顾清恒了,今天,要她好好陪着他的,恐怕,不到晚上时分,他也不会放她回家。

    想了下,念清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下午四点多,将近五点——他接下来,是要带她去吃晚饭,还是,另有节目?

    念清侧头,看着顾清恒的侧颜,他开着车,很专注。她觉得有必要问一下他:“我们,是要去——”

    手里的手机,在震动,有来电,是宴子的。

    念清收了声,霎间挑眉,是惊喜的。

    宴子竟然这么聪明,知道这个时候打给她,替她解围!

    立刻,接起电、话,对方,却不是宴子的声音——“请问,你是不是宴子的室友念清?”

    念清蹙眉,疑惑:“嗯,我是。”

    “我们这边,有几个人喝多了,宴子也喝倒了。我不知道她家怎么去,你能过来接一下她吗?”

    “好,你们在哪?”

    “……”

    “好,我现在就过来,你看好她。”

    “……”

    “再见。”

    结束通话。

    念清无奈叹气,宴子喝酒,从来不知道分寸,心情一好就喝多,没她陪着看着,经常都会喝醉。

    但,这也不失为一个临时让她离开的绝佳理由。

    “有事?”顾清恒开腔问道。

    “宴子喝醉酒了,我现在得要赶过去接她回家。”念清如实告之,神情,是不大好意思的。

    “嗯。”顾清恒淡淡的一个字音,意味深长。

    念清接话道:“你随便找个地方停车,放下我就行,我自己打车过去。”

    顾清恒摇头:“我和你一起去。”

    念清猛地蹙眉,被吓到的。

    她立即婉拒:“……她们聚会的都是公司里的同事,你过去的话,怕会吓到她们的。”

    顾清恒是顾氏的大老板,平时在公司里,极少有机会见到。现在,突然出现,情况,可想而知。

    而且,还是跟她一起去接宴子,那,她和他的关系,恐怕日后,水洗也不请。

    顾清恒转眸,瞥了一眼紧张的念清,淡笑:“我在外面等你,不进去,你接了她,就出来。”

    成熟的男人,做事,很有分寸感。

    念清顿时宽下心,懂了。可随即,又不懂了。

    顾清恒这么做,无疑,将自己的身份,降得很低。

    想他在清城的影响力,堂堂顾氏的总裁,跟她去接个朋友,自己还不能露面,只能,在外面等着。

    是不是,有点太委屈他了?

    念清拧了拧眉,踌躇地道:“这样,会不会太麻烦你了?”

    前面,正好黄灯,转红灯。

    车,稳稳停在线上。

    顾清恒侧过脸,手,轻握方向盘,眼眸直视念清:“你不陪着我,那,换我陪着你。”

    念清有一瞬的心跳,乱了。

    “好不好?”清和的男声,此刻,像绕了情一般,很温柔。

    难以拒绝的盛情真意。

    “……好。”念清无法不好。

    是她,约了他,也是她,想躲着他。但他,却在迁就她。

    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复杂。

    念清22岁,在这之前,遇到过的男人,很少。顾清恒不同于任何一个男人,她用对陆川的方法,或,对官少砚的方法,用到顾清恒身上,都是没用。

    这个男人,超出她能应付的范围。

    也许,只有跟他阅历相当,年龄相当,身份相当的女人,才能懂他。

    ……

    ***

    去到餐厅。

    顾清恒很细心地告诉念清,他会在哪等她,让她,不必要着急。念清听了,一一应下,才下了车。

    进去餐厅。

    念清对着之前那人的房间名字,找到宴子他们。一围大桌,有男有女的,确实有几个人喝到了,有几个人,正在打着手机,估计,是要叫人来接人,或者,叫计程车。

    桌上,有不少酒酒瓶瓶,看来,玩得很尽兴。

    念清向他们笑着打招呼:“你们好,我是念清,来接宴子的。”

    “这儿,她人在这儿。”有一女的,指了指她身旁的位置。

    念清走过去,看到醉得不轻的宴子,蹙眉,扶起她,让她先喝几口热茶,醒一醒神。

    旁边,有个男的,一直在跟她话,她没心思去听,随便应了他几句——心事,很重。

    顾清恒就在外面等着,她不敢让他等太久。而且,很奇怪,明明知道他不会进来,但,莫名地,她就是有点心虚。

    念清看宴子半醒了,扶着她,向其他人了几句,要离开,那个男的,要送她们出去,她赶紧拒绝,坚持不用,才甩开他。

    离开餐厅。

    念清吁出一口气,感觉,跟偷、情似的。

    宴子有点意识,口齿不伶地问:“清清……你这么快,跟顾清恒玩完了?”

    “别乱话,好好醉你的。”念清没好气道,扶着宴子,慢慢地往顾清恒停车的那儿,走去。

    “我没多醉……我刚刚,只是睡一下而已。”宴子抗议道,眯着朦胧的眸子,看了又看,好几眼后,忽然道:“哎妈呀,我真的醉了,竟然看到顾清恒在这儿。”

    着,宴子伸出食指,指了顾清恒好几下,嘴在动,不知道在跟念清嘀咕什么,不清不楚的。

    念清,看得心惊,她知不知道自己在指着谁?

    顾清恒涵养极好,一直,淡淡地微笑,很有风度。

    念清迅速收起宴子不礼貌的手指,尴尬得只能干笑——“她醉了。”

    “嗯,看得出来。”顾清恒微笑颔首,给念清打开了后座的车门,协助她扶着宴子,上车。

    安顿好宴子后,顾清恒又给念清打开副驾座的门,但她这次,拒绝坐前面:“我还是陪她坐后面吧,我不放心她,怕她会吐。”

    但更多的,其实是怕宴子,酒后乱话。

    顾清恒眼眸一沉,随手关上车门,力度,略大——“嗯。”

    念清一上车,宴子就黏呼上来,抱着她,脸在她胸前蹭:“清清,我有点头晕,你帮我揉揉……”

    “好,晕你就睡吧。”念清差点要求你了,宴子醉后,很麻烦,得要伺候着她。

    不然,闹腾。

    念清白皙的手指,抚上宴子两侧的太阳穴,给她揉了。

    怕宴子在顾清恒面前,闹腾,那她会疯的。

    顾清恒坐上驾驶座,系上安全带时,看见念清给宴子做头部按摩,挑了挑眉——感觉,似乎很舒服的样子。宴子抱着她,整个人都赖在她身上,脸,蹭着她的胸,手,搁在她白皙的腿上……

    顾清恒紧紧蹙眉:“她不舒服?”

    “不是,她每次醉了,都这样。”念清解释,怕顾清恒下一句,就是送宴子去医院。

    “每次。”顾清恒俊颜微淡,眼中,划过了什么情绪。

    念清安抚好宴子后,抬起眼,想询问顾清恒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但他,已经开动了车子,俊颜平淡。

    并无事。

    是她多心了。

    ……

    ***

    回家路上。

    宴子打了个酒嗝,念清心一抖,怕她会吐,要吐到顾清恒的车上,很麻烦的。

    宴子没吐,开始起话来:“你今天没来……真可惜,我本来想介绍个男同事……让你们认识认识的……”

    念清迅速捂住宴子的嘴,心在颤,不敢看顾清恒。

    <

    尴尬。

    顾清恒瞥了下后视镜,开腔提问:“对方叫什么名字,哪个部门的?”

    “叫……”宴子拉下念清的手,想答。下一秒,念清在她腰上,用力捏了一下,痛得她嚎叫,人也有点清醒了。

    “她喝醉酒,乱的。”念清下意识解释。

    其实,根本不需要解释的,顾清恒又不是她的什么人。

    “嗯。”顾清恒没再问什么,薄唇,似在笑。

    ……

    ***

    回到公寓楼下。

    顾清恒有帮念清,扶着宴子上楼,他的举止分寸,拿捏得很好,不会逾越,很绅士。

    念清,算是看出来了,顾清恒对女性,确实很温和有礼,但中间,有隔着底线和规矩,他会避免和她们过多的肢体接触,比如,他不会顺手抱宴子上楼。

    但对她……

    到楼了。

    念清压下思绪,不敢多想,拿出钥匙开门,扶着宴子进屋,顺便,也请顾清恒进来坐。

    帮了忙,不把人请进来,不过去。

    “我先扶她进房间。”扶着要倒不倒的宴子,念清对顾清恒。

    顾清恒颔首:“嗯。“

    房间里。

    安置好宴子,念清也想和她一样,醉倒在床上,这样,她就不用出去……招呼顾清恒。

    半晌。

    念清出去,轻轻关上宴子的房门,客厅里,有顾清恒在,显得,很压迫。

    念清进了厨房,倒了杯水,递给顾清恒:“喝水。”

    顾清恒接过,一口饮尽,念清以为他渴了,想拿回杯子给他再倒一杯。可手,却被他攥住,一扯,她失了重心,不心坐到他腿上。

    与他四目相对,念清僵住。

    顾清恒注视她道:“你对她很好,我有点羡慕她。”

    ***明天,加更,求月票,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暗恋成婚,总裁的初恋爱妻(百度最新章节)  暗恋成婚,总裁的初恋爱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