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零八十三章:【加更,求月票】顾清恒在狼狈地,暗恋着一个人。

    “我没有承认,他虽然怀疑我,但也奈何不了我。蕻璩澕晓”念清这话时,心里,感觉很怪。就像,她在和顾清恒,总结偷、情的经验瑚。

    “你做的很对。”顾清恒颔首,向念清,给予保证:“我不会让他有办法证明是你,他成不了事的,你无需担心。”

    念清放下了心。

    顾清恒显然,早有准备,官镰无法证明他们什么的。

    可,顾清恒掩护的态度,让她心里的感觉,更明显——仿佛,她和他,是一船人,荣辱与共。

    是这样的吗铄?

    念清在心里,问自己:顾清恒的追求,很迷人,他的态度,也很让人沉沦。可念清,你在用什么身份站顾清恒身边,又想在他身边担当什么身份?

    念清心中一凛,清醒:“这种事情,是不道德的,我们本身就不该做。没被人发现,是侥幸,被人发现,你还好,可我,会很难做人的。希望你以后,别再做。”

    “你在生气。”顾清恒是在肯定,目光,凝视念清。

    他一直在看她,一直将她的每一个情绪记在心上,她现在,情绪很差,不开心,是在生气,原因,出自他。

    “对不起,是我没做好。”

    他在道歉,忏悔一般。

    从来,没有想过让她不开心。

    第一眼看到她时,他就在意上她,后来的喜欢,成为理所当然,不需要任何理由解释。

    第一次,那么执迷,一个人。

    可她,才那么,比他那么多,没有人会允许他,他们会以为他在发疯。

    只能,一直藏着。

    一直,想得到她,一直,等她发现他,但一直无法拥有。

    总有那么多,不可以。

    顾清恒紧紧执着念清的手:“不要生我气,我会怕的。”

    念清心里狠狠一颤,有很明显的感觉,划过,留下痕迹。

    诚然,32岁的顾清恒,早已过了道歉年龄。在清城,也没几个人能受得起他的道歉。可现在,他在道歉,放下身份,在向他10岁的她,诚挚道歉。

    无法,没有一点感觉。

    “顾清恒,你不要这样,你很好,你什么都好,是我不好,我配不上你。像你身份这么高贵的人,真的,不适合做这种事,更不适合喜欢我。我们,哪都不适合,完全是两条线的人。我……我就只有自己一个人,我没有人可以依赖,我不可以走错一步,我走错的话,没有人会帮我。”

    念清的声音,渐渐哽咽起来,是脆弱的,想哭,但她,不允许自己哭,

    “请你,和我保持距离。”她很怕,真的很怕。怕她和顾清恒再纠缠下去,会将自己,逼到末路,脱不了身。

    “不行。”顾清恒拒绝,俊逸的五官,染上强势,他从来不是个强势的男人:“你可以依赖我,我会帮你,我不会让你走错路,我会一直带着你,我不要和你有距离。”

    “你怎么就听不懂!”念清被逼得急了,甩开顾清恒的手,背抵着办公室的门,想要一走了之。

    不看,不管,不回应顾清恒的感情。

    他比她年长10岁,那么聪明,那么厉害,又比她懂得多,她的话,他肯定也很明白,为什么就不能让她如愿?

    为什么明知道不行,他还要执迷不悟!

    念清很想哭,不得不将自己的所有狼狈,摊开出来:“我和你没有可比性,我们不配。我不要做第三者,也不要做见不得光的情、妇,你到底想我给你什么回应?你自己明明也什么都给不起我!”

    “我很喜欢你,喜欢得不行,看到你我就移不开眼睛,我控制不住自己去接近你,为了你,我什么都做得出!现在,我给不起你的,以后,我一定会给你!”低沉地,苦涩地,竭斯底里地在表白。

    顾清恒在狼狈地,暗恋着一个人。

    念清脑里嗡地炸开,不敢置信自己所听到的。

    眼泪,不自觉流下。

    “别哭。”顾清恒轻声的呢喃,在她耳旁响起。

    他的唇,一点点吻着她的耳,她的脸,她的眼泪,最后,覆盖她的唇,抵死缠绵一般。

    让人无法抗拒。

    念清无法思考,缓缓闭上眼,仰起头,第一次真正接受顾清恒的吻,已经,没有力气推开他了。

    他的吻,对她来,并不陌生。界天星图

    他从不霸道,也不会粗鲁,但他的吻里面,掺和了很强烈的情绪,很浓重,很深沉。

    每次跟他接吻,她总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承受不住,溺毙在其中。

    感觉,可能脱不了身了。

    “叩叩——”,办公室门外,有人在敲门。

    可能是端午,可能是大齐,也可能是其他同事。

    念清听到敲门声,顾清恒也听到,理智,在告诉他们,该停止。

    但这个吻,无法结束,无法停止,理智,已经丧失了,反而,越吻越深。对门外的人,置之不理。

    念清踮起脚,白皙的手,攀上顾清恒宽大的肩,不知道是要他停止,还是,要他继续。

    这一刻,她真的,什么都想不到,出于本能。

    门外的人,可能是顾清恒的熟人,见他没应声,便自己打开门。

    门,开了些许缝隙,念清抵着门,有压力。

    顾清恒紧紧蹙眉,手臂用力一撑,门“啪嗒——”地一声,重新被关上。

    不允许任何人,打扰他和念清!

    吻,继续。

    顾清恒紧紧抱住念清,恨不得给她更多,无法停,见到她的一刻,他就无法停了。

    门外的人,也是识趣的,没再敲门,也没再开门,估计,顾清恒在里面,有事不方便。

    会是什么事,让顾清恒这么不方便,这,还真猜不出。

    ……

    ***

    下午,工作中。

    念清盯着电脑,许久,不动一下,走神。

    肩上,有人在拍她。

    念清回头看,是她隔壁工作位的一个同事,辈分在她之上——“你在发什么呆?我叫你好几次了,都不回神。”

    念清扯出个笑。“我没听到。”

    同事给她递了一份文件:“帮我将这个打印一份,等下给我。”

    “嗯。”念清点头,人,有点头重脚轻。

    交待好工作,同事打量念清几眼,有点奇,碰了一下她的脸,热的:“你不舒服吗?脸这么红,空调不够?”

    念清摇头,手,撩下耳边的发,遮着一下脸:“可能,是中午没睡醒,我去洗手间洗个脸,清醒一下。”

    同事看她这迷离神态,也觉得是——“嗯,去吧。”

    走出办公室,去洗手间。

    念清洗了几次脸,脸上的温度,稍稍降了点,脑袋却仍旧不清醒。

    迷离地望着镜子中的自己,白皙的手,抚上被吻过的唇瓣,控制不住自己的思想,在脑中一遍遍重复,刚才和顾清恒的接吻。

    无法抵赖,她刚才,也沉迷在其中。

    拧紧水龙头,念清拿出手帕,擦了擦脸上的水,在问自己——她现在和顾清恒,算是什么关系?

    他,他现在给不起的,以后,会给她。他要给她什么?

    她想要顾清恒给她什么?

    他的人,他的心,抑或,更贪心一点……

    念清,你在无耻!

    很混乱。

    念清倚着瓷砖墙,曲起白皙手指,一下下拍打额头,叹气。

    她原本不是想这样的,她以为,她跟顾清恒摊牌,跟他清楚后,他就会放弃她。结果,她反而将自己,陷进去。

    因为,他,他很喜欢她,喜欢得不行……

    能被这么个有魅力的男人,喜欢上,是件很幸运的事情。

    ……

    ***

    离开洗手间时,念清碰到刚从顾清恒办公室下来的苏眉。

    双方,都愣住一下,不知道要点什么。

    刚才,在顾清恒的办公室门外,开门的人,是苏眉。

    念清不敢回想,她和顾清恒接完吻后,打开门的一刻,苏眉是怎么样看她的。

    当时,她和顾清恒身上的曖昧气息,都太过浓重,无法掩饰。

    苏眉肯定能看懂。王者好莱坞

    她,无比地尴尬。

    “我……”

    “你……”

    两人,同时出声。

    念清让苏眉先,毕竟,苏眉是她的女上司。

    “你是孤儿?”苏眉问。

    念清蹙眉。

    苏眉的问题,无疑,是不礼貌的,也很出乎她的意料。

    但她看不出苏眉的恶意,如实地点下头。

    她确实是孤儿,被念家收养的。

    苏眉浅笑:“我也是孤儿,一直受顾氏的恩惠,被培养成才的。以前,顾氏做的慈善,是没有孤儿院这一块的,后来,才开始关注起来。还是顾总,亲力亲为的,直到现在,他仍在坚持。”

    念清点头,其实,不太懂苏眉这话要表达什么——“嗯,他是个好男人。”

    “是的,顾总为人很好,好到让人过目难忘。一直以来,有很多女人,都想留在他身边,不管,用什么身份。”苏眉永远无法忘记,她和顾清恒的初次见面,他就像远在天边,对她淡淡一笑,温润清雅。

    他对谁,都很有风度,但她知道,顾清恒是遥不可及的。

    念清笑笑,没话。

    很多女人之中,包括苏眉吗?应该,是包括。

    之后,苏眉了很多话,念清摸不准苏眉,想要表达什么意思。

    她有一个感觉,苏眉,在暗恋顾清恒。

    她不知道苏眉,是怎么看待她的。但她,也无法怎么看待苏眉。顾清恒是个好男人,同时,也是个优秀的男人,苏眉倾慕他,无可厚非。

    念清舔了舔唇,上面,有顾清恒的味道。

    她恐怕,无法真心祝福顾清恒和其她女人好。

    ……

    ***

    下班时分。

    念清一下午,都神不守舍的,有些工作,没有完成。

    她打算留下来,做完了再走。反正,今晚宴子要加班,她也不急着回家,还得躲一下官少砚这尊佛。

    慢慢也不迟。

    其他同事,一一走了,办公室里,很安静。

    念清渐渐将精神,集中回来,手头上的工作,完成得很快。六点半,就全部做好了。

    重新整理一下。

    念清喝了口水,给宴子发了个短信,收拾一下,准备走人。

    手机,在此时,响了。

    来电显示,赫赫三个字——顾清恒。

    直怦心脏的一个名字。

    念清下意识舔唇,接听起。

    “……”

    “嗯,我还没走。”

    “……”

    “……好。”

    结束通话。

    念清怔怔的,顾清恒要她去地下停车场,送她回家,顺便,取回西装。其实,不用这么麻烦,她明天带回公司,再还他就行。

    但,忘记了要拒绝他。

    ……

    ***

    地下停车场。

    顾清恒的车,念清认得,她坐过了好几次,但这次,司机不是端午,是他自己。

    他,亲自送她回家。

    念清有点无法平常心了,是坐后座,还是坐前座。她想了想,上前打开副驾座位的车门,上车。

    顾清恒在笑,她看到,他在开心?

    路上,两人在沉默,都没提中午的事情。无声中,总能滋生很多想法。

    有些事情,发生了就发生了,有些话,过就记住了,那个吻,印在彼此的脑中,那感觉,烙在彼此的心中,记忆很清晰,是挥之不去的。

    念清有点不敢直视顾清恒,突然,想起一事:“到我家前,你要停一下车。”

    顾清恒颔首,温和地问:“有东西要买?”

    念清摇头,不太好意思道:“你的西装,还在洗衣店里,我要过去拿一下。”

    顾清恒挑眉,问她:“不是洗干净了?”艳鼎丹仙

    念清笑着,如实告知:“是洗干净了,但我一直忘记去拿。”

    “看得出,你对我的事,不上心。”顾清恒的声音,听不出生气,是在打趣。

    气氛,挺和谐的。

    “也不算是,我就是在忙。”念清解释了一下,忙的,自然是官少砚的纠缠。他今天中午送的花,她没敢带下来,让顾清恒看见,感觉,挺不妙的。

    “忙官少砚的事,然后,忘记我的事?”顾清恒很清楚,这几天,念清最忙的,是什么。

    ……好像,就是这么回事。

    念清没话。

    顾清恒蹙眉,看着前方车辆的目光,如炬:“不用管他,他坚持不了多久。”

    “嗯。”念清点头,也是这么认为的。

    但最近,官少砚给她的感觉,很怪。

    他以前,不是这样子的,他对她的态度,一向是放养式。像主人和宠物,想起她时,就招来玩一下,之后,他玩他的,她过她的,生活上是互不相干的。

    现在……

    好像,官少砚的态度,是在顾清恒出现后,才开始对她越演越烈。

    念清侧头,直视顾清恒温雅的侧颜,蹙眉,他和官少砚,有矛盾?

    “想什么?”顾清恒开腔问。

    “想你的西装,会变成什么样……”念清真心担心,好几天了,不知道那店的人,会不会乱放。

    顾清恒挑眉,俊颜,很温柔,在笑。

    喜欢这样的念清,会对他,一点点真心话的念清。

    ……

    ***

    下了车。

    念清去洗衣店取回西装,那店里的人,找了很久,才给她找到,临时,了一句——这么久不来拿,以为她不要了。

    念清连忙笑着,要,得要。

    这西装,贵着,不要的话,她的工资,又得扣不少。

    念清取回西装,没立刻还给顾清恒,邀请他上她家坐一下——出于礼貌,毕竟,他亲自开车送她回家,就这么让他走,不太好。而且,她想检查一下他的西装,要是哪里洗坏,她得记着。

    顾清恒接受邀请。

    到家,开门。

    念清先进去厨房,煮开水,她习惯喝热水,等下宴子回家要泡面,得给宴子备好。

    不多时,水沸腾了。

    念清给顾清恒泡了杯茶,拿出去,给他:“喝茶。”

    顾清恒挑眉接过,眼眸深深,含笑:“上次,你只给我喝凉水。”

    念清尴尬了。

    上次,家里没热水,她懒得去弄,也有点敷衍顾清恒的意思,想他,喝完就该走了。现在……顺手。

    看顾清恒喝完一杯,念清又给他倒了一杯,算是对上次,不好意思。

    “她呢?”顾清恒问。

    “宴子今晚要加班。”念清。这里,除了她,就只有宴子。

    口中的茶,像变了味,顾清恒微微暗下眸,喉结,在咽动。

    “我先看一下你的西装。”念清对他了声,打开西装外面的衣套,拿出来,检查。

    顾清恒搁下茶杯,不能再喝,很热,降不了温。看着抚着他西装的念清,仿佛,她白皙的手,抚着的是他的身体,喉咙,很渴。

    “你这西装,要多少钱?”念清随口问,有点好奇。

    “等一下。”顾清恒的声音,略沙哑。

    他拿出手机,找了一会,才找到他要的号码,拨了过去。

    念清没在意,以为他有急事,要打电、话。

    顾清恒谈电、话的话,念清有听到,检查西装的手,顿住,人有些发愣。

    顾清恒那边,很快结束通话,转而,对念清道:“我也忘了这西装要多少钱,我刚刚打电、话问了人,他,八千。”

    念清当下,心情有点复杂。

    她就随口一问,他忘了,忘了就行,用不着特意打电、话问,很重要吗?其实,一点也不重要。

    “……真贵。”念清感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暗恋成婚,总裁的初恋爱妻(百度最新章节)  暗恋成婚,总裁的初恋爱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