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086章:【加更】他被这个女孩,一直幽禁着心,无法自救。

    电梯在下降。

    “晚饭,我想带你去我朋友开的一家餐厅吃。”稍顿,顾清恒接着刻意道:“他不是我这个圈子的人,对我的感情状况,不清楚。”

    念清原先想点头,在听到顾清恒后面的话时,蹙眉,一愣啮。

    直到,顾清恒牵起她白皙的手,她才完全懂了磐。

    他朋友不清楚他感情状况,他牵她手出现,势必,会让朋友误会,他们是一对情侣。

    感觉,很奇怪。

    “叮——”,电梯门开,到了地下停车场。

    顾清恒不容念清多想,牵住她的手,出去,亲自给她打开副驾的车门,绅士一般地请她上车,目光直视她。

    优雅,很迷人。

    念清垂下眼了声谢谢,上车,刚要系安全带时,顾清恒已经俯下身,为她系上。

    心头,划过一丝微颤。

    感觉,更奇怪了。

    顾清恒,在暗示她什么?

    一路,到达目的地。

    念清看着顾清恒,看他为她打开车门,紧牵她的手,呵护地问她晚上会不会觉得冷。

    温柔得,就像是一个爱慕她的男人。

    心里的奇怪感觉,终于了然。

    顾清恒,一个要和她姐结婚的男人,此刻,正在跟她约会。

    她的理智,正一步步受这个男人,引诱。

    ……

    ***

    餐厅老板,叫简风。

    顾清恒的圈外朋友,创业人士,家境中产,和顾清恒那圈子里的朋友,无法比较。

    念清跟他,握了下手,彼此介绍,熟悉一下,坐下,吃饭。

    顾清恒翻了一下餐谱,合上,对简风道:“你去给她做一道甜品。”

    “行,没问题。”简风笑着看念清,年纪,爱吃甜,他认识的顾清恒,很少会沾甜。

    “会很麻烦吗?”念清斟酌地问。从简风的眼神,她明白对方,是将她当成是顾清恒的女人,女朋友。

    解释?事到如今,她这一点矜持,会显得很可笑。

    简风笑道:“能为年轻女士服务,是我荣幸。以后,还请你多多带清恒过来,他平时是个大忙人,我实在没能耐请得动他。今晚,你们是稀客。”

    微微一笑,念清看了眼顾清恒,没话。

    吃饭中。

    顾清恒和简风在聊天,念清边吃边听,听到有趣时,会笑。意识到,顾清恒不拘于跟任何人交朋友,任何话题,只要他想,都能融入进去,是一个见多识广的男人。

    手机铃声在此时响起,打断了愉快的气氛——是顾清恒的电、话。

    他拿出手机看了眼,是霍之的来电,蹙眉,对身旁的念清轻声道:“你继续吃,我出去接个电、话。”

    “好。”念清看着顾清恒走出房间。

    简风一直瞧了念清几眼,迷惑:“我觉得你有点眼熟。”

    念清笑。“我大众脸。”

    简风摇头,他不是调侃,是真的觉得念清有点眼熟,但一时想不起在哪见过。

    餐厅服务员,拿了一张贵宾卡进来。

    简风递给了念清:“以后,你将这里当成是你的食堂,有空多带朋友常来,不收钱。”

    念清没接:“这不太好。”

    简风坚持道:“清恒帮过我很多,他朋友,就是我朋友。何况你,是我第一个看到在他身边的女性。”

    ……第一个,在顾清恒身边的女性。

    念清挑眉,难以置信,很困惑。

    简风将贵宾卡,放到她手旁,就出去,做甜品。

    念清哭笑不得,叹气。

    顾清恒的一个个朋友,年纪比她大不,对她,都挺照顾的。但他们,都被顾清恒误导了,她和他,无法做朋友,也无法

    tang做情侣,已经不知道,目前他和她,算什么关系。

    10分钟。

    顾清恒接完霍之的电、话,进来。

    念清扬起简风的贵宾卡,让他看。

    顾清恒坐回念清身边,看了一眼,莞尔道:“拿着吧,不必跟他客气。我离开的几天,你就来这吃饭。”

    “离开?”念清问道,心里,有丝异样。

    “我明天要去海城,探望我奶奶,顺便,拜祭我爷爷。”以及,处理霍之的事情。顾清恒又具体补充道:“我会去一个星期,坐星期三凌晨两点的飞机回来。”

    “……哦。”念清点头,顾清恒得很详细,像在对她汇报。

    “其实,我很想带你一起去。”顾清恒目光沉着地注视念清,突然,语出惊人。

    念清猛地抬眼,与他目光对视,心,在颤——“你在开玩笑吧?”

    他去看他奶奶,带上她,他疯了!

    顾清恒摇头,俊颜淡淡,有遗憾。

    很不想,让她再离开他视线,一分一秒都不想。但越是这个时候,他就越要将她,妥善藏好。

    不能,让她冒险。

    饭后。

    简风在后厨,亲自做了一道甜品,拿进来,摆上桌时,念清惊喜挑眉——是她学生时候,很喜欢吃的一种甜品。但现在,很少餐厅有做,做的,也不地道好吃。

    “好吃。”念清尝了一口,觉得,和她学生时候吃的,一样。

    顾清恒侧着脸看念清,眼眸一瞬,深邃,灼热专注,薄唇,弯起笑。

    “当然,这是我最拿手的甜品。”简风完这话时,忽地一愣,终于想起,为什么会觉得念清眼熟——他学做这道甜品,起因是顾清恒。

    好久以前的事情,他也忘记,隔了多少年。

    仅记得,当时路上,有个初中女生,不心撞到顾清恒,手里的甜品,弄脏了他的西装,那女生连声道歉,给顾清恒递了纸巾和手帕,接着,匆匆地走了,赶着回学校上课。

    当时顾清恒,没有一点生气,脸上表情,还很微妙,一直看着那女生跑进学校,久久,才收回目光。指尖,揩了一下沾在西装上的甜品,尝了,好像,有在笑。

    之后,顾清恒让他,务必,一定要学回做这道甜品。

    简风拍了下胸口,打量念清,转而,看顾清恒,明了。

    那女生和念清,长得,五官一模一样,是同一个人。顾清恒显然,很早以前就将她,放在心上。

    “你要吃吗?”念清问顾清恒,他,一直看着她吃。

    顾清恒摇头:“你吃,我知道你喜欢吃。”

    念清又吃了一口,侧眼问:“你怎么知道?”

    顾清恒淡笑,指尖,揩去念清唇边的甜腻,无法自拔的迷恋——“猜的。”

    念清抽了张纸巾,擦拭嘴角,然后,给顾清恒也递了张。

    他摇头,不用,将指尖上的甜腻,尝了。

    薄唇,在笑。

    大都市的生活,节奏太快,不会有人记住一个擦肩而过的过客。但有一个男人,一直在默默看着念清,在她,不知道的地方,将她的点点滴滴,全部,刻在心上。

    初遇时,她在念家二楼的窗前,看他一眼,就转身离开。

    有点在意,想问她,想看清楚她的模样。后来,一天天的,他将自己陷了进去。

    10年,是他一直在看她,等她长大,等她,再回头看他第二眼。

    一直,将她深深藏在心底,不敢,再让人触及到,他的秘密。

    ……

    ***

    吃完晚饭,离开餐厅时,念清觉得,简风看她的眼神,忽然,变得有些奇怪。

    她蹙眉,不懂。

    上了顾清恒的车。

    念清倚着车窗,打了个哈欠,有点困了。

    “你先睡一下,等到了,我再叫醒你。

    ”顾清恒开车时,很专注,但习惯关切念清的一举一动。

    “好。”念清轻轻应了声,闭上眼,假寐。

    顾清恒缓慢了车速,将冷气调一点,选了一条安静的远路,车内,很舒适。

    成熟的男人,都会照顾人。

    一路回到公寓楼下。

    顾清恒熄了火,坐在车上,享受这一刻念清就在他身边的安静。没叫醒她,一直在看她,看她白皙的脸儿,微卷的黑发,在他眼中,很漂亮,百看不厌的。

    倾身,靠近,看见她一根根绵密的睫毛,在轻颤。

    顾清恒莞尔挑眉,俯下俊脸,想吻她,期待她睁开眼的一刻,那,一定很迷人。

    “我醒着的。”念清睁开了眼,唇瓣,与顾清恒的薄唇,轻轻碰上,她话的气息,被他,吞入。

    很,曖昧。

    安静,挺好的。她醒着,但想留住这一刻的安静,在太多心事的时候,她需要安静,来理清。

    “我知道,但我很想吻你。”顾清恒对念清,从不讳言,他对她的企图,一直很明显。

    念清真的困了,意志在这个时候,很薄弱,抵抗不住顾清恒的引诱。

    在车里,在夜里,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里,不会有人,发现他们。

    可以,偷偷放纵一次。

    默许后,吻合。

    顾清恒尝着念清的唇,只觉得,很甜,每一次尝都是那么的甜,让他为她深深痴迷。没人允许他跟她在一起,百般阻扰,但他已经非她不可,用什么手段,什么办法,都要得到。

    接吻后,意乱情迷的气息,萦绕着他们。

    “我会每天打电、话给你。”顾清恒声音喑哑,在夜里,魅惑。

    “……嗯。”念清已经被吻晕了头。

    “官少砚不会有时间打扰你,但他情绪很不好。他什么,你都不用管他。”顾清恒道。

    念清脑中,有一丝清明:“你这么做,是为我?”

    顾清恒颔首,声音稍冷硬:“最近他太闲,做了很多不应该做的事,我很不喜欢。我不想在我离开后,他还在缠着你。”

    “你想我感谢你,还是想我为此感动?”念清问他。顾清恒这两天,一定很忙,要出差,又要处理官少砚的事,但他忙的重心,是她。

    他明知道,她偿还不起他的。

    顾清恒摇头,都不是:“我要你注意到我,知道我喜欢你,很在意你,这样,就足够。”

    ……言下之意,这一切,是他顾清恒心甘情愿为她做的,她,无需偿还!

    念清心口狠颤,很有压力。

    怕自己一个把持不住,就臣服了。

    “别胡思乱想,我不会伤害你,我只是不喜欢你身边,有其他男人。”顾清恒抱着念清,清润温和的声音,起了最大的安抚。

    这一刻,温情正浓。

    ……

    ***

    次日。

    顾清恒坐清早七点的飞机,飞往海城,中午十二点便到达。下了飞机,坐上轿车,在前往的路上,他拿出手机,想给念清打个电、话,但想到,她正在公司上班,现在打过去,她肯定不愿和他多话,只能给她,发个短信。

    内容很简单,告诉她他到了。想她,没打进去。

    手机,放在一旁,一直没动静。

    顾清恒渐渐抿起唇,俊颜,微沉。

    直到轿车,停在海城酒店,他才回过神,下车,上去准备好的商务套房。

    房间里,有准备好拜祭用的白色花束,以及,其它必需的东西,还有一套,质感很好,全黑色的西装。

    顾清恒重新检查一遍,吩咐端午去补充几样东西。

    很慎重。

    顾家爷爷,是奶奶唯一的掌控点。

    换上黑色西装,打领带时,顾清恒注意到,他脖子上,念清抓伤的痕迹,还有,

    很浅很浅的印子。如果可以,他不希望这些印子,消失掉。但是现在,他必须要掩饰,不能让奶奶看到。

    一切准备妥当,端午复检一遍,无错漏。与顾清恒一同离开酒店房间,下去,坐上车时,顾清恒的手机,响了。

    只见他,很快拿出手机,清越地笑了一声。

    念清给他复了短信,内容同样简单——【嗯,知道了。】

    顾清恒重看几遍后,将手机关机,等下拜祭时,手机绝不能响起。

    墓园。

    大齐提前半天,先到。还有其他亲戚,奶奶没来,她的身体不适合受烟气,但奶奶的人,有过来维持秩序。

    顾清恒出现,主导权就转到他手上,顾家唯一的嫡孙,爷爷生前最看重他,做事慎密,能力卓越,一身找不到缺点,从没让顾家失望过。

    可以,顾清恒等同于完美。

    顾清恒捧着白色花束,放到爷爷的墓碑前……

    拜祭,持续了三个时。

    结束后,顾清恒将手尾交给端午和大齐,他先赶去看望奶奶。

    一路上,手机在他手上,想开机,但行为太不成熟,不能。

    ……

    ***

    顾家大宅。

    顾清恒随着佣人,来到后花园,看到奶奶——高天丽。她坐在轮椅上,嫌弃药汤太难喝,要保姆倒掉。

    “奶奶。”顾清恒出声上前,他一来,周围伺候高天丽的人,也就散走了,不打扰亲人聚会时间。

    有顾清恒在,高老太再刁钻,也难不倒他。

    “拜祭完你爷爷了?”高老太斜着眼,看顾清恒一身全黑西装,没有一点白,很整洁,心下满意。

    “是,一切都好。”顾清恒回道,优雅坐下,拿起药汤,在拌凉:“医生,你又拒绝吃药,我这几天,会留下来陪你。”

    高老太轻斥道:“想我身体好,你就早点给我成家立室,陪我几天,能管什么用。”

    这话,自从几年前顾清恒大病一场后,高老太每一年都挂在嘴边,实在是担心,她这孙儿,什么都好,性子也淡。但性子淡的人,一旦固执起来,谁也制止不住。

    当年的事,原因是什么,顾清恒死活都不肯,人迅速就垮了,身体状况也跟着变差,医生他,心理郁结很深,最好送出去静养,不然,得出事。

    将他送出国,他不肯,情绪很差,后来没法了,给他打了镇定剂,用别的途径,绑着也要将他送出去。

    断断续续静养一年,顾清恒才渐渐康复起来。

    其中,江晚功不可没,陪了他一整年。

    直到现在,顾清恒也没明起因,就像突然,他就得了心病,垮了一年。

    高老太知道他心里,肯定有事,但他,很精明,藏得深,她暂时摸不清。

    顾清恒淡笑:“奶奶,不急。”

    高老太哼了声:“哪不急?你看,陆都跟楠楠结婚了,阿砚也有未婚妻了,结婚是迟早的事。你那个未婚妻,也不是用来娶进门的,念家的事,早点结束早点了断。”

    高老太很清楚,顾清恒和念紫的订婚,是出于商业策略,念家要攀上顾家,差了点。

    “我知道你事业心重,但你都32了,也是时候放缓一下脚步,成家立室占不了你多少时间。阿晚回来后,你好好筹备一下婚事。”

    顾清恒推了一下汤碗:“汤凉了。”

    高老太神色严厉:“你有没有认真听!”

    顾清恒揉了揉眉心,似疲倦:“最近工作很忙,霍之的事,让我有点头疼。”

    高老太挑眉:“这子仗着自己聪明,就狂。行,晚上我亲自给他爸打个电、话,让他收敛一下。”

    年轻一辈的事,老一辈不好多管,但只要高天丽肯出面,霍之,想不收敛都难!

    顾清恒弯起唇:“谢谢奶奶。”

    喝完药汤。

    顾清恒推着高老太的轮椅,闲逛花园,心思有点散。

    高老太蹙眉道:“清恒,阿晚从就喜欢你,她对你的事情太过在乎,你跟念紫,不适宜拖太久。在她陪你爸妈回来之前,你必须要处理好。别让我们顾家,再难面对江家。”

    “嗯,我有分寸。”顾清恒心不在焉地回道,心里,在惦记另一个人。

    想她,吃饭了吗,工作累吗,有没有想他。手机,一直在关机,她会不会主动打电、话给他?

    高老太点下头,对顾清恒,还是很放心的,不会过问他的分寸,度在哪。

    他做什么事情,顾家都能让他自由做主,唯独感情和婚姻,不能。

    他和江晚的婚事,是铁板钉钉的事情,是他们顾家,欠了江家的。

    “你这次打算留多久?”高老太问,孙儿难得回来一次,老人家是高兴的。

    “一个星期。”顾清恒。

    “工作忙的话,你可以提早回去。”高老太叹气。

    顾清恒眼眸一闪,很想应下,很想回去见念清。但这样做,很不成熟,也不够明智。

    收敛情绪,顾清恒轻淡道:“不,我还是留下来。”

    高老太满意颔首。

    ……

    ***

    晚上。

    吃完晚饭,顾清恒回房间,洗了个澡,一整天都在忙,出了汗,不舒服。洗好澡后,他用大毛巾,一边擦头发,一边将手机开机——有很多通电、话,也有不少短信。

    顾清恒一个个看,一个个删,都是一些他目前不想应付的人,他心里最念念想想的那个,没有,给他一点信息。

    紧紧蹙眉,顾清恒看了下时间,七点多,念清刚下班回到家,现在,应该在休息。他想在她最舒适的时间,再打电、话给她。

    但现在,很想听她的声音。

    顾清恒搁下手机,眼眸半垂,在克制。情绪,太浮躁,不像他,要停止。

    静坐半晌。

    顾清恒起身,锁上房间的门,再而将落地窗帘,拉上,不留一丝缝隙,很慎密。

    在一个隐秘处,他找出一把钥匙,将第一个抽屉,解锁,拉开——顾家,没人敢轻易翻他的东西,但为谨慎起见,他还是藏得很好,不想,被人发现她。

    抽屉里,有一个古雅的饰品盒,里面,是一只晶莹剔透的玉镯,色泽极好,很有玉的灵气,可见,价值不菲。

    玉镯的圈度,很巧,适合十几岁骨架纤细的女孩,穿戴。

    可惜,玉镯,断了。

    曾经的顾清恒,在失控地爱上一个人,他被这个女孩,一直幽禁着心,无法自救。

    顾清恒静静地端详很久,好看的手,拿起断掉的玉镯,眼眸划过厉色,深沉。

    一直想要扔掉,却一次次幻想,念清戴上时,肯定很漂亮,也许,她会对他谢谢,或者,她很喜欢。

    一次次在假象,他和她第一次见面的场景,一次次在等待她,一次次记住她眸光瞥过他的瞬间。

    他想追求她,等她长大足够懂得爱情的年龄,让她正式成为他的,贴上他顾清恒的专属。

    怎么就,被背叛!

    重新收起玉镯,锁上,顾清恒将室内冷气,调到最低,点了一支烟,一口口吸着,暗涌的情绪,渐渐冷静。

    埋藏得深深。

    ……

    ***

    作者:昨天断更,是我情绪问题,看到个留言,在此澄清:我和谁家MM是认识几年的好朋友,我开这文时,有和她讨论过剧情。她看过我文也看过我简介。留言,我也让她过来看了,昨晚我们俩,将两本书的剧情,全部摊开一次,不论开头,中间,结尾,都是两个不同的故事。捕风捉影的,可以散了,不要影响我俩的感情。

    以及,今天会补更昨天的断更,等下还有一张更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暗恋成婚,总裁的初恋爱妻(百度最新章节)  暗恋成婚,总裁的初恋爱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