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113章:你是不是认为,我32岁,过去有过很多女人。

    摔毁。

    念清不敢,她希望顾清恒能够正常一点。

    但他,黑沉的眼底划过很深的情绪,紧紧盯住她,不知道是否在生气辂。

    他向她走来,大手执住她,将她带到窗前,冷淡道:“扔了。颅”

    念清无力摇头:“你明知道我不敢。”

    这个男人比她强太多,她真的,没有魄力在他面前,将他送她的礼物,扔出窗外。

    “为什么不敢?”顾清恒五官冷淡,低头,炽烈地俯视念清:“我送你的,你不喜欢,那就扔了。反正,留在我这里,我也没有别的女人可以送。”

    念清……不敢置信地看着顾清恒。

    “你是不是认为,我32岁,过去有过很多女人?”顾清恒沉声提问,俊颜严肃。

    念清沉默,不停眨动的眼帘,流出心事,默认。

    “没有别的女人。”顾清恒沉静地否定念清的心事:“我的女人,一直只有一个,是你。”

    念清止不住心颤。

    她知道,顾清恒不是个滥情的男人,可他,32岁了,不可能。

    “请你,别开这种玩笑。”攥紧手指,念清用尽全力否认,无法服自己相信。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要急着否认我。”顾清恒拽起念清白皙的手,往他胸膛上放,很炙热:“我需要女人,一直都需要,但我可以忍耐,不是我喜欢的女人,我无法和她做、爱。我的心,我的身体,只接受你一个女人。”

    ……成熟男人的告白,真的,让人很难为情。

    念清霎间红了脸儿。

    无法想象,像顾清恒这么清雅的男人,在感情上的表达,总是这么,直白露骨。

    她别开眼,不敢看顾清恒:“……你能不能正常一点。”

    顾清恒摇头,眉宇凝着很深的执迷:“我32岁,你22岁,我迷恋你,本来就是不正常。我出差时,一直想着的人是你。时间再紧,我也要坚持给你买礼物。想打电、话给你,但考虑到你在休息,我不想打扰你。只要是对你的事,我就一直,无法正常。”

    沙哑的男声,在夜里,缠绕着心。

    念清无法假装无动于衷,她颤着眼看着顾清恒,他的唇,停在她的嘴角,低语:“我对你的心意,你是知道的。”

    很深的引诱。

    念清揪着顾清恒的衬衫,白皙手指翻在黑衬衫之间,似要溺毙,忍不住开口问他——“为什么,要穿黑色的衬衫?”

    顾清恒深深一笑,薄唇,吻着念清的耳垂,气息迷人:“你知道的。”

    “……不要这样。”念清推开顾清恒的唇,身子发着颤,被他的男性气息迷惑得,无法正常拒绝他。

    顾清恒低笑,没再弄念清的耳垂,有力的手抱住她,一点点,吻着她的脸儿,声音,从他好看的唇形中,泻出:

    “我不想被你误会,我和别的女人,有染。念紫的唇印,是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印上去的,错失在我。我想过要对你解释,但我知道你的性格,我越解释,你反而越不信。避免再发生类似的事情,我换成黑衬衫,白色的——”

    顾清恒弯起唇:“除非你让我再穿,不然,我以后都不会穿。”

    “……我,我没有误会。”念清心情,很乱。

    念紫在他身上,留下唇印,他对她解释什么,怕她误会什么。他和念紫的关系,就摆在这,她,没有立场要他给她明白。

    “那,原谅我可以吗?”顾清恒低下声音问。

    念清在他怀里,抬起脸,她的身高只能够看到他的下巴,看不到他的脸。

    很迷惑。

    他要她,原谅他什么。

    他没有做错,任何一件事情。

    顾清恒了解念清的心事:“我知道你心里,有一根刺,我想替你拨出来。我很不希望,这件事,影响了你的心情。你要多开心一点,每天,都多开心一点。”

    念清呼吸很轻,在顾清恒的怀里,心跳,与他一样,很强烈。

    22岁的她

    tang,对上这个男人,真的,很弱无措。她挡不住他的引诱。

    “穿回……白色的衬衫。”念清轻声道。

    “好。”顾清恒笑容迷人,抱起念清,往大床走去。

    放念清在床上的一刻,顾清恒看到她眼中闪过的迷离,惊慌,怜她的生涩——“我想要你,出差的几天,我想你想得身体发疼。它,需要你安抚。”

    念清仰起白皙脖子,纤细手指用力攥住身下的床单,一点点,承受顾清恒狂乱,失控的吻。

    越承受,身体就越软,推不开他,停止不下来。

    “窗……窗口。”念清艰难地捂住眼睛,难为情得不敢细看,身上俊逸的男人。

    顾清恒半仰起上身,迅速找到遥控器,降下自动窗帘。

    卧室,与世隔绝的安静。

    只剩,男女之间,引诱与被引诱的,缠绵。

    ……

    ******************************

    次日,中午。

    中餐厅。

    宴子吃了口饭,问念清:“你昨晚一整天没回家,都在照顾那个念紫?她车祸很严重吗,断手还是断脚?”

    念清没话,喝着炖汤,微微蹙眉。

    身体,不舒适了一上午。

    昨晚,顾清恒要了她两次,过程有点猛烈。

    他似忍了很久,很需要她一样,和他做过的几次,他都是要她要得很失控,情绪,激烈。

    昨晚事后,他一直抱着她,在她耳边,了很多话。

    忘了是什么话,但他喑哑的声音,凌乱的气息,曖昧的耳鬓厮磨,让她明白,那,是情话。

    回想起来,念清,微微有点,头重脚轻。

    “回神了。”宴子在念清眼前晃了晃手,瞅着她道:“发什么呆,问你话。昨晚那个念紫,有没有为难你?她都多大岁数的人,还要你彻夜照顾。她是毁容了,还是残疾了?”

    宴子对念紫,是恨屋及乌,没有一点好印象。从她认识念清以来,她就知道,念家那群人,都不是好人!

    念清尴尬一笑,不好意思自己,她昨晚和顾清恒一起。

    想了想,她伸出手腕,让宴子自己看。

    “干嘛啊你?”宴子没反应过来,瞥了念清的手几眼,蓦地瞪大眼——“这手表,不是最近新出的款,我在电视看广告喜欢得不行。清清,你转性了?竟然这么大方,舍得给自己买奢侈品。”

    宴子所认识的念清,是个对存钱概念很重的人,她一直在赚钱,努力要独立。奢侈品,从不是念清追求的。

    “你什么时候去买的?也不叫上我一起去。”宴子不满道。

    “顾清恒送的。”念清冷不防一句。

    宴子后知后觉地,顿住。

    “昨晚,送我的。”念清声暗示道。

    宴子迅速收回手,顾清恒送给念清的东西,她,可不敢乱碰。

    “你们,又上了床?”宴子问完这话后,看到念清,很快地点了一下头,心里已经明白。

    昨晚,念清不是在彻夜照顾念紫。而是彻夜,和顾清恒一起,睡觉。

    两人,沉默久久。

    吃饭。

    念清喝完了炖汤,也不见宴子问她什么,尴尬的:“你不问我为什么?”

    “有什么好问的。”宴子瞥了念清一眼,蹬着高跟鞋:“一看你这神不守舍的样子,就知道,你挡不住顾清恒的魅力。昨晚,又失控了是吧?”

    念清给她竖起个拇指,算她中。

    宴子拿出手机,饭也不吃了,坐到念清身旁,一边用手机上,一边看她,突然问:“做、爱的感觉,舒服吗?”

    “咳咳——”念清呛到了饭,拿起水杯,喝了口水,没好气地瞪着宴子道:“坐回去吃你的饭。”

    宴子拿着手机,一边看,一边抚顺念清的气:“和你认真的。你事后

    有没有吃药,你才22岁,可别搞得未婚先孕。”

    念清顿时,心里沉甸甸的,抬手,摸一下额头,冷汗。

    “……我有吃避孕药的。”她今早,在顾清恒的公寓里,吃过避孕药。

    事前,她还又看了一遍明书,对这个,一直很谨慎。

    她和顾清恒发生关系,已经是失控的错误,如果怀孕,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

    “我查查。”宴子用手机上了百度:“上面,避孕药也不是百分百的保证安全,还是有一定的几率会意外怀孕。顾清恒和你做的时候,有没有戴套?”

    念清纠结几秒,红着脸摇头,压力,很大。

    她和顾清恒每一次发生关系,都在意外的情况下,不可能,事先准备好避孕、套的。

    宴子捣鼓几下手机,又道:“戴套也不安全,要是有人心理变态,在超市的避孕、套上恶作剧戳了个洞,戴了和没戴一样,该在你身体里的,依然没跑。”

    念清头疼地推了宴子一下:“你不要吓我,哪有这么多意外。”

    “你自己看。”宴子将手机的页,递给念清看——

    “上就是这么写的,我又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我去查,是为你好。以前陆川的事情,你还不够惨吗?念家都差点要赶你走了。你和顾清恒的这点事,藏着掖着也不能漏出来,这肚子,更不能大。”

    念清陷入沉默,喝下半杯水,依然平息不了心事。

    她的肚子,确实不能大,不能怀上,也千万不能怀上,她和顾清恒……走不到多远的。

    迟早,该散的散。该结婚的结婚。

    宴子突然“哦——”的一声,猛拍着念清的肩,道:“原来,还有个女性安全期。在月经前的5天,和月经后的6天,是最安全的。不戴套不吃药都可以,你自己看一看。”

    念清认真扫了几眼,也不知道自己,看来做什么,准备下一次,她和顾清恒上、床的日子?

    念清,真想打醒这么不要脸的自己!

    “我先去趟洗手间。”将手机,还给宴子,念清起身,需要去整理一下思绪。

    ……

    **********************************

    洗手间。

    淅淅沥沥的水声,不停流出。

    念清低着头,洗了好久的脸,脸侧的头发,全湿了,滴在衣服上,凉凉的。

    她拿出手帕,擦拭脸上的水珠,看到镜子中的自己,轻轻一顿——年轻的女子,脸色薄红,柔和的眼角,微微向上挑,泛着潋滟的媚色。

    一副,被男人滋润过后的,女子娇媚。

    念清轻咬着嘴唇,凑近镜子,检查自己的脖子,白皙无暇,确实没有顾清恒留下的曖昧吻、痕。

    顾清恒好像,特别喜欢,在她身体显眼的地方,种下他的曖昧痕迹,也不怕被人发现,仿佛,要证明什么似的。

    她昨晚,不准他在她的脖子上,再留下吻、痕,不想第二天上班,又要戴丝巾遮羞。

    他,真的做到了。但,却要求她在他身上,多留几个痕迹……

    她好像,不心,真的留了。

    念清抬起白皙的手指,轻按额头,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想问:

    怎么办,你又陷了进去,以后,等到要抽身时,你能潇洒得,像没事一样?顾清恒很优秀,很有魅力。不如,你就无耻一次,赖上他,或者,意外怀孕……

    手机铃声,倏地,在洗手间响起。

    念清打住自己荒唐的思绪,深呼吸,淡定。

    她拿出在响的手机,屏幕闪烁的来电显示——顾清恒。

    心跳,被这个名字,影响得不自主地在加快。

    念清稳住声音,接起电、话:“喂。”

    顾清恒温和的声音,从手机传出:“我想约你吃午饭,是不是晚了?”

    念清回道:“我和宴子,在外面吃了。”

    顾清

    恒声音低了低,无奈:“我上午一直在忙公事,刚刚,才忙完一段。看来,要约你,我要再努力一点。”

    念清不自觉微笑:“你去吃饭吧,我也还没吃完。”

    顾清恒敏锐地问:“我打扰到你?”

    念清摇头:“没有。”

    “我想再听听你的声音,这样,可以让我减压。”顾清恒低沉的声音,染上慵懒,似在享受。

    “顾清恒……”念清下意识攥住手指,不知道自己,叫他名字要什么。

    顾清恒悱恻缠绵地嗯了一声,气息微沉:“很好听,再叫我名字一遍,我很喜欢。”

    “……你别闹了,我要挂电、话了。”念清难为情道。她瞥了一眼镜子,她的脸,红了。

    “等一下。”顾清恒挽留,声音,稍微正经了点:“项目的事,你打算什么时候找念海?”

    “我还在考虑。”念清接受了顾清恒,给她的项目。她确实很需要这个项目,他也不准她拒绝。无法,不接受——“我想去他公司,找一个好的时间。”

    方便避开念紫,和蒋蓉。

    顾清恒懂念清的想法:“行,你去之前,给我打个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暗恋成婚,总裁的初恋爱妻(百度最新章节)  暗恋成婚,总裁的初恋爱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