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160章

    160章:【出错,重更】你的深情,装给谁看。

    念清回到家,先去洗澡,宴子在厨房做饭,闲聊几句,没打罩脸。

    关上浴室的门礼。

    念清将扎起的头发,放下,看着镜子,自己的状态,确实有些糟糕,不知道刚才,顾清恒能看出几分……

    揉揉脸,轻拍几下,表情依然有些僵。

    念清吐了口气,打开花洒,迎头地淋水,洗澡…淌…

    洗完澡出去,宴子说正在煲汤,差不多能好。念清点点头,拿着毛巾擦拭头发,坐到客厅的沙发上,眼不对焦。

    “很累?”宴子戴着围裙,坐过来问:“霍之又为难你?”

    念清笑,摇头,没提见到陆淮川的事,不想说。

    “不过你自己注意一点,霍之这个怪胎,好像真的有点……性格缺陷?”宴子皱着眉头,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

    念清蹙蹙眉,擦着头发问:“什么意思?”

    宴子摸着下巴说:“和他合作过的人,除非必要,都不会再有第二次。别人对他的评价……古里古怪。他和顾清恒,是真的有仇,而且还挺深,以前,发生过流血事件。”

    念清一顿,脱口而出:“谁流的血?”

    宴子好笑地瞧她:“紧张什么,都是以前的事,我哪清楚。我是为你才去打听霍之的事。只听说,后来,是那个什么辉远的江晚,阻止的。”

    念清点头,听过江晚,没见过其人:“谁告诉你的?”

    “莫为止。”宴子说出一个不算熟的名字。

    念清想了想,才想起,好像是宴子,看上的对象,不清楚对方,是谁。

    “你们,好上了?”她问宴子。

    宴子冷呵一声,没说下去。

    ……

    ******************************

    喝完汤,随便吃了几口饭,念清回房间休息。摸摸头发,已经干了,躺下床累得只想睡,她拿起手机,点开看,才晚上7点。

    现在,就打电、话给顾清恒?

    念清点开顾清恒的号码,恰好有条短信,发来,是没备注名的号码。

    却不陌生。

    是陆淮川。

    念清紧紧抿唇,哪怕已经删除,她依然对这串数字,熟悉得难以忘记。

    她和陆川交往的将近三年,几乎天天,都有联络,或打电、话,或传短信,和普通的情侣,一样,黏着彼此。

    她那时想得简单,以为爱情都是这样,后来才知道,原来爱情,也有骗人的时候。

    陆淮川发来的短信,已有5分钟。

    念清看了手机很久,才退出顾清恒的号码,点开短信——认为,不管陆淮川发来什么,她都可以,平常心面对。

    是一张相片,以前陆川,戏弄她,偷吻她眼角时,偷偷、拍下的。

    那时,他们刚刚交往不久。

    念清紧抓被单,心事很重。

    这张相片,她也有,可在两年前,她不小心手误,删了,再也找不回来。她和陆川交往时,脸皮比较薄,和他,没拍过什么亲密的相片,这是唯一的一张。

    删了,就没了。

    她当时的那种感觉,就像,陆川和她一起过的唯一痕迹,也被她弄没了一样。无人可说,自己躲在被子里,偷哭了一晚……

    那一刻,她真的很希望他,能够出现,像以前一样,哄哄她。

    可如今,他出现了,以瞿楠老公的身份,给她发这张相片,这感觉,真是有滋有味!

    念清攥紧手机,点击删除相片,在重复确定时,她看着相片上稚气的自己,稍显迟疑。

    还没点击删除,就有电、话打入,是以前陆川用的手机号码,最近,才被陆淮川启用。

    念清眼皮不抬,直接挂断。

    陆淮川很懂如何缠她,到底,和她交往过一段长的时日。先给她发相片,再给她打电、话,是要勾起他们往日的情分,明知道,她念旧,容易对他心

    tang软。

    电、话挂断,又打入……

    念清连续拒听陆淮川三次后,干脆,关机,将手机放到枕头下面,不看眼为净。

    现在,她无法冷静和陆淮川沟通。

    心情很乱,对他,回忆很重。

    ……

    ***********************************

    第二天,上班前。

    念清将手机开机,有陆淮川的好几通电、话消息,她一一删除掉,瞥过通讯录上顾清恒的名字,才记起,她昨晚,忘记给顾清恒打电、话了……

    答应他的事,没做到。

    念清赶紧补打过去,电、话响了又响,很久,顾清恒没接她。

    念清拿着手机迟疑,不知道,该不该再打第二次。

    她不清楚顾清恒,是不是生气……

    “清清,赶紧的,上班要迟到了。”宴子在外面催促。

    “来了。”念清拿起包包,开门出去。

    ……

    ***********************************

    打卡上班。

    开完例会,苏眉告诉念清,顾清恒找她,谈她负责的项目的事。

    念清抿唇,总觉得……

    进了电梯,按下34楼的按钮。

    念清紧张性舔舔唇,自觉等下的态度,要好。

    34楼,顾清恒的办公室外,端午也在,他看向念清,笑了下,对念清的印象,一直都深,顾先生很在意她。

    “清小姐。”端午叫了声。

    “早上好。”念清礼貌道,看到端午打开顾清恒办公室的门,她点头进去。

    顾清恒正在工作,抬头,看了她一眼,俊逸的五官,带着点淡。

    念清看到顾清恒的淡,觉得,他应该是生气了,但又不认为,他是个会为小事生气的男人。

    “……我忘了。”念清真心的。

    她心不够大,装不下太多事情,可能也归于她的性格,事情一多,她就容易乱。

    顾清恒搁下钢笔,起身走来,高大的男人身躯,挡住落地窗的一部分,阳光。

    念清看了眼后,垂下眼——顾清恒今天,没打领带,白衬衫的衣扣,解了几颗,衣袖卷起,和他平时清雅的形象,完全不同。

    高大的男人,挡在自己面前……

    念清抬头,顾清恒的唇,重重地覆下,不像是吻,有着惩罚感觉,大口大口地咬着她的唇,强而有力的手臂,搂上她的腰,另一只手掌,扣住她的后脑勺,和他吻合得,无处可逃。

    连身体,也紧紧镶在他高大的身躯怀里。

    念清秀眉微拧,唇瓣,都被顾清恒弄得发麻,受不了他吻得太用力,手,推了推他的身体,他反而,吻得更……深。

    顾清恒是真的生气,有种,名为占有慾的慾望折磨了他一晚上。

    念清没打电、话给他,原因,不出两个。

    陆淮川回来,肯定对她造成影响。她和陆淮川,有共同的回忆,这是他知道,却又介入不了的。

    陆淮川现在,是要介入他和念清,之间。

    他不想再做,他们的,第三个人!

    唇和唇,分开了一些距离,连着呼吸的银丝。

    念清刚喘入口气,顾清恒又狠狠吻上她。

    他修长的手指,滑入她扎起的头发间,往外滑去,勾着她扎头发的橡筋,要扯下,她挣了下,他动作更快,头发自然散开……

    吻得结束。

    念清浅浅喘息,白皙手指,揪着顾清恒的衣领,看他,又俯下头,俊颜有很执着的迷人,不是情慾,是别的更深的慾望。

    念清以为他,还要吻她,他性感的薄唇,却错落在,她挺起的脖子上,痒痒的,是肌肤和唇的,曖昧

    触感……

    “别,会看到的。”念清推着顾清恒的脸,身体对他很敏感,熟悉这种感觉。

    她身上的吻、痕,都是顾清恒,这么留下的。

    “头发遮着,这个位置,不会有人看到。”顾清恒执意要念清脖子上,留下他的专属痕迹,有把握,不被人发现。

    除非,有人和念清,足够亲密,撩起她的长发,看她颈上的肌肤。

    想到这,顾清恒眼底的深邃,越发凌厉。

    念清呼吸迷离,手,无力地攀上男人宽厚的肩,今天的顾清恒,让她,不知所措。

    薄唇,离开细致的肌肤,留下一个曖昧吻、痕……

    “……你生气了?”念清轻声问,忐忑,也能感到,顾清恒的气息不同。

    顾清恒低下高大的身躯,额头抵着念清的额头,看着她的眼说:“我生气,是因为你忘记了我。我很在乎你,我也想你多表达一些,对我的在乎。”

    念清看着顾清恒,深刻的眼神,她的手搁放的位置,正好是他的左心房,能感到,他有力的心跳。

    “我早上没接你电、话,是我在冷静不好的情绪。男人生气时,会失去理智。”顾清恒认真地道。生气时的他,较于平时强势,气息,让人心颤。

    念清垂下眼,记住了,下次,不会再忘记顾清恒的事。

    成熟的男人,和校园的男生,不同。

    他的生气,不是轻易,但一旦生气,确实会没了理智。

    顾清恒抱着念清,到沙发上坐,就算生气,也不会真的对她怎么样。

    温存一会。

    念清不得不提醒,枕在她腿上的俊逸男人:“是不是该说公事了?”

    顾清恒挑眉,大手执着念清的小手,缠着,扣着,亲密:“你让念海准备快点,一个月内开工。”

    念清点头,明白,随即,低头看着顾清恒,想笑。

    就一句话的事,顾清恒专程叫她上来说,这个男人也真的……

    ……

    **********************************

    呆了一会,离开顾清恒的办公室。

    念清下楼,先去了趟洗手间,对着镜子,照一下自己的脖子。

    吻、痕很深,很新鲜,有过经验的人,都能看得出,是男人弄上去的,这么个位置,自己不可能弄得出。

    念清用手指,梳理一下散开的长发,还好,头发够长,微卷够蓬松,遮住得算严严密密,很难看得到。

    整理好,念清离开洗手间,回到办公室,自己的工作位上,工作。

    有个交接工作的同事,瞅着她问:“清清,你头发怎么放下了?”早上看,还扎起来着。

    念清抿抿唇:“橡筋断了。”

    她的橡筋,还在顾清恒那里,他没还给她。她不好意思,开口要他给,总觉得,会很曖昧……

    一个男人,留着一个女人扎头发的橡筋,算是个敏感事吧?

    临近中午。

    念清的手机,响了,她边工作,边瞥了眼,生生一顿。

    是陆淮川。

    昨晚,她没接他电、话,今天,他还在打来,是有话要对她说。

    同样,她也有话要质问他。

    这个电、话,迟早都要接,在她情绪稳定的时候。

    念清的手,从鼠标上,挪开,拿起在响的手机,眼皮一挑,接起陆淮川的电、话:“你好,陆淮川先生。”

    ……是陆淮川,不是陆川,在提醒他和她。

    “清清,我们见个面。”陆淮川说,那一声清清,亲昵得恍若从前。他明明听得出,念清的冷漠。

    “好啊。”念清爽快答应,这个面,是真的要单独见见的:“就今天中午吧。我公司附近,有个休息亭,在那见。”

    陆淮川并不,在顾清恒的公司附近,见念清,他不想:“我想约个正式点的

    地方,和你见面。”

    语气,情深。

    是以前陆川,对念清示爱的语气。

    念清无法让自己怀念:“我中午只有两个小时,休息时间,随便找个地方,将话说完就行,不用正式。”

    手机那边,寂静半晌。

    陆淮川想起以前的他和念清。

    念清是个懂礼貌的女孩,她对人,不会针锋相对,温如水。

    他那时,那么天天缠她,她也没骂过他一句难听。他手上受伤,要到医院缝针,她还自愿想为他承担一部分医药费。

    是个,心软的女孩。

    但她,却又是柔里有刚。她对她讨厌的人,不会给对方好脸色看,周身的刺,会竖起,倔强到底。

    “我在我们约定的地方,等你。”陆淮川缓缓道,请求。

    “我不会去的。”念清立即拒绝。

    对这个地方,她很抗拒,一直不愿意再去。有时,真的非要经过的话,她也会,走一条远很多的路,避开。

    陆淮川无视念清的拒绝,径自说下去:“我就在那里等你,等你多久我都会等下去。这次,我不走,直到你来见我。”

    念清拿着手机,没说话,怕说了,自己会变得很难看!

    想问陆淮川:

    你的深情,装给谁看!

    ***此张,重复更新。第一的更新系统出错,会造成订阅不了问题。我只好重来一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暗恋成婚,总裁的初恋爱妻(百度最新章节)  暗恋成婚,总裁的初恋爱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