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305章 她不想有别的女人染指她的男人。

    盛薇被瞿城施了暴,在电、话里说得很楚楚可怜,声音不停地抽泣,一直暗示顾清恒说,她有决心想离开瞿城,可她害怕瞿城不会擅自罢休。

    她才那么年轻,当初,因为涉世未深才会被瞿城的甜言蜜语骗了人,如今,她只想找一个真正疼她的男人,一心一意过日子呙。

    她说,现在只有顾清恒可以救她……

    顾清恒没给回应,盛薇的暗示只差没将话说明白,个中的可怜可以忽略不计,他不可能包、养盛薇,也不是她心目中期待的金主。

    他对女人,很挑剔。

    挑剔到,只能是念清这个女人醣。

    他没有处、女情结,也曾想过,念清和陆淮川以前可能好上过,但又如何?他已经被困住心。

    他依然很想要念清,甚至觉得要不到这个女人,他会痛苦一辈子,对她势在必得的慾望,随着时间、感情演变得越来越强烈,不可收拾。

    不是念清,就不行。

    其她女人,就算带着完整的处、女膜上他的床,他要了也不会有丝毫喜悦。

    念清不同,当他知道她是第一次,他才是她第一个男人的时候,那份激动的狂喜,久久充斥着他的身体,他必定会对她今后负上责任!

    顾清恒很想念清,盛薇的声音还在手机那边喋喋不休,他蹙眉:“你今晚要陪瞿城?”

    盛薇支支吾吾:“嗯……他现在在客厅里讲电、话,很生气的样子……我不敢走……”

    盛薇没找好顾清恒这个下家,是真的不敢摊牌走人,瞿城再不济,到底还有人脉在,她今年想考公、务员,能不能成事,还是要指望瞿城这个老男人的。

    顾清恒不想再多谈,吩咐盛薇:“你先留下,有什么需要可以打电、话给我。瞿城的事,今晚不方便谈,改天,我会和你好好谈,我需要知道更多他的事情,才有用。”

    盛薇顿时大喜,连连说好,声音掺着笑,她成为顾清恒的女人,有望!

    顾清恒说完就挂了电、话,通话时长超过一分钟,他有些不悦,打电、话给一个老律师,10年前江怀秋和江莫雨意外死亡的案子,是这个老律师给他表哥顾以泽打赢的。

    他目前需要,当时详细的江莫雨资料!

    ……

    *************************************

    出去医院的电梯……

    顾清恒先到前台查看念清今天的输血结果,护士将登记册拿给他看,说中午有两个人过来看过念小姐,已经做了登记。

    顾清恒颔首,专注看完念清的输血结果,没问题后才瞥了眼登记册,宴子名字的旁边,莫为止三个字!

    他一瞬沉下面庞:“他们一起来的?”

    护士小心回道:“是的。”

    顾清恒没说话,搁下登记册,快步走到念清的病房,手打开门——看到念清坐在床旁,正在修剪养在花瓶里的一束粉百合,还没修剪一朵,她就放下剪刀,转头,望向他。

    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有盈盈的笑意——“你回来了。”

    顾清恒悱恻缠绵地嗯了声,锁上门,所有疲惫感在此刻找到温柔的寄托。

    他痴痴看着眼前朝他走来的女子,她身高才堪堪到他胸膛,要踮起脚,脸儿凑近他闻了闻他的衣领。

    接着皱眉,离他远远。

    “衣服脱掉,去洗澡。”

    念清不喜欢他身上,有属于别人的香水味,很浓郁,都盖过他本身好闻的气息。

    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

    顾清恒挑眉,照做。

    他脱下外套扔掉地上,修长手指插、入领带的领结,扯了扯,认真地解释道:“我没碰过她们一根手指头,任何肢体接触都没有。”

    “你要相信我一直为你守着身。”

    ……念清微窘,倒了一杯水,端给顾清恒喝,他目光紧紧注视她,她才实话说:“可我不喜欢,这香水味怎么沾上去的?”

    “她们……扑向你了?”

    “想扑,也要看我肯不肯

    ,我很反感这种被人挑、逗的感觉,她们不是你,我只觉得恶心。”顾清恒边说,手指边解开衬衫衣扣,迅速脱下,还是扔地上,接着解开皮带,抽出……

    念清笑,看得出他的恶心。

    任何男人,被女人挑、逗,她都觉得男人始终是稳赚不亏的一方,只有顾清恒不一样,他是她的男人,还那么优秀,再美丽的女人挑、逗他,她都觉得他很吃亏。

    “一起洗?”顾清恒邀请念清,将西装裤里的手机,拿出来搁茶几上。

    念清摇头,拿起他的手机看:“我洗过了,你自己洗。”

    顾清恒的俊颜染上不满,这段时间,他已经习惯帮念清洗澡,很喜欢抚摸她滑溜溜的身子的感觉,

    她洗澡时整个人都很柔软,贴着他,乖得好似可以任他为所慾为,很可爱。

    念清让顾清恒快去洗,他突然抓住她,倾下身,薄唇狠狠吻着她,饥渴一样搜刮她的嘴里……

    “等我。”顾清恒深邃的眼底,有很浓的慾望,声音沙哑。

    念清看着他进去浴室,白皙手指摸了摸自己的唇,有些沉溺,看到他刚才,喉结一下下咽动着,结实的男性身躯,赤倮,特别性感。

    深呼吸,念清定定神,将地上的男士西装裤,捡起,放进洗衣机里,单独洗,放了很多洗衣粉,心想,洗坏了就直接扔掉,不心疼!

    私立医院的高级病房,和酒店式的家居套房差不多,有**使用的洗衣机,甚至,连做饭用的厨房也有,很人性化。

    在这个社会,只要有钱,就可以享受到很好的待遇。

    念清不喜欢有人帮她洗衣服,私密的事情,她习惯自己来,更不喜欢有人碰顾清恒的衣服,或者,帮他洗内、裤,这些她都接受不了。

    女人,有很多小心眼的,她也不例外,说不在乎是不可能的,她不想有别的女人染指她的男人!

    ……

    ***********************************

    看着洗衣机在运作,念清回到客厅,拿起顾清恒的手机,坐下沙发看,不是查勤,是将手机的默认壁纸,换回她和顾清恒的合照。

    昨天晚上,还是她帮他换掉的,他说今晚要用到手机,她就将他们的合照换成别的默认壁纸,避免董敏发现她。

    顾清恒最不想将她卷入这些复杂的事情当中,她唯一可以帮他的,就是保护好自己站在局外,不要给他添麻烦。

    换好合照,顾清恒的手机,收到一条短信——盛薇的。

    念清点开短信看:【想你了。】

    她不厚道地扯扯唇,回以一个字:

    【嗯。】

    是顾清恒的风格。

    盛薇是谁,念清知道,顾清恒告诉过她,瞿城的干女儿。

    她知道时下社会,干女儿,干爹,干儿子这些都是贬义的存在,她一度不好判定盛薇是不是做这个。

    顾清恒跟她说,就是这个意思。

    她才懂得。

    好几次,顾清恒和盛薇讲电、话的时候,她其实都枕在他大腿上听着……

    她不是要监督着的意思,可顾清恒都不回避,她没道理反而自己走去回避,就大大方方地听着吧。

    她现在的自信,都是顾清恒给她的,他让她听,她就听,他们现在,秘密与私事几乎都是共享的。

    他正在做什么事,她都知道,不会刻意去问,他会告诉她,她也会说她这边的事,有一份信任在彼此心里,所有事情都能融会彼此,不会造成误会。

    顾清恒的情商,非常非常高,这种和女人保持微妙的若有似无的曖昧,不告诉她,她知道后,心里肯定要不舒坦。

    他早早坦白说,她反而不觉得有什么。

    心里的坎,一下子就过去了。

    何况,他和盛薇发的短信,都是她代发的……

    原因是她看过两次,顾清恒回复盛薇的短信,实在太没有吊胃口的情调,她跟他说这样不行,吊着吊着,鱼儿就溜了。

    >

    顾清恒当时,莞尔地看着她,将手机递给她,让她代替他发,想怎么发就怎么发,他正反感得发腻。

    她有些哭笑不得……

    ……

    ********************************

    念清周、旋了盛薇三条短信,便搁下顾清恒的手机,一天最多应付盛薇三条,多一条短信她都不肯的,并且,这也不符合顾清恒的性格。

    女人和女人,有什么好谈情说爱的!

    念清走到床旁,拿起柜子上的剪刀,继续修剪花瓶里的几朵泛黄的粉百合。

    顾清恒送给她的花,她都想好好养久一些,这是他对她的爱意,几朵花的花瓣有一片开始泛黄,不剪掉,很快,整瓶花都要枯萎凋谢的。

    她最近住院,除了帮顾清恒应付盛薇,对沾花惹草的研究最多,出院后,她想在家里种几盆小花。

    身后,贴上一具炙热的男性身躯,带着清爽的湿气,念清手上一用力,剪掉的一朵粉百合,落在她手心里。

    她转头,看着身后抱着自己的男人,水珠顺延他的轮廓,滑落下来,沾湿她的肩:“你怎么出来都没有声音……”

    顾清恒眼神炽烈地看着念清,头低了低,更逼近她——“念清,我忍不了了,我今晚喝了酒,很想要你。”

    “刚才在浴室里,我脑里浮现的都是你,你跟我一起洗的话,我在里面就要了你了。”

    念清手心一紧,攥着手里的花,她仰起脸儿,轻舔过顾清恒的薄唇,嗯了声,她也想要他。

    好几天了,他为她隐忍得也怪辛苦的……

    顾清恒将念清抱上大床,双膝跪在床上,他洗完澡也没穿衣服,身下随便围了一条毛巾,腹肌以及胯、下的人鱼线,随着他深重的呼吸,

    性感起伏,很迷人。

    念清被他有力的男性身躯磨蹭着,唇与他吻合,两条舌头在交缠,热的热的,不断累积彼此的情慾,尝到淡淡的红酒味。

    很喜欢。

    顾清恒避免做、爱时撞到念清烫伤的手,大手将她的右手,稳固在她头上,不让她乱动,另一只手在脱她宽松的睡衣,长裤,发热的手心,抚摸到一片滑腻肌肤……

    吻合的四瓣唇,湿黏黏的分开;

    念清浅浅低吟,意乱情迷地看着身上的男人,她手里攥着的一朵粉百合,已经松开,滑落在她散开的黑发上,尤不自知。

    顾清恒越看越入迷,这样的念清,在他眼里,美并且清纯,光倮地躺在他身下,那么乖地为他张开她的白皙腿儿,绽放她美丽的身子。

    令他神魂颠倒。

    结合时,两人都很激动,因为极致的舒服,也因为好久没做,都敏感着,彼此的一点点刺激,就能挑起很多连锁的快慰。

    一波接着一波袭来。

    结实的男性身躯贴着柔软的女性身子,很契合。

    顾清恒要得很猛烈,念清潮红着脸儿,几乎只能任他摆布,黑色卷发缠着粉色的花朵,莫名刺激着顾清恒的情慾,占有得念清,更深……

    空气被热情稀薄。

    ……

    ****************************

    缠绵过后。

    念清侧躺在顾清恒身边,贴着他结实的胸膛,被子盖在他们腰部以下,他将她紧紧圈在臂弯里,问她冷不冷。

    她摇头,激情的热气仍缠绕她身上,出了一身薄汗。

    顾清恒有力的大手,不安份地抚摸着她,还没餍足的感觉……

    念清拍掉,抬头对顾清恒说:“盛薇刚才给你发了短信,说想你。我替你回了她。”

    顾清恒顿时皱眉,索性俯下头,薄唇强吻念清,不准她在床上说这些扫兴的话,他还想再要她一次!

    唇齿交缠间,念清好不容易找到一丝空隙,轻喘着说话:“我们出去走走,好不好?”

    顾清恒目光灼灼,好半晌,喉结艰难地咽动嗯了声,干哑隐忍。

    他知道念清在医院住久了,想要出去走走。

    下了床,念清在浴室里简单清洗一下,顾清恒非要帮她,看着他在隐忍,她觉得男人可能都喜欢做这种痛苦并快乐着的差事。

    两人换好衣服,便出去……

    医院外面。

    念清不让顾清恒开车,他喝过酒,现在不知道酒精浓度散了没,不安全,她只是想随便逛逛,呼吸一下室外的空气,也不用特意去远的地方。

    医院附近,就有个很美丽的绿化公园。

    夜已深,不是繁华的商业中心,街上的行人很少,喧嚣的大都市,终于安静下来。

    念清挽着顾清恒的手臂,悠闲地散步,看到地上,他们俩的影子在暖黄的路灯下拉得长长。

    漫漫的人生路只有自己一个人,会很孤苦无依,不知道自己的坚强能支撑多久。能有个相爱的人相依相伴,尽管再艰难,只要这个人不离开,就可以一直支撑下去,没什么比这更有安全感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暗恋成婚,总裁的初恋爱妻(百度最新章节)  暗恋成婚,总裁的初恋爱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