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308章:【求月票】你那么聪明,怎么就犯起糊涂了。

    见,或不见,念清在斟酌。

    宴子盘起腿和她说:“你就别去了,都迟到这么久,他心里肯定明白,不会等你的。”

    念清低头看了看手表,4点整:“我还是去看一看,反正那么近,他走了就算了。没走的话,也该去说一声。糌”

    “真的去?”宴子叹气,手指点着念清的头没好气:“你怎么就不听人劝!楮”

    念清笑,让宴子淡定。

    “我正好有一件事,想和陆淮川淡淡。没事,他不是官少砚,他还是讲理的,我和他可以心平气和地说上几句话。”她不好告诉宴子是什么事,顾清恒不想将她卷进这些事情当中。

    但她认为,陆淮川应该要知道一些内情,她不想他再误会顾清恒。

    宴子劝不动念清,由着她去,看在陆淮川今早打了念海的份上,还蛮大快人心的!

    出了门。

    念清一阶阶下去楼梯,拿出包包里的手机查看,没有陆淮川的来电记录,他已经很少打电、话,或,发短信给她。

    可能,因为顾清恒在她身边的原因。

    之前那次,他打电、话来,顾清恒替她接了,他心里不舒服吧。

    下到一楼,念清看着公寓出口,想起,她和陆淮川最后一次见面,就在外面,他坐在车上,目光闪烁着泪光,她匆匆一瞥就下了车,没敢回头再看他一眼……

    哎,去看看吧,他约的咖啡厅,也就十来分钟的路,很近。

    念清刚离开公寓,身后,一辆黑色的轿车,缓缓停下,驾驶座上的男人手把着方向盘,遥遥望着她……

    ……

    *******************************

    蓝山咖啡厅,下午时分,客人很少,环境清静。

    念清开门进去,一眼就看到靠窗坐的陆淮川。

    他只有一个人,俊朗的面庞,淡淡落寞,服务台的两个女服务员,好像在谈论他。

    咖啡来了,其中一个女服务员,端过去,念清跟在后面,刚好听到:“先生,这是你的第五杯咖啡。”

    “谢谢。”陆淮川话音刚落,念清坐下他同桌的对面,他脸上的落寞,转瞬即逝,染上笑意:“我以为你不会来了。”

    念清拨拨耳边的头发,有些抱歉:“我才刚知道你约我,等了很久了吧?”

    陆淮川摇头,目光看着她说:“我应该等你的。”

    念清没有这个话题,陆淮川问她想吃什么,她摇头,吃过来的,还不饿。

    陆淮川看了她一眼,给她点了一杯奶昔,接着皱眉问她:“你的手,怎么伤的?没事吧?”

    “……你知道?”念清挑眉,陆淮川这么快就注意到?

    陆淮川点头,手拿着咖啡勺搅了搅咖啡:“我听我一个朋友说的,他说你正在住院,所以我今早,才会想去找你。”

    念清心里一动,问他:“你朋友是谁?”

    “莫为止。”陆淮川坦然,没刻意隐瞒念清:“他正在追求宴子,这我都知道。放心,他人不坏。”

    念清点点头,思绪有些乱。

    陆淮川和莫为止,是朋友,那他知不知道莫为止是清城柿长的儿子?清城柿长和顾清恒,还有些过节……

    这复杂的关系,念清理不清,不好直接问陆淮川,怕言多必失。“我的手就是给烫伤一下,不是很严重,每天坚持换药,再过两个星期,就可以出院了。”

    不问,陆淮川也能猜到是谁烫伤念清的,他今早,才碰到念海。

    女服务员将奶昔端上来。

    念清咬着吸管,喝了口,陆淮川没说话,她也在沉默,想着怎么将话说出来,毕竟,陆淮川和顾清恒的矛盾,很深。

    弄不好,她反而弄巧成拙,给顾清恒添麻烦。

    陆淮川一直在看念清,她气色很好,不似上次的憔悴,谁滋润的她,他不愿想。他说:“今天,我打了念海的事,我想你应该也知道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当时,听着念海

    tang叫你的名字,用那样的语气,那样的口吻,说的那些话,我心里特生气。我知道念家的人,一直对你很不好,所有的愤怒冲上来,我忍不住动手打他。”

    “说真,清清,这一口气我出得挺爽的,不后悔动手打人。”

    “但我承认,我也有些宣泄的成分在里面,最近的事情很多,我和瞿楠离婚的官司,一直在打,我妈的身体本来就不好,现在被她气得卧病在床上。”

    念清一愣,这样烦心的事情,陆淮川却用很平淡的语气,说出来,她心情有些复杂。

    “瞿楠不肯离婚?”她理解不了瞿楠的行为,偷偷怀孕这样极品的事情,都能做出来,被发现后流产,竟然赖到她身上,现在,还痴心妄想保住婚姻……

    同是女人,她真的无法形容。

    陆淮川摇头叹笑,然后问念清:“她还有没有再搔扰你?”

    “没有了。”念清不好说,这段日子,顾清恒一直将她保护得很好,瞿楠想搔扰她,恐怕也钻不到空子。

    她看着陆淮川拧着的眉,多想说一些什么话可以让他心情转好。

    这个男人,她真的恨不进心里,他的好他的不好他的缺点,她想着想着,多么希望时光,可以在他身上倒退,他做回以前的陆川,肯定比他现在要开心很多很多。

    可是人,变了,成熟了,就做不回最单纯的自己了。

    她明明知道陆淮川想要的是什么,她变了,这颗心已经不在他身上,他离婚后,即使孑然一身,她也不会接受他。

    曾经,她多想和陆淮川有个好的结局,不后悔。

    现在,她只想和顾清恒有个好的结局,也不后悔。

    陆淮川侧头,看向窗外的马路,目光停顿一下,对念清说:“我们出去走走,好吗?坐了两个小时,我腰都挺不直了。”

    “好。”念清没所谓。

    ……

    *****************************

    离开咖啡厅。

    念清和陆淮川并肩走着,并不离得近。

    陆淮川骨节分明的手,搭上脖子后面,揉了下。

    在念清看来,陆淮川的这个动作和顾清恒平时的习惯,有些相像。不过,他们的气质,截然不一样,再像,也不会拿来比较。

    天阴阴的,比出门前要暗沉很多。

    念清蹙眉道:“可能要下雨了。”

    陆淮川点头,也觉得这场雨,会下:“你有带雨伞吗?”

    “我没带。”念清在离开医院的时候,忘记留意天气。

    “我也没带雨伞。”陆淮川单手插着长裤里,手指了下不远处的一个亭子:“我们去那边避一下,等下真的下起雨,淋到你的伤口就不好。”

    念清点头,和陆淮川走过去,不到十来分钟,果然就下起了雨,雨势不大也不小,眼前车水马龙的城市,披上朦胧的烟雨,空气清凉。

    念清站在亭子里,看雨景。

    陆淮川在她身旁,看着她,将一个奢望,说出来:“这场雨,如果可以一直不停,就好了。”

    念清装没听到,找了个干净位置,坐下问陆淮川:“你爸的事情,有眉目了吗?”

    “我可不可以当成,这是你在关心我的意思?”陆淮川笑着跟着坐下,目光闪烁。

    念清心里叹气,实话实说:“你别想那么多,我不是在套你话。你不用告诉我什么。”

    “我只是想问你,你相信我吗?”

    “相信的话,你最好留意一下董敏,我相信你认识这个人,她身上可能会有你想找的证据。”

    陆淮川顿时凝住笑,念清会说出这话,肯定已经知道他和顾清恒之间的事,顾清恒全告诉了她,甚至,将对自己有利的一些事灌输给念清。

    陆淮川苦涩自嘲:“清清,你想帮顾清恒脱离嫌疑,要我相信不是他做的?”

    念清心里承认,她是这样想的,她越偏袒顾清恒,陆淮川对他的误会可能就越深。

    她没说出来,只是说

    :“你可以继续怀疑顾清恒,我只是想让你转一下思路,既然在顾清恒身上,你还没找到证据,那你也可以怀疑一下其他人?”

    “当年的事,你才是最清楚的人,或者,有没有可能,有什么是你忽略的?反正,我就说这些话,你听不听得进去,你自己想。想好了,就查一下董敏。”

    念清没再多说,可能说再多,陆淮川还是不信的,他和顾清恒的矛盾,从她开始,就已经根深蒂固。

    她有时候觉得,她才是罪魁祸首。

    “董敏,你都知道了,那她的女儿江晚……”陆淮川喃喃着,始终还是没问下去,逃避着,不想知道念清和顾清恒,是否已经去到,任何事情都分不开他们的地步。

    不愿去想。

    陆淮川转头,凝视着念清的侧脸,白皙讨喜,他心里很喜欢她,很想很想和她长相厮守,可能是他没有天分,才会彻底失去她。

    以前,也是这样的下雨天,也是这样类似的避雨亭子,他和顾清恒打了架,脸上挂了彩。

    念清看到他的时候,一直问他怎么回事,怎么受的伤,痛不痛。

    她的脸上都是对他的紧张,和关心。

    他解释了,就说和人打架,享受念清对他的心疼,挂彩的地方反而就不觉得有多痛了。

    值得。

    为她,多挨顾清恒几拳,他都觉得值得。

    “我相信你,我会去查董敏。”陆淮川败给了回忆,不愿怀疑念清一丝一毫。

    念清看着他落寞的神情,努力在脑里搜刮词汇,想让他不要这么失望,她真的不是在误导他,她没有要害他的企图心……

    她想帮他,尽管,很微薄的一个力量。

    渐大的雨里,一个黑色高大的身影,撑着一把雨伞走向来,越近,轮廓越清晰,在喧嚣的雨声中,气质成熟稳重。

    念清眨着眼愣住一下,缓缓站起身。

    陆淮川顺着望过去,狠狠皱住眉头。

    顾清恒走进两人的亭子,目光深邃在念清身上,他将滴水的雨伞,搁下,眉目清雅:“念清没有带雨伞,我过来接她回去。”

    突然,陆淮川笑起:“这么巧,在这里看了很久?”

    顾清恒淡淡看了他一眼说:“你司机的车就在后面等你,你打个电、话叫他过来,大可不必避雨。”

    念清心里不淡定地打着鼓,没说话,气氛很不好。

    顾清恒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走近念清,高大的男性身躯几乎占据念清的所有视野。

    她必须仰头,才能看清他的脸,五官覆着阴影。

    他将西装外套套在她身上,很暖,有他穿着时的余温,和好闻的气味。

    他执起她的手,拿起搁下的雨伞,带她离开。

    雨水打在雨伞上,声音很响,她没有淋到一滴雨,他一言不发。

    ……

    ****************************

    开车回去的路上,车里沉默。

    雨刮不停刮着车前的雨水,顾清恒紧紧蹙着眉,只觉得眼前的视线,越发地模糊,使劲了也好像看不清,只能凭借本能开车。

    他在马路边上将车停下,亮起故障灯。

    “生气了?”念清轻声问,将顾清恒的西装外套,脱下来,叠好抱在怀里,垂着脸儿:“你一直在看着,是不是?那你也应该看到,我只是和陆淮川说说话,没做出格的事。”

    “其实,你刚才来接我的时候,我心里还挺开心的。这样一来,陆淮川应该就明白了,我已经和你在一起,是真的。”

    “可我不喜欢,你表现出不相信我。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心里向着谁你还不清楚吗?顾清恒,你究竟在生什么气!”

    念清说着说着,也有些火了,想拿雨伞下车,回去看看宴子走了没。

    顾清恒不肯解锁车门,大手紧紧攥住念清,身躯压下她,将她单薄的身子用力地锁在自己怀里,粗重喘息着低语:“陆淮川过不了多久就可以和瞿楠离婚,到时候,你会对他心软吗?会不

    会再回到他身边?”

    “你说呢!”念清气得没好气了,手指挣了挣顾清恒,滑过他质地很好的白衬衫,最后,干脆伸手抱紧他。

    “我突然没有信心,看到你在陆淮川身边,我很怕会失去你,再次被阻隔在你们之外。”顾清恒的声音很轻,仿佛从喉咙间,挤出来。

    干哑。

    念清心里蓦地揪住一下,很痛很痛,她环着顾清恒,什么脾气都没了:“你那么聪明,怎么就犯起糊涂了?”

    “我跟陆淮川,也就是说说话,下次碰上,我还是会和他说说话,我做不到要刻意避着他不见。清恒,你心里明白的,我和陆淮川已经不可能。”

    “因为你很好,好到我离不开你,我爱你,这样能不能让你恢复信心?”

    ……

    **************************

    作者:明天会有加更。君子强烈求月票,求打赏,感谢支持啊亲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暗恋成婚,总裁的初恋爱妻(百度最新章节)  暗恋成婚,总裁的初恋爱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