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322章:【二更,求月票】对不起两个男人。

    医院外面,停着一辆辆计程车在接生意,念清没看到有陆淮川,她顺着路的方向走……

    太阳很大,阳光很热,她手里拿着的矿泉水,像要被蒸热一样,其实,是她急得手心冒汗。

    一辆公交车卷着车尾气行驶而过,念清在不远望过去,看到公交车在前面的一个车站,停下来,陆淮川上了这辆车取!

    念清顿时跑过去,扬起手让司机等一下她。司机在倒后镜看到还有乘客要上车,便停下等念清一会。

    念清喘着气上车,嘀了卡,看到陆淮川坐在一个双人座位上,他的目光看向她,深深一顿,俊容的面色,还是不好腑。

    在车外的阳光照射下,更苍白。

    ……

    ************************************

    公交车,已经开了……

    念清摇摇晃晃地走过去,坐下陆淮川身旁,将手里的矿泉水,递给他:“说了给你买水喝,怎么一声不响就先走了?”

    陆淮川接过念清的矿泉水,笑着不语。

    念清看他包扎的纱布的手背,渗着血,她拿回矿泉水瓶,边拧开,边说:“我帮你拧开,你的手不好使。”

    陆淮川点头,接过念清拧开的矿泉水,每一口都喝得很慢,很珍惜,嘶痛的喉咙,有了水的滋润,舒服了很多。

    他将瓶里的水一点点喝完,将盖子拧上,把玩在手里,没扔掉不值钱的空瓶。

    念清注意到,陆淮川的外套脱下,就搭在他的手肘上,深蓝色的外套的背部上,扯烂了一个口,可能是刚才,陆淮川扑向抱住她的时候,弄的。

    他撞得,不轻的,比她重……

    “你怎么去坐公交车从?医院的门口,有计程车可以打,你没看到?”念清语气故作轻松,没问陆淮川还有没有伤着哪,他的自尊心很强,哪里伤没伤着痛不痛,他自己清楚并且有分寸。

    她不问,就是最好的。

    陆淮川侧目,凝视他身边的念清,就像他们的昨日:“看到。只是突然,我很想坐一回公交车,很久没坐过了,还是和你一起。”

    念清凝语……

    以前,她和陆淮川一起坐过几回公交车,那时候的公交车,还不是全部空调制了,车窗可以自由敞开,自然的风吹进来,散去一身暑气,她觉得比闷着各种气味的空调,要舒服。

    那时,她喜欢坐靠窗的座位,风吹乱她的发丝,身旁的陆淮川,会伸手帮她掖好发丝,嘀咕说,还不如他的破自行车好坐。

    她掩嘴偷笑,隔两天,就拉他坐一回公交车,看他无奈又纵容她的样子。

    过去的回忆,还是很美好的,有哭有笑,有血有肉。

    有时候,真的不是她固执地揪着回忆不忘,而是本身,这些一个个生动的回忆,已经融入她的记忆思维里,每次想起,还是有一点温热的感觉,只能一声声叹气,也说不出个形容。

    念清在心里叹气,问陆淮川:“你要去哪里?回家吗?”

    陆淮川既是点头,也是摇头:“这条车线的终点,如果没有变,就是我现在想要去的地方。有可能已经变了,毕竟,4年了。”

    念清点点头,手指敲着手指,沉默着,就这样安静地陪陆淮川坐一程,无它,她才是亏欠他的那一个。

    ……

    ****************************************

    一路无话,直到,公交车车站的终点。

    4年时光,长不长短也不短,车的线路还是变了,不是陆淮川记忆里的那个地方。

    他低垂下眼眸,唇角扯动,如果忽略他包扎纱布的手不看,他面庞的忧郁为他俊朗的外形,加分神秘。

    但念清觉得,这不是一个开心的笑。

    陆淮川看了下周围,虽然终点变了,但离他的那个地方,也不是很远,可以步行。

    他转头问念清:“清清,既然都来了,陪我走过去,好吗?”

    念清笑。“嗯。”

    陆淮川不禁心动,跟着她笑

    tang,比刚才的笑多一分阳光,少一分忧郁,爽朗的,清风拂过他鼓动的衣领子,好似,阳光挥洒在他身上,散走阴霾。

    念清跟着陆淮川走,不知道要去什么地方,她没问,她相信陆淮川的人品,他既然救她,就不会伤害她。

    一路走着,两旁树道,凤凰花树正茂盛花开,念清渐渐和陆淮川并肩,到落后他几步,手里拿出自己的手机,在看有没有顾清恒的来电显示。

    她相信,顾清恒肯定已经知道她这边的事,他的人会第一时间通知他的。

    她的手机,却一直没响,他现在,在想什么呢……

    念清蹙了蹙眉,收起手机,目光向前看,才发现,凤凰红木花开灿烂,一路到头的凤凰花树,阳光正好……

    走在她前面的陆淮川,衬衫长裤,手肘搭着蓝色外套,身形颀长,让她想起初次见他时的陆川。

    也是这样明媚的好天气,也是花开的季节,她读高中的学校旁,也有种凤凰花树。

    现实与回忆,总是惊人相似。

    念清走快了几步,赶上陆淮川,他侧头看她,向她伸出他没受伤的那只手,指节分明,以前他习惯帮念清拎书包。

    ……念清,就当没看到他这个动作,单肩挎着包包,手指紧了紧,没给他回应。

    陆淮川收回自己的手,很自然一般,只有目光在闪烁,花开的香味,化不开他心中的苦闷。

    他们俩,就这么一路安静地走着,没有交谈,走完长长的树道,再走一个路口,转进去,面前,是一座别墅式的老宅。

    外围护栏的大铁门,锁上一层层的三层铁锁。

    陆淮川找了很久的钥匙,对孔,试开几次还是不对。念清看他受伤的手,真的不方便,就接过他的一圈钥匙,一个个对孔试开。

    就这么瞎弄了30分钟,两人、流了汗,终于,将大铁门前的三层锁,打开。忍不住,都笑了,还好是在大白天,不然,被人看去,以为他们想要入屋盗窃。

    ……

    **********************************

    推开有些老化的大铁门,进去……

    念清沿路打量,发现,这老宅应该是荒废很久了,院子里的草地,枯草很多,黄躁躁的,树木已经掉光绿叶,只剩下干枯的树干,水池里的水,早已干固。

    念清蹙眉……

    “这里是我家,我以前的家。”陆淮川给念清解答,拿钥匙开门,进主屋:“你随便看一下,很久没人住了,满屋都是灰尘。”

    念清进了去,才看到,偌大的屋子里,家具都披上一层老旧的白布,外面,蒙上厚厚的灰尘,失去了原色。

    但,还是可以想象,干干净净的话,这里一座美丽而温馨的大宅,有钱人住的家。

    念清越看,心就越往下沉。

    她怔怔的看向陆淮川,他正尝试打开通往外面院子的落地玻璃窗,灰尘飞舞,他挥挥手,皱眉。

    “还记得我以前,对你说的话吗?我说,我们结婚后,我要让你住上大房子,那里有室外的院子,草地很嫩绿,还有花朵树木,以及水池。”

    “你喜欢小狗,正好我们可以养一只,你就负责每天带它到院子散步。房子很大,非常大,但里面还是温馨的,不会让你觉得空洞,或孤单。”

    陆淮川逐字逐句地说,他转眸,凝视念清,心情复杂:“我对你说的话,都是认真的。我想带你回这个家,我的家,和我一起生活。”

    “我想你一定会喜欢上这里的。”

    “可惜……在最好的时光里,我没能办到。这个家,已经变得破破烂烂,院子还在,但草地已经不在绿,花朵树木全都凋谢死了,水池里的水也干了。”

    “还不如你之前租的小公寓。”

    念清心里一酸,走向陆淮川,白皙手指,抚上落地窗的玻璃,指尖,抹走厚厚的一层灰,镜面,依然无法恢复从前的清晰。

    就像,她和陆淮川一样。

    “你为什么会在宴子家的附近?”念清问,想知。

    陆淮川侧身倚着窗前,到底

    ,是自己住过很多年的家,并不觉得脏。他对念清说:“莫为止去了外地,临走前,要我好好看着宴子。”

    “他说董敏知道宴子住的地方,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企图心,要我帮忙注意一下。我就去看了,看了两天,没发现有什么异样。”

    “直到你今天出现……”

    “那辆摩托车,是冲着你去的,不是驾驶失控的意外。那车,没有车牌,驾驶的人戴着头盔我看不清他的脸。”

    陆淮川让念清,要小心一点。

    念清蹙着秀眉,董敏为什么要害她?难道,董敏已经发现,她和顾清恒的关系?

    念清深深叹气,她的事连累了陆淮川,很愧疚的。

    “对不起,我害你受伤了。”真心歉意。

    陆淮川摇头,不需要念清的道歉,他自愿的。当意识到,有人要害她时,他本能就冲过去替她挡下。

    不管重来多少遍,他依然甘愿为她受这个伤!

    他扯唇说:“清清,宴子现在住的公寓,是顾清恒的房产。他在清城的房子不少,我以前知道他几个,恰好这个,是我知道的。”

    念清抿唇……

    陆淮川并非想听念清亲口说出来,她和顾清恒如今是什么关系,他打从心里明白:“知道为什么我刚才在医院里,要一声不吭地离开吗?”

    “我不想面对你,我宁愿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救了你就走,就像我们今天,没碰见一样。”

    “可是你追出来了,还追上我坐的车。我开始怀疑,是不是全都是天意?一定要我狠下心,和你彻彻底底地断了,连一点仅有的奢望,都不肯给我!”

    陆淮川大口大口地呼吸,胸腔吸进仿佛是千斤的压力,他垂下自己的面庞,手心捂住自己双眼,没看念清。

    看了她那双眼,他接下来的话,会说不下去:

    “清清,我们不要再见了。董敏要害你,是因为我的原因,我越来越相信你提醒我的话,董敏很有嫌疑。”

    “她越想我停止调查,你就越有危险。你不能再跟我扯上关系了,以后就算遇到,你也不要和我说话,就当我们……从不认识。”

    “离我越远你就越安全,我不想你受伤,更不想你因为我才会受伤。你好好和顾清恒,在一起吧。”

    念清听着陆淮川说的话,喉咙发不出一个字音,只能点头,不停点头……

    不能开口挽回,谁都挽回不了谁,他们曾经的感情,已经变了质,尽管,还会有千丝万缕的情绪被牵动,但她和陆淮川都已经明白,他们之间,少了一点什么。

    这个空隙,使他们无法,破镜重圆。

    拾不起过去的初恋……

    只剩心酸的情怀。

    ……

    *********************************

    屋里,很安静。

    念清陪陆淮川,在落地窗前,站了一会,看着外面院子满庭落寞的景色,心里,满满的感慨。

    半晌。

    陆淮川拿出自己的手机,提出道:“我让司机送你回去,你一个人走,我不放心。”

    念清嗯了声,接受陆淮川的好意,她也不想拿自己的安全开玩笑的——“谢谢你。”

    陆淮川笑了笑,拨打自己的司机号码,让他将车开过来陆家老宅这边,送个人。

    他挂了电、话后,一直看着念清,贪婪地看她,珍惜这仅有的片刻时间,可以,在这般近,这般和谐的氛围下,清楚地看她。

    可能以后,他再无机会。

    司机将车开来了,念清要走了,陆淮川没有送她出去,在她临走前,对她说了句:“戒指,很漂亮。”

    声音低沉,伤感。

    念清心口,狠狠地颤,她紧紧抿唇,努力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转身,步伐自然地离开,不想让陆淮川看到她的一丝情绪。

    就当,好好告一个别,不要牵带任何不好的情绪,给他们彼此的最后,留一个舒服的印象。

    司机的车,就在老宅的大铁门外,等候。

    念清一路直走出去,不回头,怕徒增伤感,这个老宅,以前兴许美丽,可现在的景致,太让人悲伤。

    她上了陆淮川司机的车,目光垂下看自己的一双手,温热的眼眶里,有湿意滑出……

    念清低低垂下头,两只手的手指深深插、入自己的发丝里,无声哭出。

    她这辈子,对不起两个男人,除了顾清恒,还有陆淮川。

    她对不起顾清恒爱了她10年,她却那么迟才发现。对不起陆淮川给她的感情,她却无法接受,无以回报他。

    ……

    *******************************

    作者:一万字加更完毕,算昨天的更新。今天还会有更新,君子强烈求月票,求打赏,感谢亲们的支持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暗恋成婚,总裁的初恋爱妻(百度最新章节)  暗恋成婚,总裁的初恋爱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