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四卷 神秘族群 第八十五章 结局

    欧飞站在原地一时间心绪千丝万缕一时之间所有的话都哽在了喉咙处,只挤出來几个字:“你还活着……”

    “臭丫头,你竟敢偷袭我,”那纱帘后头发出一声怪叫,“不知死活,你可知道我是谁,”

    白衣女子一听冷笑道:“你是谁,恐怕你自已都不知道吧,”

    这话一出,只见纱帘后头的人影突然一震,顿时狂妄道:“我是鹰王,我是千年不死的鹰王,”

    女子冷哼一声道:“千年不死的不是鹰王,而是巫师你,”

    这话一说欧飞一阵大惊,用无法相信地眼神看着纱帘内的人,只见他突然狂叫一声,一把甩开纱帘,只听到晴天中一阵霹雳声,一个身材矮小,满脸黑毛,手中柱着一把拐杖的怪人跳了出來,欧飞突然脑中闪过当日在紫雫寨中石文之上所描述的那个从狼牙中见到的怪人,这个人如同一只瘦小的猴子一般,难道这便是眼前的这个人,巫师,一直统治着卡巴的人并不是鹰王而是……

    “你就是当年的巫师叠血,”白衣女子大喝一声便用剑直指那怪人,“当年就是你献计将我犬父骗到龙腾,让他帮你铲除异已,然后再将他围剿于龙腾山中,让二族结下千年恩怨,这全是你在背后主谋,我说得沒错吧,”

    那怪人半眯着眼睛看着白纱女子,然后缓缓伸出老如树皮,长着长长指甲的手指着她道:“你是……犬王之女,”

    白纱女子冷冷道:“我是犬王盘主在翔凤山时收养的女儿便是百世之前的身份……”

    欧飞一听脑子轰一声一片空白转头看着她道:“你……你说的千真万确,”

    只见白纱女子看向欧飞眼神顿时间变得柔和起來,她看着欧飞道:“我死去后本已在太平间,沒想突然间一道灵光闪入脑中,竟记起了百世之前之事,我便偷地从医院逃了出來,”

    “那么我们当日所葬之人不是你,”欧飞记得当日自已与潞涵的家人都已悲伤至极,看着尸体更是伤心,于是请人将尸体放入棺木便一同到火葬场火葬,骨灰再随后被他带回,沒想到不看最后一眼便出了这样的结果,她竟然沒有死,

    “不,我已死了,”她淡淡道,“我在现世的魂灵早已随风而去,如今在我身体之内的是我百世之前魂灵的回忆,因我未报杀父及杀我之仇才有续生的幸事,待我今日杀了这毒巫,我便可以安息了,”

    “等等,你方才说的‘杀我’是何解,”欧飞被这突如其來之事惊住,一时间觉得一切來得太突然了,

    那白纱女子叹了一口气,将前情一一道來,其间离奇曲折让人惊叹,

    她从几千年前的回忆说起,她当日是一个落沒族群中逃难的孩子,來到翔凤山中,犬王见她可怜便收养了她,帮她取名叫漓女,三公主与犬王宅心仁厚对她恩重如山,沒想过了几年幸福日子,犬王便失踪了,三公主也随着郁郁而亡,犬王几个儿女虽悲伤却也无法,犬国便落沒下去,而她却想尽办法去寻父,沒想在一个意外之间找到紫青洞,她带着几个犬族之人一同进入了龙腾山,当时犬王未被封为龙腾山之王,那漓水一路寻父而去到了卡巴山中,在卡巴山中自立一族叫“凤來”,是一个世外桃园一般的族群,族中种满了翔凤山中的山茶,几年后她方才知道那个讨伐西戎之人不是别人正就是自已的犬父,她一时大喜便立时起身去龙腾,沒想到了龙腾山竟见到一片杀戮狼藉,她方才知犬父已死,回到族中她郁郁寡欢,查清是鹰王所为便想进入鹰王宫中报仇,无奈她在第一阵关中就已被金甲压死,魂断鹰王宫,她的族群后來也被封山咒封入,百世之后,她投胎转世,沒想在非命之祸后她本灵魂离体,但因灵光闪入脑中,那段几千年前的恩怨被瞬间记起,她逃出医院后一直藏翔凤山中,一直查着此事,她当日知道了迷宫森林秘密之后便寻到时机进入,而她进入迷宫森林之时便是欧飞第二次从迷宫森林出去之时,二人竟离得如此近却又沒见过面,

    她比欧飞等人先一步找到了钟半仙,偷看过他墓宫图之后便潜入禁地海中去寻,话说她当日藏在犬王墓内却发现欧飞等人也同來,心中便又喜又疑,后听到几人的对话方才知道原來欧飞是剑将神的后人,于是她在龟壳战书上作了手脚,便有后情让人猜疑之事,而后她投靠了白狄,在背后一直帮着欧飞细查此事,当她发现血魔背后操控者后便将欧飞等人引入奇潭中去寻,

    “他不是鹰王,那真正的鹰王在哪里,”欧飞忙问道,

    “我比你们早來到鹰头峰,鹰头峰后侧有一处低凹之地,那里头埋着一具白骨,那具白骨的腿部有十字刀痕,卡巴一族未统治华夏之前便有一个习俗,那就是每个鹰王登位都必须用极尖的刀在自已的腿部入骨之地刻个十字,那就是真正的鹰王,而因鹰王食入大量长生药,骨头竟无法腐化所以才留至今日,”潞涵冷眼看着那瘦小怪人道:“你便是当日诡计害人的叠血,”

    “哈哈哈,”那叠血突然仰头大笑道,“沒错,鹰王就是让我活活吃了的,”叠血说到“吃”字眼睛圆睁,血丝满布,面目狰狞,表情让人不寒而栗,“他得到了姑获女的智囊,又得了长生之计,我只有吃了他的肉我才能长生不老,才能做这鹰王宫的主人,才能……扩展我的势力,”

    “你吃了鹰王,”那潞涵顿觉一阵恶心,

    “老巫,你如此心狠手辣,为一已之私害死多少无辜族民,如今侵入狼族,害我犬族的血魔定就出自你手,”欧飞拿起干将剑直指他,

    “只要你此刻将神杖交出,再给我你们的真气之血,我便能挥军攻出龙腾山外那个叫翔凤的山国,占领更广阔的土地,”说到这里他阴阴一笑道,“到那个时侯,我将血魔与火神之魔力全部注入于你,让你一人统治狼犬二族,既还了你先祖之愿又不伤害一人,岂不两全,我知你是识世英雄方才与你说这些,否则只要我一个眼神你便死无全尸,”

    “果真血魔与火神都是为你所操控的,”潞涵半眯双眼,雪白的脸上不怒而威起來,“定要全力除掉它们,”

    那叠血冷哼道:“此二魔神乃用我千年巫法所练,只要我一日不死,它们便魔力逐增,别说你们两个,就是那龠兹再生也无可奈何,”

    欧飞一听冷笑道:“我乃忠心不二的剑将之后,岂有忍辱偷生,拿几千年來二族族民所受之苦作交易勾当之事,”

    突然那老巫眼睛一斜,只见从大殿一侧站出一个白发长至地的人,那人眼睛凶煞似曾相识,欧飞细细一看方认出原來那是眼伤老巫,他狠狠一笑,向侧面招手,此时只见大殿一侧走出來几个人,欧飞一看原來是布诺、伺狄、翁蓝与三娘,还有两个族长,他们的眼神呆滞,似乎已被催眠,欧飞大惊忙上前大叫,沒想几个人竟似无听见,

    “那是封魂大法,他们听不到你说话的,”潞涵忙将欧飞拉住,心中怒火已烧,看着那叠血嚣张的模样,立时抢过欧飞手中的干将剑直飞而去,沒想干将到了潞涵手中竟紫光全无,沒到那叠血眼前已被他掐住脖子,潞涵立时将剑锋往后一捅,沒想那叠血竟无济于事,反倒将剑抢了过來直刺向潞涵,欧飞转眼一看已见剑直刺入潞涵胸口,她往前吐出一口血被叠血推倒在地上,

    “不,”欧飞大叫,双眉一皱怒视,只见那干将剑从那叠血手中脱柄而出,吓了一跳,眼伤老巫忙上前护住叠血,口中念起咒语來,欧飞跌跌撞撞地跑到潞涵身边将她扶起,只见她淡淡地笑道:“來世再见,”身体便变得越來越轻起來,

    布诺此时已醒,原來他方才并非被老巫所控制他点醒几个人后便立时盘坐地上,眼伤老巫见布诺如此知是要与之斗法,于是一阵冷笑走到布诺前方不远处,口中念咒,只见无数毒虫从四面八方爬了出來,

    那叠血突然直立顿时消然成一道烟魂从上方一个天窗处飞了出去,欧飞、伺狄与三娘忙追了出去,却走入一处密林,突听一声怒吼,只见那叠血脚踏一只青色巨鹰而來,三人大惊,忙拿出各自神器与之打斗,沒想那表鹰速度极快又多变幻,一时之间三人都中了招倒在地上,叠血悬空一看冷笑一声口中念咒,此时树林之中走出无数鬼魅魔怪來,他们都巨大无比,有的口中喷出火來,有的又多头多手,有的口含毒虫,一时间出來了上千只魔怪來,三个即便手中握有神器也应对不暇,叠血笑道:“你们的死期今日就到了,山下那些族民早已给我的鹰兵屠杀,死到临头还不快些交出神杖來,”

    欧飞转眼一看,只见到无数鹰兵已黑压压地从四面八方压进,魔怪也站在叠血所骑的青鹰之下向他们咆哮,他们三人已然到了绝路,

    “怎么办,要不我们二剑合并上去挟制住那老巫,然后杀之而后快,”三娘已有了义死之心,

    “不成,如今这情形如若轻举妄动不但杀不了他还会死得很惨,”伺狄沉住气道,

    欧飞细思一番突然站出來道:“好,我现在就将神杖交于你,”

    翁蓝与伺狄二人大惊正想拉住他,沒想欧飞已拿出那龙石道:“神杖在我体内,此石能唤出神杖,且让我将它唤出,”

    那叠血果真老谋深算便令人将伺狄双手吊起,又命人看管,他知道如若伺狄的血滴入神杖便会开启,他道:“待你将神杖献出我再放过他便是,”

    欧飞点头答应,只见他将龙石放在自已前方,然后便双掌重叠运气,果真不出半刻只见到一道金色光在欧飞体内游动,他双手一撑只见金光如剑直射而上,再化为一道金光向欧飞射去,再看之时已见到欧飞手中握着一把金色龙头神杖,杖上红宝石闪着血红之光,那耀眼的金光让所有的魔怪与鹰兵都惊恐万分,叠血眼睛大睁,巴不得立时到手,欧飞缓缓地捧着神杖向叠血走去,突然间,听到旁边“刷刷”两声,只见吊住伺狄的两个鹰兵倒地而死,再看原來三娘方才趁人不注意躲至后方将鹰兵杀死,伺狄已向神杖飞奔而來,

    “快抓住他们,”叠血怒喝道,“杀了这帮不知好歹的人,”

    伺狄一咬舌尖只觉口中含住一口血,立时对着那神杖直喷而去,顿时之间天色全暗,四面起风,山下涛滚浪打,只见龙头神杖顿时变成一条金色巨龙,双眼是血红宝石,在天空之中游走怒吼,叠血惊看天色,只见天空中出现无数怪异景象,有迷宫森林,有枯木林,有龙腾山的神灵,无数怪象出现,突听到天空锵锵直鸣,欧飞顺势一看,只见远处一朵七彩云飘來,

    “朱鸾,”欧飞喜道,只见朱鸾立头摇尾将欧飞驼上背中盘旋半空,不过半刻又见伏蚩、利盾、啸吼、瑶螈、鹿蜀、玄武、螭虬、盘麟,九大神兽速速应红眼金龙之唤而來,红眼金龙再一怒唤,只听到四面黑风呼啸,只见枯木林中的一队青铜战衣鬼军一呼而來,九大神兽与枯木林鬼军速速跪倒在欧飞面前,神杖射入欧飞掌中,听侯派遣,欧飞怒视一眼那叠血,挥龙头神杖而去,

    一时间鹰头峰上一片魔怪与神兽,鹰兵与鬼军之战开始,战火布满山头,鬼叫神呼一片混乱,欧飞三人骑上朱鸾直追叠血,只见他呼來一只骷髅青龙,与三人对抗,朱鸾鸣叫,直飞向骷髅青龙将它的双眼啄下,叠血无路可逃大施法咒,此时翁蓝赶來,四人一同对抗,可沒想到四人从四面八方对抗仍旧不是这千年老巫的对手,欧飞使眼色,三娘立时意会,于是二人运气只见腰中干将莫邪二剑突出鞘而出,紫白二龙将叠血团团围住,叠血立施咒法唤出血魔,二龙与血魔拼斗在半空之中,却是不相上下,翁蓝忙射出烛龙箭,立时将血魔击中,二龙上前咬住血魔,只听到“隆”一声被一炸而开,二龙回收入欧飞与三娘手中,二人立时握剑直刺入叠血胸口,只见乌血射出,他一双血眼瞪着二人,突然大笑一声竟全身血流成河,刹时之间变成一具黑骨尸体,

    顿时间天空云色幻,魔兽鹰兵神兽鬼军突然一收而去,卡巴山中顿时满山青色,龙腾山中各处神灵从巫祠中归位,血魔与火神立时在狼族地界消失不见,所有的咒语已解,枯木林绿草逢生破天荒地长出嫩芽绿叶來,啸禁谷中树木消失,犬族枉死之人都醒來,一切恢复了平静,

    欧飞见此境,忙回到鹰王宫,只见五大阵法不知何时已消失不见,鹰王宫竟成了一座破烂不堪的宫殿,他冲入殿中,只见布诺浑身是汗,眼伤老巫已倒地而死,身体在慢慢消失,再看方才潞涵躺着的地方,只见已空无一人,欧飞一下跪倒在地上,他以为解了咒语,潞涵便能复活,沒想竟是如此下场,

    “她因积怨而活,如今父仇已报,她的魂灵也得以自由了,你该为她高兴,”翁蓝安慰道,

    欧飞听了此话才有些释怀,他们找到了叠血偷取的智囊,一路返回狼族,半路中将智囊拿回天籁国还以荆鸾母亲仙來客之遗躯,以告荆鸾的在天之灵,

    回到狼族,伺狄看着狼王坐回狼王之位,便决定与欧飞回到翔凤,欧飞在龙腾山与父亲相聚,他将神杖交还给三娘,不顾众族民的挽留一心只想与父亲及翁蓝一同回到翔凤,三娘对欧飞虽仍旧有情感在却不再强求他,于是命朱鸾鸟送三人出迷宫森林,她亲送三人來至迷宫森林边上,深情地看着欧飞,欧飞手中拿着山猴的骨灰,腰中带着干将剑,与翁蓝和父亲一同坐上朱鸾背上,一路挥别过龙腾的山山水水还有这里淳朴的族民,往太阳升起之处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猞谜(百度最新章节)  猞谜(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