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 第二卷 第98章 他的秘密(不可跳过,重要)

    “泽少,你说男人真的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吗?”她愤愤不平。

    她这什么问题,不把他当男人吗?

    他叹息一声,埋进她的颈窝,“夏彤,不要因为个别的事情就去怀疑整个世界。男人对着喜欢的女人,都会想那种事情,昨晚在床/上,你不是也想要我吗?”

    女人的双颊腾的烧了起来,“可是…可是楚函和丽姿…”

    “夏彤,”男人温和的打断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你不能代替她受苦。当她将痛苦与失落掩藏时,你就不要用那可笑的怜悯将它唤起。”

    夏彤沉默片刻,“哦”一声,似懂非懂的垂下眸。

    于是男人更加拥紧她,密密麻麻的吻就从她的颈脖爬到耳垂,“夏彤,你真香。”

    女人躲避着他的吻,“泽少,你以后会变心吗?”

    男人眉头都没皱一下,允着她的耳垂,“不会。”

    “可是,可是以后我会变老变丑,到时你身边会有很多年轻的小姑娘。”

    男人失笑,他扳正她的肩膀,语气坚定而从容,“夏彤,我们会一起慢慢变老的。”

    什么山盟海誓都不要,

    不管岁月多寂潦,

    世事变换了多少,

    只要我们真心拥抱,

    想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是啊,我们在年轻的路上磕磕绊绊,辗转反侧,我们经历过多少人世,遇到过多少人,但冥冥中就会有那么一个人与你执手一生,相伴到老。

    这感觉真好!

    夏彤踮起脚尖,圈上他的脖子,亲吻了他的脸。

    ……

    两人没有进一步的行动,夏彤洗了澡就先睡了,林泽少一直在书房工作到很晚。

    他回卧室时小女人睡的正香,小小的身体蜷缩在柔软的被褥里,那一张粉嫩的小脸恬静安然。

    轻轻躺在另一侧,一手握上她的肩膀,一手在她的脖后穿梭过去,他一使力,就将她搂进了怀里。

    小女人稍稍伸展了拳脚,也不挣扎,当即伸出小手去圈他精硕的腰间。

    她睡觉的模样娇美极了,他想亲她又怕吵醒她,实在忍不住就抵着她的鼻尖,轻嗅着她轻甜的呼吸。

    小女人动了一下,嘴里嘟囔一声又沉睡了。

    但男人的身躯却是猛然一震。

    仿佛是不可置信,他将耳朵贴近她的唇瓣,她的确在喃喃自语,她说,“泽少…别离开我…”

    男人瞳孔睁大,募然低头,已狠狠的压上了她的唇。

    ……

    第二天清晨是林泽少开车送夏彤回学校的,在跨入寝室之前她还哈欠连天。

    她不知昨晚他发什么疯,半夜对她又亲又咬,还粗鲁的扯开她的衣服,她被折腾的不行,哭的告饶。但他依旧没放过她,拉着她的手就帮他解决了一回。

    夏彤走进寝室,寝室三人都已经整装待发,“彤彤你终于回来了,我们等着你一起去看旺角街的店面,我都装潢好了。”

    ……

    夏彤不得不佩服丽姿的办事效率,店面装潢的非常漂亮,放置首饰的柜台,铜镜,收银台全部准备妥当了,看样子就等着饰品开业。

    夏彤,“丽姿,你的办事效率也太高了吧。”

    丽姿,“那是必须的。你以为我白拿林总的好处吗,在你们出去逍遥快活时,我可是做了你最坚强的后盾。”

    夏彤,“那我们什么时候开业?”

    丽姿,“我打过电话给我同学了,饰品今天晚上可以去取。我们晚上熬个夜,舒妃帮我将衣服弄上架,你和方懿放饰品,明天一早就开业。”

    夏彤,“啊,这么快?”

    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太多,她还没来得及和林泽少商量开饰品店的事情。

    丽姿,“明天是黄道吉日,开业大吉。”

    夏彤,“…”

    丽姿,“咦夏彤,我突然想到一个很好的主意,什么时候请林总给我们拍摄一套封面,他可是天生的衣架子,号召力比模特明星都强。”

    夏彤,“…”

    舒妃,“得了吧姿姿,你让林总拍封面,岂不是害他?”

    丽姿,“我不是害他是利用他!他现在年轻还有当衣架子的资本,难道非要等老了,掉牙驼背戴老花镜了,才感慨人生虚度吗?”

    舒妃,“虚度总比堕/落好啊,你现在让他当衣架子就是推羊入虎口,从此外面那些虎视眈眈的女人光眼神就能将他压榨个精光。”

    夏彤,“…”

    方懿,“咳咳二位,你们是当彤彤不存在吗?在别人老婆面前这样肆意谈论人老公,真的好吗?”

    夏彤,“…”

    丽姿舒妃,“夏彤,你怎么看?”

    夏彤,“恩…羊入虎口的比喻的是的,但我老公是虎。”

    舒妃,“虎扑倒养?”

    夏彤,“不是扑倒,是咬死!”

    三人一阵哄笑,丽姿,“夏彤,你很信任林总吗?天下没有不偷腥的猫!”

    夏彤,“他不会不会不会的!”

    丽姿,“这个世界上不出去偷腥的男人无非就两种,第一种是洁身自好的,不过已经是稀有动物濒临绝种,第二种就是自身太小,时间太短的,他们不好意思出去找。”

    夏彤,“咳咳…”

    时间太短…她的眼神有些飘忽。

    丽姿,“下个星期就放暑假了,我和夏彤就守着店面赚钱了,方懿舒妃,你们怎么搞?”

    方懿,“我家浩浩在一家酒吧里驻唱,那里面招服务员,我进去陪他。”

    丽姿,“你一个女大学生就做服务员?陪什么?他卖唱你卖笑?”

    舒妃,“姿姿你说话咋那么难听呢?他们那是夫唱妇随,鹣鲽情深。以后他唱歌她听歌,别人送花她收花,别人打赏她当老板娘。”

    方懿,夏彤,“…”

    舒妃,“至于我要做什么嘛…彤彤…”她给夏彤抛了个媚眼。

    夏彤当即双腿发软,“我?”

    舒妃,“是啊,难道你不知道我是学会计专业的吗?就拜托你和妹夫说一下,我暑假去他那打工啦。”

    夏彤凌乱了,“什…什么?”她是学什么的?

    舒妃“哎呀”一声十分害羞,“彤彤你不要用崇拜的目光看着我嘛?我知道现在像我这种有经济的头脑的女生太难找,将来赶超妹夫也是分分秒,但做人要低调,在我没学会怎么签名之前千万别给我送花。”

    众人,“…”

    舒妃,“彤彤你究竟帮不帮忙吗?”

    夏彤,“我我我…可我不知道他答应不答应。”

    舒妃,“肯定答应啦,女人求男人,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夏彤,“…”

    ……

    这四人嘻嘻笑笑时,旺角街拐角处正站着两个女人,她们是容瑾儿和容瑾儿的表妹容甜。

    容甜见表姐死死的盯着那四个女人看了很久,疑惑的问,“表姐,你看什么呢?”

    容瑾儿咬着牙,目光怨毒,“看仇人!”

    自从林泽少将他父亲的公司整垮后,她家是度日如年。

    平时趾高气扬的一家现在到哪都必须低声下气的求人,若不是靠着容甜爸爸的接济过着日子,她家就要露宿街头了。

    容甜见容瑾儿像魔怔了般也没怎么理会,她这个表姐最近越来越不正常了。

    只是她若有所思的看着夏彤那间门面,“那个店面不是我舅舅的吗,我记得年前租给了马叔,现在房租还没到期,怎么又租给别人了?”

    容瑾儿一怔,忙拉住容甜的胳膊,“你说什么,哪个马叔?”

    ……

    睿政会计事务所里,林泽少正坐在真皮沙发里批阅文件。

    他用的是钢笔,那种笔尖落在文件上的“沙沙”声透着无尽的果决与力量,他的字如人,笔势苍劲,神韵超逸。

    “咚咚…”两声敲门声后,卢清走了进来。

    “总裁,这是您让我调查的关于柳靖淇的资料。”他将手中的档案袋放在了林泽少手边。

    笔势募然收住,他甚至没来得及写下一个完整的字。

    伸出骨节分明的大掌去拿档案袋,刚想拆封,但手停了下来。他左手舒展在档案袋上,右手搁置在办公桌面上,指尖有条不紊的敲击着桌面,“说给我听听。”

    林泽少垂着眸,卢清看不清他的神色。

    但他的声音有些低沉,那种指尖敲击的声音回荡在偌大的办公室里有些突兀和压抑。

    “是,总裁。柳靖淇出生于意大利,他的父亲是意大利蒲昔家族的长子…”

    “蒲昔家族?”男人突然抬了头,眉宇冰冷,有些诧异,有些不悦,脸部轮廓近乎僵硬。

    卢清有些吃不准总裁的想法,他听到蒲昔家族这么激动干什么?

    总裁难道会不知道蒲昔家族?

    “是的,蒲昔家族是意大利传奇珠宝世家,它的历史几乎比欧洲很多国家都要久远,是珠宝中的经典。”

    沉默半响,“恩?”男人示意他继续。

    “柳靖淇的母亲是中国桐市人,他的母亲叶桐女士在其14岁时因设计出海洋之星而一战成名,被誉为国内珠宝设计界的未来之星。只可惜她遇到柳靖淇父亲后就随他去了意大利定居,这些年几乎过着隐居的生活。”

    “他们夫妻伉俪情深,所以柳靖淇随她母亲姓柳。”

    男人的指尖停止了敲击,大掌慢慢收拢,捏成拳。“恩,珠宝设计师吗?”

    男人的声音里略带着些嘲讽,他的眼神又暗又黑,晦涩如深。

    卢清突然就那么心头一跳,珠宝设计师?

    夏彤也是学珠宝设计的!

    “继续。”男人面无表情。

    “是,柳靖淇可谓是天子骄子,他出身在一个美满的家庭,有些英俊的外貌,还继承了父母关于珠宝设计的…”

    “够了,”男人突然沉声打断他,他有些不耐,“告诉我,三年前他是什么时间离开桐市的?”

    那次他和夏彤一起回桐市,他看见日历上标记着夏彤是在他离开桐市的那天出了车祸的,他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但有些念头只要一蹦出来,浑身的细胞都在雀跃。

    虽然他知道那几乎是微乎其微的可能性。

    “8月12号。”

    卢清简洁明了的回答让他一颗心沉在了谷底,他甚至“呵”的笑了一声。

    他以为他的一颗心在不停的等待与被拒绝中折磨的麻木了,不会痛了。但事实上他感觉心脏被刺上一把尖刀,连神经都开始痛。

    “总裁…”

    “他为什么回意大利?这三年他不回来的理由?”男人的声音黯哑。

    “三年前他的父亲突然发病死亡,蒲昔家族繁衍到如今,已是旁支众多,兄弟子侄纷争不断,他父亲一死,蒲昔家族就爆发了内乱。”

    “这三年他一直在打仗,他几乎收复了他父亲在世时的大片领土,其它的也指日可待。”

    “呵,那就是说他要回中国了?”

    卢清不明白,这说的哪跟哪?

    柳靖淇为什么要回国?

    “可是我不想要他回来!”男人正视着卢清的眼,那种鹰隼般的利眼几乎透露着前所未有的狠辣,卢清从他清冷的俊容中读出几分疯狂来。

    “总裁,您的意思是?”

    “给他制造麻烦拖着他的脚步,我要他永远停留在意大利。”

    “总裁,这恐怕不行。柳靖淇今年虽然只有24岁,但他能周旋于那些觊觎者之间步步为营,这说明他心机沉浮很深。他如今是声名鹊起的世界珠宝大亨,到哪人都尊称他一声柳公子。”

    柳公子?玉树临风,温润如玉?

    呵,还真适合他。

    “所以呢?”

    “所以如果我们做了手脚他迟早会察觉,我们睿政事务所成立才两年,根基比较浅,如果柳靖淇察觉后报复…”

    “我说用睿政事务所的力量了吗?”男人阴鹜的脸里透着不悦。

    卢清一惊,那句“不可以”几乎是要脱口而出。

    不用睿政事务所的力量那就是用…林氏集团,他很难想象这两个同样历史渊远的世家大族火拼起来是何等的惨烈!

    最关键的是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究竟是因为什么呢?

    “行了,这件事我会拿定方案,到时你照做。”

    男人说完话从抽屉里拿出一个信封扔桌面上,“这个拿去。”

    卢清拿在手里,信封里是一张照片,一个女人的照片!

    男人声音回到了正常的基调上,薄情而冷酷,“让这个女人尽快消失,我不希望她再出现在我面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