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三卷 第101章 您包括在这个世界里吗(不要跳章)

    男人深深的看着他的母亲,终究是奔五的人了,她发里有了些白发,此刻落寞的神情更让她添了许多老态与倦色。

    是的,一个女人支撑林氏20余年,抛开别的不说,是值得人敬佩的。

    他的态度有些回软,声音里有渴望,“妈,夏彤她是一个很好的女孩,放了她,以后我们一起好好的生活。”

    戴颢笉收回目光,即使是提到了他的父亲,他心心念念的还是那个女人。

    戴颢笉重新坐回椅上,仿佛刚才的失控只是梦一场,她挑眉,说不出的强势凌厉,“放了她可以,你们离婚!”

    男人的眸瞬间如喷洒开的墨汁,深邃的一望无垠,“妈,您非要和我这样说话吗?”

    他的话里竟然有挑衅的意味,戴颢笉轻笑,“如果我说你不离婚,我就不放了她,你会怎么做?”

    男人盯着戴颢笉看了几秒,语气清淡,“这些年您在国外的业务越做越大,光是精英会计团队就请了好几拨,林氏那么大的集团加上海外的法律条款,他们的账目真的做的滴水不漏吗?”

    戴颢笉豁然起身,“嘎哒”的几声脆响,她已经走到他的面前,她伸出右手,“啪”的给了林泽少一巴掌。

    “畜生,为了一个女人,你连自己姓林都不知道了!”

    林泽少被打偏整个脸部。

    垂在身体两侧的手慢慢捏成拳,他不知道他在她心目中算什么?

    八岁前他对她是没有多少记忆的,这种高跟鞋的“嘎哒”的声陪伴了他整个童年。在他黑夜害怕的睡不着时,当他寻求母亲安慰时,她永远踩着高跟鞋来去匆匆,声音尖锐而冰冷。

    那次他被绑架回家后,她也是这样,冷着一张脸就给了他一巴掌。

    “你想在林氏的账目上找纰漏?呵,林氏树大招风,这些年不知有多少人想揪住我们的小辫子,但他们可曾撼动林氏一分?”

    “我给你十年,二十年,等你找出纰漏后想怎么做?送到司法机构还是爆料给媒体,你以为有人敢接吗?”

    “想要做我的竞争对手,就等你有了足够的资格站到我的对立面再说吧。”

    戴颢笉说完便拂袖离开。

    手搭上门把时,背后传来一道低沉如古水般的声音,“妈,不要碰夏彤…要不然,我会发疯的。”

    ……

    此刻的夏彤正蜷缩在牢房里的地面上,她不知道自己怎么这么悲催,开了店被人砸了场子,生产出小饰品被打碎了满地,想阻止别人却被别人推倒在地,现在屁股还在痛。

    牢房里很干净,和夏彤一个牢房的还有两位大姐。

    一位颇有姿色,身材十分苗条的大姐见夏彤低着头,十分抑郁的样子,就和她说,“小姑娘别那么不开心嘛,来,我们聊聊天。”

    夏彤抬起小脸,“聊什么?”

    苗条大姐拍拍胸脯,昂起骄傲的下巴,“你知道我是谁吗?”

    夏彤,“谁啊?”

    苗条大姐,“小姑娘孤陋寡闻了吧,前一段时间在视屏和报纸上吵的火热的,喝醉了酒然后在大街上扑倒一个男人,趴了他裤子就强/上的那个,就是我。”

    夏彤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咳咳…什么?”

    苗条大姐,“小姑娘不要激动,虽然我知道自己很有名气…你知道我为什么要那样做吗?”

    牢房里还有一位浑身肥嘟嘟的大姐,她冷笑,“还能为什么,想男人呗。”

    苗条大姐,“什么想男人,我从来不缺男人!我只是觉得我们国家太性别歧视了,怎么强爆犯都是男人呢?”

    夏彤,“…大姐,您就因为这个以身试法?”

    苗条大姐,“我那是以儆效尤,我是在告诫那些和我有相同想法的女同胞们千万不要再做这么愚蠢的事。”

    夏彤,“…怎么又成愚蠢了?”

    苗条大姐,“因为男人实在太渣,我扑倒他他没反应,我脱他衣服他不反抗,我坐上去后他很享受,但转身他就我给告了。”

    夏彤,“…”

    肥大姐看夏彤被唬的一愣愣的着实可爱,她也跟夏彤搭讪,“小姑娘,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夏彤,“什么人?”

    肥大姐,“三姐啊。”

    夏彤,“什么?”

    肥大姐,“小姑娘你读书少了吧,我不就是那个XX小说网站的金牌作家经典作品里的那个女大毒枭三姐啊。”

    (肥大姐对作者大大说,“他妈我难得反串一场,为毛台词不是小说阅读网的大神级写手顾三儿,然后让大家撒花。”

    作者大大欲哭无泪,“我不是神只是鬼,孤魂野鬼啊……台词写那样,大家会喷口水。”)

    夏彤再次被口水呛到,“咳咳…可是那是小说啊。”

    肥大姐,“小说都来源于现实,我就是她作品的原形。”

    夏彤,“可是…可是那个小说里的三姐瘦瘦高高的…”

    肥大姐,“哎,还不是因为这牢房里的饭太好吃,吃完就睡又不用干活。”

    夏彤,“…可是那个三姐死了。”

    肥大姐,“小姑娘这么较真干嘛,小说那是应情节需要,不是现实。”

    夏彤,“…”

    苗条大姐冷笑,“那就恭喜你,你可以当一辈子的公务员,吃国粮,还有一群保镖保护你。”

    肥大姐,“那我也给你提个建议,下次别在那么蠢,再强爆男人就先戴个面具,然后将他拖到偏僻的角落里再XXOO。”

    气氛顿时有些剑拔弩张,夏彤站起挡在两人的中间,她抬头就看见对面牢房里住了一个年轻人,戴着副眼镜,很博学的样子。

    “别吵了别吵了,对面那人是做什么的?”

    苗条大姐,“博士。”

    肥大姐,“化妆师。”

    夏彤,“恩,果然很适合做朋友。”

    苗条大姐,“那不会看上你的,他只跟死shi做朋友。”

    肥大姐,“他家中的地窖里藏了18具女shi,没事就喜欢给她们化妆,打扮的花枝招展的。”

    夏彤,“…”

    在夏彤快被这三个神经有问题的人折磨疯掉时,牢房门被打开了,狱警走进来,“夏彤,有人要见你。”

    ……

    夏彤走进讯问室,室里坐着一个打扮精致的女人。

    戴颢笉慢慢逡巡着夏彤的脸,再度开口,“我是林泽少的妈妈。”

    “啊?”夏彤感觉自己有些不在状态,刚刚被那三个人折腾的有些神经兮兮的,她呆着一张脸问,“请问,您是亲的吗?”

    戴颢笉眉头一皱,并不打算回答这个愚蠢的问题。但对面的女孩睁着乌亮的眼睛看她,仿佛不回答她,谈话就进行不下去。

    “恩。”她轻微点头。

    相比这边的淡定,夏彤是相当激动啊,她赶紧弹跳起身,点头哈腰堆笑道,“婆婆,哦不,妈,我我…我早就久仰您大名了,初次见面,以后请多多指教…嘿嘿。”

    戴颢笉眉头锁的更深,不过她没有过多表达,淡淡开口,“坐吧。”

    “哦。”这次夏彤是毕恭毕敬的坐到了对面。

    才入坐,戴颢笉就道,“说吧,要多少钱才肯离开我儿子?”

    “…”夏彤的瞳眸募然睁大,有些讶异和不可置信,“离…离开?”

    在警察局见准婆婆的恐怕只有她一个,而且她没有心理准备,十分仓促忐忑与茫然。而准婆婆见她第一面就是让她…离开…心里很不是滋味。

    见夏彤又发愣,戴颢笉现出些不耐,“是啊,你不是因为你奶奶的医药费才跟我儿子结婚的吗?既然如此,我将你们一家送到国外,给你们买一处庄园,给你们衣食无忧的生活再加五千万,够吗?”

    原来准婆婆认为她是为了钱嫁给他儿子,然后现在又要用钱将她打发回去。

    夏彤急急解释,“妈,我是爱着泽少的。”

    “呵…”戴颢笉没否认她的爱,“既然爱着他那就放手成全吧,你不适合他,我会给他找最好的。”

    “我我…为什么不适合?”她眨巴着大眼睛,磕磕碰碰问道。

    “我想给他找一个与我们林家门当户对的名门望族,真正的淑女千金,请问,你哪点适合了?”

    她的条件她的确达不到,“但是…但是请您给我一个机会,我会做的很好的。我会好好去爱泽少,给他一个温暖的家,我也会孝敬您把您当我亲妈…”

    夏彤的语气热枕而恳切,一张小脸也急的红扑扑的。

    戴颢笉冷静的打断她,没有讥讽和嘲笑,就像这只是一宗买卖,“如果你能做好那为什么我选的儿媳就不能做好,既然如此,那为何是你呢?”

    “…”

    夏彤有种预感,即使她再怎么努力,努力多少年,她都不会走到她的眼里去的。

    两手放膝上绞着,她的声音闷闷的,“您不喜欢我,就是因为我的出身和家世吗?”

    戴颢笉目光一转,意味不明,“也不尽然。”

    夏彤垂下了眸,贝齿紧紧咬着下唇,眼里忽然有委屈的泪水在打转。“您知道吗,我已经有您会不喜欢我的心理准备了…”

    她身边所有人都说林家不会接纳她,所以她早料到这一天。

    只是这一天来得太突然,她比想象中更加…冷静无情,她看着她的眼神就像是一件劣等的商品…好吧,她真的很难过。

    “那现在告诉我,你的决定。”

    对面的女孩呆滞木讷,迷糊的连情况都很难分清楚。她是柔弱而没有攻击性的,她相信她会妥协,她不愿意浪费多少时间在她身上。

    女孩慢慢抬了眸,眸里一片清澈澄净,她说,“我曾经和泽少说过,如果他向世界大声说他爱我,那我就敢为他挑战全世界。现在,您也包括在这个世界里了吗?”

    她拒绝了?

    她竟然拒绝!

    戴颢笉的凤眼里翻腾出商场杀伐的锐利,她盯着夏彤,“你听说过泽少的父亲吗?”

    夏彤又一愣,“什么?”

    “泽少的父亲曾经为了一个女人抛妻弃子,放弃了整个林氏。他和那个女人去了加利福利亚的一个洲,他想白手起家和那个女人共建美好生活,可是,我怎么可能让他如愿。”

    “短短一年,他们生活的穷困潦倒,那个女人不甘贫苦和别的男人跑了,而他跪在我面前痛哭流涕,请求我的原谅…”

    “夏彤,这世界有多少爱情可以抵得过现实,既然你们如此难分难舍,那我就拭目以待你们的无坚不摧的伟大爱情。”

    ……

    林泽少站在门边看着室内的夏彤垂着眸,绞着手指想心事。

    他可以看见她粉嫩的侧脸和优美的颈脖,那么娇小的一个人缩成一团,似乎总有那么几分落寞与忧伤。

    当他的大掌落在她的秀发上时,她才抬了眸。

    看见是他,她眼里迸发出神采,“泽少…”

    她笑了,两只眼睛亮晶晶。

    他紧绷的神经得到放松,整个人像踩在棉花糖上,心里柔软到不行,“恩,在想什么心事呢?”

    男人柔情的动作足以唤醒她所有的委屈,她伸出双臂环住他的腰,小脑袋使劲的蹭了蹭他的腰腹,“泽少,我刚刚见到你妈了。”

    “恩?”男人抚摸着她的秀发。

    “泽少,你妈…好像不太喜欢我。”

    男人身体一僵,她迅速抱紧他,急着解释,“你不要对我失望,我以后会很努力很努力的去做她的儿媳,我一定会想尽办法讨她欢心。”

    眸里的黑墨如拨云见日,男人勾起嘴角,双眸闪烁的如黑钻石,“夏彤,你不会害怕,不会退缩吗?”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有多大的压力。

    女人的声音轻轻柔柔的,“她是你妈我婆婆,我不会害怕的。而且我曾经答应过你的,你说爱我,我就陪你面对全世界,所以不会退缩的。”

    男人拉下女人的手臂,单膝跪在她面前,“夏彤,我爱你爱你爱你,所以一定要坚定一点更加坚定一点,恩?”

    男人单膝跪地,英俊的五官柔软到了极点,深邃的墨眸里盛满爱意与温存,他对着她说着这世界最动人的情话。

    夏彤感觉眼中一涩,她捧着他的脸,亲吻在他额头上。

    她亲昵的辗转着,“泽少,这么好的你,我怎么可能舍得?”

    他握住她的手,“那就永远舍不得。”

    夏彤松开他,“可是泽少,如果我讨不了你妈的欢心,以后你要加倍的来爱我。”

    “恩?”

    ps:昨天净网行动开始了,本文的95章要删除,脚伤的情节会在后面重复,因为这是一个重要的伏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