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四卷 第189章 车祸1

    林泽少踩下油门,将路虎车疾驰在路上。

    此时是晚间八点多,正是城市夜生活最繁华的时段,路上很拥堵。

    但是就是有那么个人彪着一辆至尊奢华版的路虎像箭一样穿梭着,他也不打方向灯,疯狂的变换车道,见缝插针般的挤到两辆车距很小的车间。

    他行了一路,引起一路的喇叭,尖叫和咒骂。

    林泽少对外面的世界充耳不闻着,他就像是一座沉寂的冰雕,城市的霓虹灯透过车窗折射在他那张深邃如雕凿的俊面上,散发出惊心动魄的光芒。

    他一双墨眸结了层千年不化的寒冰,按住方向盘的双掌青筋剧烈蹦跳着,粗大流动着的血管十分狰狞恐怖。

    她说,今晚要让柳靖淇进你的房子,占你的枕头,睡你老婆。

    她说,如果你不回来,那今晚我就是柳靖淇的了。

    所以刚刚在门边她和柳靖淇迫不及待的拥抱在了一起吗?一点都没有挣扎,就那样被柳靖淇打横抱起回卧室了吗?

    柳靖淇会对她做什么?

    会不会躺在他们曾经欢ai无数的大床上,做他们曾经爱做的事?

    他从来不知道她可以对自己这么狠,对他这么狠?

    可是,可是林泽少你在痛苦什么呢,这不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你不是要跟她离婚要将她推给柳靖淇吗?你难道就没有想过柳靖淇会占有她的身体吗?

    你刚刚不是也没有进去阻止他们吗?

    可是刚刚他以为,他足以忍受!

    他这一生受到的痛苦太多了。

    出生就被父母抛弃的悲怜,和外婆相依为命十几年的孤独,等她六年的落寥…就算跟她在一起,他经受着方圆圆的彷徨,戴颢笉的缺憾,苏如是的无奈,柳靖淇的挣扎…

    他从来没有享受过哪怕半分归宁的静谧时光。

    他生来就是不幸的人。

    他以为他痛到麻木了,他以为过去24年的经验已经教会了他如何去麻醉抵挡痛意,可是此刻,他真的忍受不了了。

    这感觉就像是灵魂被一点点的抽离了身体,有人用锋利泛着寒意的刀片在一点一点的剜着他心脏的肉,他痛不欲生。

    这种痛,是镌入骨髓的!

    “呵…”林泽少慢慢笑出声,先是从肚腹里逼出的声音,然后从喉咙里,最后从薄唇里发出来,他夸张的大笑着。

    笑着笑着,他就觉得眼睛湿润了。

    先是有两行晶莹的泪珠从眼梢流了下来,不怎么明显,然后那一行行滚烫的泪珠爬满了他整张俊逸的面容。

    是的,他哭了。

    这个饱经岁月风霜却培养了坚毅隐忍性格的强悍男人,这个从出生就被上帝和世人遗弃却依旧傲然挺立在天地间的男人,此刻,他为了一个女人,泪流满面。

    那是他痴缠了六年的爱啊,他终于亲手弄丢了她!

    ……

    前方四岔路口是红灯,几排车辆都停在那静等着,但一辆黑色的路虎从旁边的左转车道上直接横穿了马路。

    这时从拐弯处行来一辆超速超载的大货车,林泽少是被那一阵针刺目的灯光和尖锐的卡车鸣笛吵醒的。

    他睁开眼看到这世界时,他的路虎车和大货车还要10寸距离就要撞上了。

    他清晰看见大货车里坐着一家三口,丈夫一脸惊恐的紧急刹着车,妻子怀里紧紧的抱着一个2岁大的小男孩。

    他所有的记忆都倒退到了今晨泰日山顶,那个一脸幸福姿态的小女人仰着一张笑靥如花的小脸蛋问她孩子的名字。

    他说,就叫小杉杉…

    他猛然右打方向盘,于是路虎车直接撞到了路边的水泥护栏上,顿时“轰”的一声,火苗四溅,这俩防御级数堪称世界的路虎车顿时撞的支离破碎,整辆车倒翻了过来。

    车子的驾驶座门被打开,男人躺在了地上,地面上浓烈刺鼻的血腥味蜿蜒流了一地。

    全身都在痛,所以说不清是哪在痛。额头粘稠的血液流到了眼睛上,他睁不开眼。

    眼珠开始涣散,他突然在想,不会有小杉杉了,他这一生都不会有孩子了。

    他的四周迅速聚集了很多人,不知是谁在喊“快打电话叫救护车”,这时货车司机的妻子跑到他跟前,林泽少似乎阖动嘴唇说着话。

    妻子流着感恩的泪水上前倾听。

    丈夫在身后问,“他在说什么?”

    妻子转头答,“他在叫,夏彤…”

    ……

    橡树湾别墅里,柳靖淇将夏彤抱放在卧室的大床上。

    她在沉睡着,呼吸清浅温软,她奶白色的肌肤混合着黑色蕾/丝睡裙,极度诱惑着他的眼球,三千青丝铺散在枕头更是柔媚妖冶。

    深度呼吸后他依旧粗喘,本来就是血气方刚的身体,眼前又是他梦寐以求的人,欲/望一旦膨胀一发不可收拾。

    他缓缓坐床边,伸手去抚摸她的小手,然后慢慢俯下身,水粉色的薄唇吻在了她香软的唇瓣上。

    这感觉过于…消魂,只是轻轻一碾压,他喉咙就发出了难耐的低吼。

    张开嘴去咬她,然后将长舌探进去。

    她没有丝毫的抵抗力,任由他探开蜜腹,他的长舌开始细致的扫着她的肉壁,最后允着她的小舌吞咽着她的津液。

    一条手臂穿插到她的后背,一寸寸的流连在她光滑的肌肤上,另一只大掌伸到她的肩侧,将她肩侧的吊带往下拉。

    他内心一直住着一个黑暗的魔鬼,现在那魔鬼在说,柳靖淇,占有她吧,因为是林泽少的女人因为是偷来的,所以你更兴奋不是吗?好好爱遍她的全身,明天带她回意大利,你们可以双宿双栖了。

    柳靖淇沉/沦了,也不想拉肩带了,他修长白皙的手掌直接覆上了她一侧的丰/盈。

    那里又软又具弹性,睡衣是真丝的,她里面没有任何衣物,手掌揉/捏上去,他一张冠玉般的面容因为亢奋而有几分扭曲。

    他没有控制力道,睡梦中的女人拧着秀眉,细微的声音发了出来,“痛…”

    柳靖淇手一顿。

    而身下的女人一声“痛”后,眉头又舒展开,脸上是娇俏的笑容,两只小手勾住他的脖子,声音丝丝媚骨,“泽少哥哥…痛…轻点要…”

    刚刚还在天堂的人现在立刻掉进了地狱,眉宇炙热的情/欲无法立刻褪去,直接覆上了层冰冷的阴霾,呵,泽少哥哥?

    真的很难想象林泽少在床上要的有多猛,那么清纯的一个女孩被他调教成这样,里里外外都是他烙上的印记。

    柳靖淇收回了手,坐直身,他拉过床上的被褥将她严严实实的盖上,没关系,他有的是时间,总有一天,她也会习惯他的侵占。

    ……

    第二天清晨,柳靖淇带夏彤去机场。

    两人坐的是专机,在走过机场大厅时,柳靖淇身上的手机响了。

    他看了手机一眼,然后搂着夏彤的肩膀将她扶坐在大厅里的椅上,他揉着她的秀发,“彤彤,你坐这等我,我接个电话。”

    夏彤木着一张小脸毫无反应,柳靖淇也不奇怪。

    对她温润的淡笑后又吻了吻她的脸侧,他走到离她三步远的地方接电话,是叶桐。

    “喂,妈,我现在带夏彤回意大利了,这些天你先陪着夏彤妈妈,我安顿好夏彤后,就来接你们。”

    “靖淇,我听说你在费力教授那拿了能麻痹人大脑神经的药物,你给夏彤用了?”

    柳靖淇转头看了一眼夏彤,她今天穿了乳白色的呢大衣,白色厚实的毛领圈在她的颈脖里,一张毫无血色的小脸越发莹白而精致。

    她就那样端坐着,双眸直视前方。

    她的眼睛是苍白空洞的,眼珠没有聚焦,神情木讷,整个状态就像是被操纵的木偶。

    柳靖淇收回目光,他走远两步,站在大厅圆柱后面压低着声音,“妈,如果我不用药,她就不会乖乖跟我走。你放心吧,这药我是严格按剂量用的,不会伤害她的身体。到了意大利,我已经给她安排了记忆移植手术,从此这世间就没有夏彤了,我会给她全新的身份。”

    “靖淇,我看你真是疯了…”

    柳靖淇在那边打电话,这时夏彤的身边来了一对母子。

    母亲让她10岁大的儿子坐夏彤身边,她将手里的书本资料都放儿子腿上,“小志你先坐着,妈去买两杯饮料。”

    母亲走了,儿子百无聊赖的翻着那些商业资料。因为书本太多,最上面的那本商业杂志直接掉在了地上,落在了夏彤脚边。

    夏彤低头看。

    夏彤也不知道自己看到了什么,因为她的大脑神经处于停滞状态,无法思考。

    杂志封面上是一个非常英俊的男人。

    男人穿了一身浅黄印花衬衫,灰色西裤,他脸部线条立体而流畅,一双眸深邃钻黑,左手拿着文件,右手随意垂落在裤边,浑身透着清贵优雅。

    这是林泽少在美国学术论坛会上被拍到的照片。

    小男孩迅速蹲下身去捡杂志,可是突然有那么几滴温热的液体滴到了他的手面上,最后染湿了照片上男人的面容。

    小男孩昂起头看夏彤,“大姐姐,你怎么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