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五卷 第204章 是你害死了你爸爸

    夏彤窝在林泽少怀里,小手攥着他的衣领,眸光清澈透亮,“泽少,谢谢你。”

    林泽少侧眸亲了亲她的手指,“方懿的事情你放心吧,这场比赛不重要,重要的是以后我会包装孙成浩的。这场比赛让他好男人的形象深入人心,等我给他推出第一张专辑就给他举办一场盛大的婚礼,除非他以后不要名誉和名气了,否则他永远抛弃不了方懿的。”

    他的这番话虽然在理,但夏彤一听不乐意了,“你怎么这样说?他们是因为相爱才结婚的,什么抛弃不抛弃的,你不要说得这么功利。”

    “夏彤,”林泽少宠溺的揉着她的秀发,“你知道娱乐圈有多复杂,方懿既然选择孙成浩那她就应该为未来做足了准备。等她年华老去时,她拿什么跟那些莺莺燕燕比,她是有家世背景还是和孙成浩有共同的音乐追求?”

    他的这些话夏彤听丽姿说过,丽姿是她们四人中最理智聪慧的,所以她一直反对方懿和孙成浩在一起。

    “夏彤,想用爱情跟男人走一辈子太难了,谁能保证爱情经久不凋零,人心不变?有时候舆论和道义比男人来的可靠。”

    好吧,虽然她的情绪有些低落,但她承认他说的都对。

    夏彤仰起头看他,半是试探半是玩笑,“既然男人这么善变,那你呢?”

    我要拿什么留住你?

    林泽少将她素白的指尖放嘴里允吸,感觉到她瑟缩后又去允她的耳垂,他覆在她耳边有些炫耀又有几分骄傲,“夏彤,我和他们不一样。我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的绝品好男人,你知道你这一生遇到我有多么幸运?”

    有多幸运她无法思考,因为她此刻只想…吻他。

    这个男人为她做的远远超过了她的预期,他带给她的动容与感怀几乎超出生命所能承载的,他不止要给她幸福,更要给她圆满的人生。

    夏彤也确实这样做了,她勾着他的脖子覆上自己的红唇,青涩的撩/拨他。

    男人一瞬间僵直后,当即反客为主的将她推倒在椅背里,一条手臂撑在她脸侧为她挡去喧嚣的俗世,长舌挤进去让她沉沦在他的世界里。

    ……

    夏彤回到家已经很晚了,她打开门,室内一片漆黑。

    心里松了一口气,她蹑手蹑脚的走进去。

    穿过客厅她存在满腹的庆幸和窃喜往自己的房间走去,手搭上了门把要推门时,一道声音响起,“彤彤,你回来了?”

    夏彤吓了一跳,回头看,苏如是正抱胸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苏如是没有开灯,坐那身躯僵直,她一双眼睛在漆黑的空中流淌出浓烈的受伤,就连声音都是紧绷而生硬的。

    “妈…”夏彤两手放身前,垂下眸。

    “呵,今天你去洗手间去了很久,我正要起身去找你的时候那个卢清走了过来,他说你跟他的总裁走了,我说我不信。”

    “我的女儿夏彤怎么会忘记她爸爸的死,怎么会和仇人的儿子在一起?当她和林泽少在一起时,她有没有丝毫愧疚之心和罪恶感?我的女儿一直乖巧懂事,我相信她不会做出让我失望的事情,所以我坐大厅里一直等你。”

    “只可惜,我等到了九点你还没回来。我坐在客厅看你,你鬼鬼祟祟但难掩一身的欣喜,你和林泽少去做了什么?”

    夏彤无言以对,客厅寂静了下来,十分压抑。

    “彤彤,你跟我说句实话,你是不是在骗我,你根本没打算跟林泽少离婚,也不想离开这里?”

    “妈,”夏彤艰难的开口了,“我跟他的事情…可以缓缓再谈,但是我是绝对不会去意大利的。”

    苏如是听到这话缓缓起身,夏彤以为她要说出什么尖锐的话但她什么都没说,她带着一副疲倦之态走到自己的房门口,

    “明天回桐市拜祭你爸爸,你不会也不想去了吧?”

    ……

    夏彤一家三口外加司机柳靖淇大清早就出发了,因为奶奶受不了颠簸,所以车速很慢,到那已经是下午。

    又在店里买了些瓜果蜡烛和冥纸,四人向墓地走去。

    夏彤静静的跪在爸爸的墓碑前,墓碑上的黑白照片经过岁月洗礼越发陈旧和模糊,但爸爸英俊的面容和温暖的笑意依旧长存。

    夏彤好久好久没有这样好好的看看爸爸了,失忆了她将爸爸也忘记了,那三年来祭拜时,因为心底存着莫名的害怕和抵触,她都不敢正眼瞧爸爸。

    她眼里流出的热泪迅速被呼啸的寒风吹冷,冷却后又瞬间滚烫,这冷热交加的感觉一点都没有心脏传来的钝痛强烈,默默流着眼可是指尖在颤抖。

    奶奶和爸爸嘀咕了很久,聊完家常最后道,“彤她爸,差点忘记告诉你一件大事,咱们的彤彤结婚了,你女婿…”

    “妈…”苏如是出声打断她,“妈,这里风大容易着凉,让小柳送你回车上吧,我和彤彤待会就去。”

    奶奶阖动嘴唇想说着什么,本来今天林泽少没来她就很不满意,刚想在夏彤爸爸面前夸奖他两句再埋怨两句,但苏如是直接不让她说了。

    “奶奶,您想说的母子连心伯父都知道,我们先回车上吧,要是您冻感冒了,那伯父就心疼了。”

    奶奶被柳靖淇三言两语哄出了笑容,看了眼地上跪着的夏彤和一侧站着的苏如是,她知道她是没多少年可以过了,最痛苦的是她们。

    奶奶点头,任着柳靖淇搀扶走远了。

    苏如是看着丈夫的照片心如刀绞,“彤彤,你还记得你爸对你有多好?”

    “你出生的时候你爷爷还在世,爷爷有些重男轻女总劝着我再生一个男孩继承林家的香火。但是你爸抱着你就当块宝,他说女儿是爸妈的贴心小袄,有了女儿他就心满意足了,如果再生出一个怕分享了你的爱。他还说女儿不比男孩差,等他将你栽培好,让爷爷等着看你怎么孝敬他。”

    “你爸爸还要多宠你,下班后就陪你玩,节假日带你游山玩水,请各地的名师培养你琴棋书画,你小时发烧他一夜没睡抱着你,你长大了皱个眉他都要关心半天,你用的东西不算是最贵的,但定然是最精的。”

    “你爸养了你18年,舍不得骂你和打你,可是你长大了是怎么回报他的?”

    “你爸没有享过你一天的孝道,反而因为你那段暗恋丧了命,夏彤你知道吗,是你害死了你爸爸!”

    是你害死了你爸爸!

    原来妈妈也这么想,只不过她一直没说出来。

    募然就想起高考毕业那年爸爸走进她的房间问她理想,问她是不是有了喜欢的男孩,她那时看着窗外的玫瑰那般欣喜与羞涩,她满脑子想的就是和林泽少的未来,她可以和他双宿双栖了。

    她一点都没有注意到爸爸复杂的脸色和痛惜的目光!

    后来站在爸爸办公室外听戴姨威胁爸爸,爸爸说…说她可以为了女儿牺牲自己。

    其实一段青葱的暗恋并不是所有人都非他不可的,但那晚是她亲口告诉爸爸,她离不开林泽少了,所以爸爸做了那样的选择。

    爸爸说既然相爱就勇敢在一起吧,爸爸说他会永远支持她的…可是爸爸为什么转眼就…跳楼了?

    既然拒绝了戴姨,那爸爸就应该预想到后果,爸爸跳楼是不是因为他后悔了,爸爸是不是觉得不值得,爸爸是不是想用死亡来惩罚她?

    是的,是她害死了爸爸!

    “夏彤,当初你因为喜欢上林泽少所以招惹上戴害死了你爸爸,你那时年幼无知我不怪你;后来你为了医药费嫁给林泽少期间又为了他放弃珠宝设计,你那时失忆了我也不怪你,但是你现在是怎么了?”

    “你是又失忆了,还是忘记了你爸爸受了多少罪怎么从楼上跳下来的,你怎么还可以这般心安理得的和他在一起?”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当你用你爸爸给予你的这幅身体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你就不会羞愧的,你就不会无地自容吗?”

    苏如是的每句话每个字眼都戳到了夏彤的心窝里,她是羞愧的,是无地自容的!

    她努力过的。

    从爸爸办公室里出来她在风雨之夜拒绝了林泽少,她好痛好疼,即使像行尸走肉般她也将自己锁在房间里两天。

    可是她控制不住。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找到他外婆家的,当看着他坐上轿车离开时,她觉得她的世界都崩塌了,在后面追他是一种本能。

    当时她想她不要爸爸,不要尊严了,她想让他带她离开,即使背弃了全世界她也只想要他。

    她不知道她怎么可以那样去喜欢一个人,但,情之所钟,身不由己啊。

    她主宰不了自己,本能总大于理智,她应该怎么办?

    “彤彤,妈再给你一次机会,待会你就跟小柳离开这里去意大利,你只有离开林泽少才能重新开始开始,你爸爸才可以安息,我和你奶奶才可以平静的生活。”

    苏如是不是跟她商量,而是一种决定。

    原来她今天带她来祭拜爸爸就是这个目的,她要送她去意大利。

    她还能反抗吗,她真的要离开吗?

    为什么大家都在逼她?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天色已经很暗了。

    苏如是低头看了眼地上跪着的夏彤,她一张小脸已经冻成了青紫色,就连眼泪都仿佛像流干了般,木木痴痴的盯着墓碑看。

    苏如是有些心软,她弯腰扶起夏彤,“彤彤,我们走吧。”

    夏彤走了十几步才找回双脚落地的感觉,只听苏如是在耳边道,“彤彤,小柳准备了专机,妈和奶奶送你去机场。你到那好好学习和工作,小柳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好男人,你和相处看看。”

    “等过了五年你再回来,妈和奶奶在桐市的老家等你。”

    五年?

    这是妈妈给她的期限吗?

    五年是有多长,几个春秋,多少日月?夏彤突然没有时间概念了。

    她抬眸朝远方的天空看去,昨晚他的温度和企盼还响彻在耳边,“夏彤,我们相爱的多不容易,所以不要放弃我好不好?”

    是啊,他们都已经纠缠了六年,该牺牲的都牺牲了,什么痛苦都经历过了,到头来就这样放弃和分离了吗?

    夏彤脚步停住,“妈,我手机落在爸爸那了。”

    “你在国内又没几个联系的人,这次都要出国了,手机落下就落下了吧,不要拿了。”

    “妈,”夏彤冷静的叫了声,“这次一走就是五年,我想跟爸爸好好道别,你站在这看着我,反正距离很近。”

    看着夏彤坚持的神色,苏如是松开她。

    夏彤走回爸爸的墓碑那,她蹲身伸出小手去抚摸爸爸的容颜,声音很小,“爸,你知不知道三年前跪在你这时我就想和你一起死了,当时想割腕自杀,但却意外的晕倒了。在医院昏迷的时候也不想醒的,但我不但醒了还失忆了。”

    “爸,不管是三年前还是三年后我都是一样的想法,既然活着那就好好的活着,如果活着还想爱他,那就好好爱着。”

    “爸,我现在决定了,我想跟他在一起。”

    “爸,我死了一定会下十八层地狱的是不是?但是没关系,我和他这一生得到的都太少,我想用这剩余的生命去陪伴和守护他。您是不知道他有多惹人爱多需要人来爱,所以爸,我不奢望您原谅我您也不要原谅我了,让我罪恶一辈子就好。”

    苏如是看着夏彤一遍遍抚摸着她爸爸容颜,指尖留恋的。她想出声让她回来,只要她愿意去意大利和柳靖淇好好生活,她爸爸会原谅她的。

    她没出口,夏彤就起身了。

    可是夏彤没有向她这边走来,而是转了方向向远方跑去,“彤彤…”苏如是叫了一声,她突然缓不过来夏彤的用意。

    这时柳靖淇恰巧走了过来,他忙问,“伯母,彤彤是逃跑了吗?”

    逃跑?

    “逃跑”这词震的苏如是心神俱裂,夏彤怎么敢!

    PS:终于在这里将芳懿这块撸了一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