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五卷 第210章 谈话--放弃

    “呵,我没想到林总这么睚眦必报,我嘲笑你的一句话你也要还回来?既然君安吉这么好,我跟你换夏彤好不好?”

    “我可无福消受君安吉,夏彤你也别想要。柳公子,自觉点,回意大利吧,恩?”

    香烟已经抽了半根,有火苗滴在柳靖淇的手指上,他也不觉得烫,“如果我说我不回去呢,你想怎么样?”

    林泽少闻言上前一步,他倾身靠近柳靖淇几分,压低的声音带着玩味,“柳公子怎么越活越回去了,不要跟我说这么任性的话。蒲昔那些老家伙很快就有行动,君家和君安吉还需要你安抚,现在你拿什么都跟我斗?”

    恩,他说的是事实,如果他不娶君安吉,蒲昔另一场风暴就要开始了。

    看,这男人几乎给他带来了灭顶之灾,可是这个罪魁祸首还敢如此冠冕堂皇的在他眼前叫嚣!

    但是成王败寇,他无话可说。

    两个男人的神色在烟雾缭绕中都有些看不真切,“柳公子,我和夏彤都不曾欠你什么,可为什么你总是要以第三者的姿态妄图介入我们的生活?”

    “其实你的心态我多半是了解的,因为当时同学很多,但是夏彤偏偏以你为挡箭牌拒绝了我,你认为你明明离爱情就差了一步之遥,可是你为什么就得不到?”

    “其实你对夏彤占有比爱多,你以各种卑鄙肮脏的手段要将她带回意大利,你想从她身上弥补曾经缺失的尊严和荣耀。”

    “也许她听话你可以把她放心尖宠着,她不听话你可以毫不留情的摧毁,你想挖座坟墓将你和她都掩埋了…柳公子,去看看心理医生吧,你已经病入膏肓。”

    这就是林泽少和柳靖淇的不同,前者痛苦三年也没舍得动夏彤一根汗毛,他在求而不得中衍生的是渴望,自卑和彷徨。

    而后者在求而不得中衍生的是阴暗的占有和疯狂的偏执,如果他再不及时治疗,他终其一生都无法学会去爱。

    “柳公子,放弃夏彤吧,以后那些自作多情又费力不讨好的事情不要做了,太掉你的档次了。”

    柳靖淇听到的不是林泽少的调侃,而是那句“放弃吧”。

    他的神色有几分迷茫,“真的要放弃吗?可是…我舍不得!”

    林泽少站直身,理了理衣领,“柳公子,我没有给机会你选择。早点回意大利吧,我不想把你逼上绝境。”

    ……

    连着两天过去了,这两天风平浪静。夏彤没有出门只专心照顾着苏如是,林奶奶又在楼下小区里找了一家棋牌室,一家生活还算融洽。

    林泽少每天晚上会将路虎车停在楼下过夜,夏彤站在窗户边看着,两人没有通电话,算信守了对苏如是的承诺。

    柳靖淇忙的不可开交的同时,每天都会抽空来探望苏如是,苏如是永远给他闭门羹,而他丝毫不放弃。

    这天中午苏如是吃过药睡觉了,夏彤看着柳靖淇,“我们去窗台那说会话吧。”

    打开玻璃门,外面无风,金黄的太阳照射在身上温暖怡人,夏彤两只胳膊撑台上,站着眺望着远方的风景。

    她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一张小脸漂亮而明媚,那双被宽大毛线衫遮住半边手面的小手指纤长葱白,十分养眼。

    她转过头问身边的人,“柳靖淇,你为什么喜欢我?”

    这大概是五年来她对他最平和放松的一次,她如碧波般清澈的眼神洋溢着淡淡的温静婉约,嘴角恬然,这让柳靖淇仿若回到了五年前那个午后,他们坐草坪上。

    “我也说不出为什么喜欢你,其实第一眼你并没有给我惊艳的感觉,毕竟我见过的漂亮而灵动的女孩太多了。”

    “当时和你弹钢琴你却心不在焉,对我的笑容那般勉强和空洞,你是第一个对我如此漠视和冷淡的女生,所以对你另眼相看了。”

    “后来在学校展览橱窗里看见你的一幅珠宝设计,然后听你谈珠宝理想,于是又对你心生了一种惺惺相惜的好感。”

    “真正让我心动的是那次坐草坪上,你对我绽放出一抹微笑。你两片唇瓣高高上扬,迷人的水眸荡漾出暖意和秋波,嘴角边浅浅的梨涡炫目而灿烂。从小到大因为我蒲昔家族的身份,你是除了父母外第一个给我纯真温暖微笑的人,你已深深打动了我的心。”

    “后来知道你喜欢林泽少后我嫉妒,那天操场吻你是急切狂躁,风雨之夜听你说喜欢我我觉得像在做梦…”

    “我在意大利城堡的尖塔上有一架望远镜,曾经无数个深夜我痴痴的凝望着中国的方向,其实我对中国没有丝毫留恋,但因为这里有你。”

    “夏彤你知道吗,这一切都是你的错,我没有对你一见钟情但你撩/拨我,是你给了我希望和幻想却又无情的摧毁了我,你让我的心在那座古老的城堡里苍老腐蚀,是你让我失去了爱人的勇气。”

    柳靖淇哪怕是控诉的声音依旧和煦动听,只是他那长身如玉的身躯缓缓流淌着秋日的荒凉和冬日的寒气。

    夏彤依旧眺望着远方,她轻微的点头, “恩,是的,都是我的错。那时爱他就应该告诉他,不应该牵扯进你,更不应该连累爸爸。今日苦果都是前日种下的因,所以我一个人承担着。”

    柳靖淇看着她嘴角哀戚自嘲的弧度,他道,“夏彤,跟我走吧。只要你跟我走,我爸爸留给我的蒲昔,我不要了。”

    这也许是柳靖淇这一生给予的最高的承诺,其实他骨血里是一个商人,利弊得失的计较很清楚,他从没有过放纵和任性的机会,蒲昔是他守护的领土。

    这已是他给予自己挣脱所有枷锁的机会,给予他全心全意去爱一个人的机会。

    可是夏彤没有领情,她的声音虚无缥缈,“我还能去哪里,心在这里,去哪里都是逃脱不了。”

    “夏彤,”柳靖淇拽住她的胳膊,“你跟林泽少是不会有结果的,难道你想将自己的青春和一生都耗在这里吗?”

    夏彤轻轻挣脱柳靖淇的手掌,“我这两天想了很多,也许我和他无法在一起了,那就彼此拖累和折磨到老吧。”

    “你…”柳靖淇黑眸睁大,她怎么可以这么轻易的说出“折磨到老”?

    她是没有时间概念还是没有受过折磨的苦楚,那种想爱而不能爱的滋味她有没有尝过,她懂不懂近情而情怯?

    夏彤的声音更像诉说,水眸聚焦在某一点温柔的像看某个人的容颜,“因为无法原谅自己爱他比爱爸爸多一点,所以我应该用得不到他惩罚自己一辈子。”

    “因为他是我用爸爸的命换来的,所以他只能属于我。他也必须接受我不让他得到的惩罚和折磨,他必须为我终身不娶,他只能凝望和守护着我。”

    “他说他那次吻我后就做了一场春-梦,那他一定不知道我在此后做了无数场春-梦,夜里会睡不着,会幻想他牵我手,抱我,吻我的时候。”

    “他问我有没有对他的身体产生幻想,当然有,我想被他完全的拥有。”

    “他也不知道对于方圆圆的事我有多恨,是我的推拒让我们错失了许多而造就了这场不完美,我不但想做他深爱的,更想做他唯一的。”

    “我们怎样折磨彼此都没关系,但是有一点,我永远不会跟他离婚的,生前不能在一起,死后总要和他葬在一起。”

    “他永远不会知道我在一遍遍写他名字时产生了一种渴望,我想以他之姓,冠我之名。我想他给我一场世纪婚礼,我想穿上洁白的婚纱在牧师面前接受他的戒指,我想在全世界的祝福声里听到他大声说爱我…”

    可是,可是那些都不可能了。

    不会再有祝福了。

    听到她的话,柳靖淇的胸膛里翻滚出怒火,她怎么可以在一个深爱她的人面前说出这番话,她究竟把他无视到了哪种地步。

    “夏彤!”柳靖淇扳正她的肩膀将她抵窗台上,“夏彤,你究竟有没有心?”

    夏彤没有挣扎,她定定的看着柳靖淇,“我的心已经全部放在了他身上,所以再分不出一丝一毫给别人。柳靖淇,以前都是我的错,但这样的我真的不值得,放开我吧,回意大利去重新开始。”

    “呵…”柳靖淇的玉面因为怒气而有几分扭曲,“既然都是你的错,你以为一句认错就可以了吗?我被你伤透了心,被你折磨了三年,你要怎么补偿我?”

    夏彤轻笑,“不打算补偿了,因为欠的人太多了。”

    “夏彤,单这句话你就想打发我了吗,得不到你的心,那你现在就用你的身体来补偿我吧。”说着,柳靖淇将夏彤搂怀里,水粉色的薄唇落在她的颈窝亲吻着。

    夏彤侧开头,小手推着他的胸膛,“柳靖淇别这样,在我印象里,你不是这样的人。”

    柳靖淇一僵,呵,她对他也有印象吗?!

    “柳靖淇,不要让自己彻底堕-落,也不要让你都瞧不起你自己。”

    ……

    坐在酒吧里的柳靖淇耳边不停回荡着夏彤那句话,“不要让自己彻底堕落,也不要让你都瞧不起自己”。

    是的,就那样强占一个为别的男人思/春的女人连他自己都瞧不起自己,他不应该堕落,那个女人根本不值得。

    恭喜她,她对他坦露的对林泽少那般虔诚的爱意已经彻底打败了他,从此他再没有一分勇气去靠近,而且他不屑!

    连着罐了两瓶劲酒,他没有丝毫醉意,他的酒量早在一次次饭局中练就了出来,他需要时刻保持着清醒的大脑。

    但他此刻希望自己可以一醉方休。

    酒吧里空气污浊,暖气打的很高,大家都甩了外衣穿的像夏天,很多男女随着重金属音乐摇摆,角落里还可以看见纠缠一起的情侣。

    他身边很快就来了一个搭讪的女人,“帅哥,能不能请我喝一杯?”

    柳靖淇抬眸,女人穿着黑色深v裙,身材十分劲爆,她一张脸蛋化着淡妆,嘴上抹着烈焰红唇。

    女人没想到柳靖淇长的如此俊,一时看僵了。

    看,他的魅力就是这么强,足以颠倒众生,可是为什么夏彤就是不愿意?

    柳靖淇勾着嘴角,耸耸肩,“抱歉美女,我今天失恋,所以心情不是太好,你去别处玩,恩?”

    面对如此男子,女人竟忘了使出风月场的媚术而且有些自惭形愧了,她迅速转身,几乎是灰溜溜的走开了。

    柳靖淇喝着酒,突然舞台上来了一位40多岁大腹便便的男人,那男人一脸谄媚,“请大家静一下,接下来是我们刚到新货——美菱小姐的登台时间,她会大家跳上一段热情的钢管舞,请大家欣赏。”

    接着酒吧大厅的灯被熄灭,舞台上闪动着无数梦幻的光芒,一个穿着白色露背长裙的女人走了出来。

    看见她,下面的男人一阵尖叫和口哨,这件衣服太暴露了,后面的露背的蕾-丝一直开叉到臀勾那里,前面低胸的白裙一俯身就可以看见女人饱满丰挺的诱惑。

    关键这女人太水了,漂亮的五官镶嵌着一颗美眸,她小鹿乱撞般看向下面一脸贪婪,奸yin的男人,清纯中又带着媚惑的眉梢,那可怜的眼神直勾起男人的征服欲。

    她跳了一段热辣的钢管舞,舞蹈结束后下面都沸腾了。

    大腹便便的男人赶紧上场,“大家不要激动,我们美菱小姐还是处,接下来拍卖她的第一次,看看哪位有幸和她春风一度,做她的第一个男人。”

    话音一落,下面就有人开价了,“我出两万。”

    “五万。”

    “八万。”

    男人们兴致高昂,台上的女人用一双美眸瞥了下面,她咬着鲜艳的唇,想着要被践踏的遭遇,她几乎要哭了。

    这时一声和煦的声音响起,“我出一百万。”

    这“一百万”一出口,大家倒吸一口冷气,这男人疯了,他是中了媚药还是八辈子没碰过女人急需台上的人救火,一百万可以买一沓处了。

    大家转头看,这一看又倒吸了一口冷气,这男人…长得也太好看了。

    PS:因为我的男二要退场了,所以花一点点篇幅写下他和君安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