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五卷 第213章 催命治疗磁盘

    睿政事务所里。

    卢清手里抱着几份资料推开总裁办公室门,林泽少正坐在办公椅上批阅文件。

    “总裁,刚刚得到消息,今天中午时分,柳靖淇带着君安吉回了意大利。”

    “恩。”林泽少应了一声,这是他预料的结局,注定不会有意外。“给我准备厚礼,过不了几天柳靖淇就会送来结婚请帖。我人去不了,礼物和祝福总要送达的。”

    “是。”卢清点头,“总裁,桐市那边的调查结果已经出来了,您要不要先看看?”

    林泽少拿着钢笔的手顿住,沉默三秒后,他丢下笔,抬眸看着卢清怀里的文件,“拿来,我看看。”

    卢清将文件递过去,在林泽少垂眸翻开文件第一页时他在旁解释,

    “总裁,资料已经证实在夫人爸爸夏刚遭遇合伙人卷款携逃陷入困境时,您的母亲戴总裁动用了一切力量对夏刚进行了打击压迫。”

    “第一文件是银行和司法部门的资料,它显示戴总裁曾勒令银行强行收回了夏刚所有贷款,因为贷款还不上,银行冻结了其所有名下财产和房产。戴总裁并对司法部门施压,令其强行查封了夏刚的公司并对外宣布破产。””

    “第二份文件是戴总裁控制了桐市整个商业圈,断了夏刚所有救援,当时夏刚出门连至亲好友都不敢搭理,他走投无路了。”

    “第三份文件是夏刚手下第一得力助手的供词,他承认在三年前收受了戴总裁的贿赂,煽动员工聚众闹事。他们曾组织大小数十次游街,用石块将夏刚打成程度不一的重伤。我们还找到了夏刚生前见过的最后一个人,他叫董浩,是夏刚手下的员工。当时因为夏刚像过街老鼠,无处可躲,所以董浩陪他走进一栋破旧大楼里,当时夏刚情绪低迷,额头流血导致神智不清,夏刚灌了两瓶烧酒后,员工刚转身接了一个电话,他就跳楼自杀了。”

    卢清客观的陈述着事实,林泽少没有答话,他只认真的看着,看得很慢,仿佛在确定每一段话语的准确性。

    卢清最后将手里的一张磁盘放在办公桌上,“总裁,今天周德从欧洲出差回来,这是刚拿到手的夫人催眠治疗的磁盘。”

    林泽少没有抬头,卢清默默退了出去。

    ……

    林泽少看着文件,哪怕这份文件出自林氏最精英的调查团队,具有100%的准确性,但是他依旧在努力的查找中间的可疑点和漏洞。

    两个小时静静的过去了,当他反复斟酌和推敲着这些文字而导致自己视线模糊后,他倏然将文件扔飞,连同办公桌上所有的物品,全部掀落在地。

    他豁然起身,尤不解气的用一双皮鞋踢飞着文件,看着纸张在空中张牙舞爪的飞舞着,他又用皮鞋将那些落地的纸张碾碎。

    这种幼稚的行动他反复做着,因为无法排解心中的戾气和狂躁,因为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他只能像绝望的小兽般不停挣扎。

    真的是戴颢笉害死了夏彤爸爸,夏彤爸爸是戴颢笉害死的!

    林泽少走到落地窗边,他点燃一支香烟狠命的抽着,内心传来巨大的悲恸瞬间腐蚀了他的大脑,他连思考的能力都没有了。

    就那样倚在窗上抽着香烟,窗外绚烂无比的阳光变成了霞光万道的晚霞,当最后一道光线隐没在云朵里,整个城市笼罩在了冬日的阴冷寒峭里。

    林泽少动了动,视线突然触及到地面的那张磁盘,他弯腰捡起。

    又将地面上的笔记本电脑捡放在办公桌上,他将磁盘放进去。

    画面里有夏彤,她正闭眸躺在宽大的软椅里,身上覆着毛毯,周德坐她身边问着她的家庭,她说她最爱爸爸,她说她家庭和睦。

    恩,这些他都是知道的。

    温柔,会下厨,顾家又疼女儿的爸爸,他真的是一位好爸爸,他是值得人尊敬和爱戴的。

    怪不得苏如是怪他,说世间这么多女孩他不挑,非挑夏彤来爱。的确,跟一条人命比,比一个家的幸福比,他的爱情太微不足道了。

    接着夏彤跟周德讲她喜欢一个男孩,并告诉了爸爸那男孩的名字。

    这段夏彤在日记里提起的,但此刻听她从嘴里说出来,看着她小脸蛋上的红晕和娇羞的神情,他依旧被震惊着。

    为什么…为什么那么多年,他一直以为那个男孩是柳靖淇?

    他多么的愚蠢又可笑!

    想爱却爱不起!

    接着夏彤说她站办公室门口听到戴姨和夏刚谈话,呵,戴姨能谈什么,无非就是威逼利诱吧,他用脚趾都可以想出来。

    后来风雨之夜她拒绝了自己,恩,拒绝是人之常情,她那时才18岁,爸爸还是她的天地,就算再怎么喜欢他,他怎么能跟爸爸比?

    周德问她拒绝后的感觉,她大口大口的喘气,哽咽的不能自语,她揪住胸口的衣服说她痛,痛的心脏像被剜了一块,痛的无法呼吸。

    她描述着她捡红豆链,找外婆家找他,追着他的车跑的场景,他可以想象的,那时血染莲花池的脚伤才两天,她追了一路定然流了一路的血。

    将手指抚摸上那张赢白又有几分凄楚的小脸,林泽少喃喃道,“傻瓜,既然做了选择,拒绝了我,那还想追我干什么?”

    “但是,追我是对的,如果你追上我,我会保护你们的。可是,”最后一句话他是木然的问着自己,“可是为什么就没有追上呢?”

    画面还在继续,夏彤还在激烈的说着什么,林泽少那样一个情绪不外露的男人脸上竟也出现了骇然失色的神情,他按着键盘将画面回放,那女人在说,

    “我后悔了,我可以什么都不要,尊严不要了,爸爸不管了,高攀就高攀,奢求就奢求了…我爱他,我要他,我只想要他…”

    是的,他没有听错,她说她后悔了,她说她不管爸爸了。

    “呵…”林泽少嘴角勾起缱绻的弧度,“夏彤,你那时究竟有多爱我,比爱爸爸更爱吗?”

    ……

    今天苏如是和奶奶都睡的特别早,夏彤正坐在房间书桌椅上画设计,突然她听见门铃响了。

    这么晚了,还会是谁?

    夏彤跑到门边,她透过猫眼看着林泽少站在门外,她赶紧拿起门边的电话,“喂,泽少,你来干什么?”

    男人熟悉的低醇声音传来,“夏彤,我好几天没见你,今天很想你,开门让我进去,我想看看你。”

    “不行,”夏彤拒绝,“我们都答应妈妈的,没有她同意不见面。妈妈的病才好了一点,我不想刺激她。”

    “夏彤,不用担心妈妈和奶奶,今天我让医生她们的药物里加了安眠成分,不到明天早晨是不会醒的。”

    “什么?你…”

    “夏彤,安眠成分不会伤害身体的,所以放心。我今天喝酒了,现在头很晕,要是你不让我进去,我就在门边睡一夜吧。”

    那边寂静无声了,夏彤透过猫眼看他面色潮红,垂着眸两条臂膀撑在墙壁上,的确有几分醉态。没有办法,总不能让他真在门外睡一夜吧,夏彤打开门。

    刚开了门,男人就像是醉倒了,整个修长的身姿扑上她,夏彤赶紧用小手圈住他的腰腹,“你怎么喝成这样?”

    林泽少一手将门带上,一手搂着她的肩膀将她往客厅里带,“我喝酒是因为我今天很开心…夏彤,我想睡觉,带我去你的房间。”

    这种情况不容夏彤多想,而且胆怯心作祟,她总怕妈妈醒了知道她和他又见面了,所以她将林泽少带进自己的房间,顺手把门关上。

    “你先到床上躺着吧,我去煮碗醒酒汤…唔…”还没说完,她的娇躯已经被男人抵在了门上,娇唇就堵的严严实实。

    她瞪着眼看他一双墨眸十分清明,眸里还闪动着几分狡黠的光芒,她赶紧伸出小手锤他胸膛,这个大骗子,他根本没醉。

    但她挣扎的躯体被男人一直长腿轻松制止住,两只小手也迅速被反束在了身后,林泽少闭上眸,细致缠绵的允着她的唇瓣。

    被他强烈的阳刚气息侵袭着,夏彤当即四肢发软,他霸道的撬开她的檀口将长舌挤进来翻江倒海时,她缓缓阖上眼帘,青涩的回应着他。

    两人缠绵了很久才离开彼此,林泽少粗粝的指尖摩挲着她沾着水润越发诱-人的红唇,“夏彤,说声你爱我给我听听。自从你恢复记忆后,你还没有向我表白。”

    夏彤自然红着脸不肯说,“你大晚上喝醉酒就跑我这来发酒疯,谁要向你表白,别自作多情了。”

    林泽少笑,双手捧着她的脸,一双墨眸黑如曜石,清俊的容颜泛着柔光,“夏彤,你不向我表白也没关系,我知道你爱我。”

    他宽厚柔软的大衣领蹭在脸颊上很舒服,夏彤埋首在他温暖的胸膛里笑,声音松软,“你今天怎么了,怎么这么肉-麻?”

    林泽少不答话,吻了吻她的秀发后,双掌下移去扯她的打底裤。

    夏彤一惊,赶紧阻止他,“林泽少你干什么,不许脱我衣服,不要这样…你一来就对我对这种事,你混蛋!”

    她那点力气哪里敌得过林泽少,抬高她的一条腿将打底裤从她腿上扯下来,又动手松开自己的金属皮带,根本来不及脱裤子,他就狠狠挤进了她的身体。

    突然填塞进的巨大令她不适的拧了秀眉,浑身又燃烧起一种异样的su麻,为了不下滑,她勾着他的脖子咬他耳朵,“林泽少,你这个疯子!”

    “夏彤,这都是你的错。人家都说一周最规律的xing生活是三到四次,可是你数数我们从结婚到现在才多少次?”

    “结婚一个月后才yuan房,中途闹别扭不让我碰你,要了狠了又红肿,每月还来个一周的生理期,上学后连见面都成奢侈…我是个正常的男人,你又是我渴望的,你还好意思怪我这样对你?”

    “你…”怎么什么都是她的错,这个巧舌如簧的男人。“可是,可是我还没做准备。”

    “你要准备什么恩?”林泽少架着她的腿,使劲冲了两下,那种木入水槽的抽送与拍打声尤其奢靡刺耳,夏彤红了耳根。

    林泽少舔吻着她的脸颊和下巴,调侃道,“看,不做前戏你都能湿成这样,夏彤,你是多么想要我,恩?”

    夏彤羞的要钻地洞,这男人逮着机会就喜欢嘲笑她。

    “夏彤,我跟你一样,我碰到你你就会出水,而我看见你就会发硬,今晚,让我好好宠爱你。”

    说着,林泽少就将她抱床上,刚刚他急的两人衣服都没脱,到了床上胡乱的扯开,他扣住她的纤腰将她转过身,跪趴床上。

    夏彤当即知道他想干什么,这姿势只有那次情侣套房时试过,后来两人数度缠-绵,他耳鬓厮磨的想再尝试,但她就是不允。

    她不喜欢这个姿势,这个姿势太野,而且没有安全感。

    可是林泽少爱极了这个姿势,这个姿势可以一览无余她纤细光luo的玉背,翘挺的粉臀,她动情的时候会摇着小脑袋,那三千青丝在雪白肌肤上晃荡的画面十分妖冶,他最喜欢她狂野的模样。

    “泽少,不要…”林泽少一只大掌已经在她臀瓣上肆意揉-捏,被他扣着腰她挣扎不了,只能伸出小手推他。

    “夏彤,放松身体,你会要的,会喜欢的。”说着,他猛地冲了进去。

    虽然已经足够湿润,但她还是疼的厉害,那里被撑到了极致,他力道又生猛,本来撑在床上的两条藕臂差点瘫软了下来。

    林泽少没有给她缓冲时间,扣住她的纤腰一下一下的撞击了起来,依旧是那种强悍又彻底的进出,每一下势必要捣弄她花心最深处。

    “啊…”夏彤尖尖细细的叫着,她几乎被撞散,只能将藕臂支撑在床头的木板上。

    她不知道她怎么可以发出那样羞人的尖叫,明明控诉着他的粗鲁,但却从他揉躏的力道中衍生出无数快g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