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五卷 第222章 宴会3--野种

    林泽少沙哑着声音,“那你有没有?”

    夏彤摇头,“没有。老公,我自始至终都是你一个人的,我爱你,只会给你做。那你呢,你有没有碰过别的女人?”

    林泽少将手拿出来,扣住她的纤腰让她两条腿盘自己精健的腰腹上,埋首在她颈窝,“我也没有,你走了多久我就禁-欲了多久。”

    说着又抬眸蹭在她耳后的肌肤和秀发里,像情人间的撒娇,“夏彤,这些年想你快想疯了,经常觉得自己下一刻就会坚持不下去,但想想只要我能熬过这五年,五年后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夏彤,我房间里有五本日历,日历上每个日子都被我用红笔画了圈,冬天还没到,离约定还有163天,你为什么提前回来了?”

    夏彤将眼泪洒在了他的衬衫上,勾着他的脖子将他拥的更紧,“你这个坏蛋,要是我不提前回来,恐怕你和杭瑶雨不是订婚而是结婚了。“

    说着她“哼”着声,嗔怨的撑着他的胸膛来开彼此的距离,“但是我很好奇,我们又没有离婚,结婚证还压在家里,你怎么敢跟杭瑶雨订婚的,你就不怕我告你重婚?”

    林泽少墨眸闪如星辰的看着她,嘴角深深勾起,没答。

    夏彤又问,半是认真半是玩笑,“老公,如果我没回来,你会不会真的跟杭瑶雨订婚?”

    男人姿态有些随意,略一沉思道,“不确定…似情况而定。”

    “你…”夏彤迅速挥动右手,想甩他一巴掌。

    但她的手被半空截住,林泽少的大掌紧握住她,俯身,伸出长舌去舔她柔嫩的手心,“小醋坛,才见你老公一面就想打我,好大的胆子!不会的,所以,放心!”

    哪怕她在心里一万个确定他不会真和杭瑶雨订婚的,但她还是想问问。就像他明知道她不会有其它男人,但他也想确定。

    分离了五年,近情而情怯。

    那只手任他舔吻着,她另一只小手穿插进他的乌发里,“老公,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还有你心里的计划,都不打算说给我听听吗?”

    林泽少停顿了一下,覆又将她青葱白的手指放嘴里允吸。

    夏彤忍住身体的战栗,勾住他的脖子贴着他的耳朵,“我所认识的林泽少,他绝不会背弃自己的妻子而去招惹别的女人。我所认识的林泽少,不管他处于怎么样的困境,他也不会去欺骗女人的感情从而攀附强大的势力而去击败对手。所以我猜,你有不得已的苦衷,你有计划,也算准了能在接我之前把所有事情都解决好,对不对?”

    林泽少嘴唇离开她的手,将五指擦进去和她十指相扣,炽热缠绵的吻又落在了她的唇上和颈窝里。

    夏彤挺着身子抱着他,任他予取予夺,“老公,我不管你的计划是什么,但是现在我回来了,尽快和杭瑶雨断了联系,我不想看见你和她纠缠不清。”

    “还有,等你和她断了联系,我会给你一个…惊喜的,你一定会喜欢。”

    林泽少的吻停了下来,嘶哑的声音十分低沉,紧紧凝视她,不过她脸上任何表情,“夏彤,这样的我,你还要吗?”

    “这次我终于明白林非凡和戴颢笉为什么要那样对我,因为我根本就是一个…野种。我不姓林,我甚至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

    夏彤迅速捂住他的嘴,“要,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要的。11年爱你,8年前嫁给你,我从来不是因为林泽少是你,而是你是林泽少,因为你是你,所以只要你。”

    “老公,我们在一起耗费了11年的时间,今年你30了,我也28了,要是…要是你愿意,我给你生个女儿好不好?”

    “女儿?小杉杉吗?”林泽少伸出大掌摩挲着她粉嫩的脸蛋,他募然就想起昨天冰激凌店见的小男孩,漂亮而懂事。

    心房又迅速轰踏了一块,“不要,我想先要个儿子,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会抱着我大腿叫我爹地的小男孩。”

    夏彤想起昨晚小杉杉攥着脖间吊坠不撒手的情景,她的眼眶又有些酸涩,她几乎就想告诉他,你已经有小杉杉了,但是她没有。

    她还不想逼他逼得太紧,因为她知道他现在的处境,几乎四面楚歌,她想给他多一点时间去处理。

    “夏彤,你真的想跟我在一起吗?你知道现在和我在一起的后果吗?”

    “老公,五年前我离开时,你说要看我站在很高很高的地方荣耀一身的样子,我做到了。不要再小瞧你老婆,我已经有足够的能力保护自己。”

    Shelley吗?林泽少突然有了丝与有荣焉的自豪感,“夏彤,妈回来了吗?要是她知道我没能遵守当初的约定,她会怎么做?会不会再给我五年?”

    夏彤失笑,她直接怀疑妈妈给他那五年的惩罚已经在他心里落下了阴影,这样也好,有妈妈的威力在,他以后就不敢欺负她了。

    但夏彤想解释的,她想将妈妈昨晚说的话告诉他,此时门锁突然被拧动了,门外有声音传了进来,“咦,这门怎么锁了?”

    两人都一僵,林泽少将手指放嘴边做了个“嘘”的手势,他警觉的看着门边。

    此时,另一道女声响起,“里面肯定有人了,大概在换礼服,我们去另一边的洗手间吧。”

    然后门外没了动静。

    林泽少收回目光,又亲了亲夏彤的红唇,“我们出来很久了,我先出去,待会你再出去。”

    夏彤有很多话想跟他说,但是一时间也讲不清楚,反正她已经回来了,任他有何打算,他都逃脱不了她的手掌心的。

    “恩。”夏彤回吻着他,乖顺的点头。

    ……

    夏彤在洗手间里整理好衣裙和发饰后才去了宴客大厅,此时大厅里来了一位重量级的嘉宾,那就是新任林氏子孙——林非凡。

    林非凡长得也算英俊帅气,他穿了身名贵的粉色衬衫配深灰色西裤,头发打了摩斯闪亮亮的,他走路大摇大摆的,似乎想走出点气势,但他全身的轻-佻和浮夸让他画虎不成反类犬,十分滑稽。

    他站在大厅里,周围那些谄媚的人纷纷逢迎,点头哈腰,“林少爷,林少爷…”

    林非凡喜笑颜开的面容有几分飘飘然,越发春风得意。

    这时杭芷琪迎了上来,“林少爷,您来了,多谢光临。”

    林非凡大手一挥,“杭小姐过生日我怎么可能不来呢,今天我给杭小姐准备了厚礼,来人,抬上来。”

    于是近8个黑衣保镖搬着个盖着大红布的重物走了进来,这东西似乎特吃力,保镖气喘吁吁,重物落大厅地上时,夏彤觉得脚下都震动了。

    大家什么好奇,“林少爷,这个是什么啊?快打开,让我们都开开眼界啊。”

    连杭芷琪都上前问,“林少爷,您这是送我什么贵重礼物了?”

    林非凡神秘一笑,走到重物前大力掀开红布,一个一人高的纯金打造的弥勒佛像出现在了众人面前,可笑的是弥勒佛手里还拿了个仙桃。

    大厅众人有惊艳的,有嗤笑的,顿时炸开锅了,杭芷琪愣住了,还是杭海洋爽朗的大笑道,“哈哈,姐,林少爷将弥勒佛请来给您拜寿了,您可要长命百岁啊。”

    杭芷琪瞪了杭海洋一眼,勉强对林非凡笑道,“林少爷送弥勒佛真是破费了,来人啊,将弥勒佛搬到…”她想说搬到楼上,但想想肯定搬不上动,“算了,还是移到那个角落里放着,今晚别墅新增30名保镖,以防小偷。”

    “是。”有佣人应了声。

    林非凡满意的看着那些人吃力搬弥勒佛的模样,他转头正巧看见人群里的林泽少,他“嘿嘿”两声后上前。

    林非凡站定在林泽少面前,抱拳,“大哥,原来大哥也在这里啊。”

    他话里嘲笑的意思大家都明白,迅速有人高声迎合,“林少爷,您搞错了,林总现在不是您大哥了。”

    夏彤清楚看见本来站在林泽少身侧的杭瑶雨迅速贴了过来,她挽住他的胳膊,共担风雨的意思很明显。

    夏彤突然有些感激了,至少在她不在的这一个月里,他的身边还有人愿意陪着他。

    但是感激归感激,感情归感情,林泽少需要的是她,而她可以给林泽少的,是杭瑶雨终其一生都无法做到的。

    林非凡夸张的一拍脑门,“哎呀,瞧我这记性,我怎么把这事忘了呢?有些人他不是我们林家的种,偏还好意思用着我们林家的姓。”

    说着,他正视林泽少,“林总,我替媒体记者们采访你一句,你妈戴颢笉外表高贵,优雅,纵横商场几十年呼风唤雨撒豆成兵,但她内里怎么是这种人呢?”

    “算算你应该是在你妈和我爸结婚期怀上的,结婚了她尚且不满闺中寂寞,红xing出墙,那我爸不要她的这几十年里,她该多么风流,一共睡了多少个?你会不会还有一沓不知道的弟弟妹妹啊?”

    林泽少听完没有过多表情,只是一张俊颜冰冷到能刮出一层寒霜来。

    而林非凡已“哈哈”大笑,大厅的人碍于林泽少没有彻底垮台,只能捂嘴偷笑,但眼里的鄙夷和嘲笑是那么强烈。

    夏彤突然就想起5年前他浑身是血倒在她怀里,最后跟她说的一句话,他说他半生束缚与孤独…

    夏彤眼眶湿润了,抬起眸依旧不能抑回眼里的湿意,任由泪水打湿了脸颊。她捏拳圈,她不明白,他究竟做错了什么,要接受这么多惩罚?

    其实在知道他不是林氏子孙但他借助杭氏的力量与林君达和林非凡父子一拼的时候,她想过,既然林氏不属于他,那不如就放下,退出林氏岂不是活得更自在,他又不缺钱。

    但她此时懂他了,他缺的是骄傲和尊严。

    他从没有以林氏子孙为荣过,他能有今天也不是因为他是林氏子孙,可是他为林氏子孙这个头衔放弃了太多,束缚了太多,他不能到头来竹篮打水,更不能因此而蒙受羞辱。

    更关键的是,如果他不一争,他将背负着所有鄙夷,嘲笑和野种的骂名再抬不了头,他将在鼓市无法生活下去;更或许就算他退出了,林君达父子凭借林氏的势力会与他拼到底;更或许他还考虑到妈妈曾跟他约定,他要给她一个安静平稳的生活。

    刚刚在洗手间里还不能理解的苦衷,她些许懂了。

    他已经被推到了风口浪尖,再没有退路了。

    退出亦或是逃离,那都只是一个懦者选择逃避的表现,而他显然不是。

    在夏彤要上前时,杭瑶雨的声音响起了,“林少爷,请你说话客气和文明点,不要暴露了自己low档次,又做了全场的跳梁小丑。”

    林非凡那双轻浮的眼睛泛着桃花的看着杭瑶雨,“哟,这不是传说中的瑶雨小姐吗,果然长的漂亮。林总,你这软饭吃的够香啊。”

    “但是,林总你以为靠着杭家的势力就能打赢我,我劝你在输的哭爹喊娘之前尽快从我面前消失。哦,对了,我忘了你连自己的亲爹都不知道是谁?哈哈哈…”

    杭瑶雨气得指尖发抖,林泽少安抚的看了她一眼,略上前一步将她挡在身后,避免了林非凡窥视的目光。

    他这番君子又男人的做法令杭瑶雨红了眼眶,她抬眸迷恋的盯着林泽少英挺的后背看。

    “林非凡,要说吃软饭谁比的过林君达,不管30年前还是30年后他从没有过问过林氏一丁点的事情,这30年时间你手里刚继承的林氏股票,你知道戴颢笉帮你们翻了多少倍?没有付出过丁点努力还占着曾经被他抛弃女人的便宜,你们真是重新刷新了我对吃软饭的认知。”

    “还有,我想靠你那个愚蠢的脑袋一定没有认识到我们之间输的那个永远是你!林氏总裁让我做了,你输了。让你做了,你输的更惨。管理林氏,凭你还是凭林君达?要不要等林氏股票掉了几百点,我帮你们做破产评估?”

    “最后,我不知道自己爹是谁,那你娘哪去了?说起野种,我们还真有的一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