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五卷 第224章 别折磨我了行不行?

    夏彤已经洗了澡,头发还是微湿的,她穿的很清凉,白色背心,黑色短裤,那大片雪白的肌肤晃的他全身都在疼。

    艰难的将目光从她玲珑凹凸的身段上移开,他看着对面那个眸光清澈而坚定的女人,“夏彤,你住这里干什么?”

    夏彤两只小手撑台面上,夏日的凉风拂动着她的秀发,她惬意的眯着眼,“老公,你明知故问。因为你在隔壁,这里离你最近。”

    林泽少盯着她,墨眸里闪烁出无数炽烫的爱意,但又被层层雾霭阻隔着。

    左腿微曲,右手撑台面上,他换了个很随意的姿势,“夏彤,这几年过的好吗?你说你回来中国很多次,有没有…来看过我?”

    夏彤笑,这才是跟她敞开心扉,两人吹吹风,随意畅谈过去的节奏嘛。

    “恩,这几年过的还算不错。刚出国去了新加坡,在那近一年的时间里我很闲,所以设计出近千款小饰品和某家珠宝公司合作,推向了市场。一年后参赛获得了全球性的知名度和关注,然后开始筹办自己的珠宝名牌,经常世界各地的跑。”

    “老公,我有一本小册,上面记载着我去过的每一个地方,结交的每一位新朋友,如果哪天你看到,你一定会嫉妒我的。”

    “我自己也算不清来了中国多少次,只要哪天想你想的睡不着的时候第二天就会飞回来。”

    “我知道这几年你生活的很规律,每天凌晨4点去通途路跑步,6点去福记吃早餐,中午会在公司用餐,餐点必须是蜀中的,你晚上7点准时下班,去菜场买菜,然后回家做饭。”

    “有一次你吃过晚饭站在阳台,但对面阳台上正站着一位穿着妖娆性-感的美女主播,从此你这扇窗就再没有打开过,就连窗帘都遮掩的密不透风。”

    “在一个月前你从机场接回杭瑶雨并宣布和她交往后,你便将路虎换成了保时捷。”

    “其实老公,你泡妞怎么泡的这么迅速,两人不需要前期的相识相知?还是说,你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已经跟她暗渡成仓?”

    林泽少没有在意她这个问题,嘴角勾起轻柔的微笑,“我去通途路跑步,那是因为我曾经带你去那里骑过单车;我去福记那是因为你曾经很喜欢吃里面的点心;我点蜀中,那是因为他家有一道铁板饭跟当年你第一次亲手下厨的味道一样;我去买菜做饭,那是因为你曾经说那是你想要的细水长流。”

    “夏彤,我们认识11年了,我不知道这些年的时间都去哪里了。我翻遍记忆,能翻出来和你相守在一起的片段只是零星碎点。”

    夏彤鼻尖酸涩,努力抽动了两下鼻尖,她笑道,“恩,我都知道,我都知道。”

    “但是你一定不知道,蜀中本来没有铁板饭,是我去让他们添设的。厨师的手艺是我教的,我在国内就为你亲手下厨,不在时就让厨师做。”

    “呵,”林泽少笑出声,垂了垂眸,他道,“恩,怪不得我觉得这厨师的手艺忽好忽差的样子。”

    夏彤也笑,她伸出小手擦干腮边的泪,她问,“那我送你的婚戒呢,为什么不戴着?”

    “我一直有戴着,不过换了地方。”说着林泽少抬手解开衬衫的三个纽扣,他脖子里戴着一条链子,链子上挂着那枚戒指。

    夏彤瞳仁一缩,“你送我的四叶草链子…你去过新加坡?”

    林泽少点头,“恩,在你离开的第二年里,我曾经去看过你。”

    其实当初答应苏如是给她们完全的自由,他也是存了狡诈之心的,因为链子在哪里,他就知道她在哪里。

    “那时在国外出差,登记的时候就在想,就去悄悄看你一眼,妈是不会发现的。然后就在花园的草丛里找到了这条链子,当时终于有了一个意识,你真的离开了,从我生命里彻头彻尾消失了。”

    “我说哪怕隔了几万英尺的距离依旧能感觉到你的爱意,其实爱意有什么用,我想要的是你。是那样随时陪伴在我身边,我想要就能够拥有的你。”

    夏彤哭的稀里哗啦了,小手捂住脸不停抽泣着。

    只听男人在另一边道,“夏彤,既然你回来了,那你过来,我帮你把链子戴上,你帮我把戒指戴上。”

    夏彤一个深呼吸,双眼模糊的看他,“凭什么是我过去?五年前你送我离开时,你说过会来接我的,以后再也不分离。你过来,我们现在就在一起。”

    林泽少站着没动,“夏彤,不要再邀请我了恩,我现在还不能过去,我需要一点时间。链子和戒指明天戴吧,今天先回去睡觉。”

    ……

    看林泽少走回了客厅里,夏彤也缓缓返身。两人都没有拉窗帘,灯火通明的两片世界照耀着彼此的温暖。

    夏彤拿着毛毯睡客厅宽软的沙发上,她不停抬眸去眺望对面,林泽少的身影一直没出现,他洗澡需要洗那么长时间吗?

    正想着,手机响了。

    夏彤接起,她还没开口,那边低低哑哑的声音响起来了,他应该在浴室里打的电话,耳畔还有哗啦啦的水声。

    林泽少叫她,“夏彤…”

    他这一出声夏彤就听出了异常,他呼吸粗噶,喉咙里逼出的声音里带着丝痛楚,更多的是巨大的愉悦。

    夏彤的脸腾的烧了起来,她甚至听到了不正常的抽动声,这声音随着他急速的呼吸越来越大。

    “林泽少,你混蛋!”他真的很混,他不要她就算了,但他私底下用手做那种龌-蹉猥-琐的事情还要给她打电话。

    “夏彤,”她听见他喉结滚动的声音,“我好想要你,好想把你压身下进入你的身体,想听你叫我的名字,想看你求饶和哭泣。”

    “你…你变-态!”

    “我这么变-态难道你不喜欢?这就是你沟引我的后果。夏彤,叫声给我听听。”

    “不要!”

    “夏彤…”那边的声音越来越猛,他话里含着几分疯狂的扭曲,还有恳求,“我想听你那样叫我,做梦都想听。”

    夏彤咬着下唇,他就知道欺负她。夏彤闭上眸,松软娇腻的声音发了出来,“泽少哥哥…泽少哥哥,我也想要你。”

    那边一声低吼,所有不正常的声音都停止了。

    ……

    大约几十秒后,林泽少下身穿了件黑色平裤走到了客厅,夏彤趴在沙发上偷瞄了一眼,见他的目光看过来,她迅速面红耳赤的躺下身。

    虽然只是匆匆一眼,但这些年他热衷于运动,身体更加健美了。

    手机里又传来他的声音,低醇动听的,“夏彤,回英国去吧,我保证不需要163天,会提前去接你的。我会给你安静平稳的生活,给你长久长久的幸福,陪你慢慢变老。”

    夏彤僵了一会儿,忿忿道,“老公,你是怕我留在这里害你束手束脚,破坏你的计划吗?还是你怕我看见你落魄的样子,以后嘲笑你?还是你怕我现在跟你一起站在风口浪尖,受到羞辱和伤害?”

    “老公,不管是哪一种我都不会走的。我已经回来了,难道你真的舍得再送我离开一次?还有,再强调一遍,我已经够强大了,可以和你一起承担风雨了…”

    “可是夏彤,”林泽少打断她,“我只想把你放在手心当公主宠着,把你纳在我的羽翼下一辈子呵护着。”

    “你知道五年前我看了你那盘催眠治疗磁盘的感受吗?当我听你说你不管爸爸了,只想要我;听你说让我带你走,去任何地方都可以…那时心里虽然深深震撼与动容着,但也希望你从来没有遇到过我。”

    “我爱你从来不是为了让你不停忍受心里煎熬和折磨去做选择,我只想给你幸福,我不知道自己是哪里出了错,这些年一遍遍背离了当年想爱你的初衷和心意。”

    “夏彤,我绝对不能接受我们之间再发生任何意外,可是现在的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无法无微不至的照顾到你。所以你先离开,更不要搅合进我的事情。你唯一要做的就是乖乖等着我,我会去接你的,恩?”

    “老公,”夏彤低低唤了他一声,“这些年你一直以你的方式在爱我。”

    “在我还能接受你离开时你对我穷追不舍;在我宁愿你给我牢笼将我捆绑在你身边时你放弃我;当我决定挑战所有忍受一切罪恶和你在一起时你送走了我;而此刻,在我希望和你风雨同舟的时候,你又想推远我。”

    “老公,你知道不知道什么是夫妻?相爱一辈子,吵架一辈子,忍耐一辈子才是夫妻,家就是夫妻共同经营的,编织着梦和苦辣酸甜的窝。”

    “所以我会留下来陪你一起分担,我知道你也需要我。当然,你也可以将我当做空气,直接忽略我。但沟引你,接近你,爱你,那都是我的事。”

    “夏彤!”林泽少压低着声音有些严肃,但一秒后语气又带着卑微的乞求,“夏彤,我求你不要再沟引我了好吗?”

    “我现在整个人就像是绷在箭上的弦,从今天遇见你的那刻起,我的理智和控制力已经到达了崩溃的边缘,我不知道是不是下一秒就会狠狠占有你。”

    “可是我不能碰你,有些东西一旦越了界就溃不成军,你是我的罂粟,碰到就会上瘾,而我还不能放纵自己。”

    “所以夏彤,我忍的好辛苦,不要再折磨我了行不行?”

    ……

    夏彤自然没有答应他,两人各自在自家客厅里睡了一夜。

    第二天清晨夏彤下楼时,林泽少已经将保时捷开到楼下了。

    夏彤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坐进去。

    她将手上的白色塑料袋递给身边的男人,“老公,这是我给你准备的早餐,还是温的,待会吃完再去公司。”

    林泽少将塑料袋接到手里,他俩几乎是同一时间醒的,他看她在厨房里磨蹭了很久,还让他等她,原来她是给他准备早餐了。

    将袋子放在身侧,他伸出一只大掌扣住她的后脑勺拉近彼此距离,将一直握在手心的四叶草链子戴她细嫩的颈脖里,“夏彤,链子后面的接扣我已经让人重新加固了,以后不许再弄丢了。”

    两人离的很近,她几乎要贴着他宽厚的胸膛了,鼻翼边都是他清冷好闻的气息,她一时没忍住,一手攥住他的衬衫衣领,一根纤细的小手指已经去戳他硬邦邦的胸膛。

    林泽少一僵,迅速扣住她的手,“夏彤,不许乱动!”然后她手心就被塞进一枚戒指,“给我戴上。”

    “哦。”嘴角甜甜的上扬,夏彤握住他的左手给他戴进无名指里,她道,“老公,下次不许再摘下来了,要不然我真的会生气的哦。”

    “恩。”林泽少点了点头,要抽回被她握手心的手。

    但夏彤坚持握着。

    她柔嫩的小手捏了捏他的大掌,施着薄妆的粉腮桃面荡漾着迷人的梨涡,霞光慑人。

    她痴迷的扫着他清俊的面容,伸出一根手指去描绘他雕凿般的五官,从剑眉扫到英挺鼻梁,再到性感的薄-唇。

    “老公,这几年你又好看了好多,要是我再不看紧点你,你迟早要被那些女人抢跑了。”

    她和他靠的太近了,她身上的幽香一阵阵蛊惑着他的神经,她温情的动作更令他原本想冷硬的语气都变着柔软了,“夏彤,我警告你不许再乱碰我了,恩?”

    话音刚落,她温热的吻便贴上了他的额头。

    夏彤张开小嘴像小猫般啃了啃他的鼻子,又伸出小舌去舔吻他的脸腮和下巴。她故意撩着他,脸上被她亲遍了,但她硬是不碰他的唇。

    有时她香软的触感都碰到了他的唇角,但就是一闪即逝。

    林泽少被她握在手心的大掌迅速反客为主的揉-捏着她柔若无骨的小手,深吸一口气,他一侧眸,倾身要攫取她的红唇。

    但夏彤“咯咯”两声后,退开了。

    她迅速抽回手,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下了车,“老公,我先走了,路上开车小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