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六卷 第264章 吾爱倾城(2)

    若问她和楚函是什么时候开始变的,大约就是那时吧,在那之后他的眸里再不看见她的存在。

    路灿雪没有再继续说丽姿在毕诺草发生的事情,因为关于当年的事情她知道的也是星点碎片,楚函知道的恐怕也是不完整的,当时全部经过都要问当事人的丽姿了。

    但是楚函那时的情况真是千难万险了,其实楚老爷子的意思就是想先解决了非池中物的楚函,只是缺个正当的理由,假设那晚楚函出门了,不论他做了什么,都会被盖棺定罪。

    而且他不能大张旗鼓的去救路灿雪,如果被查出来是他的人救了路灿雪,那路灿雪危已。所以送小-姐进毕诺草是最好的办法,再用一个女人吸引所有男人的目光,趁机救出路灿雪。当时情况发生的措手不及,而楚函深知丽姿的与众不同,所以就那时看来,丽姿是最好且唯一的人选。

    “丽姿也成功吸引了严宽的目光,对我放松了看管。于是我就在你安插的侍者掩护下,换了身行装,脱了困。”

    “离开毕诺草,我回了酒店,躺在了楚沐之的身边,我已经想好了所有台词,也做了周全的准备,自认为可以化险为夷,平安渡过一劫。可是,为什么第二天我就听到了你私下和王总裁联系的消息?那晚你出门了?你去了哪里?”

    路灿雪是看着楚函提的问题,其实这问题困扰在她心头几年了,只是她一直没敢问,她怕得到她猜想的答案。

    而这个答案应该是不可能存在的,那个女人不过是和他签订了情-人契约,他送她进毕诺草也证明她只是他的一个玩-物,不能跟她比,更何况当时契约已经进入了倒计时。

    “函,你知道那晚因为你出门我们损失了多少,你被楚老爷子收回了c&a国际化妆品公司以及一切权利,他将你打入了冷宫,给了我们其后最最艰难的两年。如果那晚你没有出门,你现在拥有的一切早该在3年多前就得到,而你将获得的成就绝对比现在还要辉煌。”

    在路灿雪的观念里,楚函一直是个冷静而睿智的男人,他能如履薄冰的走到今天这一步,靠的全是步步为营。

    所以那一晚的外出绝对是他人生绝无仅有的一次不清醒。

    楚函缓缓转过眸了,他的眸里一片暗沉,晦涩难明,他伸出手又去揉了揉路灿雪的秀发,柔声道,“其实当时最差的情况也不过如此了,早得到和晚得到并没有什么区别,我可以用时间来等。能用时间等来的东西是最容易的,有些东西是花再多时间也难得到的,而这个道理,当时的我,并不懂!”

    路灿雪不明白他的意思,只是她竟从他那双狭眸里看出些类似…哀伤的东西。

    他楚函一生黑暗狠辣,放荡不羁,如今的他得到了楚氏,将云泥众生狠狠践踏在了脚下,他还得到了梦寐以求的女人,所以路灿雪不明白他会什么哀伤,这种软弱的情愫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眼里?

    路灿雪握住他的大掌,一双眸子柔情万种,“函,不管你做出什么决定我都是支持你的,当时在毕诺草,我宁愿自己被玷污了也不愿意坏了你的大计。自5岁遇见你,我都觉得自己是为你而生的,所以,你不能辜负了我。”

    楚函有两秒的慌神,而后嘴角噙出淡淡的弧度,点头,“恩,不辜负。”

    听到他的应诺,路灿雪笑颜如花了。

    她靠近楚函,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然后下车,“函,我走了,你不要工作太晚,要早点休息。”

    “恩,好。”楚函点头,然后目送路灿雪进了电梯,消失在眼前。

    楚函在车里静坐了好一会儿,然后拿出手机打电话给秘书,“喂,乐达,把明日的会议资料和要批阅的文件传到我邮箱里,我待会去公司。”

    那边的乐达应了声好,他已经不像4年前看着自家boss从纨绔子弟瞬间变成工作狂那般惊愕了,这些年楚函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公司里,有时他能将一周的工作量都提前做完,然后就坐办公椅上垂眸,走神。

    楚函发动车,开车回公司。

    炫黄色的布加迪威龙穿梭在川流不息的路道里,楚函俊美的脸庞隐在绿酒红灯中,越发魅惑而迷人,他紧抿着薄唇,狭眸盯着前方。

    他发现他最近有些控制不了自己,体内有一种情绪在翻江倒海,有一张小脸总是在他眼前晃悠,想到她,他心脏就又酸又软又疼,胸腔里空了一块,他空xu的难受。

    但想到她,身体又会自主的发硬,他总是在脑海里一遍遍怀念她身体的味道,闭眸回想着她曾经在他身下媚骨的娇吟。

    刚刚路灿雪埋怨他不碰她,其实这种事不是他能控制的,他现在只对那个女人有yu望,他只想和那个女人做。

    可是她嫁人了,他派人调查过了,经济影响力波及全球的南宫家族在3年前为他们的嫡孙南宫剑熙举办了盛大的婚礼,当时光花车就20辆。商界才子与新晋服装设计师的结合自然流传为一段佳话,这些年她貌似很幸福。

    现在只要想想南宫剑熙占有她占有了3年,他就嫉妒的要死。明知道她有了很好的归宿,而他也有路灿雪要守护,可是他就是想要她。

    他想碰碰她的身体,哪怕做她的…地下情-夫也可以的,她可以像以前那样眸里冰冷,但身体热情如火的撩拨他,摸摸他…他就是不想要她的冷淡。

    只要她答应把自己给他,他什么都愿意给她的,他一定会宠她,爱她…也可以的。

    他还不知道相爱是什么感觉。

    他以前认为他爱路灿雪,那时的相爱是件很轻松很愉悦的事情,可是现在他满脑子是她,他觉得痛苦,挣扎,心疼,一点都不快乐,可是这种锥心的疼痛又像是刻骨铭心的。

    他现在整个人都不稳定,很凌乱,他也怀疑自己下一秒会不会将自己逼疯了。

    想到这,他方向盘陡然一转,朝着另一个方向疾驰而去。

    ……

    楚函将车停在了格林小区,他知道丽姿住在这里,她回国的当天晚上,他在浴室里zi慰了一次后开车送路灿雪回家,然后他就将车停到了她楼下。

    他看着丽姿回家的,当时南宫剑熙送她回来的,可是令他欣喜若狂的是南宫剑熙并没有去楼上,他们没有一起睡。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沦落到这种地步,偷窥着别人的夫妻生活,明知道他们在墨西哥南宫家里都是睡在一个房间里,她已经彻底变成了别的男人的专属女人,但他就自欺欺人的为他们一次不睡在一起而开心一整天。

    拔出钥匙,楚函打开车门,走上楼。

    今晚他想跟丽姿谈谈,他想问问她还喜欢不喜欢他,他知道他很卑鄙很无耻,以前他想除了名分和孩子不能给她外,他会养她一辈子,宠她一辈子的,比宠路灿雪还要宠。

    其实关于孩子,如果她想要,只要她在chuagn上求求他,她知道的,在chuang上他永远拒绝不了她,只要她愿意那样叫他名字,他就会俯首称臣的。

    那么如果她还喜欢他,那她嫁人了也没关系,他想要和她在一起,他要求并不多,不会强求她离开南宫剑熙,只要她抽出点时间陪陪自己。

    光是这样想着,楚函就在心里唾弃了自己,他是不是魔怔了,他怎么可以有这些想法?

    哦,对了,那天她说他和路灿雪将床单滚烂了,她说他脏…其实不是的,他想告诉她,他没碰过路灿雪,一次都没有,还有他不脏了,她离开了多久他就多久没碰女人了。

    想到这点,他心里雀跃了,脚步有些急的往楼上跑去,他选择了楼梯,在爬到第6楼时,他整个人僵住了。

    有一对男人在昏暗的楼梯角落着亲热的接着吻。

    他们都是侧过着他,所以他清晰的看着南宫剑熙高大的身躯将丽姿紧紧抵门上,他俯下身一点点非常温柔的碾压着丽姿的红唇。

    丽姿闭着眸,两只小手攥着南宫剑熙腰间的衬衫,温顺的任他采撷。

    楚函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他脑中竟然只有一个想法,他不能走,他想留下来看看,他们只不过亲亲嘴而已,他们还没she吻,没she吻就不算。

    他了解丽姿的,他看得出来丽姿身体紧绷,也许她是不愿意的。

    而且丽姿在床帏间很难出水的,契约刚成立那会,即使多长的前戏,她依旧紧窒而干涩,那时他怜惜她,一直用了润滑剂。

    后来她对他动了情,两人自然是鱼水之欢,他也没顾忌一周一次的约定,每天都想跟她痴缠在一起。

    楚函还在胡乱的想着,突然丽姿动了动,只见她缓缓轻启红唇,小手圈住南宫剑熙的腰腹,贴他怀里,然后允着他的唇。

    而南宫剑熙受了鼓舞,也张开嘴,四片唇瓣难分难舍的吻在了一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