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六卷 第270章 吾爱倾城(8)

    想想她今年也不过28岁,依旧如20岁的花样年华,可是为什么她的眸底如此斑驳沧桑。

    正看着,一道掌风袭来,“啪”一声,丽姿挥动着左手狠狠煽了他一巴掌。

    这时正巧路灿雪从包厢里出来,这一巴掌强烈刺激着她的眼球,“啊…”她捂着自己的嘴巴尖叫一声。

    别人或许不了解,但她路灿雪清楚,他楚函这30岁的人生,桀骜而绢狂。在孤儿院就因为别人骂了他一声“野种”,他可以扑上去咬掉别人半只耳朵。

    那女人太放肆了!

    路灿雪惊骇之余又觉得莫名的可笑,丽姿凭什么?楚函究竟做了什么让她以为有了在公众场所狠煽他一巴掌的优越感?

    婚纱店的工作人员和在这吃饭的旅客都看呆了,农庄老板更是双腿打软,此刻大家都是同样的想法——完了,完了,那女人休矣。

    楚函被打偏整张脸,缓缓转过来时,他精美的容颜阴鹜到了极点,额头的青筋狰狞的跳动着,半侧脸有着五根鲜红的掌印,妖冶的狭眸猩红着。

    他狠狠盯着丽姿,眸里翻滚出汹涌的阴霾,恨不得扑上去将她撕碎了。

    看到这一幕,周琳和小胖迅速站到了丽姿身后,戒备的看着楚函。

    在众人屏息期待中,楚函没有任何动作,却是开口了,他的嗓音又干又哑,压低着声带着不容置喙的强势,却有着那么一丝丝的…宠溺,“丽姿,打够了吗?打够了就回去吃饭。你太瘦了,要多吃点。”

    也不知道是谁先抽吸出声,纵然是路灿雪也带着不可置信的目光,楚函他…

    路灿雪还在发愣,又听楚函低低道,“如果你觉得厨师做的不好吃,那我为你亲自下厨。以前你不是最爱吃我给你做的蛋炒饭吗,我们还好似从前,你不吃,我一口口的哺喂进你的嘴里。”

    那边的两人还在对视,丽姿冰冷而逼迫的盯着楚函,楚函阴鹜的脸色却一点点柔软下来,“呵…”路灿雪低低一声笑,眼眶都湿润了。

    她陪伴了楚函25年,自认为对他的品性习惯了如指掌,可是她竟然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学会下厨的?

    那是他和丽姿的世界吗?

    他竟然在她不知道的地方对那个女人那般宠着!

    不行,等他们结婚后,她也要他为她亲自下厨,凭她对他的恩情,她路灿雪完全可以的。

    楚函避开丽姿的眼睛,他不想跟她对视,他又盯在她那张小巧的樱桃唇瓣上,小步靠近她两步,“丽姿,我警告你不要再用这种眼神看着我,现在我没饭喂你,但我可以将自己的舌头喂你嘴里去。”

    丽姿身后的周琳和小胖听到这话,肩膀同时一缩,这人好流-氓啊。

    而丽姿接受了他的威胁,垂下了眸。

    刚刚还那般倔强与他对视的女人仿佛一瞬间就泄了力气,她收了全身的剑弩和凌厉此刻乖顺的像只受伤的小兽。

    楚函看着她纤长微卷的睫毛,她的睫毛一动不动,垂眸看着地面好像呆滞了一般。

    他连嘴角勾起自嘲的动作都懒的做了,心脏被一道锋锐的钩子钩进,然后连血带肉的撕扯出来,他要痛到麻木了。

    突然就记起4年前从秀园将她找回来的时候,她从来就是那般刚烈的女人,她点燃了煤气和那些男人同归于尽,秀园别墅被炸的塌陷了,地上躺的全是衣衫不整的男人女人,而她就在其中。

    他记得他亲手将她送上开往毕诺草轿车时,她穿了一件明亮的黄色大衣,里面暗灰色的毛线衫,下面毛绒打底裤和黑色的铆钉马靴…

    可是当时她全身…就只有一件…不知从哪里扯来,什么时候穿上的…男士宽大的白色衬衫…

    她裸露在外的雪白肌肤上都是青紫的掐痕,双颊被煽到红肿…秀发挡住整张小脸,她就那样凄楚而惨烈的躺在草坪上…

    那时是第一次尝到了肝胆欲裂的滋味,不知是怎么将她抱在怀里送往医院的,她昏迷了一周,他就坐那紧盯着她一周。

    在他还没有将她的模样真正镌刻进脑海时,她睁开的一瞬间就起身将医院床头的花瓶打碎,将一块瓷片握手里。

    当时她对他尖锐的咆哮,她说,“你怎样才肯放了我?是因为我和她有相同的眉宇吗?好,那我现在就毁了它!”

    其实她根本不用毁了自己的,当看着瓷片割入她的掌心,鲜血如柱般顺着她纤细的胳膊往下流时,他就想说,“丽姿,我给你自由,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但是当时的他呆如泥塑,而她决绝而狠戾。

    他知道她为什么要毁容的,她想用自己来惩罚他!

    她总是这样,以如此绝然而凄美的姿态一次次闯进他的视野,敲打着他的心房,让他…终身难忘!

    后来的3年,他每天都要去到那个阴暗的地牢下面,那个变tai严宽总是向他磕头求饶,他总是说,“楚少,我没碰路灿雪,我真的没碰过…”

    其实他真正想知道的不是严宽有没有碰过路灿雪,而是究竟有没有碰过她?

    如果碰过了,是怎样碰的?

    是几个男人碰过的?

    他迫切的想知道却又不敢问。

    他那么胆小而懦弱,因为怕从严宽嘴里听到任何一个字的有关她的消息,他命人一颗颗的拔了严宽的牙,然后用针线将他的嘴缝补起来,他废了严宽的命根,每天命几个男人用木棍桶他,严宽没撑过1个月就死了。

    还有那些在毕诺草哪怕看过她一眼的服务员,他都没放过。而那些在秀园爆炸中强活下来的男人们就让他折磨的生不如死,现在都消失在了这世间。

    他有时经常想,若是她愿意,他们就都当这是一场噩梦吧,不管她有没有被玷wu,他从来只有心疼,没有介意过。

    名分是给路灿雪的,但以后他的厮守时光和倾城宠爱都会归她的。

    只要她还想要,还肯要……

    楚函将她的小手握在掌心,她的小手冰凉的,如此炎热的天气里,她的骨血似乎都寒凉…听说她也不能喝冷的,她是为什么?

    用自己温暖的大掌将她的小手裹住,怜惜带着她往农庄厨房里走去,“丽姿,走,我给你做饭去。”

    众人被这句“我给你做饭去”噎到了,堂堂楚少竟然也有几分…家庭煮男的气质!

    丽姿一点都没挣扎的被楚函牵着往前走,楚函走了两步就看见前方站着的路灿雪。

    路灿雪眼眶还红着,哭过的痕迹很明显,她的眸里没有责怪,相反的是柔弱和乞求,她仿佛在说,“函,不要做的太过了,我是你未婚妻,你好歹给我留几分面子。”

    楚函看懂了,他轻微皱了眉,脚步却没有停滞,带着丽姿穿过另一条道走向厨房。

    这时,“悠棠…”有一道温和的声音从门边响起。

    在这里遇到南宫剑熙,连楚函都有些意外。

    而丽姿迅速从半呆滞的状态中清醒,猛地抬起眸,狠狠甩开楚函的手,她对着门边的人勾着唇角,叫了声,“剑熙…”

    她唇角微笑的弧度很淡,但足够温暖。

    声音轻软,但有依赖。

    掌心骤失的温度和她此刻对南宫剑熙的亲昵就如蚂蚁在啃噬楚函的心头,他那双狭眸里一点点出现裂缝,几乎嫉妒到发狂。

    没有什么时候比此刻让他更清醒的认识到,丽姿结婚了。

    她手上戴着南宫剑熙的婚戒做了他的新娘,她和南宫剑熙共同生活了3年多,他们在没有他的世界里肆意纠缠,他们领了结婚证,她变成了别人的枕边人。

    她不会再要他了!

    想到这里,他一双裂缝般的漆黑狭眸里竟一点一点的渗透出绝望。

    “剑熙哥…”周琳和小胖看见南宫剑熙同样欣喜,两人迎上前,周琳问,“剑熙哥,你怎么知道棠姐在这里?”

    南宫剑熙扬了扬手里的手机,“你们忘了我和悠棠的手机是情侣版的,上面有gps定位,悠棠到哪里我都可以找到。”

    刚在农庄看了一场好戏的众人有些被雷到,三角恋顷刻变成了四角恋,这狗血的肥皂剧究竟要哪般演?

    南宫剑熙说着话,丽姿已经走到了他的身边,南宫剑熙将手机放进西裤口袋,揉了揉她的碎发,轻声问,“悠棠,有没有乖乖吃饭?”

    周琳一听到这话就火大,她插嘴道,“剑熙哥,刚刚我要给棠姐打一杯奶茶,但是被那边的楚太太给抢走了,棠姐只喝了杯白开水,饭也只吃了一点点。”

    周琳说着还用手指着路灿雪和楚函,南宫剑熙向那边两人看去,他帅气温暖的面上很礼貌,也刻意忽略了刚刚楚函牵丽姿手的一幕,朝两人淡淡颔首,并对着楚函叫了声,“楚少,你好。”

    被南宫剑熙问候到,楚函将双手落口袋里,狭眸阴暗不明,勾了勾嘴角,淡然道,“南宫先生,你好。”

    两人算是打过招呼,南宫剑熙转眸对周琳笑道,“我以为多大的事情,不过就一杯奶茶而已,那里面香精多,喝了也不好。”说着他将左手一直扔着的浅黄色的保温杯递给周琳,“我给悠棠亲手煲了她喜欢吃的鲜鲍鱼仔鸡汤,比奶茶营养高多了。”

    周琳赶紧将保温杯抱怀里,还扬眉吐气的抬着下巴对着某个方向轻“哼”一声。

    南宫剑熙手里还拿了一双白色的板鞋,他搂着丽姿肩膀将她带到就近的座位上,丽姿坐椅上,他蹲下身为丽姿换鞋,语气宠溺的,“悠棠,以后再出来跑路不许穿高跟鞋,运动鞋穿着舒服。”

    “恩。”丽姿垂眸看着他,轻声应着。

    有时候有很多东西是伪装不出来的,就比如说南宫剑熙和丽姿之间无言的默契,他们亲昵的姿态不是靠秀出来的,而是真的像一对恩爱的夫妻。

    楚函看着南宫剑熙将丽姿的高跟鞋脱掉,然后将她秀气的玉足裹进掌心里揉搓了些许温度,然后拿出一双白色棉质的袜子替她穿上,再将板鞋套进去,缓慢而细致的系着鞋带。

    而丽姿和他轻声说着什么,她好像在问,“剑熙,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的,不忙吗?”

    南宫剑熙很随意的回答,“恩,还行,今早看了几个股市,分析数据报告弄的我眼睛有些花,突然就很想你,回家煲个汤就来找你了。”……

    楚函落在口袋里的手一点点的攥紧,他逡巡着丽姿的半侧小脸,他想在她脸上找到一丝牵强的痕迹,哪怕她用余光瞥他一眼都可以,可她没有。

    她眼里只有蹲身为她换鞋的南宫剑熙。

    给丽姿穿好鞋,两人一起背对着楚函坐着,周琳将保温杯打开,里面的香气和温度飘了出来,周琳又去厨房拿了个干净的小碗和汤匙,南宫剑熙亲自将鲜汤舀进碗里,然后端放丽姿面前,丽姿温顺的拿着汤匙,一口口的喝着。

    南宫剑熙静静的凝望着她,见她腮边的秀发落到了嘴边,他动手为她拂开,才碰到她的脸颊,便感觉到了她浑身的冷度。

    南宫剑熙心疼的蹙起眉,声音里有叹息和惋惜,“悠棠,要是我可以在你生小棠棠的时候认识你就好了,这样你就不会落下一身的月子病,尤其是这怕寒。”

    丽姿闻言,秀眉拧了拧,她依旧在小口喝着汤,却开口说道,“我生小棠棠的时候就一个人呆在一间租来的小房间里,因为先前给小棠棠购置衣服和奶粉花了一大笔钱,所以我不想去医院,自己顺产还能节省点开支,当时我请了一位接生婆。”

    “我疼了足足两天两夜,第二天夜里接生婆说看见小孩的头了,但出不来,于是就用剪刀为我侧切,但侧切后我就大出血了。”

    “接生婆吓坏了,当即就开门跑了。虽然我已经疼到没知觉了,但我不想等着一尸两命,当时也不知哪来的力气自己爬到门口喊救命,那时幸亏邻居路过,然后好心将我送到了医院。”

    ps:今天8000更完毕!

    妹纸们对楚丽篇留言还是很积极的,但是为什么乃们都不问我,丽姿是否还是清白的???

    咳咳,剧透一下,我的女主自然是身心干净的,虽然受了点小磨难。

    另外自己写这章很心疼丽姿的,丽姿在这里不会再虐,虐也只是回忆起4年前。还有,现在多大的虐,以后便有多少宠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