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六卷 第271章 吾爱倾城(9)

    “接生婆吓坏了,当即就开门跑了。虽然我已经疼到没知觉了,但我不想等着一尸两命,当时也不知哪来的力气自己爬到门口喊救命,那时幸亏邻居路过,然后好心将我送到了医院。”

    “到了医院医生立即给我进行了剖腹产,但因为小棠棠出生只有3斤重,身小病弱,只能放在保温箱里养着。这一养便是一个月,我已经耗费了我全部积蓄再没有钱可以承担那高昂的保温费用,所以在别的新妈妈伤口疼的还下不了床的时候,我已经去端盘子,打杂…很晚很晚的时候回到医院,借来一床薄被就睡在小棠棠病房外的长椅上。”

    “那时候不知道坐月子是什么,也无从顾忌我的服装设计,但是我每次透过病房门的玻璃窗看看小棠棠那张皱巴巴的小脸时,我就觉得从所未有的安定和幸福,我…我本来想就那样守着小棠棠一辈子…可是…”

    丽姿哽咽的说不下去了,就连拿在手里的汤匙都落回了小碗里。

    南宫剑熙忙将她的小脑袋按进自己宽阔而温暖的怀里,低头吻着她的发,“对不起悠棠,都怪我,都怪我来的太迟了…”

    丽姿摇头,收回眼泪和脆弱,无比感伤又感恩道,“不,要不是你,我可能都无法将小棠棠养到两岁…”

    南宫剑熙紧紧抱着她,一只手顺着她的背脊慢慢柔抚着,“恩,悠棠,那些都过去了,以后你会好好的,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楚函看着离他有一段距离的那对夫妻亲密无间的拥抱着,她似乎很伤心,他柔声宽慰着,然后她仰起小脑袋对他翩跹一笑,她又拿起汤匙喝汤,而南宫剑熙越发爱怜的安静的凝视着她。

    楚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受虐倾向,忍着撕裂的心痛偷窥着他们夫妻间的亲密,明明眼睛被刺痛的全世界都在慌乱,可是他像个疯子般紧盯着他们妄图从他们的亲密中找出丝毫的破绽。

    他都被自己的可怜和可悲搞笑了。

    转过身,他往农庄的后门走去,因为走前门必然要路过他们身边,他暂时还不想将自己逼疯了。

    走出后门,外面是一丛花圃,他无心观赏风景,只紧绷着身体站在一朵正开得娇艳的玫瑰花面前,他敛着眸,拼命的压抑胸膛那处没处发泄的怒火妒火和痛火。

    “楚少…”这时农庄老板走到了他身后,农庄老板很为难的问,“楚少,那小姐她…她不要这两样东西,你…你看怎么处理了?”

    楚函转过身了,农庄老板见他垂眸盯着他手里的奶茶和运动鞋看了好一会儿,然后他伸出左手将奶茶握掌心,随意的滚动了两下。

    农庄老板有轻微的狐疑,正常人拿东西都使用右手,可是他好像习惯用左手,难道他是左撇子?

    还没狐疑完,身前一道凌厉又刺骨的寒风刮过,楚函已经侧身,将左手里的奶茶狠命的摔了出去。

    奶茶杯摔到远处的鹅卵石上顿时碎裂,里面的奶茶四溅,农庄老板一惊,又见楚函猛地冲了过去,他用蹭亮的皮鞋使劲踩着奶茶的纸杯,半张精美的侧脸十分阴鹜,他嘲笑而偏执的声音还清晰的传来,“奶茶算什么,怎么比得上别人的爱心汤?奶茶冷了,蛋炒饭又算什么,她看不上了,她不要了…”

    农庄老板不知那被楚函踩的稀巴烂的纸杯和他有什么深仇大恨,但他整个人就像是脱缰的野马失控了。农庄老板考虑要不要先溜时,那眼眶猩红的男人大步向他而来。

    老板双腿迅速打软,好在男人只是强了他手上的运动鞋同样扔了出去,他嘴里重复着一句话,“她要的才是好的,她不要的就是垃圾…”

    楚函走到被扔到鹅卵石上的运动鞋边又一个长腿将鞋子踢飞到了远处的深林里,他原地转了三圈,最后用两手抓挠着利落的短发,状态凌乱而狂躁,最后他看到不远处有辆轿车,又冲了上去,左手捏拳,一下子就砸上了后面的挡风玻璃上。

    那顺着玻璃碎纹而留下来的鲜血染红了刚跟来的路灿雪的双眼。

    ……

    吃过饭,下一站是去往树林。

    这次南宫剑熙有跟着来,他开着一辆蓝色的劳斯莱斯幻影,丽姿自然坐在他车上。

    将车停在了树林景点区的停车场,众人又下来拍照。

    这次拍照的气氛很微妙,楚函除了左手上缠上了一层厚厚的纱布外,一点都看不出曾经发狂的迹象,他依旧配合着摄像师做出各类姿势,动作肆意潇洒,但任谁都看的出他平静的狭眸如月光般孤寂冷傲,眸色就像那落笔的墨,浓重的染着肃杀。

    而路灿雪的情绪很低落,再没了秀恩爱的心情,嘴角的笑容都很牵强。

    他们这种貌合神离的状态拍出的照片自然不太好,可琳达不敢再去请丽姿了,她不知道丽姿竟是南宫剑熙的太太,南宫家的少夫人可不是听人使唤的。

    其实最关键的是丽姿不再关注那对新人了,她似乎意兴阑珊了,大部分时间乖顺的呆在南宫剑熙身边,很轻很淡的笑,但也小鸟依人。

    勉强拍完照已经接近黄昏了,这里空气新鲜,风景秀丽,大家商量了一下就决定宿在森林里的旅馆里了。

    一群人步行的往旅馆走去,其中要路过一片潺潺的小溪,小溪里铺了巨大的石块是方便通行的,但仍有浅水漫在上面。

    南宫剑熙见状对丽姿道,“悠棠,我抱你过去吧,你踩过去会淋湿鞋,溪水有些凉,你不能沾凉气。”

    周琳对体贴的南宫剑熙是一百个满意和喜欢,她闻言皱眉道,“剑熙哥,今天在沙滩那照片,棠姐为了给路太太示范几个动作,还脱了鞋踩进海水里呢。”

    南宫剑熙一听,两道浓眉蹙起,“悠棠,以后不许碰凉水,工作只是爱好,不需要你那么拼命,我们还不缺那点钱。”

    楚函和路灿雪靠的他们很近,路灿雪闻言脸一红,她想起自己说丰厚报酬的话,她事先也不知道丽姿是南宫太太,羞愧之余又觉得心安了,南宫剑熙是不逊楚函的,若起出身和家世,南宫剑熙是可以秒杀楚函的。

    楚函听到这话脸色未变,他也不如先前那般紧盯着丽姿,只是白月光般的狭眸依旧往她身上流转着。

    “恩。”丽姿点头,然后伸出双臂环住南宫剑熙的脖子,南宫剑熙将她打横抱起,步履健稳的踩过一块块石头,往对岸走去。

    周琳看着丽姿他们恩爱的模样,转眸对楚函笑道,“楚少,我家剑熙哥将棠姐抱了过去,你也不能落于人后,赶紧抱起你的路太太啊。”

    连周琳都察觉了楚函对丽姿那些想放而不能放的心思,路灿雪无视周琳的挑衅,满是期待的看着楚函。

    直到前方两人走到对岸,南宫剑熙将丽姿安全放到地面上,楚函才收回眸光,他转眸对路灿雪道,“灿雪,我右手臂不方便,提不起重物,更抱不动你,如果你想抱,我让阿彪抱你。”

    阿彪是一直跟在楚函后面的保镖之一。

    周琳一听这话,向楚函的右臂看去,他外表正常,看不出异状。

    路灿雪站在楚函面前,她摸着他的右臂,关怀的问,“函,你怎么了?”

    楚函又抬眸向已经消失在树林里的丽姿方向看去,淡淡道,“没事,只是4年前为了救一个女人,右手臂受伤没及时治疗,中度残疾了。”

    说完,楚函拿开路灿雪的手,跨上石块,往对面走去。

    “残…残疾…”周琳也被惊讶住了,残疾是什么概念?

    她朝前面走着的楚函看去,些许是绚烂晚霞全部落了下去,夜色渐浓的缘故,她竟从那样一个嚣张跋扈的男人身上看出几分落寞和凄凉。

    周琳摇了摇头,也踏上石块走去。

    路灿雪将双手捏紧,染着粉红豆蔻的长指甲狠狠掐进手心里,呵,他终于承认了,4年前那一晚他出去是为了丽姿!

    他将丽姿送出去后就后悔了?

    他竟然不顾多年谋划与蛰伏,放弃了所有野心和报复,为了一个女人打乱了全局,倾尽了所有!

    他真的是疯了!

    ……

    众人走进旅馆,对于这一大群要住宿的人,旅馆老板感觉很抱歉,“对不起各位,我家还有三个房间,你们商量一下怎么睡吧?”

    琳达对这事最有经验,她笑道,“这样吧,楚少和路小姐一个房间,南宫先生和悠棠一个房间,我们婚纱店的工作人员不需要房间,都习惯在车里睡觉了,但摄像师需要睡眠,我要召集大家,还有一个房间就睡我,摄像师,周琳和小胖吧。”

    这算是最合理最妥当的安排了。

    南宫剑熙正搂着丽姿的肩膀,闻言,他礼貌的看向对面的楚函,“楚少,你认为如何?”

    楚函先看了眼丽姿,再正眼看向南宫剑熙,他魅惑的勾了勾唇畔,仿佛漫不经心的说道,“我看今天大家都辛苦了,不如挤一起吧,男人睡一间,女人睡一间,还有一间睡工作人员。”

    那些工作人员真是受宠若惊,从没听说过楚少有这般菩萨心肠,他们表面一阵感动,心里却很明白,在农庄他们已经听出楚少和悠棠有一段隐晦的过去,没想到现在两人各有贤妻温夫,楚少还不想让人家夫妻睡一起。

    南宫剑熙听罢,低头询问着丽姿的意见,“悠棠,你觉得楚少的提议怎么样?”

    丽姿没看楚函,只是轻声对南宫剑熙道,“剑熙,我不喜欢很多人一起睡,好吵。我今天有些累,想早些睡觉。”

    丽姿的意思不言而喻了,她想和南宫剑熙睡。

    南宫剑熙又揉了揉她的发,抬眸对楚函道,“楚少,抱歉了,悠棠她睡眠不太好,有一点动响都睡不着,今天就辛苦各位工作人员了。”

    说着南宫剑熙对工作人员颔首打招呼,“等回去后,我请各位去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好好睡一晚。”

    工作人员纷纷道,“南宫先生客气了,我们无所谓的,习惯了。”

    听丽姿这么说,楚函眉心没动一下,表情依旧温和,只是刚白月光的狭眸此刻清冷的可以溢出寒颤的凛波来。

    “好,既然各位决定了,那我现在带你们去看房。看完房,大家到餐厅里吃饭。”这时旅馆老板站出来,殷勤道。

    ……

    餐厅里是圆桌,桌上的是热气腾腾,清香鲜美的可口饭菜。

    南宫剑熙,丽姿,周琳,小胖四人一桌,楚函,路灿雪及两名保镖一桌,还有婚纱店众人一桌。

    这段饭吃的很温馨,除了楚函一桌有些冷清外,其它两桌有说有笑。

    吃到中途时,丽姿起身去洗手间。

    在洗手间用清水洗了把脸后,丽姿出门,她在走廊里走着,突然走廊某个房间里收出一条手臂扣住她的腰身,将她强制性的裹挟了进去。

    房门落上了锁,丽姿被一副修长的身躯抵在了门上。

    房间里打着朦胧的昏黄灯光,男人精美的容颜镶着一层金边,他比她高一头,遮住了她所有视线。

    他一头搁她脑后以防她撞上门,一手揽住她的腰将她紧扣怀里,他今天没有用阿玛尼的香水,但他似乎抽了很多烟,淡淡萦绕的烟草味混合着他身上清洌的阳刚气息,竟比阿玛尼的香水更好闻,更让人沉醉。

    丽姿侧开眸,避开他惑人感官的气息。

    “丽姿…”楚函低哑着声开口,他腮边的肌肉轻微的抽搐着,狭眸里染着几分亢奋和深度的柔情,这极度违和的表情让他整张脸有些狰狞和可怖。

    他抵上她的鼻尖,轻tiao而贪lan的深嗅着她的清香。

    丽姿垂着眸,小手推了推他的胸膛,“你手上有血腥味,我闻着难受。”

    “好,我拿开。”楚函当即将压她脑后的左手拿开,先垂在身侧但又怕她嫌弃了,只好远远的负在自己的身后。

    现在的他一点都不是她的对手,为了防止她逃跑,他将自己的下-身狠压住她柔软的身躯紧贴在门板上,然后动着右手手指挑起她的下颚,逼她对视。

    她面无表情,眸光淡漠。

    “呵…”楚函却笑了,“姿姿宝贝,不要对我这么冷漠恩?你是不是爱喝鲜鲍鱼仔鸡汤,这不难学的,回家我也炖给你喝。”

    PS:呵呵,继续免赠100字!!

    似乎过了那个卡点,我又文思泉涌了,但是每天满了8000字就不想再码该怎么破,我什么时候能结束裸奔有存稿啊,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