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六卷 第272章 吾爱倾城(10)

    “呵…”楚函却笑了,“姿姿宝贝,不要对我这么冷漠恩?你是不是爱喝鲜鲍鱼仔鸡汤,这不难学的,回家我也炖给你喝。”

    丽姿唇畔浮现出一丝苍白的笑意,“楚少,在你和路灿雪的家里炖汤给我喝,你还能更渣一点吗?”

    听到这话,楚函的呼吸募然沉重了几分,眸里那团浓墨几乎要喷洒了出来,她的每一个言语他都无法反驳,但他就不想看她尖锐的模样,“丽姿,不许说我渣,更不要经常提灿雪…灿雪她…”

    “灿雪她陪了你25年,对你有恩有情,你不能负她…楚函你这样的话已经说了很多次,那你们在一起啊,我有阻止你们吗?”丽姿的声音陡然拔高,语气里含着寒霜般的讥诮,“为什么你们两个人的事情总要牵连上我,楚函你知不知道我是无辜的!说起谁欠了谁,4年前你们踩着我的身体向上爬的时候就应该是你们亏欠了我的。我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我的人生怎么会遇到你,你他妈的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闭嘴!”楚函一双狭眸几度癫狂,右掌更从她下颚移到她细嫩的颈脖上,慢慢收紧手掌,掐住她,“丽姿,我不要听你说脏话。你不是无辜的,你将我本来放在灿雪身上的一颗心抢夺了过去,你害我现在这么凌乱,暴躁,不知所措…你让我们这么痛苦,这都是你的错!”

    丽姿的眸里有一瞬的诧异,但诧异后是更冷的不屑,“如果说你对我的一颗心就是想将我带进你和路灿雪的婚床上滚chuang单,那拜托你收回你那可笑的心,不要呕心到我!”

    “丽姿!”楚函低吼一声,修长的身躯猛的向她的娇躯使力,要将她盯死在门板上。

    她为什么总要说他渣,说他脏,说他呕心到她了…就算她真的不要他了,她也没必要这么一遍遍的伤他。

    她难道不知道她对他的杀伤力有多大吗?

    掌心传来的细腻光滑的触感让他揉躏和摧毁的心意又强烈了几分,鹰隼般的狭眸凌厉的盯着她那双倔强的眸子,他深呼吸几口,阖上眸才压抑住掐死她的冲动。

    “丽姿,我知道你是为农庄里灿雪说她流产的事情不开心,我现在解释给你听…”楚函扣住她的纤腰,埋首在她颈窝里。

    当他贴上她的颈窝时,她脆薄的肌肤上落了一层粉色的小颗粒。对于他的触碰,她似乎很敏感。

    这样也好,敏感总比无感好。

    只是他突然想,如果他现在跟她做,她还会不会出水?

    4年前她离开的那一晚,她主动将他扑倒在床上,他还没来得及亲吻她,给她一点前戏,她解下他的金属皮带就坐了进去。

    她一开始很干,但没动两下就湿意泛滥了。

    其实不止林泽少喜欢女-上,男-下的姿势,他也喜欢,他喜欢看她摇摆着柳腰,颠着玉波,无比糜艳的模样,她高chao时是最动情的,两只小手在他身上抓下红痕,左右甩着头发,丁香小舌舔着红唇,尖细而风-情的叫他,“楚函,楚函,我不行了…”

    楚函的身躯当即滚烫起来,但他不敢动,怕惹她更加反感。他只能急急的解释着,“丽姿,灿雪怀的那个孩子不是我的,而是楚沐之的。”

    怀里的可人儿娇躯一僵,似乎震惊了。

    楚函继续道,“灿雪和楚沐之是订了婚的,楚沐之喜欢她很久了,订婚当晚就强硬的碰了她。后来两人也有很多次,2年前灿雪怀孕了,但是两人都不知道。那时正是我夺取楚氏的关键时期对她疏忽了保护,她和我的事情被楚沐之知道后勃然大怒,楚沐之找到灿雪门上一脚就踹上了她的腹部,她流产了。”

    “楚沐之以为那孩子是我的,不但没有把灿雪及时送医院,而是将她带进浴室里,用冷水淋她,后来保镖救下灿雪已经迟了,她寒凉入体,就算是我为她请了最好的月子调养师也没能将她怕寒的毛病调理过来。”

    说着楚函离开丽姿的颈脖,正眼看她,她表情依旧寡淡,只是眸光深邃的有些意味不明,楚函右掌摩挲着她娇嫩的脸蛋,柔声哄着,“丽姿,你没生过孩子不知道这月子病有多厉害,调理师说这毛病会有很大的后遗症,老了痛起来会十分难熬。虽然灿雪只是轻微的怕寒,但她终究是因为我才流产的,所以我关心她护着她都是应该的,我…”

    “啪!”一声,楚函左脸颊一痛,丽姿又狠狠煽了他一巴掌。

    “丽姿…”这次楚函的怒气并不明显,因为丽姿的眸里有愤怒,他愿意将这当成她吃醋了。狭眸紧裹着她的眼眉,他轻笑,“丽姿,你打我打上瘾了恩?我都说了那孩子不是我的,你为什么还打我?”

    丽姿将打的发麻的小手捏成拳,冷冷的瞪着他,“我打你就是因为她怀的不是你的孩子而你还如此无微不至的照顾她。”

    她从来不是什么圣母,路灿雪的确是应该得到他的关爱,那也请他们不要在她的面前秀!

    他们都情有可原,那她算什么?

    她为他生的小棠棠算什么?

    看着丽姿一点点苍白羸弱下去的面色,楚函心里发疼,右掌撩开她腮边的秀发,他伸出长舌细细舔吻着她的小疤痕。

    “楚函,你别碰我!”没有挣扎,声音却是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

    楚函留恋的收回口,他抵住她的鼻尖,垂眸看着她的樱桃小口,声音发涩,还带着丝微的颤抖,“好,丽姿,我不碰你。但是今晚,可不可以也别让南宫剑熙碰了?”

    “呵…”不出所料,他的话换来了女人一声嗤笑。他就知道他不该说这话,他就是将自己送给她羞辱的。

    “楚函,你这个样子真的会让我瞧不起你。乖,放我回去,我不是每个时间都有兴致来应付你这样的男人。要是真想偷偷摸摸,寻找婚外激情呢,你找错人了,我现在是南宫太太!”

    南宫太太!

    她一句话轻易的勾起了他所有的阴暗。

    “行,要是你想让他碰也行,我想了你这么多年,你也应该让我解解渴,先让我碰碰,我碰够了就放你回去。”

    丽姿忍了很久才没有将另一巴掌甩在他脸上,她不想打他,打他的脸,她的手心也在疼。

    “楚函,不要逼我觉得以后多看你一眼都脏了我自己的眼睛。”

    “丽姿,我警告你不要再说我脏了!”身体的渴望和心灵的剧痛让楚函一张精美的脸异常阴沉,猩红的眼眶又有了几分发狂的征兆,“我一次都没有碰过路灿雪,你走的这4年我一个女人都没碰过,哪怕当年跟你订了情ren契-约跟你好时,我都没碰过别人。”

    丽姿心里不是不震惊的,这样的qin兽突然不做qin兽之事了,她有些适应不了。但他说这些有什么意义,他都要跟路灿雪结婚了,难道他能一辈子不碰她?

    丽姿更震惊的是她心里突然冒出的这个想法,她为什么要考虑他和路灿雪?她不是一点都不关心他和路灿雪有没有上chuang了吗?

    她承认她曾经为路灿雪吃过醋,但是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她都埋葬了。

    就因为他说他为了她守身守了4年,她就可以不顾当年毕诺草和这些年他带给她的致命创伤了吗?

    “楚函…”丽姿瞳孔睁大,尖叫了一声,“你给我滚,你没碰过别的女人又怎样,我就是觉得你脏!”

    楚函不知道她为什么总是这么倔这么犟,总是要令他头脑发热,身体发狂?

    脑海里募然想起那天在楼梯口她张嘴允吸南宫剑熙嘴唇的场景,这三年她将原本属于他的紧-致和wen存都给了别的男人!

    她才是和南宫剑熙将chuang单滚烂了!

    “丽姿,你有什么资格说我脏,你被别的男人亲过,被别的男人碰过,你才脏,我还没有嫌弃你呢!”

    楚函说完这话就后悔了,因为丽姿双眸迅速湿润了,她红着眼眶瞪他,却努力的不让泪水流下来。

    他突然意识到他冲口而出的话有歧义,她是不是听成他嫌弃她在毕诺草发生的事情了?

    “丽姿,我…我我…对不起,对不起…”楚函右掌扣到她后脑勺,伸出长舌不停舔吻着她干净的小脸蛋,“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嫉妒南宫剑熙,因为你肯跟他做却不肯跟我做…”

    “呵…”丽姿一声冷笑打断他,“楚函,你应该嫌弃我的…我的确是被男人碰过,我的确是脏的!”

    楚函此刻心痛的找不到方向,双掌托住她的翘臀将她带到房间的chuagn上,她身体轻的一点重量都没有,他将她压在身下。

    急促炙热的亲吻从她的脸腮移到耳垂,长舌舔的她耳朵的轮廓,又翻吻着她耳后的香嫩肌肤,最后才舍得将那晶莹的小耳垂含嘴里允吸,“丽姿,你实话告诉我,他们有没有碰过你?是谁,严宽还是谁?虽然我把他们都杀了,但我可以将他们的骸骨翻出来,我要将他们挫骨扬灰。”

    他凶狠的允着,狠戾的声音还带着咬牙切齿,沾着血腥味的左掌移到她的丰-盈上,隔着衣料揉-捏着。

    丽姿两只小手攥紧床单,他身上的清洌烟草味一阵阵侵袭着她的感官,她有些眩晕。说不清楚这感觉是什么,就觉得很难受很难受。

    “你将他们挫骨扬灰有什么用,当初是你将我送给他们的,你才是罪魁祸首!你怎么不将自己杀了,你怎么不去死?”

    “好,好…”楚函没有丝毫犹豫的点头,“如果你想我去死,那你拿刀来,我等着…”说着他双膝跪床上,将精健的腰身挤她双腿中间。

    她还穿着裙子,裙里的有件黑色lei丝的保险裤,镂空的lei丝束缚在她纤白的玉腿上,强烈刺激着他的眼球。

    他动手卷起蕾丝,想窥探她的小裤,但她迅速用手挡住。

    他也没勉强,她不肯配合的攀上他的腰身也没关系,他腹下一挺,将坚硬戳到她的柔软处,又疯了般的抓起她挡住的小手,用火热濡湿的长舌一根根舔着她纤细的手指,用力允吸着。

    “楚函…”看着他一张俊面沉lun在yu海里,哪怕他对她做着多羞人的动作,但丽姿没见羞涩,只是很平静的看着他,“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有制止你吗?”

    是的,她完全可以脱身的,自第一次相遇他舔允她,到如今他压她在chuang上,她都可以让他沾不到身的。

    楚函允吸手指的动作顿了顿,只听丽姿道,“那是因为我想知道你究竟能对我羞辱到哪种地步?你是不是还是将我当你的情-人,你的泄yu工具?我想看看你有没有多尊重我一点?”

    难道在她的思想里,对她做这种事就是羞辱她吗?

    楚函松开她的手,两臂撑在床上凌空看着她,“丽姿,你不想跟我做我没有勉强你,但是你连让我碰碰,意yin一下都不可以吗?”

    丽姿摇头,“不可以。”

    楚函定定看了她三秒,然后翻身而下,“你走吧。”

    ……

    丽姿回到房间里,南宫剑熙已经抱着毛毯和被褥在床边很熟练的打地铺了。

    听到脚步声,他回眸,嘴角露出一记很温暖的微笑,他起身,“悠棠,你回来了?你去洗手间去了很长时间,若不是看见楚少也跟着你去了,我都要怀疑你遇到危险去找你了。”

    “剑熙…”丽姿心怀愧疚的叫了一声。

    虽然她和楚函并没有发生过什么,但楚函毕竟吻她摸她,而她终究是南宫剑熙名义上的太太,他没有丝毫抱怨,却说出这番外,她诧异同时又深感抱歉。

    南宫剑熙走上前,“悠棠,我知道楚少是你梦里叫的那个男人,他也是小棠棠的父亲,我都懂的。当初我们结婚时,我就是想帮助你,所以你没必要有负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